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81章 枷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以则对赵宁很好,好的都快要忘记还有秦桑的存在,他完完全全把赵宁当成了另一个替身。

  他偶尔会把赵宁带回家,当着秦桑的面跟他亲亲我我,他也会特别注意秦桑的表情,他总是神情淡漠,永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哪怕他在秦桑面前跟赵宁亲上了,他脸上都不会出现多余的表情,这就让他更加肆无忌惮,却也非常不爽秦桑对他的这种冷漠态度。

  秦桑在赵宁进入这栋别墅以后就一直在三楼住着,他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搬到了三楼,把二楼主卧彻底让出来给他们,每次赵宁来的时候他就把雪球带到自己房间,然后看着睡着的雪球一夜无眠。

  幸好沈以则带人回来的次数不多,半个月能带个三、四次吧。

  有一次秦桑下楼喝水的时候听到房间里传来的那些□□,心还是会痛,但是痛的不狠了,有想过离开,但时间还不到,等到沈以则彻底跟这少年在一起忘记他的存在,他再走也不迟。

  方凌霄还是没放弃调查几年前的事情,主要还是想让他离开沈以则吧,他劝说好几次,没用,方凌霄说他性子拧,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父母带他去相亲过好几次他就死活不愿意去看,还非得跟家人说喜欢男人,他父母好像是把他暴打一顿,搁家里关了好几天,强行带着他去相亲去了。

  这个夏天过得格外的冷,秦桑是这么觉得,可能心冷了,对于温度变化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又是一年秋天来临,路边树叶又要开始变成黄色,又要给清洁工人们带来不便和麻烦。

  这天下午,秦桑在赵宁来之前离开了公司,打算去医院看看张静。

  今天是张静的五十岁生日,呵,张静都五十岁了呢!

  秦桑去化妆品店里买了一套护肤品、买了口红和一套新衣服,张静穿上应该会很开心的。

  到医院,张静呆呆的坐在床边没什么反应,她年龄大了,智力却越来越低,有时候就像三四岁的孩子还问他要糖吃,有时候又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拉着他叫他秦源,还问什么时候带她去看电影,每次秦桑看到这样的她都无比心酸,其实她这样活着到不如死了的干净。

  “妈,我给你买了蛋糕,今天过生日了!”

  秦桑把定制好的蛋糕放到桌子上,又拜托护工帮她把衣服换了!

  “今天十八岁了,我要成年了!”张静拍拍手高兴的说。

  秦桑难受的笑了一声,“是,十八岁了,是个大姑娘了!”

  “我要许好多好多愿望,这些愿望肯定都会实现的!”

  秦桑撩开她的碎发,“会实现的!”

  把蜡烛点上,秦桑看着她开开心心的许着愿望,张静的头发短了,花白花白的,染了好几次都没用,白头发长得还是很快,脸上的皱纹多的都能夹死苍蝇了。

  每次秦桑来看她,总觉得她以前那些面膜都白敷了,花了那么多钱,到最后不还是败给了时间?

  张静许了愿望,高兴的把蜡烛吹灭,吵着闹着让秦桑给她切蛋糕吃,她看着自己的新衣服高兴了半天,要不是她腿脚不便了,秦桑都觉得她可能会从床上蹦跶下来跳个舞什么的。

  秦桑自己都没过过生日,跟沈以则在一起的这几年他一次生日都没有过过,更别提收到生日礼物或者吃一口生日蛋糕了,沈以则怕是忘了他跟秦宁是双胞胎,忘了重阳节那天其实也是他的生日。

  记得有一年九月九,他去给秦宁送花的时候看到摆在他坟墓前的蛋糕,那蛋糕做的很精致,上面写着秦宁的名字,旁边还有一束可笑的玫瑰花。

  这么多年来,沈以则始终认为秦宁喜欢玫瑰啊!

  秦桑在医院待到夜里十二点张静生日结束,哄着她睡着了,才离开医院。

  回了家,看到路灯下赵宁红着一双兔子眼、可怜兮兮的蹲坐在他家门口,看样子等了很久了。

  “不是有钥匙么,怎么不自己开门进去!”

  看呀,沈以则把这栋别墅的钥匙也给了赵宁,这已经不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别墅了。

  秦桑打开门开了灯,雪球就扑过来了,看到身后的少年往后退了一步,秦桑让雪球去厨房呆着去了。

  “我能跟你谈谈么?”赵宁问他。

  “进来吧!”

