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余生也挽 > 第97章 束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以则回来却没有直接去公司,最近除了晚上会去秦桑那儿陪着他一起吃晚饭外,很多时间都会在家,在他与王巧儿的家里,秦桑还是去医院看望沈庆的时候才知道王巧儿怀孕了,知道这个消息他没有怎么难受,毕竟这也是预料之中,怎么说她跟沈以则也结婚了。

  他想过沈以则是不是为了要一个孩子才会跟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他问过,沈以则让他别多管闲事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其他事情不需要他操心。

  秦桑就不敢问了,偶尔会看到王巧儿带着吃的来公司分给那些同事,也会给沈以则带一些吃的,外人看来可真是夫妻和睦、彼此恩爱。

  秦桑每次看了都觉得很刺眼,婚后的王巧儿变得矫揉造作、开始有意无意的摆沈夫人的架子,丝毫没有之前那般温婉贤淑,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还有好几次他们开会的时候,王巧儿连门都不敲直接就推门进来就只是为了给沈以则送一些自己做的糕点之类的,高层们无法忽视她的存在,搞得都很尴尬。

  最后沈以则不让她来公司,让她安心在家养胎把孩子生下来。

  陈瑞雨长高了,都已经一米三了,马上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秦桑偶尔也会带他去游乐场、去博物馆走走,小孩子还是很喜欢看新鲜东西的。

  圣诞节那天,秦桑请假去给孩子们买了些礼物,陪着他们玩了一下午。

  晚上,赵宁给秦桑打了视频电话,两人聊了一会儿,他的腿恢复的不错,果然年轻就是好,虽说可能没办法恢复成以前那样,但只要不仔细看,就不会发现他的腿是有毛病的。

  “啊~秦桑哥,我好想吃你做的茉莉花糕啊,想死了都!”

  视频里,赵宁躺在床上翻滚了两圈,然后抓着头发可怜兮兮的看着屏幕。

  “等你毕业了回来给你做!”

  “还有两年多呢,等我明年夏天放假了回去找你,不行啊,夏天我得打工,唉,只能等毕业回去再吃了!”

  傻小子自言自语的样子特别好玩儿。

  “给你寄一些茉莉花,自己泡着喝!”

  “也行啊,秦桑哥,你跟二爷,呸,沈以则还好吧?”

  秦桑点点头:“还是那样!”

  “我听方哥说了一些你们学校的事儿,真是没想到你们三人之间有这么深的牵扯,唉,都是双胞胎怎么差别那么大!”

  秦桑不太想跟他说这个话题,喝口茶叮嘱道:“你在那边好好上学,别让我失望,你母亲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正在疗养,你也不必担心你姐,她现在在北京一家公司当高管,还不错!”

  “秦桑哥,谢谢你,要不是你估计我们真得家破人亡了!”赵宁感动眼泪掉下来,他很想妈妈和姐姐,知道母亲得了病他差点就要从美国飞回来,要不是秦桑帮忙,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办。

  “没什么好谢的,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好好上课!”

  “好,秦桑哥晚安!”

  挂了视频电话,秦桑坐在沙发上又有些睡不着,沈以则今天晚上不会过来,留在家里,王巧儿说肚子不舒服。

  二爷,终究是有了自己的家!

  粟风也被派出去,他身边也没什么人,他之前给粟风发过一条短信,是麻烦他帮忙照顾一下林玉,但粟风一直都没有回给他。

  这几天雪球也不怎么吃饭瘦了好大一圈,它爱吃的罐头、爱吃的牛肉干它都只是闻闻就是不吃,偶尔会去喝两口水,然后就趴在那儿一动不动的。

  每天晚上它还是会跑过来让秦桑给它揉腿,但今天晚上没有,秦桑看向趴在地毯上精神萎靡的老狗,心里一阵酸,雪球年纪太大了,雪球像是感应到了他的视线,起身伸了伸后腿然后走到沙发边上。

  往沙发上跳了一下,后脚没站稳差点摔下去,秦桑一把抱住了它,雪球舔了舔他的脸,黑眼珠子直溜溜的盯着秦桑看,像是想说什么一样。

  秦桑捏捏它的耳尖:“怎么了,再不吃饭你会饿死的,饿瘦了我就不要你了!”

  话说出来才想起这是之前沈以则对他说的话,不由得勾起嘴角自嘲的笑笑。

  雪球还是盯着他看,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印在脑海一样,看一会儿蹲着累了它又趴在秦桑的腿上,爪子扒拉几下他的衣服,鼻子一直在碰着他的手心,秦桑知道这是要让他摸它的意思。

  他轻轻的摸着雪球的脑袋,看到雪球眼睫毛上湿湿的,他伸手擦了擦,一点儿也不嫌弃,雪球还是眨巴着眼睛盯着他看,“好啦,快睡!”

