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11章 嫉妒(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插花的瓶子依旧放在窗台上,倚着遮蔽日光的窗帘。鲜艳的玫瑰花落在地上,碎落的花瓣如同滴落的鲜血,被毫不留情地碾压,染出红色的汁液。

  残忍又绝美,像桌边,江如秋嘴角噙着的笑。

  桌子上的食物是他花费一早上的时间做出来的,乔月吃得少,如今还剩下大半,他慢条斯理地吃着她剩下的,视线一直望着门边僵硬站立的女人。

  “乔乔,我不喜欢那玫瑰花。”

  乔月的手还搭在门把上,闻言,果然看见被碾压成垃圾的玫瑰花,扬起地嘴角彻底僵住,她连忙道:“这花是我自己买的。”

  江如秋面色不变,“哦。”她说的话他一个字他都不信,随后,问道:“还吃吗?”

  乔月摇头,拧拧门把,“我、我打不开。”

  “想出去?”他问道。

  “......嗯,需要买点东西。”

  江如秋朝着她走来。

  乔月有些紧张,莫名的,她后退几步,直到后背抵在门上再无退路,这才停住。

  她想不明白,是哪里不对。

  江如秋对她依旧很好,甚至好的跟以前无二,可他的某些行为却让她浑身战栗,是惧怕导致的。

  以前他也会看她的手机,可是从不会像昨夜那样给她压迫感,就好像......

  她已经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他看向她的眼睛里,分明有失望,还有被他狠狠压抑住的毁灭欲。

  以前,乔月最喜欢的就是看着江如秋的双眼,因为那里面,无论何时何地,盛着的永远都是对她满溢的爱意。现在却只剩下阴翳,还有许多说不清但是让她想要逃离的情绪。

  她搞不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

  江如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只手将她揽到了怀里,另一只手握在门把上,弯腰,黑眸沉沉跟她对视,瞧见她眼底来不及遮掩的惊慌,忽然扯起嘴角,“你怕我。”

  “我没有。”她嘴上反驳。

  “那你怎么不敢看我。”

  “我、我又没做错事情,为什么不敢看你。”她忽然想起,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心虚什么?这样想着,她抬起头。

  江如秋笑出了声,面容嘲讽。

  “......没做错事情,”他嗤笑着重复一遍,声音冷冷,“我再问你一遍,何之安是谁。”

  乔月瞬间瞪大眼睛。

  江如秋站在她的面前,弯着腰,挡住了她大半的视线,他的一只手揽着她,另一只手则握着她背后抵住的门把,将她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

  浓郁的血腥充斥。

  猩红逐渐漫上男人漆黑的眼珠,上面血丝满布,盛着足够压垮他所有理智的嫉妒。

  “你现在工作的画室,是何之安开的,我昨天问你他是谁,你告诉我他是你教的学生,才十岁......骗我很好玩是不是?”

  他的头越来越低,苍白的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字比他的温度还要低,裹着冰般。

  “你最近几天的通话记录,都有他,我问你他是谁,你不说实话,为什么?如果你们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会撒谎,给他编造另外的身份,除非......”

  他冷笑一声,眼珠越来越红,有血珠在里面打转。

  “昨天晚上,我亲眼看见,你从一个男人的车上下来,你说他是你妈给你介绍的心理医生,有心理医生会殷勤的给病人介绍工作,还顺路送她回家?”

  “那玫瑰花的意思你心知肚明,你却说是你自己买的,你以前从来不会自己买,结果现在倒是变得快。”

  他的额头抵在了她的上,眼底的狠厉与疯狂袒露无疑。

  “乔月,你骗我。”

  他张口,狠狠咬住她的脖子,“想出去?不可能!”

  .

  乔乔出去了。

  可是现在是白天,他没办法跟着她。

  他听到了她跟她妈妈打的电话,对面担心她出现心理问题,找的心理医生。

  心理问题?

  他嗤笑一声,那是她太爱他了。

  他的乔乔,爱他爱到他死了也不会离开他、忘记他。这才是他的好乔乔。

  他从白天等到了中午,又到了下午,他挠心挠肺地等着,终于嗅到了她的气息,再也等不及,他去了楼道,等着她,跟着她,看着她因为自己的靠近惊恐无措,而他却因为她身上染上别人的气息而嫉妒愤怒......

  她开始外出。

  她找到了工作。

  那个叫莫如谦的男人跟她打的每一个电话,他都在旁边听着。

  他说,他有一个朋友,叫何之安,今年大四,开了个画室,需要老师。

  不要答应他!不可以!

