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15章 年少(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如秋有个令人羡慕的家庭。

  他的父亲白手起家,人到中年已有万贯家财。他的母亲出身书香,学识高,年轻时追她的人能将家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他们二人因爱结合,见到的都夸一句天作之合。

  他也曾得到过父母的宠爱,只不过,太短暂了,短暂到被轻轻一击就碎落成渣,再也寻不见。

  他十岁时,就不会缠着父母了,在家庭教师的教导下,已经能粗略地看懂高年级的课本。

  他从小就聪明。

  他的父母也一直引以为傲。

  才十岁的小少年,卧室里的各种奖项已经摆满,每一件都彰显他曾经的荣耀。

  也是这一年,他才清楚地看到眼前的世界,由他的父母一起摆在眼前的世界,有多么肮脏难堪。

  江海生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忙,在家的日子少,留下妻子与儿子住在偌大的别墅中。

  那时候是暑假,江如秋报名了夏令营,但是临到出行时突然改了行程,他只能回家,家里没有人,他偷懒睡了个午觉,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他走出去。

  令他心碎的一幕发生了。

  叶梅与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动作急切,甚至来不及进房间,就把沙发弄得作响,女人尖锐的声音与男人的粗吼在空荡的别墅内回荡。

  江如秋瞪大了眼睛,一瞬间失去了声音。

  那个男人,是江海生的司机。

  江海生怕他们母子在家中不方便,便把他最得力的司机留了下来。

  没想到......

  谁也没有发现站在楼上的少年。

  那个将他创造出来的,被贯之以伟大的女人,亲手,将他一寸寸敲碎。

  这是噩梦的开始。

  他的人生由此陷入了黑暗。

  .

  江如秋蹲在地上,双手环抱膝盖,身影充满了孤寂。

  乔月很惊讶。

  在听完他讲的这一切后,她不仅仅感到心痛,还生出了短暂的疑虑。

  这么私密的事情,他竟然告诉自己?

  心底突然升起了被信任的责任感,与此同时,还有对眼前少年的心疼。

  可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江如秋,所有的语言在他所遭受的经历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乔月纠结了一会儿,蹲在了他的身旁,伸手放在了他的背部,轻轻地拍打了几下。

  “别难过。”

  她绞尽脑汁,又道:“你想哭就哭吧。”

  话落,江如秋突然靠在了她的身上。

  准确的说,他的脸埋在了她的肩膀上。

  陌生的气息突然靠近,乔月感到不适,下意识伸手去推,还没有用力,那双手便生生地停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变成了一个轻轻的拥抱。

  “一切都会好的。”

  怀里的少年身体微颤,许久后,他问:“你不觉得我恶心吗?”

  江如秋仍靠在她的肩膀上,本来不觉得有什么,可她的声音太温柔,竟然让他早已经冰封的心化了一块,有疼从中钻了出来。

  他的眼眶真的红了。

  从看到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自己肮脏得很,这个世界不仅被叶梅亲手打破,连带着他也被甩进泥垢,唾弃与谩骂随着他长大。

  乔月感受到江如秋语气间的难堪与厌恶,心底因为异性靠近而生的不适消了消,她稍微收了点力,把少年虽然高但瘦弱的身躯揽住。

  “怎么会呢?你是你,不是任何一个人,别人哪怕是与你血缘相近的亲人做错的事情,也不能加在你身上。”

  “你就只是你而已啊。”

  江如秋放松身体,依赖在她怀里,“嗯。”

  他的语气听起来还有些闷,心情看来并没有好转,乔月也不好乱动,只能蹲在原地,任少年躲在她的怀里哭泣。

  .

