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3章 梦魇(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录像中。

  乔月像往常一样,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夜灯,淡黄灯光笼罩在屋内,将一切都看得清楚。

  她沉沉地睡着,一切如常。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夜灯灭掉,屋里重归黑暗。

  乔月盯着电脑中呈现出来的画面,不断地点击后退,视线死死地盯着,指尖用力到泛白。

  夜灯充了一天的电,根本不可能刚打开就灭掉。

  这盏夜灯还是江如秋买的。

  他总是看不够她,包括她在床上的表情。可乔月又害羞,任他说什么都不同意把灯打开,尤其还是在那么让她羞涩的时刻。

  于是江如秋就买了一盏夜灯。

  灯光不会太亮,不至于让她不满。也不会太暗,好让他看清楚她每时每刻因为他所露出的表情。

  就算是一个星期都不充电,它也能很顽强地支撑着,亮了一个又一个黑夜。

  乔月咬紧了唇,本就泛白的唇色褪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凉意不停地从她的脚底攀升,胸腔跳动得剧烈,每一下都让她头脑欲裂。

  怎么会......这么奇怪?

  如果她之前所经历的事情都是人为的话,那在画面中一定会发现端倪的。

  可是没有,一切都太正常了。

  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间屋子里,这个房子里,除了她,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第二个人。

  长时间的休息不足,以及电脑的辐射让她的眼眶发涩。

  事实上,自从安装了摄像头后,她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这上面,有时候一个画面她会重复看好几遍。

  可看得越多,恐惧就会积累地越多。

  当她再一次坐在电脑前,本以为会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让她既恐惧又沮丧,可是并没有,画面已经发生了变化。

  仍旧是夜晚,仍旧是同往常一样上/床睡觉,可这一次夜灯没有被按掉。

  或者说,屋里的一切始终是维持在人眼可见的程度下。

  画面中的乔月躺在床上,她睡觉一向老实,除了刚躺下时翻来覆去,现在画面中的她应该是睡熟了。

  正在这时候,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卧室的床是紧挨着墙边的,乔月一直睡在最里面,而她睡着的动作面向墙壁,被子被她压的一丝缝隙不露,蜷缩在角落里。

  可眨眼的功夫,她翻了一个身。

  很诡异的动作,不像是她自己做出来的,更像是被外力翻转的。

  随后,她旁边的位置鼓了起来。

  画面中,夜灯暖黄的灯光笼罩在床上,四周皆是漆黑。

  女人在被子里睡的安然。

  如果,忽略她旁边鼓起来的,却空荡荡的被子。

  电脑前,乔月的脸色变得苍白,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已经暂停了的画面,无论她再怎么闭眼,眼前的画面仍旧没有发生半点变化。

  她的身体在害怕,止不住的战栗。

  可与此同时,又有另外的情绪破土而出。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好久,她才将电脑关上,呆立在房中。

  .

  自从看到了录像中的那一幕,乔月已经好几天没有打开过电脑了。

  但是每到晚上,她不再像之前那样躺在床上就睡觉,更多的是闭着眼睛,心里却在期待着。

  至于期待着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就这样过了几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再次打开了电脑,却发现这几天的录像画面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她又找到了之前看的那一段,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一分一秒都没有错过。

  ......不一样了。

  怎么会不一样了呢?

  画面中她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没有变化过任何的姿势。

  那天看到的画面像是幻觉。

  乔月被抽掉了全部的力气,瘫靠在椅背上。

  心口处突然空荡荡的,冷风呼呼地灌进来,要把她残留的最后一点温暖也带走。

  怎么可能呢?那天她明明看得清清楚楚,难道是她想错了吗?

  乔月现在的样子失魂落魄,连她也分不清楚,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更多。

  她在电脑前从白天待到了黑夜,不停地播放画面。

  直到肚子传出咕噜的一声,她才起身走向厨房。

  冰箱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了。

  她这几天一直没有出过家门,吃的都是冰箱里存下的东西,也不管坏没坏掉,能够填饱肚子就行。

  期间她也生过几次小病,随便喝几包药应付过去就没再管。

  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摄像机上。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去,屋里还没有开灯,四周黑乎乎的。

  乔月站在冰箱旁边向四周看去,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可因为摄像画面的事情,她现在也不能确定,到底是因为太过害怕而导致的胡思乱想,还是确有其事。

  “还是下去走走吧。”她小声嘟囔了几句。正好让风吹吹清醒清醒大脑,再买点吃的上来。

  乔月去超市买了一堆速冻水饺以及即食的食物,拎着大袋子往家走,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

