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79章 沉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桑这二十七年来真的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追,第二天一早到公司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玫瑰花、糖果、巧克力,还有几封情书,他觉得挺好笑的,怎么会有人喜欢他呢,喜欢他这张脸么?

  他不禁慨叹办公室的消息传递的真快,前脚刚说自己没有女朋友后交一大队女孩子在追他!

  果然这个世界是看颜值的,他跟那些小姑娘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性子也比较冷,社交也不行,居然会有人喜欢他。

  他让助理过来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清理了,那些花儿和吃的都让她拿出去分了,他不喜欢这个,更不喜欢玫瑰花。

  他现在看到红玫瑰的颜色心里就发憷,那颜色跟鲜血的颜色是一样的。

  坐在办公室里,他一门心思都在隔壁,想去看看沈以则是在工作,还是跟别人在一起,又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去管他,他不过就是个替身情/人,说不定在沈以则心里他连情/人都不是。

  门缝里又有人塞了一封信过来,秦桑抬眼看过去,是之前那个在公司门口堵着他的小姑娘,今天没扎马尾,头发散在肩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小姑娘挺可爱的,以前没见过,应该是新来的!

  秦桑走过去把门打开,小姑娘吓了一跳直接拿着信放到身后,害羞的冲他招招手,“嗨!秦特助,你在啊,我还,还以为你不在呢,嘻嘻!”

  “这是上班时间!”秦桑说!

  “额,我,我就是路过顺便看看,那个我不打扰您了,您先忙,拜拜~”

  小姑娘今天倒是没穿高跟鞋,穿着白色运动鞋,跑的贼快,情书也带走了。

  秦桑摇摇头,看一眼旁边的办公室,又转身回去坐着,把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都整理好,准备开始下个项目财务评估,忙工作,忙工作!

  中午,秦桑开门看到的是门口摆放的几个饭盒,蓝的、粉的、白的都有,还有一些饮料。

  这些小姑娘脑子想什么呢,秦桑有些不太高兴,他把东西捡起来又拿去食堂那边桌子上,看到肖钰正一个人坐在那儿一边看文件一边吃东西,他把小姑娘们送的吃的都放到他面前,“她们给你加餐的!”

  说完就走了,剩下肖钰盯着他背影发呆,肉丸子从筷子上掉到碗里,他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肖钰回头看一眼,就看几个妹纸仇恨、怒意的目光恶狠狠的盯在他身上,甚至已经有个妹纸握紧了拳头。

  肖钰咽了口口水!

  他好像啥也没做啊!

  看看饭盒里的饭,靠,这么丰盛?

  芝士牛排饭、鸡丁饭、虾仁意面……

  “肖助理,问你个事儿呗!”赵雪往肖钰面前一坐笑眯眯的问他。

  肖钰清了清嗓子,“想问秦特助的事儿?”

  赵雪一个劲儿的点头,一听到他们要说秦桑的事儿,隔壁桌几个妹纸们也都一溜烟儿都过来了。

  “肖助理,秦特助喜欢什么样儿的女孩子啊,他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歌,哪个明星啊!”

  “他穿多大的衣服,多大的鞋啊!”

  “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之类的,尤其是女孩子他喜欢哪一种?”

  小姑娘们叽叽喳喳的,恨不得把肖钰围在中间。

  肖钰看看她们,笑道:“他~~”

  见他要说了,小姑娘们都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听着。

  “他~~~”

  赵雪一个劲的催着,“快说呀!”

  “他~~想知道自己去问!”

  一群女孩子“切~”了一声,把桌子上各自送给秦桑的饭都拿走了,肖钰看着她们无奈的耸耸肩,他又不喜欢女人,瞎凑什么热闹!

  秦桑跟在二爷身边这么多年了,他就没见秦桑身边有别的女人或者男人,这些妹纸们还是抱着秦桑的照片单相思去吧!

  秦桑回到办公室泡了一杯茉莉花茶,他要不要去沈以则休息室去休息呢?

  可万一要是看到那些不想看的,算了,还是在桌子上趴一会儿吧!

  喝了点茶,秦桑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夏天就是一个疲惫的季节,尤其今年夏天还格外的热,浑身都懒嗖嗖的,越睡越想睡。

  趴着还没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沈以则看了一眼睡在桌子上的人。

  秦桑听到动静抬起头看他,“二爷?”

