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国民女王老息影 > 第31章 女王的床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万事物极必反,导演处处维护孔辛凝的做法,有人看不下去了。

  饰演孟想好朋友的夏筱雅,是个星二代,童年出道一直顺风顺水,也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他父母特意把她安排进小剧组既不想让她受苦,又能磨一磨她的性子。

  夏筱雅很气不过,这个孔辛到底有什么本事,明明演技稀烂却一出道就演了《山无涯》的女主角,第二部戏直接跳到电影女主角,连她也是演了好几年配角才一步步走到大荧屏的。这种只有长相没有演技的花瓶她见得多了,不好好教训一下都对不起她这颗匡扶正道的心。

  正好下一部戏是孟想的一个噩梦,被校园霸凌的场景。夏筱雅活动了一下筋骨,跃跃欲试地走入片场。

  “准备,开始!”

  月考结束后,孟想和平时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回家。

  “这次的语文题目是《梦想》耶,我们的孟想同学,你是怎么写的呀?”一个同学笑嘻嘻地调侃着。

  孟想愣了愣,挠挠头:“是医生还是老师来着,我也记不得了。”

  “这才刚考完啊!”同学们边走边聊,越走越快把孟想甩在身后。

  孟想在后面喊她们,却没有一个人回头,她小跑着追上她们:“你们走那么快干嘛?都不等等我。”

  几人终于停下来,面目狰狞地笑着,簇拥到孟想身旁将她放倒。两个人抓住孟想的胳膊把她的头往地上按,有人踩着她的后背,有人揪她的头发,夏筱雅趁机下手一把扯掉孟想身上的校服,她的半个肩膀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一直在挣扎的孟想突然顿了一下,机械地以最大角度拧着头,想要看清是谁……

  “卡!”梁昊天说完这个字,陷入沉默,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好。

  孔辛凝低敛着眼睛默默把衣服拉回去,剧本上并没有撕扯衣服的动作,很明显有人故意这么做,她面无表情地扫过刚才的每个人,问向梁昊天:“导演,刚刚那条效果如何?”

  “这个、效果意外不错,不过你没问题吗?”梁昊天心惊肉跳地往后瞄了瞄齐绍,果不其然看到了和锅底一样黑的脸。

  “那就可以了。”孔辛凝笑着点了点头,她答应过齐绍要好好演戏,其他无聊的事先放一边吧。

  一直关注着片场的齐绍,看见孔辛凝险些被扒了衣服时,差点撸起袖子冲上去。

  凭什么孔辛凝对着她拔刀旋风十三斩,轮到自己被人欺负成那样什么反应都没有,难不成恶毒女配实际上是个窝里横?你这样妈可就看不起你了。

  不过说起来,她好像还真没加害过别人,唯一一个左临也被孔辛凝亲自挽救回来了,只有她……

  齐绍:长太息以掩涕,哀勺生之多艰。

  中午吃饭的时候齐绍全程不置一词,孔辛凝只要一看过来,她就恶狠狠地瞪回去。勺还没点脾气了嘛,你有本事一视同仁啊,可一个勺身上薅羊毛,您这目光也太短浅了吧。

  抱怨归抱怨,她这个心软的妈还是不忍心女儿受欺负。

  午休时,齐绍犹豫着敲开夏筱雅休息室的门,想着该怎么进行一番“友好”交流,却发现夏筱雅眼圈通红神情恍惚。

  “你、怎么了?”齐绍准备好的话一句也没用上。

  夏筱雅猛地扑进齐绍怀里嚎啕大哭:“孔辛她不是人呜呜!”

  不久前,酒足饭饱的夏筱雅正准备回屋休息,推开门只见孔辛凝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谁让你进我屋了,出去!”夏筱雅愤怒地指着她。

  孔辛凝勾唇一笑寒气逼人:“我有个礼物送给你。”然后把手机递了过去。

  夏筱雅瞥了一眼手机中的画面大惊失色:“你哪里弄来的?”

