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朋友变成鬼之后 > 第62章 番外·梦想成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如秋睡着的样子很乖。

  他很累了,几乎是靠在乔月的身上就闭上了眼睛,乔月还说话的功夫,他就睡过去了。

  乔月放轻了语调,歪着头看枕在肩膀上的男人。

  离得近了,更能看出他状态有多么的差。

  他的肤色已经快要跟她这个鬼不相上下了,最要命的是男人本来干净的皮肤上冒了好几颗红彤彤的小痘痘,集中在他的额头和下巴附近。

  他的脸色简直差劲到极点!

  黑眼圈大到快要赶上熊猫了......

  跟乔月记忆中的漂亮男朋友有很大的差别。

  ......好吧,虽然这样他还是非常好看,而且乔月也很心疼。

  她一点声音也不敢出了,生怕吵醒江如秋难得的睡眠。

  她不困,但是她很享受现在的时光。就只有他们两个,靠在一起,仿佛就能一直走到生命尽头。

  她再次感叹了一遍她的好运气,歪头靠在他的头顶,静静发呆。

  “......乔月!乔月!”

  江如秋即使睡着了还是不安稳,他在这件事情上始终不能完全放心。

  才睡着不到一小时,他的身体就开始抽动。

  显然梦到了不好的事情。

  乔月忙握住他的手:“我在呢。”

  江如秋没有醒,只是双唇蠕动了下,发出微弱的呢喃声:“你别走......”

  乔月:“我不走,”男人的眼眶发红,若不是闭着眼睛,估计里面的泪珠非的滚出来,她心疼死了,又补充:“谁赶我也不走。”

  江如秋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他将脑袋又往她怀里的挪了挪,双臂环绕她的腰身,两条长腿也蜷起顶在肚子上。

  他将自己团成了一团恨不得整个塞进乔月的怀里。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稍稍安心。

  ......

  江如秋醒来时发现乔月还在身边,着实让他开心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他完全忘记了还要去上班,傻愣愣地维持着睡觉时的动作,双臂有力地圈住她。

  他的力道不算小,他甚至都能感觉到乔月腰上的肉被他挤压在一处,如果她还是人的话,大概会瞪他一眼再用根本就不疼的拳头惩罚他。

  可现在她对痛感的感知好像高了,他这么用力的箍着她她眉头都不眨一下。

  乔月完全没理会他的小心思,觉得很奇怪:“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几个月!”她还记着他许久没回家的事。

  江如秋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小声嘟囔:“我要知道你在这我早就回来了。”

  他不是很情愿地将事情坦白:“你......那之后我回来住过几天,家里到处都有你的痕迹,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你......你车祸的事实,我待不下去了,我只能住在医院里,这样还能欺骗自己,你还在家里等我。”

  乔月啊了一声,看向江如秋的目光越发疼惜。

  江如秋心里那点男人的脸面瞬间丢的一干二净。

  他本来害怕说出来会让乔月觉得他顶不住事,觉得他心理承受能力低,可他发现乔月只有心疼后,越发不要脸地凑上去。

  “乔乔你都不知道我那几个月过的多么痛苦,我睡不着觉,也吃不好饭,我办公室后的小床你也见过,硬邦邦的,硌得我的腰疼死了......”

  “我每天都想见你,想要回家,可是我心里又清楚,回家后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就不敢了......”

  乔月抱住他的脑袋:“没事了!我在家里呢!”怀抱里的脑袋暖烘烘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个什么劲,用力抱了一下,又问道:“咦?那你昨天怎么回来了?而且......”

  乔月的鼻子在他身上用力嗅了好几下。

  虽然她的嗅觉不怎么灵了,但是江如秋身上好大的酒味。

  江如秋:“......嗯,是喝了点。”

  乔月捏住鼻子夸张道:“一点??!”

  江如秋被她的动作吓住了,低头闻闻,确实有好大的酒味,一点也不好闻,他的脸色尴尬,双手抱着她的腰不知道是该松还是该紧。

  “嗯......大概有几瓶吧......”

  江如秋以为乔月要发火。

  她不喜欢他喝太多酒,因为他当时刚入职时陪着院长去过一个酒局,回家后吐的昏天黑地。乔月照顾了他整整一个晚上,觉也没睡好,第二天江如秋发烧了,又连着挂了几天的吊瓶才好。

  把两人都吓得够呛。

  从那以后江如秋能推的就都推了。

  他急着要解释:“我确实不应该喝那么多酒,我下次一定不会再喝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乔月狠狠抱住。她用了力气,整个人撞在他的胸膛上。

  乔月闷声道:“我知道的你不要说了。”

  江如秋果真不再说话,脸颊因为乔月这难得的热情的拥抱红了一片。他忍住不断往外冒着喜悦泡泡的心情,安静地靠在她的身上。

  “我不想离开你,”乔月重重地带着宣誓般的郑重,“我不能离开你。”

