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91章 束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桑顺着声源处看去,见粟风撑着黑色雨伞站在雨地里,西装裤子都被打湿了,像是在这儿等很久。

  粟风快步走过去,把伞打在他身上:“我看这么大的雨你也没打伞,顺便过来接你,现在要回去么?”

  顺便?

  秦桑问:“找到陈立阳孩子的下落了?”

  粟风点点头,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他,“是,在郊区一家福利院里,孩子就在那儿,那里环境挺恶劣的。”

  秦桑把公文包递给他,快速把文件打开,孩子叫陈瑞雨,今年六岁,的确是在医院看到的那个小男孩儿,看看时间,下午三点半。

  “现在去的话大概什么时候能到?”他现在就想见这个孩子。

  “五点,离这儿挺远的!”

  “那麻烦你带我过去,我想见见这孩子!”秦桑说。

  粟风知道陈立阳的事情,毕竟他也参与其中,若是让秦桑知道这件事他也有份儿会有影响么?

  粟风的车停在对面街道上,附近停车场已经都停满了,他给秦桑打着伞,几乎把伞都打在他身上,自己却被淋了透!

  秦桑看他肩膀湿了,推推他的手:“你衣服都湿了!”

  “没事,照顾好你就行!”粟风冷不丁的说一句。

  秦桑有些吃惊,脸色变了变,但也没说什么,任由他把伞都打在他这边。

  雨下得很大,跟珠帘似的一串儿一串儿的,雨伞被打的啪嗒啪嗒的还有些不稳晃来晃去,春雨也很冷,入骨也会生病。

  秦桑把伞拿开一些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想起之前在博尔高中门口那一次,也是他为他撑的伞,心里一片惆怅,喃喃道:“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给我撑伞的人!”

  他的声音小,雨声很大,粟风一时间没听清楚:“什么?”

  秦桑摇摇头说:“没什么,走吧!”

  站在楼上的沈以则看着下面的两人,脸色异常难看,放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们两个说什么呢,说的那么开心,秦桑每天在公司跟他除了汇报工作之外就没有什么话题可聊,可跟粟风倒是聊得挺开心的。

  王巧儿见他说了一半儿不说了,奇怪的问:“沈总,还要继续讨论么?”

  沈以则冷冷道:“剩下的你看着办就好,不用再来知会我,你回去吧!”

  “啊,外面雨下的挺大的!”

  沈以则没再看她,自顾自的说一句:“是挺大的!”

  王巧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尴尬的在那儿站着,她站了一天沈以则也没让她坐下,连杯茶都没给她,这哪里像是来讨论结婚事宜的嘛,简直是来汇报任务的,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小腿,穿着高跟鞋站一天真受不了。

  偏偏这个男人还这么冷漠,有求于人她也没办法只能忍着。

  沈以则看着那两个肩膀都靠在一起的男人,心里不是滋味儿。

  楼下大厅里,赵雪看着黑伞下的两人频频摇头,她戳了戳简洛的肩膀,调笑道:“简总,您彻底被人比下去了,那人长得可比你帅个儿也比你高。”

  旁边的小姑娘也笑道:“哇!他会是秦特助的男朋友么,是好帅啊!”

  秦桑个子比粟风要矮一些,两人站在一起的确很登对,路口是红灯,二人停在那边等着红绿灯。

  见秦桑脸上沾了水,粟风把手帕拿出来递给他:“擦一擦吧!”

  秦桑接过去说了声谢谢!

  “这边车子太满了,没办法停只能停在这边,还让你……”话没说完,见一辆车冲过来,粟风快速搂住他的腰把他往怀里一带,秦桑还买来得及反应已经扑在他怀里,鼻尖撞到他的胸膛,有些疼!

  粟风快速转过去站在他刚刚站的地方,一米高的水墙打在了他身上。

  那辆车开得很快,水花全都洒在了粟风身上,粟风顿时觉得后背一阵凉,估计湿透了,他单手抱住秦桑的腰,两人几乎要贴在一起。

  秦桑一抬头对上粟风的眸子,心里一惊,“你没事吧?”

  “水挺凉的!”粟风笑道。

  秦桑也笑了一声,“谢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粟风这才发现自己还抱着他的腰,赶紧松开:“抱歉,刚刚有些着急!”