  “不重要。”孔辛凝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扫视夏筱雅,俯身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只想好好拍完这部戏,你呢,夏妹妹?”

  夏筱雅通红着眼眶:“不许发给我爸妈!”

  孔辛凝耸耸肩:“那要看你咯。”

  看着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儿,问她什么也不说,嘴里反复只有一句:“孔辛太可恨!”齐绍心情十分复杂、手足十分无措。一边为孔辛凝还是她心中那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恶毒女配而欣慰,一边又为这个同病相怜的小女孩而惆怅。

  殊不知,这一幕完完全全被孔辛凝看了进去。

  她见齐绍吃饭时心不在焉,担心齐绍不习惯剧组的饭便叫微微买了些她爱吃的过来,结果听人说齐绍去了夏筱雅的房间。

  休息室里,齐绍抱着夏筱雅,脸上是她最熟悉的笑容,慈祥又柔和。原来她不管对谁都是一样……孔辛凝捧着温热的饭菜自嘲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别哭啦姑娘,惹谁不好你去惹她,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齐绍拍着夏筱雅的后背嘴里却丝毫不留情,“虽然不能说活该,但至少也是罪有应得吧。”

  夏筱雅一把推开齐绍怒目而视:“你在说谁?”

  齐绍沉重地叹了口气:“同是天涯沦落人,咱俩谁也别说谁。”

  被夏筱雅赶出门的齐绍本来想去好好夸一夸孔辛凝的报复效率,结果走到半路被梁昊天拦了下来。

  “您的戏份下午就能拍了,齐老师不如现在去上妆吧?”

  “哦哦好的。”齐绍随口问道,“先拍哪场戏啊?”

  “第37场,床戏。”梁昊天微笑作答。

  齐绍悚然一惊定在原地:“我背过的台词里明明没有床戏的片段啊!”

  梁昊天不解地答道:“是啊您这场戏没有台词。”

  光顾着背台词把床戏忘得一干二净的齐绍心有芒刺如鲠在喉:“能不能、删掉?”

  梁昊天一脸为难:“这场戏是全剧最重要的反转,恐怕不好删。”

  “那、能不能用替身?”齐绍最后挣扎道。

  “啊这……您就只露个脸而已,替身她也没处发挥啊。”梁昊天本来安排了最简单的一场戏,没想到齐绍如此推三阻四,按理来说尺度更大的她应该都拍过啊。

  站在片场,齐绍宛如霜打的茄子。虽说只露个脸,可她作为林池的二十多年从来没和异性躺在一张床上过,现在竟然要在镜头下表演床上运动之双人共舞,一想到将来还可能给全国观众们看,齐绍感觉大脑的血液已经不畅通了。现在只能期盼这部戏不过审。

  唯一让齐绍感到欣慰的是,和她搭档的男演员,脸不错。

  因为床戏而陷入焦虑的齐绍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孔辛凝赤红的双目正死死盯着她。

  齐绍友好地和男演员打个招呼:“赵老师,希望我们能一次过。”

  “没问题的齐老师。”

  待所有人出去之后,两个人钻进了被子里,躺在床上浑身僵硬的齐绍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开启了金手指。

  床上的女人双眼迷离噙着水光,轻轻哼了一声。

  伴随着轻哼男演员瞬间入戏,那一声从耳朵钻进大脑,心头好像被上万只蚂蚁啮咬,酥酥麻麻,他差点没把持住。

  而让他坚守最后一道底线的是……被子下面顶住他肋骨的胳膊肘。肋下的疼痛唤醒了他的神志,脑海中浮现出关于齐绍无数传闻中的一个——把四个男人打进医院,受伤最重的三个月无法下床。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的人。

  一男一女表面上激情四射,被子下暗流涌动。就在男演员觉得自己肋骨快要被顶断了的时候,门口幽幽传来一个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颤抖:

  “妈妈?”

