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61章 番外·梦想成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如秋连眼睛都不敢多眨,生怕眨眼的瞬间乔月就会消失不见。他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醒来后他一定会崩溃的。

  无论是他的情绪还是身体都长期处在紧绷的状态中,像是一根绷紧了的弦,即将面临崩坏的后果。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她的手,不敢太用力,怕惊到这场对他来说美得仿佛在云端却又脆弱得泡沫般一碰就消失的梦境。

  “乔乔,我、我终于又看到你了,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出现呢......”江如秋不仅抓着乔月的手,就连额头也抵在她的身上,转动几下,仿佛在确认她的存在,而后维持着抱她的姿势抬眼盯着她。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乔月的身体凉得像冰块。

  或许说,他是注意到了,但是他潜意识里认为这始终是梦,所以对于细枝末节并不细究。

  乔月死之后,他活得行尸走肉,无数次祈求着能够在梦里看她一眼,可她从没有入过他的梦。于是他只能自己骗自己,骗自己他能够看到她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后来到了疯狂的地步,他开始觉得乔月没有死.......

  乔月也委屈啊,她一直都在家里等着他的。

  但是看到男人瘦削的脸,眼窝深又黑,好像刚从难民营里逃出来似的。她的心就跟泡在冰水里又涨又疼。

  她就大方地不跟他争辩了。

  乔月抽了抽手,没从他的掌心抽出来,他的力气反而更大了,乔月索性不动了。江如秋现在的姿势充满了依赖,他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她的身上,布满血丝的眼睛即哀恸又充满了星星点点的喜悦。

  乔月察觉到了什么,干脆低下头学着他之前的样子在他额头上蹭了几下,“这不是梦,是我呀,我回来啦。”

  江如秋没有反应。

  他在乔月要离开时甚至急切地将身子往上窜了窜,额头抵住她的,完全不在乎两人距离那么近,眼睛会成为斗眼,他依然睁着眼看她,看的久了,眼眶也湿润了。

  乔月又重复了一遍:“江如秋,我真没骗你,我真的回来啦,这不是梦。”

  江如秋用唇碰了碰她的。被凉得一瑟,而后将头低下枕在她的肩下的位置,低低又闷闷道:“嗯。”

  乔月扁了扁嘴巴。

  她没想到江如秋竟然会不相信,不过这也不怪他,谁摊上这事都会怀疑的,哪里是那么容易接受的。就连她自己也是过了好几天才适应了现在这副身子。

  人看不到,白天还不能外出。

  对于曾经是人的她来说,太憋屈了。

  乔月低头看着窝在他身上的江如秋。明显感觉到他的骨头,硌在身上难受的很。

  他竟然瘦成这副样子,那这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不回家难不成去外面流浪了?

  乔月心想他会不会害怕她呢?毕竟是鬼哎!多么吓人啊!

  如果让她碰见鬼的话,她一定会吓昏过去的,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毕竟她自己就是。

  真是好伤心啊。

  乔月一直看着江如秋,突然张嘴咬在了他的耳朵上。一开始她的力气还是轻轻的,后来见江如秋没反应才下了狠劲。

  江如秋没防备,疼得他啊了一声。

  他委屈地抬头,目光还带着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意思却被他的表情表达的很清楚,他在问乔月为什么咬他。

  乔月:“疼不疼?”

  江如秋闷声道:“疼啊,你好用力。”他嘴上说着疼,还是不放手,只是将被咬疼的一侧耳朵在乔月的身上蹭了蹭,以此缓解痛感。

  乔月又咬了他另一只耳朵一下,恨铁不成钢道:“我咬的那么用力,如果是梦你早就醒了!这不是梦呀!江如秋!江大医生!我成鬼啦!”

  江如秋面露怔怔。

  乔月再次重复:“我成鬼啦!我被医生宣布死亡,还有你们把我带去火葬场火化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的,但是那时候你们都没有看见我。我一直都在家里等你的,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回来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现在又能看见我了,但是我好开心啊......”

  “江如秋你听到了吗?我没消失呢,我成鬼啦!”乔月一遍一遍地重复她成为鬼的事实,也更像是为自己打气。

  她的双手被江如秋抓着,没法配合着她的情绪做出动作,所以她脸上的表情就特别丰富。

  乔月的身上穿着的是她出车祸时的那一身。

  白色的高领毛衣,跟江如秋现在穿着的是情侣款,在胸口的位置用对方衣服的线色缝出半颗心型。浅色的修身牛仔裤。只是当时干净的衣服,上面溅着血渍。

  她一点都没有变化,眼睛还是亮晶晶的。

  江如秋看她时,胸口的满涨与跳动也没有变化半分。

  他张开了嘴巴,仍旧出神地盯着乔月。

  他看到了她苍白的仿佛白纸的脸色,唇色也几乎消失。更让他无法忽视的,是乔月的体温。

  就算她之前的身体再不好,天气凉时她也不会违背人体的温度。而现在,他身侧的人,温度比冰块还要凉。

  如果是梦的话,会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吗?

