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73章 沉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桑没有告诉沈以则,直接开车去了上海,苏州到上海的路他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走过几次,他沿着京沪高速一直开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到医院他立刻就去找约定好的那个医生询问骨髓的情况。

  的确找到了一个跟沈林玉骨髓匹配的人,他也见过那人了,当即就给沈逸会了信息,沈逸一得到信息就去医院把沈林玉接出来,带上海悦一起往上海赶。

  高速公路上,沈林玉浑身疼的躺在后面座椅上里,没想到这次病情来势凶猛,他疼的已经受不了,要是真的能找到合适的骨髓,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活下去,就可以不用再接受化疗了,化疗太疼了。

  海悦坐在副驾驶上,看了一眼开着车沈逸,眼眶子也挺红的:“真的能救得了林玉么,会不会我们去了又是一场空啊!”

  这些年他们带着沈林玉到处寻找合适的骨髓,可到了那边不是捐献人身体不行就是数据出错没有匹配成功,他们已经经历过太多的失望,这次实在是不想再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让林玉疼了这么一路。

  “放心吧,沈以则做事我还是挺放心的,如果他说有骨髓那就一定不会是假的!”

  沈逸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后面的沈林玉,心里也挺着急,恨不得车轮子立马变成翅膀直接飞到上海,只要林玉可以得救,他可以把沈氏全都交给沈以则,钱财不重要,他已经为公司奋斗了半辈子也该歇歇,他想要那就给他。

  “那就好,那就好,沈逸,这次真是谢谢你!”海悦感激的看他,虽然他们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感情,但好歹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她也不希望沈逸能跟她复婚,只要他们一家三口都还能好好的就行了。

  沈林玉睁开眼看了看他们,口袋里手机在震动,他拿出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的消息他愣了愣,然后坐起来,震惊的看着前面聊天的两人,他问:“爸、妈,你们离婚了?”

  海悦一听,心里咯噔一声,“林玉,胡说什么呢,你快躺下休息!”

  沈林玉把手机给他们看,“你们好几年前就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怪不得父亲一直都是借口工作忙,从来不在家里呆着,除了逢年过节他们一家三口会聚在一起之外,其他时间基本就不见面,他是跟着海悦长大的,虽然沈逸给他的父爱也不少,但那不一样。

  “林玉,等到了医院爸爸好好跟你解释行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的病治好,这是大人的事,你还小,不太懂!”

  “爸爸你喜欢秦桑哥是吧?”沈林玉冷冷的问。

  沈逸没说话,算是默认,“我喜欢男人,这并没有错!”

  “可你为什么跟我妈结婚,为什么连离婚了都要瞒着我?”沈林玉把手机狠狠的砸在后背椅上,“妈,你也不告诉我是么?”

  浑身疼的难受,可他的心更难受,没什么比自己成为单亲家庭更让他难受,而他们一骗就骗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他亲爱的父母早就已经离异,他的父亲是个喜欢男人的同性恋。

  “秦桑哥也知道你们离婚了是么?是他……”

  “不是!”沈逸急忙打断,看了看导航,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上海,他说:“我跟你母亲离婚的时候还不认识他,林玉,我们之间很多事情都需要解释,事情也不像你想的那样!”

  车子有些不太稳,沈逸降低了车速,刚减挡,发现车档有些不太稳,他赶紧说:“林玉,你先坐下,爸爸现在在开车,等到医院我们再说!”

  海悦擦擦眼泪,握住沈林玉的手:“儿子,你爸没错,他对我们也挺好的,以后他也只有你一个儿子,我们都很爱你的!”

  “可是你们离婚了,你们离婚了,是因为担心我所以不告诉我是么?爸、妈,到了上海我的病真的能治好么?要是治不好?你们还要假装恩爱到什么时候?这样骗人,你们觉得很有意思么?”

  沈林玉想来想去也只能因为他,因为他是个病秧子,因为他得了白血病天生就是要死的人,所以他们宁愿瞒着他,宁愿让他快乐的死,也不愿意让他知道自己是个孤儿了。

  他的父亲喜欢男人,母亲却还一直在帮父亲瞒着!