  晚上,他和雪球是窝在沙发里睡着的。

  半夜,他被一通电话打醒,电话是沈林玉打来的,雪球抬头看他一眼,他轻轻摸着它让它继续睡,自己拿着手机到了二楼,天气还是很冷,他裹了毯子还是觉得冷。

  “秦桑哥,你认识一个叫粟风的人么?”沈林玉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像是哭过一样。

  秦桑听到‘粟风’的名字有些吃惊,粟风是暗中跟着沈林玉的,应该不会被发现才是。

  “认识,怎么了?”

  沈林玉接下来说的话差点让秦桑从楼梯上摔下来,他死死的拽着把手。

  ‘他死了’这三个字让秦桑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冻结,他发颤的又问了一遍:“你,你刚刚说什么?”

  “粟风死了!”

  “怎,怎么会?”

  沈林玉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哭声说:“那天我们去攀岩,他要跟我更换攀爬器材,但是爬上去以后器材出问题,他摔下山崖当场死亡,这不是意外,是谋杀!”

  秦桑捂着电话的通话口,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缓和过来,这不是意外,这不是意外,是有人对沈林玉的器材动了手脚,粟风发现了,故意跟他换的。

  如果粟风没有跟他调换器材,那死的人……会是沈林玉!

  “我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很多你的照片,都是偷拍的!”

  秦桑有些没听清电话里在说什么,脑海里只有一句‘这不是意外,是谋杀’,没人比沈以则更想让沈林玉死了,是他,又是他!

  “秦桑哥,你还好吧?你跟粟风……他是不是很喜欢你!”

  粟风喜欢他么?

  没说过,他不知道。

  之前他也有做过一些出格的事情,但他已经有意的拒绝了,就连粟风送给他的茉莉花他也都没收,直接让他去送给孤儿院。

  粟风……喜欢他么……

  “我,我不清楚,他在我身边待了几年!”

  “是么,那他肯定很喜欢你吧,他的手机里好多你的照片!真是可惜,或许他还没那能来得及跟你表白,秦桑哥,他再也没有机会跟你表白了,这个世上又少了一个爱你的人!”沈林玉哽咽着说。

  “你……你好好照顾自己,做什么都要小心些,我,我先挂了!”

  挂了电话,秦桑魂不守舍跌坐在地上,眼泪无声的掉下来,粟风死了,不是意外……是谋杀!

  秦桑只觉后背发凉,一股寒意从心底里升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沈以则这么做?

  粟风……那个为他撑伞、为他装星月灯、借给他肩膀的人……死了……这个世上……又少了一个爱他的人……

  秦桑呆坐了一夜,眼泪已经干了,干在脸上特别难受,天亮了,他去用冷水洗了把脸,打开衣橱的时候,他特地挑选了一套黑色西装,衬衫也选的黑色。

  雪球像是感应到什么,从醒来一直跟在秦桑脚边,秦桑去哪里它就去哪里。

  秦桑把碗里的狗粮换了干净的,又给他开了一罐狗罐头,摸着它的头说:“我去上班了,你好好在家等我,晚上给你带饭!”

  他的语气很平静,就跟平常一样,拿上笔电,他开着车去了公司。

  雪球蹲坐在门口看着车辆远离,回到屋子里绕着屋子走了一圈,然后走到狗食盆那儿,闻闻里面的狗粮,舔了一口狗罐头,它的睫毛湿湿的,最后它从院子里跳出去,一瘸一拐的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

  秦桑到公司,径直的到办公室把这段时间落下的工作全都先做完,他面无表情、机械性的打着字,看着电脑上那些冰冷的黑色的字体。

  随后,他来到沈以则办公室门口,推开门,无视正倚在沙发上吃水果的王巧儿,将手中的文件用力的往沈以则面前非常用力的一摔,里面的文件全都撒了出来,飘乱了一地。

  动静大的别说王巧儿,就连沈以则也被他吓了一跳,签字的时候多划了一道,王巧儿震惊的看着那个身上满是寒意的男人,不由得站起来看向他。

  秦桑也转身与王巧儿对视,随后厉声对她说了一句:“出去!”

  王巧儿被他搞得一头雾水,“秦特助,你这是……”

  “滚出去!”秦桑怒吼道。

  “二,二爷……”受了惊吓的王巧儿赶忙看向沈以则。

  沈以则冲她挥挥手,“你先出去吧!”

  “那,那好吧!”王巧儿恼怒的瞪了秦桑一眼,不就是个助理居然敢这么嚣张?