  松开秦桑的那一瞬,淡淡的茉莉花香扑进了鼻腔里,很淡、很香、很好闻,人,也很好看!

  粟风觉得喉咙一紧,赶紧假装去看看有没有车!

  “我谢谢你才是,你衣服都湿了回去换身衣服,明天再过去吧!”秦桑把还没用的手帕递给他,“擦擦吧!”

  “那明天需要我带你过去么,那儿挺绕的怕你找不到!”

  粟风拿着手帕心里甜甜的,这是恋爱的感觉么,对对对,一定是!

  秦桑,可真好看!

  “那麻烦了,走吧,回去了!”

  “好!”

  走到车边,粟风把车门打开,弯腰把手挡在车门上,怕秦桑撞着,等他上车了,他才转到另一边开门上去。

  赵雪满脸痴迷的说道:“简直男友力爆棚啊,怪不得秦特助谁都看不上,原来人家已经有主了!”

  “简总,你没希望了,放弃吧!”

  “那男的真帅!”赵雪有些感慨,为什么帅气的人都在搞基?

  简洛却一肚子火,“帅什么帅,有我帅么,你们都不用干活的么?回去了!”

  靠,秦桑居然有对象了,白瞎了这几天去秦桑那儿热脸贴冷屁股了,浪费时间!

  楼上的沈以则冷冷看着那辆黑色的轿车离开自己的视线,他们两个居然抱在一起,好个秦桑、好个粟风!

  沈以则一转身看到还站在那儿的女人,脸色越发冰冷:“你怎么还没走?”

  “啊?我,我那个,那我先回去了,晚上再联系!”

  王巧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刚刚还聊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脸色变这么难看?

  她也不敢触怒沈以则,只好拿着文件先行离开,主要王氏现在跟沈氏有一个很大的合作项目,不能因为她让两家变得难堪,而且她……

  想了想,王巧儿只能先硬着头皮走了,以后再说,不着急!

  沈以则坐在椅子上,食指轻点着桌面,秦桑有多久没对他笑过了?

  这个男人永远把情绪藏起来,永远不以真面目示人,就像高中时候他也总是戴着黑色口罩,愣是好几年没让人看清他的脸,他藏的太深了。

  秦桑坐在车上用纸巾擦着身上的水,雨水还是挺冷的,他拿出手机给沈以则发了信息:二爷,雨下的挺大,晚上需要我过来接你么?

  沈以则火气正大着,看到短信愣了一会儿,生气的回了他一句:不用!

  想了想,又给他发了一句:晚上洗干净床上等我!

  秦桑很快回了一句:好!

  沈以则笑了一声,把手机放到一边,想起秦桑跟粟风两人在一起他心里就膈应的很,直接取消了下午四点的会议,让肖钰准备好车直接回去了,他倒要看看这两人在家里背着他会做些什么。

  粟风下车给秦桑打着伞,把他送到家门口。

  秦桑说:“你等我一下!”

  “好!”粟风期待的看着他。

  秦桑回到屋子里拿了一盒感冒灵,又拿了一件干净的外套:“这衣服你换了吧!”又把感冒灵放到他手上:“回去冲一杯,免得感冒!”

  “好,谢谢秦特助,那,我就先回去了!”

  秦桑点点头,“回去吧!”

  粟风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他要保护秦桑自然不能离的太远,他三步一回头很是不舍的离开。

  刚刚这算他是故意把车停在马路对面,就是想跟他多走一段路,虽然也有了一些肢体接触,可秦桑对他依然是冷冰冰的,脑海里浮现红绿灯那儿的一点点笑容,粟风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

  他好像……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最近这种感觉更是越来越明显,他想时时刻刻都看着他,陪着他!

  看着开远的车子,秦桑肩膀松了下来,他把门关上进了屋。

  雪球刚喝完水,跛着脚走到他身边蹲着。

  “是不是又疼了?”摸摸雪球的头,他说:“我先去泡个澡,一会儿再给你揉腿,衣服湿的难受着呢!”

  他的裤脚和鞋子都湿透了,也就走了那么几步路,雨下的太大了没办法。

  秦桑拿了衣服直接去了浴室!

  沈以则到小楼门口,也没打伞直接下车就往院子里走,肖钰愣是没追上,只好看着他跑进去才开着离开。

  沈以则站在门口,做个深呼吸,最好别让他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一开门,就是雪球趴在沙发上,卧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两人在洗澡?

