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国民女王老息影 > 第40章 辛姑娘的道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微微在老板的授意下仓皇逃离,生怕自己做的那些蠢事被发现,心惊胆战地在网上提问:[把老板的黑料爆给了老板心上人怎么办,急在线等!]然后微微等到了热心网友的回复:#鱿鱼的一百种炒法#。

  整层楼只剩下两个人,除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外,没有一丝喧嚣。

  看见孔辛凝的瞬间,齐绍的酒便醒了大半,她手肘拄在桌子上撑着摇摇欲坠的脑袋。别问,问就是后悔。她是哪根神经突触搭错了竟然主动送上门,现在只想回到半小时前掐着自己的脖子告诉自己:哪儿也不许去!

  孔辛凝立在原地迟迟不敢开口,自从拍完戏之后,她彻底放弃寻找齐绍,只希望齐绍看了电影能够感到欣慰和骄傲。

  “电影我看了,你演得很棒。”齐绍率先打破沉默,尽量诚恳地赞扬着。

  孔辛凝的眼睛暗了几分,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第一次见面时,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如果能回到那时候该有多好。

  来了!她提到了第一次见面,是不是在隐射些什么?齐绍浑身紧绷,试探性说道:“其实,电影的结局,我没太看懂。”

  孔辛凝压下一切情绪,目光越过电脑上方静静地注视齐绍:“我已经知道了。”

  果然……齐绍向后倒在椅背上,浑身失去了力气。本来以为可以靠脸蒙混过关,谁知孔辛凝一把薅住了她坚强不屈外表下,娇小可怜的灵魂。

  齐绍闭上眼等待孔辛凝的宣判,回归计划即将被迫完成。一命换一命从此顶天立地七尺后妈再不亏欠任何人,下本书再见了您嘞。

  可是孔辛凝接下来的话,让齐绍从高空钢丝直愣愣掉进云霄飞车上:“你失忆了对么?因为那场车祸。”

  齐绍“腾”地直起身来,双眼还没能从刚才的万念俱灰中回过神来。

  孔辛凝的心脏被狠狠撞了一下,她认识的齐绍一直都是嬉笑怒骂恣意潇洒的,哪怕舆论缠身时眼睛也依旧灵光闪动,可是这一刻,她清晰看到了齐绍眼底的颓败与萧瑟。

  原来曾经种种,都是伪装吗?

  孔辛凝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走到椅子旁,弯下腰身紧紧抱住齐绍的头,口中反反复复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噗通噗通”齐绍耳边传来剧烈的心跳声,好像不是她自己的。

  我这都想好如何体面地灵魂出窍了,结果您给我一个温暖的抱抱?

  齐绍的脑袋被迫嵌入孔辛凝柔软的胸口,心如火烧、脸颊滚烫、头晕目眩,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喝了假酒,后劲儿实在太大了。

  比突如其来的怀抱冲击更大的是,孔辛凝竟然在对她道歉?那个在她笔下心狠手辣傲世轻物,到死也没有低过一次头的孔辛凝,现在竟然用哽咽嘶哑地说着“对不起”。怎么心里这么不好受呢。

  齐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细细思考一个问题,孔辛凝这道的哪门子歉?要说是之前诬陷她,她也没怪过孔辛凝啊,还是说,啃她那一嘴?

  至今齐绍也忘不了初吻的痛,但如果能让辛女儿的世界充满爱与和平,再啃几下……不得行啊!齐绍一哆嗦连忙温声哄道:“不怪你了你先起来好不好?”

  孔辛凝一点也没有松手的意思,闷闷的声音从头顶飘落:“我不信。”

  不是您怎么还撒上娇了呢?齐绍委委屈屈说道:“好吧,就一开始有点惊讶、有点害怕、有点疼嗯,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你放心。”只要你不动手动嘴,咱们还是恩爱好母女。

  不知道为什么,孔辛凝的身体僵得更厉害,甚至抖了起来。她松开齐绍后退两步,心中一片苍凉。原来齐绍也会因为她做的事情而难过伤痛,可是现在她说,什么都没有了。

  很快,孔辛凝想到了什么,半蹲身子和齐绍平视,望向她的眼睛中充满了赤诚的期待和小心翼翼的乞求:“那你还会继续演戏吗?”

  齐绍脑袋“轰”地一下,心间软成棉花糖,每个C6H12O6都在叫嚣着:答应她!还等什么,快!

  “会!”齐绍从来没有一天如此斩钉截铁干净利落地答应别人去演戏。

  得到肯定的答案,孔辛凝笑得如沐春风。至少,她还肯演戏,就足够了。

  齐绍看着她眼中流转的盈盈笑意,心里高呼被狡诈小辛摆了一道。

  不过,算啦。反正也已经被迫答应爷爷,演戏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嘛。她都露天演了那么多场话剧,也不差几场电影了。一年拍一部,拍到退休的话……不行,演个三年五载意思意思就得了,还是得尽早息影脱离苦海。

  “对了,你是不是要去开会?”既然化解了最大的危险,齐绍重新找回了后妈的尊严,可不能耽误女儿的事业线。

  孔辛凝毫不在意地说:“推了就好。”还有什么会比眼前的齐绍更重要吗。

  ……行吧,你是总裁你说了算。齐绍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

  “你是怎么过来的?”她刚才在公司车库好像没有看到齐绍的车子。

  “额,打车来的,我喝了点酒。”喝酒误事,勺意难平。

  孔辛凝皱起眉头:“你的司机呢?”

