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10章 嫉妒(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乔月还记得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大学兼职,在奶茶店收钱。

  江如秋在国外,他脑子聪明,投资赚了不少钱,再加上他专业课出色,只奖学金就有好多,那时候乔月的生活费以及学费基本上都是他出的。

  虽然两人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但总花对方的钱并不好,她也不愿意。

  但不知为什么,她找了许多的兼职,开始的时候很顺利,她工作也认真勤恳,老板也经常夸赞她,可不过几天,总会有莫名其妙的理由把她辞掉。

  她并不气馁,总不能跟钱过不去,仍坚持不懈地找工作。

  每每跟江如秋抱怨,他就会温柔地跟她说“我可以一直养着你的,你不需要找兼职,毕业了也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钱我来赚”。

  这句话谁听了都开心,乔月也不例外。

  可开心归开心,钱还是要自己赚的嘛,这样才有底气的。

  她很珍惜这份工作。

  乔月笑起来温温柔柔的,像朵小花一样,既漂亮又不扎眼,她兼职的那一天,买奶茶的人格外的多,她也笑得越甜。

  她每天晚上都会跟江如秋通视频,将这件事情分享给他,本意是想让他骄傲,毕竟她是他的女朋友,却瞥见他满脸阴沉,触及到她怔愣的面容时,才换上了温柔笑意。

  “乔乔,这工作太累了,换一个吧。”

  后来,她没再兼职,安心学习,跟他通视频,将一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曾经在她身边关系好的男生或女生,渐渐淡出了她的生活,再不提起。

  大学四年,她唯一记住的,就是男人温柔又病态的笑。

  .

  “是吗?”江如秋这次没有后退,攥着她的手机,似乎想要将它捏碎。

  乔月收回思绪,镇静道:“骗你做什么?”她没去拿手机,坦然道:“你想看随便看就是,密码你也知道。”

  江如秋盯着她严肃的面容看了好一会儿,脸上的阴翳才消散,将准备好的暖水袋放在她的怀里,低声道:“乔乔人见人爱,我总是不放心。”

  他弯着腰,漆黑的眼珠带着微光,唇角稍稍下垂,周身的气势柔和下去,头顶的白炽灯在他周身镀了一层光晕,连眉角的伤口都失了狠厉,只余可怜。

  他冰凉的手指攥住她的手指,怕凉到她,不敢碰再多的地方,压低了声音又道:“乔乔生气了吗?”

  生气吗?

  乔月摇摇头。

  她并不觉得生气,不然也不会把手机密码告诉他,任由他翻看了。

  她将他的手反握在手里,他抽了一下,被她阻止:“我都已经有暖水袋了,只是握着手而已,不会冷的。你是我的男朋友,总不能连手也不让牵吧?”

  江如秋眼睛一亮,可怜的面容消失得一干二净,嘴角都快咧到耳根。

  她的手是温热的,因为跟他牵手的缘故,已经变得有些凉了,他当然想要亲近乔月,从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消失后就想这样做,最好能跟他紧紧的贴在一起,谁也拆不开......

  可是他害怕伤害到她。

  她实在是太脆弱了。

  “等到......等到夏天的时候,天气热了,我在你身边,都不用开空调了。”他将手抽出来。

  不能因为内心的渴望伤害到乔乔,她痛经的时候吓到过他,像是疼在他的身上,他不能自私,只要她在自己的眼前就好了,哪怕不能碰。

  乔月也确实冷了,没再坚持,拥着薄毯爬到床上,换成了厚被子,床上果然开了电热毯,加上她怀里的热水袋,以往早就热的满头大汗,现在却觉温度正好,就因为旁边多了个移动冰块。

  她拍拍身旁的位置,笑笑,“你也上来,我们说说话。”

  江如秋依言坐上去,离着她有半人的距离才顿住,侧身看她。

  乔月并不老实,见他在旁边总想碰碰他,分别了那么久,心里肯定是想的,她犹豫了一会,将手放到他掌心。

  这才舒服了。

  她对着江如秋笑了一下,又乖巧又狡黠。

  江如秋的眼底被爱意填满。

  他心爱的女人就躺在他的身边,虽然不能紧紧相拥,可她的动作,无一不彰显着她也想要亲近她,握住他手的时候,她的笑容分明灿烂许多,这让他冰凉的胸口涌上温热。

  ......这还是他的乔乔,只爱他的乔乔,他的乔乔没有变。

  “你什么时候......嗯......发现自己没有消失,然后出现在这里的?”她沉默了好一会儿,觉得不满意,将头抵到他的胯骨上,这才老实,开口抱怨道:“我害怕了好久,你都不出现。”