  “饭也不吃就睡,让你去休息室休息你也不去,你怎么总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沈以则明显不悦,话语间都着几分怒意。

  不让他睡沙发他也改不掉,不让他吃安眠也不听,让他锻炼身体也不听,真不知道他到底在作什么。

  秦桑也懒得跟他争吵,要是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到底谁尴尬?

  “我还不太饿!”

  “你在耍什么脾气?”沈以则没好气的问他。

  秦桑无语,现在到底是谁在耍脾气?他好像没去招惹过他,被他搅和的睡意全无,“我去接杯水!”

  有点不太想跟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走到他身边,沈以则用力的握住他的手腕,“手怎么了?”

  秦桑看了一眼前两天被碎片割伤的伤痕,难得他还能发现,他把手抽回去,“没什么,不小心被划伤了,二爷还有其他事么?”

  沈以则不说话,他就拿着水杯出去了,门关上,沈以则气的回了自己办公室,他站在落地窗前,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那些糖果没来由的一阵心烦,这是肖钰刚刚送过来的,说是小姑娘送给秦桑,秦桑又给他的。

  呵,秦桑还挺受欢迎的,那些小姑娘三脚猫的追人手段也能用在他身上,真是有些匪夷所思,他拿起桌子上白色糖纸包装的糖果,秦桑好像不喜欢吃甜的吧。

  他想起那年在北京,秦宁为了融进秦桑生活中吃的那碗辣的过分的过桥米线,秦桑是喜欢吃辣的?

  可他们在一起的这几年,秦桑没吃过一口辣椒,饭菜也都很清单,甚至青椒都很少见,他不是喜欢吃辣么?怎么又不吃了?

  “替身就是替身!”

  冷冷的说了一句,他回到自己办公桌那儿开始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只是那焦躁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会瞟向桌子上的糖果。

  秦桑站在茶水间,接了一杯热水也不想回去,不知道沈以则回去了没有,要是还在他的办公室那就真的太烦了,看看手心这道深可见骨的疤痕,嘴角溢起一抹苦笑,要是换成秦宁,估计沈以则早就心疼的抱着他的手给他上药,说不定还会跟个傻子似的抱着他伤口吹吹。

  当然,他不会想到沈以则会这么对他,他还是能把自己的位置摆正的!

  方凌霄给他发消息说是在楼下等他,秦桑把水杯送回办公室,电梯里,刚好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正打着电话出来,秦桑愣住了,这人是那天在休息室跟沈以则上/床的人。

  少年与秦宁……有七八分相似,就像是年少时的秦宁一样!

  “好啦,我都到了,还有几步路,恩,二爷你等我一下嘛!”

  少年挂了电话,看了一眼秦桑,撩着刘海出了电梯。

  秦桑的心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用力的抓住,捏的他有些喘不过气,他站在电梯门口盯着那少年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直到少年进了沈以则的办公室,直到手机响了,他才如梦初醒般、揣着心疼进了电梯。

  一出门就看到倚在车边的方凌霄,他嘴里叼着烟,整理着手上的文件,看上去有些像是痞子在读书,假正经。

  秦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压下去,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忽然来找我?”

  方凌霄第一眼就看到他手上的伤了,“小桑,你这手怎么了?”

  “没什么,不小心划伤的,到底什么事儿?”

  方凌霄用嘴巴把笔帽拔开,然后把手里的文件递给秦桑看,“陈立阳的案子你还记得么?记得多少?”

  秦桑心里咯噔一声,“你怎么会查这个?这个都好些年了,我不太记得了!”

  “走吧,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一边喝我一边告诉你,这儿太晒了!”

  秦桑点点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文件,上面赫然是当时陈立阳浑身是血、躺在郊外的样子,秦桑觉得有些头晕,说出去也让人笑话,好歹以前他也是个学设计学画画的,现在居然看到黑色和红色都觉得有些害怕。

  他们找了旁边的一家咖啡店,方凌霄把自己查出来的信息大概的跟秦桑说了一下,秦桑越听心里越发凉,当年不仅是陈立阳死了,就连……就连他带来的那几个小混混也死了,逃走了一个。

  沈以则手上到底沾了多少条人命?