  王巧儿走后,秦桑三步做两步快速去把门反锁上,然后才看向沈以则,平静的问:“是你做的么?”

  沈以则把笔记本电脑合上,起身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是!”

  “为什么这么做?你明明已经答应让他自然病亡,为什么还要制造这些意外?”秦桑质问着他,他的心从没像现在这一刻,这么的冰凉,眼前的人太陌生了。

  “已经很多年,我等的太久了!”

  秦桑愤怒的拽住他的衣领,黑眸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可是粟风死了,粟风死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怎么可以这么草菅人命?他是一条人命啊,人命啊!”

  秦桑的思绪飞快的转了一下,他已经跟沈林玉签订了合约,合约上明明白白写着因疾病死亡,所以……所以他的目标根本是粟风……

  “你……你想弄死的人是粟风,是不是?”

  沈以则毫不掩饰,只是伸手抚上秦桑的脸,他的脸很冷,还因为愤怒肌肉都在颤,他冷冷的说:“秦桑,你总是这么聪明!”

  “为什么,他跟在你身边这么久,他对你那么忠心你为什么要害他,他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

  沈以则怒道:“他对你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什么?我跟他……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沈以则,我跟他什么都没有,他不该死!”

  他实在难以想象沈以则会因为这种不存在的心思去害死一条命,他满眼满心都是沈以则,就连方凌霄都没办法动摇沈以则在他心里的地位,何况是根本没说过几句话的粟风?

  沈以则往前一步,下巴贴在秦桑的额头上感受着他的颤栗,毫无温度的语气像是一把把寒刃割在他的心上,“你对他是没有,可他对你……未必没有,所有接近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没人可以抢走秦桑,谁都不行。

  沈以则说:“秦桑,他对你有着龌龊的心思,你说这样的人还该留在你身边么,他不该死吗?”

  “沈以则!”秦桑怒不可遏,他奋力的推开他。

  沈以则被他往后倒退了几步,脸色更加寒冷,“秦桑,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因为别人破坏我们的关系!”

  “我也不想,可是你在做什么?沈以则,你疯了么,为了这些不存在的东西你到底要疯到什么时候,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眼前的男人他实在是有些看不清,明明还是这张脸,明明还是这个名字,可这幅躯体里住着的灵魂到底是谁,他还是沈以则么,还是那个跟他拜堂成亲的沈以则么。

  他认不清、看不懂!

  秦桑吸了吸鼻子,怒道:“如果我跟他真的有什么,你会怎么对我?为我制造什么意外,车祸?火灾?还是其他的,我又会是什么下场?”

  沈以则看着这样歇斯底里的男人眼圈微微发红,面上却还是没什么表情,“我会打断你的腿,将你永远禁锢在我身边,谁也见不到,谁也碰不到!”

  沈以则几近变态的偏激,让秦桑觉得很可怕。

  “呵呵呵!”秦桑绝望的笑了笑,“我是不是该谢谢你没要我的命啊?”

  秦桑走上前,冰凉的手指滑在沈以则的脸上,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他满是爱惜的看这张熟悉的脸哭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你知道么,这样的你好可怕啊,你太可怕了,沈二爷!”

  沈以则难受的喉结动了动,刚要伸手去摸他的脸,后者已经快速的转身离开,他用力拉开办公室的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王巧儿一直呆在门口,肖钰听说他们在吵架也担心的在门口等着,但是办公室里的隔音太好,他们吵架的内容听的不是很清楚。

  这么多年,秦桑第一次跟二爷在办公室里吵成这样。

  看到满眼通红、寒意逼人的秦桑从办公室里出来,肖钰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可能他都已经知道了。

  “秦特助,你误会二爷,他……”

  “滚开!”

  秦桑推开碍事的人逃也似的离开了公司。

  王巧儿怒瞪着眼睛,道:“什么情况,他,他不是个助理么,怎么敢这么跟二爷说话!”

  居然还敢跟肖钰耍脾气,她都还不敢跟肖钰大声说话更别说吼了,谁都知道肖钰是沈以则身边一把手,不敢轻易招惹,这个秦桑真是胆大妄为。

  沈以则走到门口想要追出去,想了想又退回去,吩咐门口的肖钰:“跟上他,别让他出事!”

  肖钰说了声‘是’赶紧跟了过去!

  王巧儿却是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沈以则也没打算跟她解释,那个秦桑发疯成那样也不管管的?

  沈以则走到窗口,看着那辆白色奥迪A4快速的冲出去,秦桑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等时间长一些自然就会放下,当年陈立阳、沈逸之死不也一样能放下么,只要给他时间就可以。

  他刚刚居然说他可怕,他在害怕他么?

  呵,他凭什么怕他?

  有资格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