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2章 梦魇(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乔月每天晚上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躺在江如秋的怀里看电视。

  看最狗血最套路的爱情剧。

  尤其是里面的男女主角面临分别时,她应景地流几滴泪,男人的吻就会随之落下。

  江如秋任何带着甜味的食物都不碰,嘴里干巴巴的一点味道都没有。

  可自从跟乔月在一起后,总时不时的含上颗薄荷糖,家里的牙膏也是薄荷味的,每次亲吻时,总引的乔月由被动到主动,汲取他口中带着淡淡辛辣的薄荷香。

  而乔月之所以掉眼泪,不过是不好意思跟他说“我想接吻了”。

  她最喜欢看男人因为两人的亲密动作,泛起潮红的眼角、脸颊、耳尖.......每每此时,总引得她想将他藏起来,藏在心窝窝里。

  “别哭,都是假的。”

  从乔月的角度看,能看到男人泛红的眼角,努力压制情/欲的模样。

  她道:“可他们演的很好啊。”总不能说她是假哭,就是想接吻吧?

  “爱怎么能演出来呢。”

  只一会儿功夫,江如秋的眼神变得深暗,视线拢在她的脸上,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的手,咧嘴笑道:“乔乔,你能感受到我对你的爱吗?”

  乔月想要点点头,却被男人陡然变了的神色吓得一愣,张开的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

  “乔乔,不能撒谎,”他的眼神幽幽,声音突然变大,竟带着几分狰狞:“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你根本就不知道......根本就不知道!”

  她觉得面前的江如秋怪怪的,让她想要逃离,身体也这么做了,从他的怀中离开,坐直了身子,强装镇定道:“我知道的。”

  江如秋像是被刺激到了:“你知道我有多么离不开你?那你呢?你是不是也离不开我,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只爱我一个?”

  乔月还没来得及说话,江如秋已经扑了过去,压在她的身上。

  他的眼珠变得幽暗深黑,身体也透着不正常的温度,凉得就像深冬的夜晚。

  他丝毫不顾忌会不会伤到她,会不会吓到她,张口咬在了她的肩胛骨上。

  离开时,嘴角带上了血丝。

  鲜红的颜色印在他苍白的不带血色的脸上。

  “那你为什么不来陪我?”

  “为什么不来陪我?”

  “你快来陪我啊。”

  “......乔乔。”

  .

  乔月惊醒。

  刚刚逃脱噩梦,还残留着余怕,心脏也砰砰地跳动着。

  她伸手一抹,擦了一手的冷汗,就连身体也冰凉,就像是真的被梦中那人压在身下。

  她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看向了窗帘。

  自从江如秋死后,她很少踏出过家门,就连窗帘也没有动过,屋子里无论是白天黑夜始终昏暗。

  会不会是因为长期不见光的原因?

  这几天做噩梦的时间越来越长,竟让她产生了真实的感觉。

  这样下去不行。

  她承认,她很爱江如秋,当时得知他死了的消息时,几次萌生出自杀的念头,每每在将要踏出那一步时堪堪停住。

  这半年以来,她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甚至被噩梦困扰,却从来没有产生过要改变现状的想法。

  因为她始终觉得,要不是她,江如秋不会死,所以她是害死江如秋的凶手。

  连她自己都过不了这一关,又怎么会让自己好过呢。

  她的胆子最小了,跟江如秋在一起后,从来没有单独面对过任何一个黑夜,去洗手间都要他陪着,加班晚了,也总能在楼下看到他来接她的身影。

  可在察觉屋子里不正常以后,她竟然不想要出去,反而是想,如果是鬼就把她吃了吧,那就可以去陪江如秋了。

  可是现在......

  乔月不想再这么下去了。

  她甚至恶毒地想,谁让他救的?

  没错,是他自己扑过来救的她,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她算什么罪魁祸首?

  为他行尸走肉般过了半年,足够了。

  乔月将眼角的眼泪擦干,在心里想着要去洗个澡,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的,再把屋子收拾一遍,去找个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开启新的生活,这样才对。

  她刚要下床,只堪堪碰到身侧的位置,就缩回了被子里。

  为什么......是凉的?

  卧室里的床是双人床,足够大,被子也足够大。

  从前乔月跟江如秋两个人一起盖都余着好长,更别说她一个人盖了。

  所以她习惯将被子的边边角角折起来,只有江如秋在她身边睡时,被子才会四散铺开。

  而且......

  现在虽然是深秋,可是屋子里的温度适中,并没有达到让人觉得寒冷的地步,可刚才乔月伸手碰到的位置,冰凉冰凉的。

  就像是打开冰箱时从里面传出的凉气。

  乔月越想,越觉得害怕,整个人都仿佛置身冰窖。尤其是,看到肩胛骨上,那一块小小的伤口时。

  她的皮肤偏白,这半年又没有出过门,加上营养不良,皮肤泛着病态的苍白,所以肩胛骨上的伤疤就越发的明显。

  四周遍布深入皮肉的牙印,混着血丝的伤口结了痂,周围一圈的乌黑,比起人咬的,更像是中了毒。

  乔月几乎是跑出去的。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

  “乔小姐,我们没有钥匙进不去啊。”

  乔月尽量使声音平静下去,“物业那里有钥匙,我给他打个电话,你们去那里拿吧。”

  “那您是想在哪里装摄像头呢?”

  “全部。”她顿了下,努力克制身体发出的战栗,“屋里屋外所有的角落。”

  乔月将这几天所有角落的摄像都看了一遍,什么人也没有,一切如常。

  可她知道,绝对不是这样的。

  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她肩胛骨上的咬痕。

  她记得跟江如秋在一起很久了之后,他总会偷偷地在她的脖颈处弄出痕迹来,一开始还是淡淡的,她以为他是情不自禁,也就没去管。

  可后来越来越深,导致她每次出门都得找丝巾或者高领的衣服遮盖起来。

  可是谁夏天穿高领啊!

  她去找他理论,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以后不能在脖子上留下痕迹,不然就连碰也不能碰,他这才妥协。

  可从那以后,每每事后,她的肩膀上便总会多出痕迹来,想要说他几句,却总被他可怜的眼神给糊弄了过去。

  “乔乔,我忍不住嘛。”

  他只要一撒娇,乔月再大的脾气也就没有了。

  她总会想,咬就咬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盖起来别人也看不到。

  乔月想到这里,眼神泛软,接着又被冷意取代。

  她盯着不断变化的画面,播放又播放,指尖不安地扣动着桌面,眉头皱起又松开,最后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忽然。

  她长吸了一口气。

  视线定格在画面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