  江如秋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盯着乔月,那颗努力压抑着的心脏霎时间被洪流冲动,频率快的仿佛要立马从他的喉咙里出来。

  非得将那颗装满乔月的心脏放到她的面前,才能让她知道他现在的情绪如何汹涌。

  “乔乔......”江如秋一句完整的话还没有出口,眼泪就流了出来。像是要将他前几个月的压抑统统发泄出来一般,开始只是大颗的泪珠流出,后来他连话也说不全,哭得肩膀也跟着抽动。

  “怎么哭了?我没有消失应该高兴的呀,好啦好啦,我回来了......”乔月从没有见江如秋哭的这么伤心过。不,她见过一次,在医生宣布她死亡后,那时候江如秋都哭晕过去了。

  不过他现在哭的比那时候好像还要厉害,会不会再晕过去啊?

  乔月有些担忧。

  江如秋现在的身体可比不得之前,他现在瘦的就只剩下骨头了,要是再哭晕过去,那可了不得。

  乔月露出安抚的笑容,眼睛也跟着弯起:“好啦好啦,别哭了,我还是挺幸运的呀。你想想成为鬼哎,多么神奇啊!”

  “一点都不神奇!”江如秋大声反驳她。

  他真的好生气,一提起乔月的死亡他就好生气,他气到恨不能让肇事的人去死。可是他死了乔月也回不来了......

  他边哭边道:“为什么是你,你那么好。我的乔乔那么好,你看到路边的小狗小猫都会停下去喂,你还跟我说什么多做好事,可结果呢!那司机疲劳驾驶,他只是擦伤啊!而我,我还想过要将你养的那只猫弄走,明明是我惹的你,你才会跟我吵架,可我也一点事没有!乔乔,这不公平,至少......至少应该是我死的......”

  “乔乔,我为什么没有护住你!为什么我护不住你!”

  乔月听的好伤心,她道:“不是这样的啊,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半点关系的,怪就怪我倒霉吧。”

  “以前总觉得那么多意外,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可它就是发生了呀,这是事实,肇事司机受到了惩罚,我,我也算满意了吧。但是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怎么护得住我呢?别说那些话,我不喜欢听。”

  乔月摸摸他的脸,将他脸上的泪珠擦干,可他的眼泪像开闸的洪水,乔月只好作罢,“我只要你好好活着呀。”

  江如秋被乔月安慰了好久,眼底的阴霾才隐下去,靠在她的怀里道:“可我也想你好好活着......”

  乔月一听这话不开心了。

  虽然她现在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她是鬼的事实,可她听不得别人说啊,尤其那人还是江如秋。

  乔月瞪眼:“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不喜欢我了吗?我成了鬼,你是不是很害怕啊?”

  “没有!”江如秋立马反驳,他双手用力,让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像是要将乔月嵌进他的胸膛般。

  他的声音仍旧带着哭腔,本来低沉的成熟的嗓音莫名得带上了沙哑的仿佛受尽委屈的味道。

  “我吃不进饭,不管吃了什么到最后都会吐出来。我也睡不着觉,我好久好久没有睡过觉了,闭上眼就是你死的样子,我真的好痛苦,我不止一次的想要代替你去死,可是那也只是想想,现实是你不在了。不管我怎么叫你喊你,你再也不会出现了......”

  “乔乔你大概不知道,如果我今天见不到你的话,可能真的熬不住了......”

  真的,太痛苦了。

  他都无法想象,没有了乔月他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少年相遇,她就成了被他禁锢在掌心的唯一的一束光,将他从斑驳绝望的空地中拉出,拉到了她的身边。

  她的离开,无异于世界末日。

  乔月垂眸,看着哭得几乎泣不成声的男人,她的心仿佛被揪起。明明都是死过的鬼了,可她还是难受,心脏仿佛也一抽抽的疼。

  她伸开双手抱住江如秋。

  “好啦,我现在这不是回来了嘛!以后你不要再说什么死呀活不下去的话了,就算没有我,你也应该好好的生活呀,未来、未来还会遇见很多很多人的嘛。”

  虽然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她本意。甚至看着江如秋为她要死要活她还产生了很变.态的连她自己都唾弃的满足感。

  但乔月不得不对江如秋进行劝说。

  “你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满意的薪资,还有交好的同事,就算我离开了你,对你来说,也仅仅是一段旅途的结束,你会难过会伤心,但这也正是下一段旅途的开始啊......江如秋,你不要伤心......”

  乔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如秋一口咬住。

  她被惊得完全失去了反应。

  江如秋的双眼本来就哭的发红,在听到乔月的话后更是红的仿佛滴血。

  那些话听在他的耳朵里刺的很。

  她不知道!她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在他心里有多么重要,失去了她,无异于将一颗看似茁壮的大树拔出根,都没有根了,就算看起来再强壮再有阳光雨露,早晚腐败。

  江如秋大口喘着气,胸膛更是剧烈地起伏着,为着乔月的不理解他一口气闷在胸膛里。

  他知道乔月说那些话是劝解他,可是没用!根本没用!