  “还有这个,这个死者是在北京跳楼死亡的,我了解到当初沈以则曾经派人去过他家,说得好听些是关心一下员工生活,可没几天那人就跳楼了,他们见面跟死者的家属说过什么,这些证词全是漏洞,我也不知道当时这个破这个案子的警察怎么搞的!”

  秦桑当然知道其中沈以则有插手多少,可他怎么说?

  “这都多少年了,这些案子早就结案了,你就别瞎折腾了,别到最后把自己折进去,沈以则的人也是在他们死了之后才去代表公司慰问,发放慰问金,也没什么可疑的!”

  “可疑点儿就是这儿,哪个集团公司会给一个包工头家属发放慰问金高达一百万?你不觉得沈氏有些太暴发户了么?”方凌霄喝口咖啡说道。

  “这也是按照合同流程走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合同上的金额的确是这样!凌学长,这案子都结了这么久你怎么忽然想起去调查这个?”

  难道是他刚当小警察闲着太无聊了,把这些陈年旧案找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当年的警察没有查出任何蛛丝马迹,难道在他手里就能找出证据,重新翻案么?

  这都几年了,陈立阳的案子都快三四年了,沈逸死了都两年多了,再多的证据也被掩埋了。

  “当然是为了你啊!”方凌霄抓住秦桑受伤的左手,很是心疼:“你的手伤成这样也不知道上点药,你在他身边就是找罪受,我得把你拯救出来!”

  秦桑差点一口咖啡喷他脸上,“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觉得我是被沈以则以什么不正当的手段留在身边的?”

  “对啊,不然呢?你以前那么高傲,怎么可能这么……这么跟在他身边,你以前不是非常讨厌他么?”方凌霄很不理解。

  秦桑的回答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讨厌!”

  “不,不是,你这说的我有些听不懂,小桑,你能把话说得明白点么?”

  秦桑真是羡慕方凌霄依然是那个煞笔二百五,他的眼神还是那么纯净,哪怕现在他都二十九了,却还是能这么天真烂漫,要是他能有方凌霄一半儿的豁达就好了。

  “沈以则……是我年少时的一点甜,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不会懂的,经历很多时间太长连我自己都不太记得了,学长,那些有的没的你就不要瞎想了。听我的,他的事情别再调查到此为止,还有,留在他身边是我心甘情愿的,你说我下贱也好活该也罢都不重要了!”秦桑叹口气,佩服自己能在这段感情里卑微成这样,他说:“只要沈以则还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

  “那如果他不需要你了呢?”方凌霄语气疾厉。

  秦桑笑笑,“如果他不需要,我就离开,或者去别的城市、或者会出国,谁知道呢!”

  “秦桑,你怎么就这么认死理,我,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方凌霄说不动他,秦桑的性子太拧了,一旦决定别说是九头牛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他气愤的拧着咖啡杯,力气大的愣是把人家的杯柄子给拧断了。

  最后气的受不了拍了拍桌子,把钱往桌子上一扔气哄哄的走了,剩下秦桑一人坐在咖啡厅里。

  秦桑苦涩的笑着,没办法,他真的没办法了,离开沈以则,他没有别条路,只有死路,但这话他不敢跟方凌霄说啊,他这么容易冲动万一做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

  沈以则手段狠戾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明朗帅气的阳光少年,就连秦桑自己都不再是那个阴郁、脾气怪的少年郎。

  他们都长大了,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太多痕迹,这些痕迹无法抹除,只能顺着这些痕迹再去寻找另一些继续填补。

  脑海里浮现电梯里那个少年的脸,他们两个是不是正在做一些不言可说的运动,沈以则是不是很喜欢那种与秦宁相似、年轻漂亮的少年?

  他摊开手心看着这道伤疤,他真是愚蠢玩什么不好搁这儿玩自残,到最后谁会心疼他?

  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独自伤心罢了,给肖钰发了条信息,跟他说身体不舒服他就先回去了,桌子上的文件麻烦他帮忙交给沈以则!

  秦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凉了,更苦了!

  苦中的甜,甜里带苦,生活不就是如此,慢慢熬着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