  齐绍身子一僵,扭头看到脸色煞白的孔辛凝,不知为何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既视感。

  “他、是谁?”孟想从喉咙深处发出近乎哀嚎的哭腔。

  “卡!完美!”梁昊天兴奋地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终于亲眼见识到了齐绍的演技,没有任何一个导演能禁受得住这种演技的诱惑!

  齐绍推开门,一双双痴迷的眼睛牢牢锁定着她,此时此刻她好希望自己的金手指是遁地术而不是哈姆雷特。

  突然,她被身后的人拉住手腕强硬地带离了片场。

  齐绍手腕被扯得生疼,刚要开口,就看到了满眼血红犹如困兽的孔辛凝。

  齐绍刚刚的表演,激发了在场所有人最原始的欲望,受到最大冲击的,当属身临其境的孔辛凝。

  齐绍那般意乱情迷的神态令她失去神志几近疯狂,可这样的演技是怎么磨炼出来的呢?其实她只是一直不愿去想——齐绍在米国做的那些戏前体验,也包括出入“红灯区”……

  孔辛凝把齐绍甩到墙上,表情是隐忍至极的扭曲,开口嘲讽道:“不愧是国际影后,床戏演得如此动人,想必是实际操练了很多遍吧。”

  齐绍头一次沉下了脸,皱起眉头不满地说:“有什么话冲我来,别提过去的事。”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大女儿骂二女儿呢。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搁这儿又当妈又当妹啊。

  “冲你来?”孔辛凝轻笑一声,“好啊。”

  下一秒,一道寒冷的气息汹涌而来,齐绍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入目的是孔辛凝无限放大的脸,以及,她那可怜的嘴正被另一张嘴唇疯狂啃噬,好似要把她生吞活剥。

  她,林池&齐绍,前世二十二年,今世半年,第一次被人咬了,咬的还是嘴!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接吻吗?不会吧电视上演的没有这么血腥啊!

  空荡荡的脑袋里面奔袭着一万头羊驼,每一只身后都飘过一条彩带,彩带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触目惊心:

  ——#我和女儿的乱X之恋#

  齐绍由于过度吃惊丧失了思考能力,孔辛凝只觉得自己亲了一个毫不反抗的充气娃娃,躁动的内心瞬间平复下来,理智重新回归大脑。

  孔辛凝后退两步,目光游离在齐绍周身,凌乱的长发、红肿的手腕以及……被她咬出血的双唇。为了贴合母亲的形象齐绍几乎快瘦成了一根竹竿,此刻后背抵在墙上显得单薄又憔悴。

  孔辛凝眼神中闪过前所未有的慌张无措,甚至不敢去看齐绍的眼睛,生怕从中看到愤怒、鄙夷与厌恶,每一个都能把她千刀万剐。

  齐绍的大脑从来没有如此马力十足地转动过,她承认刚才演得有点魅惑,但也不至于让孔辛凝冲动到这份上吧。也许、大概、可能、孔辛凝真的对她有意思!

  这时候是要主动开口吧,对,要问一下她是不是喜欢自己,想想还有点害羞呢。齐绍酝酿了半天的情绪才鼓足勇气:“你、嘶……”刚说一个字齐绍就倒吸一口凉气。

  嘴疼,又疼又麻。

  齐绍抿了抿嘴唇卷土重来:“你……”

  “砰!”

  孔辛凝错开身子一头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厚重的闷响。

  齐绍猛地住嘴,咽了口唾沫,透过后背感受到那面墙传来的卑微颤动,心中残存的唯有庆幸——如果刚才这位“铁头公主”用这份力道撞击她的嘴,她怕不是得当场毁容……

  孔辛凝顶着绯红的脑门,眼中古井无波一片沉寂:“抱歉。”说完转身便走,自始至终看再没看她一眼。

  齐绍内心严重受创:攻击性不大,侮辱性极强!孔辛凝竟然宁可跟墙道歉也不跟她说话!

  第二天,齐绍看着镜子里肿得像腊肠一样的嘴唇,颤颤巍巍给梁昊天发了一条消息。

  【绍】:对不起导演,我需要请几天假。我的嘴,它膨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