  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沈以则鞋子都没换直奔向卧室,用力的拉开浴室的门,动静太大,里面的男人被吓得刚准备站起来就滑倒直接摔在了浴缸里,溅起一片水花,沈以则听到后脑勺直接撞到浴缸上的声音。

  秦桑捂着撞疼的后脑,满眼泪水,疼的,看清楚来人,他才松口气,干脆闭上眼睛躺在浴缸里,头撞得生疼还晕乎乎的,他弱弱的开口:“二爷,你怎么来了?”

  沈以则没看到粟风,心里同样舒口气,见秦桑揉着头,他才走过去:“忙完了,提前回来!”

  “是么!”他这提前过来吓得他脑袋瓜子差点撞裂了,现在还疼,胳膊也疼,胳膊肘撞到浴缸边缘了。

  他就想泡泡澡,舒缓一下,没想到沈以则来这么一出。

  “撞疼没有,转过来我看看!”

  秦桑听话的转过身,把手松开,沈以则刚从外面回来手还是冰冷的摸着他的后脑凉凉的,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沈以则看着男人光滑的后背,脖子那儿也有些撞红了,“我去给你准备一些药膏,你先泡一会儿!”

  他怕再待下去直接在浴室里把他干了!

  秦桑哪里还有心情泡澡,他前脚出去,后脚他就从浴缸里爬出来,站到淋浴下面把身上的泡泡冲干净,穿上居家服出去。

  沈以则正蹲在电视柜那儿找药膏,见他出来了,眉头皱皱:“不泡了?”

  秦桑点点头,“泡了好一会儿!”

  他脑袋还晕乎着,再泡估计得晕在里面了!

  “过来,坐下!”沈以则拉过他撞红的胳膊!

  秦桑说:“没破皮,只是有些肿了,不用药膏!”

  沈以则没说什么,把药膏又放回去,“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身体不太舒服,工作做完了!”秦桑说。

  他没打算把陈立阳孩子的事情告诉沈以则!

  “是么!”

  秦桑搂着他的脖子,“是,看你们在聊事情,没打扰你!”

  “你见到她了?”

  秦桑摇摇头,“没有,只看到背影,配得上你!”犹豫了一会儿,他才问:“你……喜欢她么,那个王小姐!”

  “呵!你该知道我喜欢的是谁,没人能撼动他在我心里的地位!”

  哪怕是秦桑,都没有那个能力撼动秦宁在他心里的分量。

  “赵宁是个不错的孩子,你别伤了他!”

  “他要是跟你一样乖,我会好好疼他!”秦桑眼中闪过一丝痛色,虽然只是一瞬,但也被沈以则捕捉到,他捂住秦桑的眼睛,在他耳边说:“但他比不上你,秦桑,你跟他不一样!你很漂亮,比我见过所有男人都漂亮!”

  他漂亮,也就是秦宁漂亮,他到底夸得是谁,秦桑非常清楚!

  秦桑的眼睛被他遮住,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牵牵嘴角:“比王小姐呢?”

  “你们没有可比性!”

  秦桑心想,的确是没有可比性,王小姐能为他生儿育女,是他可以带出去介绍的正宫娘娘,而他呢,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暖床工具罢了,沈以则高兴了就过来睡他一次,不高兴了很长时间都不会出现。

  他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模式,只要他还没忘了他,他愿意接受,也只能接受。

  他宁愿把牙齿打碎了往肚子里咽,也不愿意把这些话说出来,让沈以则再去说出那些戳他心窝子的话,太痛了,他受不了!

  沈以则捂着他的眼睛,吻住他的嘴唇,他把人压在沙发上,浑身带着寒意,但秦桑刚洗完澡,这种凉意却给他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像是刚蒸完桑拿喝了一整瓶的冰水一样舒服。

  沈以则的手不老实的去触碰他的胸口的皮肤,秦桑嘤咛一声,把他推开:“二爷!”

  “你不想要?”

  “现在?”

  沈以则笑笑,看着被他蒙住眼的男人,这样也很好看,削瘦的下巴微微扬起,被吻的通红的嘴唇泛着迷人的水光,他伸手揉着他的唇角笑道:“怎么,这还要挑时间?”

  秦桑抿抿嘴,摇摇头,“都行!”

  只要他高兴,怎么都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