  海悦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儿子不那么生气,“林玉乖,以后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行么?”

  “我不想提了,我讨厌你们!”沈林玉别开头,有一种想要冲出车门的冲动,他不是个任性的孩子,可现在他没办法接受,到了上海能治好病,治好病以后呢,接受他父母也已经离婚、接受他父亲喜欢男人的事实?

  沈逸额头都是汗,车子有些不太稳,“前面到外环沪宁立交桥,我们找地方停下,车子好像有点问题!”

  “林玉,你乖,先坐好,我们安全第一,好么?”

  沈林玉擦擦眼泪,乖乖的躺下,身体会是很疼,他摸了摸鼻子,又流鼻血了,他赶紧掏出纸巾擦擦鼻血然后把纸藏到口袋里,不敢让他父母发现。

  ‘呲呲呲’

  后车轮一直在冒着火花,沈逸通过后视镜看到后尾箱有些火光,脸色一变,立马要踩刹车,踩了半天刹车有些不顶用,他拉下手刹想要强制性的把车停下。

  “怎么了?”海悦不放心的问。

  “着火了,车子停不下来!”沈逸着急喊道。

  “怎么会这样……”

  “砰!”

  后车轮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呲掉了一个,看到前面冲过来的卡车,沈逸不停的转变着方向盘,直到两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的瞳孔猛地缩小,眼前只有一片火光,耳边“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海悦一声凄惨的叫声……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里,秦桑着急的看着手机,已经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听,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快到了才是,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过来?

  他有些不放心,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晚上九点多,按理来七点就能到的啊,看着外面下着的小雨,是外面下雨耽搁了时间么?

  上海这边下雨挺频繁的,他刚到医院还没下,没到十几分钟就是磅礴大雨。

  手机响了起来,是沈逸的电话,秦桑赶紧接起来,“沈哥,你们到哪里了?我……”

  “小桑……快……快救林玉……”电话里传来沈逸虚弱的声音。

  “沈,沈哥,你们在哪,怎么回事?”

  沈逸那边停了一会儿,秦桑听到有东西烧起来的声音,砰砰砰的,“沈哥,到底怎么了?”

  “沪宁立交桥……林玉不行了……快……”

  “嘟嘟嘟……”

  秦桑心里一凉,赶紧叫120,他也不管外面是否还下雨,直接开车往立交桥那边赶去。

  苏州,沈以则坐在别墅沙发上,看着眼前的这片火光眼中没有一丁点儿情愫,看到沈逸还死死的把沈林玉抱在怀里,他就觉得可笑,他儿子的命是命,别人家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了?

  他凭什么可以让秦宁把骨髓捐献给沈林玉?

  沈林玉还活着而秦宁已经死了,这一家三口实在是太自私。

  把视频关了,沈以则给秦桑打了电话,那边电话一直在忙音,冷眼看了看手机,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到沙发上。

  “粟风,去上海把秦桑带回来!”

  “是!”站在一边的粟风不敢去看被怒火燃起的沈以则,快速的离开了别墅。

  当秦桑抵达立交桥的时候那儿已经火海通天,两辆车撞在一起,120尾随着他一起过来的。

  “沈哥,林玉!”

  秦桑下车看到浑身是血的沈逸压在沈林玉身上,后面卡座那儿是一具撞得血肉模糊的女性,一根钢管从她心口穿了过去,她还维持着要往后座扑的动作。

  沈逸慢慢睁开眼睛,眼睛里都是血,他的腿已经没有知觉,“小,小桑,救,救林玉……”

  “沈哥,你坚持住,我求你,你坚持住!”

  秦桑快速把已经昏厥的沈林玉从他身下拉出来,林玉的腿也被戳穿,血淋淋的,看到医护人员把人抱到车上,他又赶紧去拉沈逸。

  沈逸半边身子卡在车子里动不了,几个医生和护士都过来帮忙了,可是没有用,他的腿陷在已经压瘪的车头里,只能等消防来了把车子弄开。

  “沈,沈哥,你再坚持一下,马上下消防员就来了,你……”

  “小桑……帮我……帮我照顾好林玉……求你了……护好他……”

  “你别说话,我帮你!”