  乔月那天陪着江如秋蹲了好久,起身的时候两人的腿已经僵硬到不敢动了,她还因为只穿了校服回去后便有些不舒服了,但仍然硬撑着喝了药又开始学习。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江如秋跟她说的话,她总感觉江如秋对她更亲近了。

  从前他们俩是同桌,两个人很少交流。可是从那天之后,他总会跟她说话,有时候还会去超市买小零食给她吃。

  而乔月仍旧与他一起回家,路上也不再尴尬,反倒有了不少话题可以一起聊。

  “月月回来了,快过来看看你乔叔买了什么好东西。”莫春红将乔月拉进屋里,笑着跟她说:“你乔叔涨工资了,特意买了好多大排,咱们炖排骨吃。”

  乔国强见乔月回来了也笑着叫她:“今天我下厨,佳燕以前就最喜欢我做的菜,能吃好大一碗饭呢。”

  乔月放下书包进厨房帮忙,被乔国强赶了出来:“你这孩子就是乖,快去屋里写作业吧,等饭做好了叫你。”

  乔月看着厨房里其乐融融的莫春红与乔国强,面无表情地回到了屋里。

  她拿出体温计,过了十分钟拿出来一看,果然发了烧。难怪她今天一整天昏昏沉沉的,别人说的话一个字都进不了她的耳朵。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肚子饿得咕噜响,听厨房有动静传出来。

  莫春红将做好的饭都端上桌,“你姐姐还没有回来,等她回来再一起吃饭。”

  乔月没有说话,去厨房帮忙,把桌子收拾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大脑不受控制地开始胡思乱想。

  餐桌上放着满满一大盆的红烧排骨,隔的远都能闻到那股又辣又甜的肉香味。

  可是她吃不了辣。

  她的身体不好,怕冷,很小的时候冻着了,从此以后就得了鼻炎,见不得冷,吃不了辣,不然非的不好受。

  她记得,在她亲生父亲没有死之前,家里是从来都不吃辣的。

  但是乔佳燕喜欢吃,不仅顿顿有辣椒,还成天吃辣条,但凡她在家里,空气便是辣条味。

  乔月很小时就知道现在的家庭跟她以前的家庭有很大的不同,半路组成的家庭,真心自然有,但隔阂与禁忌也是横亘的一道深沟。

  她尽力地去改变自己,贴合现在的家庭,极尽所能地讨乔叔甚至乔佳燕的欢心。

  她开心与否,并不重要。

  “妈,我......”乔月看着桌上的饭菜,刚想说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想要吃清淡点,但是门开了。

  乔佳燕一进家门就闻到香味,两眼放光,跑过来,“哇,我想吃红烧排骨好久了!爸你终于肯做了!”她还没说完,就伸手拿了一块放在嘴里,眼睛笑得咪起:“好吃!”

  乔国强佯装生气地打了她的手一下,满脸宠溺:“你这孩子,刚回家手都不洗就拿着吃,看看你妹妹多听话,快点去把手洗洗。”

  乔佳燕笑嘻嘻地跑去了洗手间。

  乔国强看向站在一旁的乔月,语带讨好:“小月你尝尝叔叔做的好不好吃。”

  乔月收起心里翻涌的思绪,露出温和笑意,吃了那块辣味的排骨,“好吃的,叔叔做饭比我妈做的好吃多了。”

  莫春红出来正听到这一句,佯装吃醋地撇向乔国强:“那以后就让你乔叔包了做饭吧!”

  一家其乐融融。

  乔国强今天高兴,喝了点酒,欣慰地目光看向对面的乔月与乔佳燕,嘱咐了好多话,最后话一转,说起最近巷子里传的消息。

  “你们姐妹俩往后走路也不必担心了,之前蒋胜还骚扰过小月,报案没人理,现在可好了,他跟他那老婆一起进去了。”

  乔月年纪还小的时候,曾经被蒋胜堵在巷口过,还好当时有路人经过,这才没出事。

  莫春红惊讶道:“抓起来了?犯了什么事啊?”

  乔国强又喝了口酒,道:“他们夫妻俩正事不干,去赌博把家底都掏光了,得罪了一帮混混,前几天也不知道怎么着发了财,不仅把钱还上了,成天在巷口炫耀。”

  “那钱也不知道干不干净,反正到了那两人手里无非是让他们更有胆子做坏事了,人虽然不赌博了,竟然在家里偷着吸那玩意,被告了。”

  “抓进去,怕是这辈子出不来了!”

  乔佳燕因为饭桌上还剩下排骨便没有走,很有耐心地听完,“罪有应得。”她也很讨厌蒋胜那一家人。

  乔国强接道:“可不是嘛!”

  乔月目光微亮,心情也明朗起来。

  .