  说再多的话都不如她永远陪在他身边!

  乔月头一次看到江如秋露出仿佛疯了的样子,吓得她不敢说话了,只用手摸了摸唇角。

  似乎是肿了?

  他怎么那么用力啊!

  他刚才明显是下了狠力,咬上的时候乔月甚至都感觉自己的皮都要被他撕下来了,不过她现在似乎能感觉到疼,但是血倒是没有出......

  这要是出血的话,估计要出好多的。

  以前江如秋对她从来都是温温柔柔,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疯子疯子疯子疯子!

  乔月瞪着他在心里偷偷骂。

  江如秋的疯劲来的快,被乔月一瞪,立马就消失了。他厚着脸皮抱住她:“乔乔,别那样说。我不能没有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低下去,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与失落。像是个生怕被抛弃的大型犬类,不停地用他的额头蹭她,讨好地亲亲她。

  乔月也不是不饶人的人,她轻轻添了下被咬疼的部位,又跟男人充满委屈与讨好地眼神对视上,心立马就软了。

  ......算了算了,她现在可是鬼了呢!她要做一只大度的鬼,才不跟眼前这位心胸狭窄又乱咬鬼的人一般见识呢!

  乔月推推江如秋:“那我以后不说了。”她看了看江如秋比她还像鬼的脸色,道:“你看看你都饿成这样了,眼睛怎么都黑了啊,一点都不好看了。你现在总该有胃口了吧?去做点东西吃吧,我记得家里还有好多蔬菜来着......”

  江如秋听她说他变丑了,本来还有些不开心。后来又听她关心自己立马又笑了起来。

  “都两个月了啊!早就过期了!”

  乔月啊了一声:“那你吃什么啊,这么晚下面的店铺还开着吗?”

  江如秋笑着亲亲乔月之前被他咬的嘴角:“还有面条呢,我下一碗面吃就好了。你呢?你......你这样,会不会饿呀?能吃我吃的东西吗?”

  乔月摊手:“我不知道呀。”

  ......

  事实上乔月并没有感到饿,在家里待的这两个月她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除了缩在窗帘后面,再就是偶尔出门走走,虽然只能在单元内游走。

  但后来她被江如秋长久不会家的行为伤到了,乱七八糟的想了好多,到了后面干脆一动都不动了。

  江如秋去厨房也不忘牵着乔月的手。虽然他现在已经接受了乔月变成鬼的事实,心里那股高兴劲也一直持续高涨,但他始终被不安包裹着。

  总是患得患失。

  生怕他一离开乔月就消失了。

  他说过的,他受不了,他受不了的......

  家里之前存放的蔬菜放的时间太久太久已经不能吃了,江如秋就只能下清水面条吃。

  他吃东西本来就不像乔月挑食。但因为现在种种事情相加,比如他饿了好几天的肚子终于能够进食了,再比如乔月还在身边这个足够让他开心的事情,即使是清汤面条也被他吃的津津有味。

  甚至他觉得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吃的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乔月在一旁看的流口水。

  “我也想吃一口。”

  江如秋夹起一筷子,迟疑问道:“可以吃吗?你吃这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乔月不饿,但是她馋。

  她掰着手指头给他数:“古时候多少人鬼恋啊,他们在一起生活不得吃饭啊?还有那些假扮成人的鬼,不照样要吃东西,不然不露出马脚了吗!还有呀......”

  江如秋无奈笑道:“你说的这都是人编的啊。”

  乔月:“哎呀,艺术来源于生活嘛。就像我,在我死之前,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鬼的!你看,这个世界还是很神奇的嘛!”

  江如秋被她说服了。但他仍然害怕吃了人食物的乔月会产生不良的反应,虽然他接触到的鬼故事里的鬼都是很强大的。

  他只夹了一小筷子面条给她吃,等乔月吃完以后又观察她的反应。乔月咂摸了两口。

  江如秋连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乔月道:“好吃!”

  “好吃也不能再吃了,你又不是非要吃。”

  “......可是我馋啊。”

  “你......”江如秋又是一笑,“想要吃也行,不过再等等吧,我总怕你吃完会不舒服。乔乔,真的,我太害怕失去你了,你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就当可怜我,行吗?”

  乔月只好委屈地将双手放在餐桌上,下巴抵在上面,看了眼他碗中剩下的面条。想着他都已经瘦成这副样子了,也不好再抢他吃的了。反正就像江如秋说的那样,她只是看他吃的香才馋的,并不是必需品。

  乔月点点头:“好吧,那我不吃了。不过我一点都没有不舒服哦。”

  江如秋几口就将碗中的面条吃干净了。

  他这几月以来头一次感觉到饥饿,但长久没有饱腹的胃不能一下吃多了,所以他没再多吃。

  乔月始终盯着他看,大眼睛亮晶晶的。让江如秋的心一阵阵暖流流过。

  他想,真好。

  他做梦都不敢做的这么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