  秦桑把外套脱下来盖在沈逸身上,雨下的很大,但不足以浇灭燃烧着的大火后车还在滴着汽油,发出滋滋滋燃烧的声音,整个空气里全是汽油味儿和燃烧的尸体味道,沈逸半边身子耷拉在车上,他看着为他忙碌、哭成泪人的秦桑忽然扯了扯嘴角笑起来了。

  这小子还是这么傻,怎么能傻得这么可爱呢,早知道就不把他推给沈以则,早知道就早点告诉林玉,他就不用憋的这么辛苦,不用为了林玉放弃自己爱着的人。

  “沈哥,求你,坚持住!”

  秦桑的手被车玻璃划开,他快速把车头上火烧坏的地方拔掉,身子探到车子里去帮他把被座位夹住的腿□□,他的小腿都被压在车椅子下面,椅子被压得变形,解开车座椅的手不停的发着抖,好几次被钢管划到了他都没感觉。

  “我希望你幸福,你值得最好的,秦桑,我是真的爱你!”

  一口气把心里话说出来,沈逸忽然觉得很轻松,车里的人影越来越模糊,直到那个为他闯进火海里的人被人拉开,直到视线只剩下一片火光,直到车子‘轰’的一声爆炸……沈逸嘴角都挂着浅浅的笑容!

  秦桑被医生抱着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黑色的宝马轰隆一声炸得粉碎,火光冲天,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他分不清了,眼前的火光刺伤了他的眼睛,他傻了一样的跌坐在那儿。

  两条命,两条命就这么没了,沈逸和海悦……就这么没了,不,不可能的。

  “沈……沈哥……”

  耳边是医护人员、是警察、是消防队的声音,可他们在说什么秦桑听不清楚,直到他被人从地上拉起来了,他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片火海。

  眼睁睁看着别人死在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痛,很痛!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内!

  秦桑浑身脏兮兮、血水、雨水混在了一起,警察跟他说了什么他不知道,他呆呆地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眼泪,没有用,救不了沈逸和海悦,也救不了沈林玉。

  骗局,又是骗局,那个能给沈林玉捐献骨髓的人不见了,他失踪了,医院说没有查到这个捐献者的信息,他们被骗了,就连那个所谓的医生也都是假扮的!

  抢救了一晚上,沈林玉才活过来,他被海悦和沈逸保护的很好,只是被烟呛晕了过去,腿受了点伤,没有伤到骨头,趁着他昏迷,医院给他进行了一次透析,暂时能缓住他的病情。

  期间,沈以则一直在给他打电话,他选择无视。

  沈以则骗了他,是他害死了沈逸和海悦,是他……害死了沈林玉的父母!

  “秦特助,二爷让我接你回去!”

  粟风看着没魂似的秦桑,心里有些难受,他过去拍拍秦桑的肩膀:“你还好吧?”

  “是他,对么?”

  粟风没说话。

  “回去告诉他,游戏结束了!”

  粟风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先跟我回去吧!”

  秦桑起身,晕眩的脑袋让他顿了顿脚不,他扶着墙,看着躺在病房里昏睡着的沈林玉,这孩子怎么办?他醒来,如何跟他解释他父母的事情?

  他才十七岁,才十七岁啊!

  这么大的变故他怎么接受?

  沈逸临走前让他照顾好沈林玉,他不会放弃他,他会守护好他。

  拂开粟风的手,他走到病房前看了一眼,见他还昏睡着,秦桑去洗手间洗了脸,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看上去真是凄惨,他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沈以则真是丧心病狂到了一定程度了,连自己的哥哥都不放过,他是恨秦宁,可到最后还是放弃了梦想回来把肝脏给他选择救他,而沈以则呢?他是直接要了沈逸夫妇的命,如果不是沈逸护着沈林玉,沈林玉也是必死无疑。

  沈逸都说了要把沈氏集团送给他了,他为什么还不放过他们一家三口?

  他是不是太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