  窗外车来车往,灯光繁华迷离。

  江如秋懒散地躺在沙发上,屋里灯光没开,只有一盏昏黄的灯照亮他指尖捏着的照片。

  蓝底,黑色外套,少女温柔阳光的笑容印在上面。

  这是他从班主任办公室,乔月的个人信息上撕下来的。

  他入迷般,盯了好久。

  嘴角的笑意绽放。

  突然,铃声响起。

  他不悦地皱眉,拿起手机,看向来电显示,想都没想挂断。

  那边锲而不舍地打来。

  他烦躁地划开。

  “是妈妈呀小秋,你救救妈妈好不好?妈妈被抓起来了,我知道你爸爸这几年过的好,认识不少的人,你能不能帮妈妈找找关系,把我放出来啊?”

  “为什么抓进去。”他的眼底一片寒凉,嘴角却勾起。

  “......吸\毒,不过妈妈也不想啊,都是被蒋胜给骗得!”

  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办不到。”

  “小秋,我是妈妈呀!是我含辛茹苦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的啊......你怎么能不管我呢?!”

  江如秋笑了一声。

  “妈?”

  “我当然知道啊。”

  “你放心,里面我会给你打点好的,你进去肯定会受到优待的。”

  叶梅似乎也知道自己犯的事情不好办,迟疑问道:“真、真的吗?”

  “你是我妈,我怎么忍心看你不好过呢。”

  电话挂断。

  屋内响起笑声。

  少年的面容在昏黄灯光下,尽显狰狞。

  -

  叶梅死了。

  据说是受不了里面的生活,半夜自尽,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凉透。

  进来前,她只是个三十多的妇人,可尸体被抬出去时,竟苍老的如干瘪的树枝,很难想象她到底在里面经历了什么。

  她在外已经没有亲人,因此她的死并没有激起任何波澜,这件事也很快就消磨在茶余饭后。

  .

  “乔月,李老师讲课最没有意思了,你是怎么听进去的啊?”蒋佳佳课后趴到乔月的桌上,拿起她的课堂笔记随意翻看。

  自从乔月替她干过一次值日,蒋佳佳便跟她亲近起来。

  本来乔月就长的温和,性格也软,大家都对新同学好奇得很,可她实在太冷了,平时一句话也不说,就没有人敢主动跟她说话。

  “是我太笨了,上课不听讲的话,知识点就不懂了。”

  乔月习惯了独来独往,从小几乎没有知心朋友,这与她父亲死后,她跟着母亲转学到这里也有很大的关系。

  那天晚上她喝了药并没有好,第二天还烧着,她仍然上了学校,江如秋没有来,她还想跟他说她听到的消息呢,最后昏沉得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在医务室。

  蒋佳佳陪在旁边,是她发现了她发着烧主动带她去了医务室,陪着她挂点滴,一陪就是一上午,中间还去给她稍了顿饭。

  这让乔月受宠若惊,心里便对蒋佳佳有了好感,从这以后,蒋佳佳下课便来找她说话。

  在乔月心里,也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这让她很开心。

  蒋佳佳随便翻了几下便放下了,她的余光几次描向旁边,状似无意问道:“你跟江如秋之前是同学吗?”

  乔月摇头:“不是。”

  “唉?可是我听说你们俩晚上放学都是一块走的啊!”

  乔月思考了一会儿,道:“我们俩回家有一段地方是顺路的。”

  “他肯跟你一起走?”蒋佳佳觉得很不可思议,“八中里有很多追江如秋的女生,放学尾随他的事情也做过不少,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

  乔月问道:“为什么?”虽然她觉得尾随这件事情很不好,但是看蒋佳佳兴致盎然,便顺着她的话问下去。

  “江如秋跟校外那群混混认识啊!”

  蒋佳佳说起来反倒充满崇拜,两眼冒着星星:“那些追随他的女生,还没跟出校门口,就会被一群混混堵住,还被威胁,导致现在学校里喜欢他的女生,都不敢表白,生怕被找呢!”

  乔月皱眉。

  她不是很相信。

  通过江如秋平时跟她的交谈,能够看出来他是个很温柔阳光的男孩,而且他一放学就会回家,从不在外逗留。

  要是真的认识校外的混混,怎么会被蒋胜堵在墙角殴打呢?