  江如秋的脸因为乔月这句话顿时红的像煮熟了的螃蟹,整个人更加往乔月的怀里拱了拱。

  江如秋最终还是没有上班,他再一次在乔月的怀里睡了过去。乔月见他太累了就没吵醒他,最后是被院长的电话吵醒的。

  江如秋是院长的重点关注对象,结果他今天竟然没有来上班,好家伙快要把他吓出心脏病了!连忙打电话给他,幸好他接了,听到他要休假的消息,没有任何犹豫就同意了。

  江如秋实在是太需要休息了,他还非常大方的多批了他几天假期,连着周六日一共有小半月。

  ......

  江如秋这一觉睡得很沉,估计是睡起一觉发现乔月还在身边,那点不安就消退了。

  他睡的很沉,连乔月磕磕绊绊地把他拖到床上都没有醒。

  翻了个身,一把扯住要动的乔月继续睡了过去。

  乔月本来想给他盖被子,刚要动,就被他扯着手腕摔倒在床上。

  她气得瞪了江如秋好几眼,最后又作罢。只得继续被他抱在怀里,他就像个撕不掉的狗皮膏药。

  乔月很无奈。

  江如秋之前也黏人,但不像现在这样,离开一步都不行。她大概是理解他的心情的,所以并不反抗。

  变成鬼之后,她其实并没有不适应的地方,除了不需要睡觉。

  她是一点也不困,偶尔闭上眼睛也会休息一会儿,但像人那样一睡睡一晚上就做不到了。

  所以乔月很无聊地睁着眼睛,看看江如秋的胡渣,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再睁开盯着他脸上的痘痘看。

  ......哎?昨天晚上明明还鼓的跟大红疙瘩似的,怎么一晚上就消失了!

  乔月还上手摸了两下,触手的皮肤又滑又嫩,她又开始嫉妒起江如秋的好皮肤。

  她完全忘记了还在睡觉的江如秋,不停地用手指骚.扰他,摸够了他的脸,又去摸他的黑眼圈。

  眼下青黑的地方倒是没那么容易消失......

  乔月凑近去看,睫毛都快眨到他眼上了。

  江如秋终于不堪重负睁开眼,还带着未睡醒的迷茫,乍一看到近在咫尺的乔月,人还未醒,先有笑意从眼底流露。

  他亲昵地上前亲亲她的嘴角,又用双唇蹭了蹭她的眼皮,笑容越发的耀眼。

  声音轻轻含着依赖:“乔乔......”

  乔月被他的笑容一晃,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往前蹭蹭,让他亲的更加方便。

  她的脑袋自然地落在了枕头上。这副姿态无害又带着纵容,江如秋沉浸了多月的念想忽然疯了似的生长,他身子一翻......

  乔月哎呦一声,推开江如秋。

  刚才她的脑袋被什么东西硌着了。

  她掀开枕头就看见一只拴着玉珠的白色荷包,她拿起来仔细端详。

  她记得这只荷包,是当时她在网上无聊时抽奖抽到的。那还是她唯一一次中奖,她为此开心了好几天。

  只是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里面看起来好像装满了东西......

  乔月问道:“这里面装着什么呀?”

  江如秋眼神飘忽,含糊道:“也没什么......”他想要拿过来,没成想乔月已经打开了。他忙将手指收回,目露忐忑地盯着她。

  乔月瞪大了眼睛望着荷包里盛着的粉末状不明物体,连嘴巴也张开了。

  “这......这是我的?”

  江如秋见她猜到了,才闷闷的嗯了一声,宝贝似的将荷包的口缝好,稍显埋怨地看她一眼:“口别开大了,万一出来了怎么办啊。”

  乔月心情复杂,盯着被他宝贝似的放到枕头底下的荷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说呢,那可是她的骨灰啊!

  这感觉挺神奇的......

  乔月:“你一直保存着呀?”

  江如秋点点头,又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粘在她身上,脑袋枕着她的双腿,双手像是藤蔓抱住她的腰,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含着无法掩饰的爱意看着她。

  乔月脸红了下:“......你不害怕呀?”

  江如秋觉得她问的很奇怪:“为什么会害怕。”

  “骨灰啊!那是死人的啊!”她完全忘记了她嘴里吓人的东西是她自己的。

  江如秋哀怨地瞪着她:“这是你!”他从枕头底下抽出,温柔地抚摸了几下,又宝贝似的按在心口的位置,声音喃喃:“这可是我的乔乔啊......”

  乔月心里一阵酸涩。

  看着眼前被糟.蹋的瘦成一道杆的男人,心里又有隐隐地变.态的骄傲感升起。

  这个男人是她的呢!是她的她的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