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4章 梦魇(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屋内漆黑,灯光全无。

  空荡荡的客厅里,乔月披着薄毯缩在沙发上,一手撑头,另一只手按着暖宝宝贴在腹部。

  里面一阵又一阵的抽疼,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

  她的身体从小就虚弱,每月来大姨妈更是疼得要命,加上她的身体畏寒,简直是折磨。

  后来跟江如秋在一起,到了那几天,他总像个火炉子般贴着她,从不让她受半点凉。无论寒暑,每当大姨妈来,她身下一定要开着电热毯,而他也不顾热得满头大汗,硬是挤到她的身边,要抱着她睡觉。

  越想这些事,乔月就越头疼。

  她这几天什么事都没有做,自从来了大姨妈,就抱着被子缩着,在卧室里待烦了就跑去客厅。

  电视里放着的东西,半点吸引不了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察到不对劲的呢?

  乔月已经忘记了,等她意识到的时候,恐惧早已消散,一点烟都不留。

  虽然很匪夷所思,也是她曾经觉得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她现在笃定——

  江如秋就在这里。

  江如秋就在她的身边。

  江如秋死的时候还是春天,那时候家里还开着暖气,在家里穿短袖都不会太冷,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被子。

  太冷了......像是抱着冰块睡了一整晚......

  还有一堆她曾经想不明白现在却清晰的事情。

  正如她来大姨妈这几日,无论是睡前还是醒后,寒凉的气息从她身边消失。

  知道她怕冷似的,故意躲着她。

  乔月垂眸,面色稍沉。

  那天她在厨房摔倒后,下意识地喊出了江如秋的名字,也是从那时候起,所有奇怪的感觉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但她现在已经不会傻傻地以为都是自己的幻觉了,毕竟这些天她想了很多,也更加地笃定他就在自己身边。

  就当她疯了吧。

  曾经鬼神不信,现在却期待他出现在眼前......

  乔月在客厅里睡着了,半夜又被疼醒了。

  电视仍开着,蓝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连她脸上的细密的汗珠也看的清楚。

  疼极了......

  乔月按紧了肚子,嘴里发出微弱的□□声。紧接着,旁边传来轻轻地滴答声,离她越近声音越小,最后停在她的面前。

  “江如秋......”

  乔月疼得闭紧了眼,小声地呢喃着,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怕别人看不出来她有多难受似的,带着哭腔又道:“我疼,好疼。”

  江如秋很爱她,即使乔月不是他,也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爱意。

  毕竟,他是个连一点疼都不舍得让乔月受的人。

  往常,不等她说疼,眉头只稍微一皱,他就跟什么似的,鞍前马后,就算她亲口说不难受也不信,哄她疼她怎么也不够。

  乔月现在疼是真的疼,但多少也带着点故意的成分。

  故意拖着虚弱的身子受寒受凉。

  果然,不出她所料,他出现了。

  即使声音轻得快要跟着黑夜融在一起,但她就是听见了。

  “......乔乔。”

  乔月本将脸埋在薄毯里,因疼痛而轻颤的躯体被那一声“乔乔”僵住,所有的动作都像是定了格,唯有泪珠从眼眶滑了下来。

  失控的车朝着他们飞来,江如秋将她护在怀里,在地上滚了几圈,鲜血浸染水泥地面,可这都不是致命伤。

  他的喉间横插了一块破碎的玻璃,入肉见血,他来不及道别就已经死去。

  刚才那声乔乔,不是他惯常清越的嗓音,又哑又粗,难听极了。

  乔月闭上眼睛,强忍着泪意,除了不住地喊疼,不再多说一个字。

  她有多想见他,现在就有多克制。

  他既然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守着,为什么从来不让她察觉?

  还有厨房那一次,为什么在她喊出他名字的那一刻匆匆逃离?

  要不是今天她故意装痛引他出来,他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她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可又不敢问,最终只能假装还在昏睡。

  那边似乎在确认她是清醒还是昏睡,最后实在是碍不住她喊的疼,一张厚棉被凭空盖在她的身上,随后蜷缩在沙发上的女人被抱起,送到了卧室的床上。

  床铺并不凉,电热毯已经打开,躺在上面暖融融的,缓解了些疼意。

  “......马上就不疼了。”

  冰凉的气息响在耳边。

  等温度离得远了,乔月才睁开眼。

  他背对着她,一如既往挺拔的身子,白卫衣,工装裤,是他死去时穿的那一身衣服。

  仔细看,白色卫衣上染着暗红,即使黑夜下也能看的清楚,伴随着滴答的声响。

  他走过的地方,流下一道长长的血迹。

  他的面容隐在黑暗中。

  他去客厅将电视关上,目光落在桌上散落的垃圾,一声轻叹从他喉间滑出,带着无奈,他顺手将垃圾放在垃圾桶里,随后进了厨房。

  他曾经什么也不会做,后来跟乔月在一起才慢慢学会的,她的身子弱,时常让他害怕她会生病,所以平常连凉水也不让她碰。

  久而久之,家里的事情就被他包揽了。

  他将红枣、山楂、红糖放在锅里,打开电,又去卧室里看了一眼。

  乔月正抱着被子睡得安稳,嘴里也不再嘟囔着疼了,但是额头上依然能够看见残留的冷汗。

  心里忽然涌上股怒气。

  她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他全心爱护的人,哪怕那个人是她自己,也让他生气。

  可他能怎么办呢?

  江如秋走过去,将快要离开电热毯的女人又抱回了上面,仔细地将她四周的被角都压实,刚想伸手去擦她额头上的汗珠,忽然瞥见她瑟缩了下。

  他的动作僵住。

  视线落在自己苍白的手上。

  他已经不是之前的江如秋,或者说,他早已经不是人了,他死了啊......

  早在半年前就死了......

  往常乔月怕冷的话,他还可以把她揽进怀里,他的身子常年热,正好给她取暖,可是现在呢?他的温度冰凉,只是靠近她,就能将她冻得发抖,又凭什么靠近她呢?

  他垂下眼。

  死死地盯着床上睡得一脸安然的女人。

  周身忽然涌出一股黑气。

  他凭什么靠近她?

  ......凭什么?

  他凭什么不能靠近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