  “会不会,”乔月绞尽脑汁,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是那些女生爱而不得造的遥呀,江如秋是个很好的人呢。”

  蒋佳佳迅速反驳:“这不可能,我们都亲眼看见的,不过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怎么做到让他跟你说话的?”

  乔月懵了,一时竟搞不懂她的意思,什么叫做怎么做到让他跟她说话的?

  “......什么意思?”

  蒋佳佳极力按压下不耐烦,道:“江如秋性子冷,他是上学期转进来的,因为那张脸引起了轰动,不少女生为了他甩掉了之前的男朋友,男生再生气,也没有人敢惹他。”

  “更别提在他面前说话了,他这个人喜欢安静,只要他在班里,大家都不敢出声,但是我看见,你们俩上课说话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乔月自然察觉出蒋佳佳态度的奇怪,但是因为生病被照顾而产生的亲切感,她并不想把蒋佳佳往坏处想。

  “是,是我上课听不懂老师讲的,就问他了。”

  蒋佳佳立马问道:“他回你了?”

  乔月摇摇头,刚想说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听讲,然后就见蒋佳佳已经挥了挥手走出了教室,跟她的小姐妹们出去了。

  心里瞬间涌上股失落来。

  她定神望着已经看不到蒋佳佳身影的后门,长长地叹息一声。

  她只是,想要一个好朋友啊。

  “你怎么了?”

  乔月抬头,就见江如秋将书包放在桌上,随即抽开椅子坐下,面带关切地看她。

  “为什么叹气?”他的目光扫视了眼往后频频回头的人,问道:“他们欺负你了?”

  有一周没有见了,他身上的伤口彻底消下去,整张脸更漂亮了。但他的棱角刚硬,便显得冷厉,像朵带着尖刺的玫瑰。

  乔月连忙摇头,将目光收回,“没有人欺负我,你怎么这么多天都没来上学,发生什么事了吗?”

  江如秋听她没有被欺负,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这些天都去处理叶梅跟蒋胜的事情了,即使知道叶梅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内心没有一丁点感觉,连快感都不曾有,甚至更多的是空虚。

  他恨叶梅,恨她为了一时的欢愉抛弃整个家庭,恨她生下他却亲手将他对这世间所有美好的期待打破,更恨她......在他弱小无助在他最脆弱的时候,轻易将他抛弃。

  他不想让叶梅好过,一想起她甚至恨得牙根都是痒的。

  在电话里说的话,不过是哄骗她的,至于报复?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也不想脏了自己。

  比起死亡,他却更希望叶梅能够活着,毕竟她曾经做过的事情,岂能一笔勾销?

  可是,她竟然就那么死了......

  他因此变得恍惚,仿佛一时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活着的理由是什么......

  但是每当这时候,眼前便会划过一张笑脸。

  一张出现在黑暗中,踏着满地的月光,朝着他的心口走来的身影。

  便是这张脸,足够将他从那些虚无又堕落的想法中拉出,重新回到世间。

  江如秋深深地望进乔月充满关切的眼底,心口滚烫,缠绕在身上许多天的阴霾被驱散,难掩喜悦。

  “身体有些不舒服,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他停顿了一会儿,期待道:“今天晚上......”

  “啊,今天晚上我不跟你一起走了,蒋佳佳约我一起逛商业街,”乔月不好意思道,“对了,你以后不用担心了,他们两个坐牢了。”

  江如秋的脸色瞬间沉下去,碍于乔月就在面前,他没敢表现得太明显,只是道:“我知道他们坐牢的事情,嗯......蒋佳佳.....她是谁?”

  乔月耐心解释道:“她是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表,学习很好性格很好的一位女生。”

  “哦。”他不再多言,将书包一股脑地塞进桌洞,动作粗暴,他一向如此,一有不顺心的事情便止不住地暴躁。

  可是现在,他的动作顿住,若无其事地将手收回,本想着说些什么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可是一想起乔月说起蒋佳佳时脸上的笑容,一颗心便沉入了谷底。

  他根本就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

  那些男的女的,从她嘴里吐出来的名字,靠近她身边的人,都让他深深的嫉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