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60章 枯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宁死了,沈以则无法再确定他对秦桑抱有的到底是什么感情,但那绝对不会是亲情,他可以在秦宁的床上上着他最爱的弟弟,这种感觉让他感觉非常好,从未有过的满足,他甚至有一种想要跟秦宁炫耀的冲动。

  看啊,秦宁永远无法得到的男人,现在正在他的身下承欢,多么值得骄傲!

  秦桑休息那几天,沈以则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到他这儿,发泄完了早上就不见影子,他从来不会留宿,好像他这儿就是一个让他发泄情/欲的地方。

  他身上的青紫好几天都没有消除,旧的伤口还没好,新的又增了许多,脖子、胳膊、锁骨都是牙齿啃出来的痕迹,早上,秦桑醒来习惯性的先看一眼左边,左边的床铺依然是空荡荡的,只有满身的酸痛告诉他昨天沈以则是来过的。

  他好像特别喜欢在秦宁的床上上他,每次跟他求饶,他都置之不理他干脆也就不求了,等到沈以则走了,他又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再回到一楼沙发上窝着。

  右手倒是好了,只是还有些疼,石膏已经拆了!

  拆石膏当天他的手腕上多了一个牙印,深可见骨,他很疼,但沈以则说他没有资格叫疼,血流了许多,当时他以为沈以则是想要弄死他。

  浑身都是伤,唯独这张脸却被他捧在了手心里的宠着、疼着!

  只有吻这张脸,他才会那么的轻柔,生怕弄出一点儿的印子。

  沈逸担心他的身体过来看过他一次,不过被他找借口推了,沈逸只好把买来的补品放到他门口也没说什么就回去了!

  在家这几天,秦桑浑身疲惫,酸疼的厉害!

  安眠药是不用吃了,因为每次他都是被沈以则弄的昏厥过去!

  几天没出门,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枯黄的树叶,街上人不多,放了寒假人就更少了,悉悉索索、满是萧条!

  秦桑牵着雪球走在路上,这条路是通往刘爷爷家的那条,风景也很不错,枯黄的树叶铺满了整条路,他想起之前跟沈以则一起吃烧烤的雪夜,那条路上也是这么多的枯叶子!

  一晃,已经这么多年了!

  昨晚在床上,沈以则问他是不是喜欢他,他说是,他喜欢他,然后沈以则便掐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的让他永远不要说出‘我喜欢你’这几个字,因为他不配,他不配喜欢沈以则,更不配叫他的名字。

  手中的狗绳松了,雪球开心的追着一片叶子跑远了,一瘸一拐的看起来有些滑稽,秦桑眼眶温热,嘴角噙着无奈的笑,他都不配喜欢沈以则呢,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自甘下贱的去跟他在一起呢?

  他想过这个问题,最后的结果是放不下!

  是的,他放不下那个抱着他去医务室的温暖怀抱,放不下那个雪夜烧烤的阳光少年、放不下那个与他拜堂成亲的深情夫君!

  他把自己的身与心全都交给了那个人,而那个人始终对他不屑一顾,始终把他当成秦宁的替身。

  到最后,放不下的也只是他一个人!

  秦桑心酸的蹲坐在一边的石阶上,看着那只萨摩耶开心的模样,真是人活不如狗系列啊,要是能像雪球这样无忧无虑的就好了。

  他拿出手机,刚打开新闻,映入眼帘的便是陈氏破产,陈氏少公子曝尸荒野的新闻,他赶紧点开新闻内容,新闻上说陈氏集团少公子陈立阳因为跟旧情人之间发生争执,被灌醉带到野外割舌抛尸,他的旧情人当场自杀身亡了,两人的尸体直到三天前才发现!

  陈氏因为私下里洗了上亿的黑钱,致使整个陈氏股票崩盘,陷入债务危机和刑事危机!

  秦桑往下翻,乌黑的瞳孔猛地放大,他捂着嘴震惊的看着陈立阳消失的时间……正是……沈氏年会那天……

  这……会是沈以则做的么,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秦桑赶紧给沈以则打了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听了,“陈立阳死了!”

  “死有余辜罢了!”沈以则说!

  秦桑那句“是你做的么?”一直堵在喉咙,他不知道该不该问出来,问出来的后果是什么,还没等他问出来,他那边就直接说了:“你猜的是对的!”

  说完,沈以则挂了电话,秦桑失魂的坐在那儿,为什么沈以则可以这么淡定的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

  陈立阳虽然可恶,可他罪不至死啊,沈以则为什么要杀他,他就不怕坐牢么!