  江如秋在心里呐喊,甚至恨不能上前,将她的手机捏碎,斩断她与别人的联系,不,应该是斩断她与除他以外,任何人的联系!

  可惜她没听,她听不到他心底的渴求。

  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的,是她只能依赖自己,最好只跟他说话,只看他,只爱他,除了他,她谁也不能爱。

  一如大学期间,他虽与她隔着大洋,分隔两端,但依旧掌握她的所有信息,她一整天做了什么。

  费尽心机毁掉她所有的兼职以及,她身边出现的人。

  除他以外的人。

  .

  乔月只是想出去找一下那晚遇见的老婆婆,她既然能看出她身边有邪物跟随,或许有办法将他留住呢?

  除此之外,乔月还想去买点阴物烧给江如秋。

  家里的东西他虽然能够碰的到摸得到,但是如医药品,涂在他的伤口上没有任何的效果,又如能让她果腹的食物,对他也不过是无聊时的消遣,他已经体会不到饥饿的感觉了。

  她把这些说给江如秋,又解释她跟别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撒谎只是怕他知道了生气,可男人什么也听不进去,甚至毫不顾忌她畏寒的身体,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

  “你这样抱我我不舒服,你先松开。”乔月挣扎了下。

  男人从背后拥着她,大手虽然苍白,却有力得很,只一只就将她禁锢在怀里动不了分毫。

  他将她抱去了沙发。

  他用棉签按压着她脖子上的伤口,乔月本来白皙的脖子上出现了一小块血痕,很深,还有一圈乌黑的牙印,渗出血丝。

  他咬得狠,狠极了。

  “那你告诉我你怎样才舒服。”他并没有变换姿势。用棉签消完毒,盯着明显会留疤的脖子,露出笑意。

  “你怎么抱我都不舒服。”

  “你再说一遍。”他沉眸盯她。

  江如秋跟她几乎是紧贴在一起的,他身上的血已经将她也染红了,虽然很快就会消失不见,可是这样一直被他抱着,根本就不可能恢复原样!

  呼吸间全都是血腥味,本来还有点恶心的,现在已经开始适应了。

  乔月斟酌了一下,道:“知道你死的时候,我一度也想跟着你去了,你对我很好,好到连着我活下去的念头都带走了,我好久都没有出过家门,甚至白天连阳光也不适应,这些你是知道的,你就在我身边,肯定都看到了。”

  “你之前问我的那些话,我都跟你解释过,一个只是朋友,另一个只是老板,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关系,我的手机你也翻过,我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你能自己判断。”

  “江如秋,你相信我。”

  江如秋在她说话的时候将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侧眸盯着她的眼睛。

  “我相信你说的话,”他回应道,手中的力道却没有松开,亲眼看着女人身上的米白毛衫染成红色,被眼睫挡住的眼底,漾开灼人的爱意,他埋进她的发间,狠吸了口她身上的气息,喟叹道:“乔乔,你好香,你的身上,有我的味道。”

  乔月躲了一下,又被他按进怀里。

  “你相信我,就让我出去。你脖子上的伤总要治疗的,我马上就回来,很快的。”她放软了声音哄道:“我想出去,是给你买药啊。”

  “我知道乔乔关心我,”他笑着回答,乔月跟他说了她要出去的原因后,他就不生气了。

  他也知道是他想多了,可是那又怎样?他就是嫉妒,他就是小心眼,心眼小到只要想到乔乔会跟别的男人说话,他就浑身难受。

  “脖子上的伤没事的,不需要上药。”

  ......这算什么?不让她出门?

  乔月气得瞪眼。

  “你不让我出门,你......你难不成想要把我一直关在家里吗?”乔月推了推男人的头,皱眉问道。

  江如秋默了一会儿,“不可以吗?”

  “这......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语气强硬。他将乔月翻了个身,让她面对着自己,一字一句认真道:“这里只有我们,不会再有其他人打扰了。”

  乔月一直看着他,在想他是说的真话还是吓唬人的话,可男人满脸认真,说完后还笑着问她:“这样好不好?只有我们两个人,想想就很美好,乔乔一定也喜欢的。”

  乔月沉默,许久后,叹口气,道:“江如秋,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哦?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他的语气充满好奇。

  “你以前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我满足我的,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江如秋打断了她的话:“第一次见我?乔乔你知道我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他笑了一声。

  眼底疯狂肆虐。

  “是把你关起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