  秦桑给他泡了茉莉花茶,“谈什么?”

  “你跟在二爷身边是不是很久了啊?”赵宁吸吸鼻子问,一脸的委屈。

  秦桑点点头,“很久了,问这个做什么?”

  “那你知道秦宁是谁么?”赵宁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忙道:“我看到那照片了,那个秦宁跟我很像,照片上的人跟我很像!”

  秦桑有些心疼这孩子,不过十七岁少年,要是知道自己被沈以则当成替身,指不定多难过呢。

  不是秦宁像他,而是他像秦宁,可他没办法跟一个孩子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叹口气!

  “你喜欢他么?”秦桑问他。

  赵宁拼命的点头,“我喜欢,我真的很喜欢二爷,可是,可是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既然喜欢那就别想那么多了,好好跟他在一起吧!”

  “那你呢?你跟二爷……”

  “我只是他的助理,仅此而已!”

  他已经不配成为替身,因为他不再年少,身上也不再有秦宁的影子!

  就像沈以则现在……已经很少碰他了,他都已经忘了他们上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了!

  赵宁‘哦’了一声,抱着秦桑的胳膊不愿意松手,这个人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儿,他闻着心里很舒坦,好像也没那么害怕了。

  秦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好了,饿不饿,给你做些吃的吧!”

  都是替身,他更心疼这个少年!

  “有些饿了,我想吃龙虾面!”

  秦桑笑笑,“冰箱里好像还有些虾仁,你等下吧!”

  赵宁揉揉鼻子,眨巴着眼睛看他,公司里那些人都说秦桑跟二爷的关系不一样,可他也没看出哪里不一样啊,要说秦桑喜欢二爷,可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安慰他一个情敌呢,要说不喜欢,怎么一个助理还跟二爷住在一起呢?

  赵宁有些搞不懂!

  他都没办法跟二爷住一起呢,跟他怎么撒娇都没用,二爷倒是给他买了一栋小公寓,可是他不经常去,那房子空空的,还不如去公司小休息室约会呢。

  赵宁拿过纸巾狠狠的擦着鼻子,鼻子下面都擦的通红的,他看了一眼窝在厨房边的雪球,他还是不喜欢这只老狗,再看看厨房里穿着白衬衫,围着蓝色围裙给他做面条的男人,赵宁发现,秦桑跟那张照片上的人也有一些相似,不过他像是放大版的。

  秦桑简单的给他做了一碗面,怕他饿着,面条做好了,他给雪球也盛了一些,才端着饭碗过去。

  “吃吧!”

  赵宁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龙虾面,食欲顿时上来了,他蹲在一边一边吹着一边看着秦桑。

  秦桑长得好好看啊,这个男人光是坐在那儿就从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高贵与优雅,让人一眼就觉得这人是个有涵养的谦谦君子,他的五官像是美工刀雕刻出来似的俊美非凡,嘴唇颜色是淡淡的粉色,不是很红却很好看,只是那双乌黑深邃的眸子总是带着淡淡的冷意与疏离,让人有些不敢靠近!

  “水仙花!”赵宁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秦桑正低头给沈林玉回信息,听到他说话抬起头来:“什么水仙花?”

  “你啊,秦桑哥你好像水仙花啊,好看纯洁却又冷漠高傲,让人又想亲近又想远离的!”赵宁擦擦嘴上的油说。

  要是没有喜欢二爷,他可能会喜欢上秦桑这样的男人,看上去冷冰冰,实际却非常温暖!

  秦桑被他逗笑了,“你想象力可真丰富!”

  这少年倒是有点意思,比秦宁可爱多了,当然,也比他可爱多了。

  “我感觉你就挺像水仙花的,你知道水仙花的话语是什么么?”赵宁端着碗凑到秦桑身边,见他不搭理自己,干脆坐在地毯上用胳膊肘碰了碰他的腿:“秦桑哥?”

  秦桑抬眼看他,“不知道!”

  “在西方,水仙花的话语是坚贞的爱情!”

  秦桑抿了抿嘴角,“是么,那还真是不错,不过我不喜欢水仙!”