  江如秋摸了摸她的皮肤,还是热的,才将手放在她的头发上,一下一下顺着她的头皮往下捋。

  “我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只记着有一次你看到了我,把你吓到了,我就再也不敢出现在你面前了,我在镜子里看过我现在的样子,吓人的很,怎么敢让你看到。”他叹了口气,“你嫌弃我怎么办。”

  “傻话!”乔月瞪他一眼。他能够在她身边就已经很开心了,变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

  男人的手指虽然凉,但力道轻柔,顺着她的头皮往下捋,舒服极了,不过一会儿她就眯起了眼睛。

  这长达一年多的空虚、恐惧、悲伤似乎也随着他的动作,也慢慢消散,再也不见。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额头忽然落下一吻,冰冰凉,让她一颤,睁开眼。

  江如秋似乎没有料到会把她弄醒,带着无措,“很凉吗?我不动你了,你快睡觉吧。”他的指腹覆在乔月眼下的青灰,来回动了动,神色难掩心疼。

  乔月诚实点头:“是凉的。”

  江如秋的目光随之一黯,眼睫垂下,挣扎一会儿决定离她远些,还没行动就被她扯住袖口。

  她轻声:“可我还想要。”说完,她闭上眼睛,枕着他的腿往上移了移。

  ......这意思不言而喻。

  她要他吻她。

  慌乱无措的心脏被扯回,害怕她厌恶自己面容的可怖,担心她接受不了自己已经不是人的事实,想要靠近她,狠狠抱住她,又怕她会因此生怖。

  可她用行动告诉他。

  她爱他。

  “砰砰、砰砰。”

  心脏仿佛又恢复了曾经,只为她剧烈跳动,也只为她狂热。

  江如秋的眼底泛出泪珠,在里面打着转,磨得眼圈通红。

  女人柔软的发铺满了他的大腿,交缠在他的衣角与指尖,染着他身上的血。

  这画面,让他心生兴奋。

  低头。

  突然——

  铃声响起。

  江如秋拿起手机,视频界面上显示一个男生的名字,他心沉下,指尖按住绿色的键,画面显示出来。

  一位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的脸贴近屏幕,软声软气的问道:“小乔老师你在哪里呀?你快看我画的,妈妈说小乔老师表扬我的话,明天才能带我出去玩,超市里有我最喜欢吃的冰激凌!”

  小男孩叽叽喳喳,乔月提起的心放下。

  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挂断电话。

  乔月主动将手机放到江如秋的手里,“还没跟你说过,我现在有工作了,在画室里,教小朋友画画,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好。

  江如秋在心里想到,可他到底没表现出来,阴暗的想法,绝不会在她面前展现。

  他将手机放下,摸摸她的头,“你以前就喜欢画画,现在这份工作很适合你,你干的开心最重要,要是觉得不好了,也没关系,卡里的钱够花的。”

  他虽然笑着,可笑意未达眼底。

  第二天清晨。

  乔月醒来发现身边没了江如秋的身影,心里没由来的慌张,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江如秋正在厨房,听到她的声音连忙跑向卧室,两人迎头撞上。

  乔月光着脚丫快跑到他的身前,不顾他浑身血污,扑进他的怀里。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昨天又是一场梦,梦醒了你就不见了。”

  “只是梦而已,”江如秋抱紧她,吸口她的气息,笑着安慰:“别乱想。”

  乔月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虽然这样说,可并不能让她放下心去,尤其是看到他身上的伤口时,车祸的场面一遍遍在眼前重现,这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血从他的脖子上流出,即使他已经不是人了,可乔月仍担心他会因失血过多再次离开他,亦或者......脖子断掉,毕竟那血窟窿实在太大了。

  “待会儿我要出去一趟,你有想要的东西吗?”吃着饭,乔月对江如秋说。

  对面男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似乎还想勾起唇角,佯装一副淡定温柔模样,可惜失败了,他笑得僵硬又刻意,索性沉着脸,“为什么要出去?”

  他毫不掩饰他的不开心,也没有解释他问她为什么的原因,好像她出门是一件很不正确的事情,她应该留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出去的。

  乔月还在低头喝粥,瞥一眼他脖子上的伤口,没有察觉到他逐渐崩坏的情绪,擦擦嘴角便往外走,“有东西要买,你不需要的话那我走了,很快就回来了。”

  江如秋没有说话,仍旧坐在桌子旁,脊背挺直,漆黑眼珠一错不错地盯着她,见她穿鞋拿包开门,然后诧异回头。

  “门怎么打不开了?”

  他微笑道:“哦,我锁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