  “姑娘,算个命吧。”年迈沙哑的声音从路旁传来。

  一位老人穿着厚实的大衣坐在道旁,面前摆着一张白纸,旁边立着一块小小的木板,上面用毛笔写着“算命”两个字。

  乔月礼貌拒绝道:“不用了,谢谢您。”

  “姑娘,你最近身边发生了不少奇怪的事情,”老人见她停下脚步望了过来,解释道:“这一片居民区,笼罩着一团黑雾,尤其是你的身上,不仅仅蔓延黑气,还有死人的味道。”

  乔月愣住:“......死人”

  “没错,你的命格弱,年纪小就总是生病,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但是身体似乎更弱了,现在又被邪物缠身,要尽快驱赶才好。”

  老人将一块暗红色的朱砂拿出来,道:“朱砂可避邪驱灾,带在身上邪物就不敢靠近了。”

  乔月被唬住了,那一句死人的味道差点把她吓得心脏骤停,下意识伸手,还没碰到又缩了回去,迟疑问道:“多少钱?”

  “不贵的,只需要一千块钱。”

  “......那不用了,谢谢。”乔月摆摆手,想要走。

  老人挽留她:“九百也行,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会害了你自己的。”

  乔月的脚步没有任何停留。

  但实际上,老人说的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是......染上了邪物吗?

  真的会有这种东西吗?

  乔月一整天没有吃东西,现在饿的头昏脑涨,暂时也没有力气去想别的事情。

  她将水饺一股脑地倒在锅里,站在一旁等着。

  等到锅里的水咕嘟大了她才反应过来,急忙用漏勺去舀,发现汤里混着馅,饺子都煮破了皮。

  她突然沮丧起来。

  其实在她很小的时候,还是挺会做饭的。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在同龄人中算是比较贫苦的,她只要在家就会帮着家人做家务,做的饭菜不好吃也不难吃。

  自从跟江如秋在一起后,才慢慢的不再碰厨房里的东西。

  夏天他总怕她在厨房里会热着,冬天又怕她冻着,拿刀的时候又怕她割到手,开火的时候又怕油溅到她身上......

  总之在江如秋的眼里,乔月就合该是个小公主,十指不沾阳春水。

  也是因为乔月,江如秋才慢慢的对做饭熟练,且越做越好吃。

  记得之前有一次她在江如秋生日的时候下厨做饭,可因为好久都没有动过刀了,不小心割到了手,只是一道小小的口子,贴上创可贴就行了。

  可被江如秋看到了,他的表情害怕的像是乔月割的那道小口子会要了她的命般,又是上药又是安慰。

  可是现在......

  乔月嘴角的笑意瞬间冷却,看着锅里混成一团的水饺,连盛都没有盛,直接用汤勺舀起来喝了几口。

  可真难喝呀。

  乔月面无表情的将锅里的饺子吃了大半,才将汤勺放下,刚要转身离开,耳边突然又想起滴答滴答的声响。

  她浑身一震,凝神去听。

  那声音又消失不见了。

  ——姑娘,你最近是邪物缠身。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邪物吗?或者换一种说法,死去的人还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吗?

  乔月只听到她胸腔处砰砰的剧烈跳动的声响,替代恐惧的,是内心渐渐升起的期待......

  过了许久,再没有其他声响传来。

  乔月面露失望,自嘲地笑了笑。

  笑她上了那么多年学,竟然会因为路边算命的几句话,就开始疑神疑鬼。

  这实在是不像她。

  秋夜的风寒意十足,乔月打了个喷嚏,将厨房的窗户关上,转身刚要离开,脚下一个不稳,踩到了溅在地面的水渍上,整个人往后倒去。

  厨房里并不整洁干净,甚至乱糟糟的,地面上横倒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在又是晚秋,天冷,人要是倒地疼的厉害,乔月本身身体就不好。

  可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她的脑袋磕在了一团柔软上,伴随着冰凉的感觉,随即,她整个人都陷在了那团柔软之中。

  “江如秋。”

  她快速出声。

  眼眶旋即浸出泪珠来,一颗一颗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这次非常地肯定。

  这不是幻觉。

  她是站着摔倒的,倒在地上一定会很疼,而她最怕疼了,一点疼都受不了,这还是江如秋给惯的。

  他要是在她身边,一定不会让她疼的。

  而她现在,就是一点痛意都没有感受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