  “你喜欢茉莉花嘛!”赵宁指了指杯子里的那些茉莉花干。

  秦桑轻轻‘恩’一声,算是回应!

  赵宁吃完面,又把汤喝完了,他挺饿得,晚上跟二爷吵完架跑来都没吃饭呢。

  “茉莉花素洁浓郁,清芬久远,我喜欢这种味道!”秦桑又加了一句。

  “是啊,茉莉还代表着清纯、贞洁呢,那你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么?”赵宁见他不说话了,再去碰碰他的腿。

  秦桑喝了这么多年的茉莉花茶,怎么可能不知道茉莉花的花语。

  茉莉花代表忠贞、贞洁,也代表着纯洁真挚的爱!

  英文翻译过来的花语是:你是我的生命!

  沈以则便是他的生命!

  “知道!”秦桑慢吞吞的吐出两字儿!

  “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刚要跟你说呢,秦桑哥,你可真没趣,也不知道我姐你喜欢你哪儿!”赵宁嫌弃的用手指戳戳他的膝盖,他怎么这么瘦?

  赵宁把手放到他手腕边比了比,靠,这他妈胳膊比他还细呢,他真的有二十七岁么?看着不像啊!

  “你姐?”

  “赵雪啊,就在你们公司上班,市场部的,我也是去找我姐才认识的二爷!你可不知道我姐有多喜欢你,那手机上都是你的照片,当然是偷拍的,角度也不是很好,我还笑话过她呢!”

  所以他才能在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他是秦桑,并不是从二爷那边知道的,是从他姐赵雪那边认识他的。

  秦桑‘哦’了一声,不知道,没印象!

  “上去睡觉吧!”

  秦桑给林玉回复完最后一条信息,冲着雪球招招手。

  “秦桑哥!”

  秦桑看向他,“怎么?”

  “我能跟你一起睡么,二爷不在这儿,我有些……不太好意思!”

  “不能!”

  除了跟沈以则之外,他不习惯跟任何人同床共枕。

  赵宁看着秦桑冷漠决绝的背影,冲着他比了比拳头,太冷漠了吧,好歹刚刚他们也聊了那么久了,叹口气,他踩着拖鞋去了二楼主卧休息去了。

  秦桑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手心里的茉莉花干,看了一会儿把花干塞到嘴里嚼着,嚼了一会儿才把花干咽到肚子里。

  他拿过抽屉里的安眠药,沈以则不让他吃这个,可是不吃这个他睡不着的,为了明天去公司不能顶着一双红眼睛,还是决定吃两颗。

  吃完,看了一眼趴在窗帘那儿的雪球,他闭上眼睛。

  睡了不到一会儿,身上就传来了冰凉的触感,秦桑动了一下想要从他怀里出来,安眠药这时候倒是挺管用的,他越想睁开眼睛,眼皮子越是跟千金重似的撑不开。

  他微微张口呢喃了一句:“二爷!”

  沈以则看着睡着的人,很久没跟他在一起,这男人怎么越发的……漂亮了!

  是的,秦桑很漂亮!

  他解开秦桑睡衣的扣子,慢慢的吻着他的皮肤,他的皮肤还是这么光滑带着香味儿。

  他捏住秦桑的下巴,用舌尖顶开他紧闭着的唇齿,一点一点的允吸着,他口腔里都是淡淡的花香,许久没碰他的身体,他着实想念这种触感。

  他拉过秦桑的手指吻了吻,手指还是这么纤细好看!

  秦桑的火也被他点了起来,他微微眯着布满水汽的眼睛看着趴在他身上的男人,“你的小朋友在楼下想你想到哭!”

  “你呢,你想我么?”沈以则很想要得到他的答案。

  秦桑沉默着,“每天都能见到,没什么想不想!”

  “为什么你都不吃醋,看我跟他亲热你都不吃醋的?”沈以则用力的咬了一下他的嘴唇,看到他那颜色浅淡的双唇被他咬的血液汇聚,殷红起来,忍不住又亲了一下。

  秦桑觉得挺搞笑的,“都是替身,有什么醋可吃,我只可怜他!”

  那少年至今不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个替身而已!

  他八分像秦宁,十分像秦桑,秦桑可怜他,仅此而已!

  沈以则没再说话,他吻了吻秦桑的脸,然后说一句:“你跟他不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