  还有那个死去的情人又怎么回事,沈以则在做什么……

  他看着新闻上那张照片寒从脚起,明明照片上只上传了半边满是血的身子,可秦桑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怨恨的盯着他,浑身凉透了。

  沈以则……杀了人了……

  可这个案子已经结了,他该去警察局报警么?该去么?能去么?

  秦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他捂着嘴,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树吐了起来,可吐了半天除了黄色的胆汁什么都没有,喉咙发苦的紧!

  雪球咬着一片树叶子跑到秦桑面前邀功,它眨巴着眼睛蹲坐在秦桑面前,尾巴摇来摇去的很是可爱。

  秦桑抱着雪球,任由眼泪流下来,雪球,雪球,沈以则杀人了,他杀了人,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冷血无情,怎么会……

  晚上回到家,秦桑抱着发冷的身体窝在沙发上,雪球摇着尾巴坐在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从它的主人回到家就一句话也没说话,像个木偶一样的坐在那儿发呆。

  ‘咔嚓’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雪球看向门口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它跑过去冲男人摇摇尾巴,拽着他的袖子往沙发边上拉,沈以则没有推开这只狗,因为这只狗是秦宁送给秦桑的。

  雪球一看到他来了就自觉跑到厨房去了,每次这个男人来,它都会乖乖的在厨房呆着!

  沈以则摘掉手套,把风衣脱掉放到沙发上,领带也拽掉扔到一边,看着一动不动的秦桑,他嘴角噙着冷笑,倒了杯水,他喝了一口问:“秦桑,害怕么?”

  眼泪滴在手背上,灼的手背疼,秦桑平静的问他:“你就不怕我去报警么?”

  沈以则却是一声冷笑,他放下杯子走到他面前,抬起这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他轻轻的吻着他的眼角,一点一点的把他脸上的泪水吻掉:“他死的那天,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在国内,而且我跟陈立阳并不认识没有任何杀人动机,你觉得警察是相信与他有争执的你更容易杀人,而是相信远在国外的我是凶手?”

  见秦桑还是哭,他摸着他的脸,笑道:“那种人死了就死了,你不用为他伤心!”

  “你想用视频威胁我?”秦桑想起停车场可能会有视频,那天他们打架肯定都会被记录下来!

  他怎么变得跟秦宁一样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你去报警没有用,没有任何证据!”

  秦桑抹了把眼泪,怒问他:“为什么,他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杀他?”

  “因为他动了你的脸!”

  “就因为他……他打了我一巴掌,你就要了他的命么,你怎么会……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沈以则亲了亲他的嘴角,“谁都不能动这张脸,包括你!秦桑,这不是威胁警告,只是给你建议,你要留在我身边绝对不能逃离,我有手段弄死陈立阳,我就有千万种方法弄死沈逸和沈林玉,你应该不想看到他们父子某一天因为意外死了吧!”

  看到他陡然变色的脸,沈以则笑的更开心了,他坐在秦桑身边,把这个害怕发抖的男人抱在怀里,他们额头抵着额头:“你得用这张脸监督我、管束我,这是你最大的资本,如果你做出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我不介意把你这张脸皮子刮下来,他们也一个别想逃!”

  秦桑背后冷汗连连,他说话在发抖,他能听到牙齿打颤的声音,他拉着他的手流泪恳求着他:“二、二爷,放,放过他们吧,他们没错的,你不能,你不能伤他们……求你……别伤害他们……”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只要你让我满意,我会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

  秦桑侧过头看着他,随后他缓慢的吻上他的唇,还没等他的唇离开,人就被拉进他的怀里,二人的牙齿咯在一起,很疼,沈以则不是在吻他,是咬他,舌头尖被他咬破,秦桑本能的要结束这个吻,可沈以则却是越来越凶!

  松开满脸绯红的秦桑,沈以则猛地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秦桑疼的蹙眉却没敢吭声,他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他脖子流淌的感觉,鼻腔里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儿,是沈以则咬破了他的脖子么,沈以则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脖子,笑道:“真香,秦桑,你真香!”

  沈以则满意的舔了舔嘴唇,他的嘴唇染上了红色,秦桑想到的第一词语就是妖艳,皮肤苍白、嘴角鲜红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残忍嗜血的吸血鬼。

  身体被他打横抱起,沈以则抱着他一步步的走上台阶,那双棕色的眸子始终盯在他的脸上,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

  秦宁的房间、秦宁的床、秦宁的脸、秦宁的男人……就连那仅存的温柔与理智也都是秦宁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