  “他结婚之后继承家业去了。”齐绍的语气中满是羡慕,这才是朴实无华且枯燥的快乐啊。

  可惜孔辛凝误会了她的羡慕:“你也想结婚了吗?”

  齐绍眨眨眼,把头摇成了拨浪鼓。用楚翘姐的话说:“是我嗑的CP不香,还是单身生活不美?爱情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不曾拥有。”说起来,也不知道她的俩儿子怎么样了,作为CP妈粉可真是太不称职了,齐绍小小的自责了一下。

  能一本正经说出莫名其妙的话,全天下可能只有齐绍了。压抑的心情一扫而空,孔辛凝不禁笑了起来:“我送你回去吧。”其实她更想说“我当你司机吧”,但是出于情感进度考虑她暂时舍弃了这个诱人的提议。

  坐上车后,孔辛凝问了她家在哪里,便发动车子。齐绍偷偷看着孔辛凝的侧脸,眉间经久不散的阴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明眸晧目柔和晴朗。就是,比以前消瘦太多了。

  “好看吗?”

  孔辛凝突然出声把齐绍吓得一机灵脱口而出抑扬顿挫:“啊!您是星星也是太阳,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等她脑子追上嘴的时候只想当场跳车。怎么能逐渐“凯化”呢?

  齐绍清了清嗓子假装刚才是鬼在说鬼话,秉持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空气的原则,若无其事地说道:“咳,你太瘦了,多吃点饭。”

  孔辛凝眼睛目不斜视看着前方道路,声音镇静平和:“谢谢夸奖,你比我更瘦。”只不过耳尖爬上的红霞出卖了她的心情。

  齐绍下意识摸了一下脸,撇撇嘴抱怨:“还不是国外的饭太难吃了。”

  “你喜欢吃什么?”孔辛凝看似随意地问。

  “嗨呀,我也不挑,只要是大鱼大肉就行。”齐绍想了想上辈子一个人在家天天吃外卖的日子,又补充道,“最好是自己做的家常菜。”回去就找一个做饭阿姨,齐绍暗自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孔辛凝嘴角上扬。

  齐绍眼角一跳,这句孔辛凝的标志性台词勾起了齐绍不太愉快的回忆。

  车内的冷气挥发掉齐绍身体里的酒精,让她大脑愈加混沌、越想越困、眼皮直打架,迷迷糊糊间她突然想到了一直被忽略的不自然之处。

  齐绍猛地睁开眼,发现孔辛凝的脸放大在眼前,水杏眼晶莹透亮顾盼生辉,像是沾染红尘的清莲,安静等待着她的采撷。

  实在是,太近了!齐绍猛地后仰,后脑勺和玻璃窗深情对撞:“嘶!”

  孔辛凝比齐绍上手更快一步扳过她的头:“疼不疼?让我看看有没有起包。”

  齐绍:她扒拉我!

  不光扒拉还冲她后脑门吹气,凉飕飕香喷喷。

  这股气流直冲天灵盖引得齐绍醍醐灌顶。没错,就是这块儿不对劲!孔辛凝在她面前流露出来的气质,全然没了以往的咄咄逼人,反而是像一朵白莲花!她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不管您是复仇女主还是恶毒女配,就八个月不见人设也不能崩得这么大吧!

  齐绍强行把心中颤颤悠悠的怜惜清空出去。三十六计之笑里藏刀,孔辛凝这番姿态的背后一定有更大的阴谋等着她。

  齐绍挣脱开头硬着头皮问道:“我可能不太记得了,车祸之前我们见过吗?”

  孔辛凝的手僵在半空中,随着退回的身体缓缓放下,移开视线沉下脸隐忍地说道:“在梦里见过。”

  车祸前孔辛凝认不认识齐绍能有谁比她更清楚,这是重生人士常用借口之一啊:我梦见了未来的你。

  齐绍继续追问:“梦里的我,是怎样的呢?”

  孔辛凝眼皮下敛,长长的睫毛打在眼底晦暗不明。她说不出口,不管是齐绍爱上江佑社还是齐绍出车祸憾然离世,都已成为她心底最不愿想起的画面。

  孔辛凝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回答道:“不记得了。”

  齐绍顿时寒毛矗立,您知道您现在笑得多骇人吗?

  “我到家啦,谢谢你,再见!”齐绍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冲下车关上车门一气呵成,晚一秒她怕孔辛凝一踩油门和她同归于尽,这事人家也不是没干过,还是不要在辛姑娘那针尖大的仁慈心上反复横跳了。

  回到家,齐绍冷汗浸透后背,掏出手机本打算找靠山求帮助,却鬼使神差点开了微博。

  此时唯有嗑CP能让她心安,那是乱世浮沉中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哪怕这个世界都是假的,只要儿子们还相爱,勺妈就有冲破迷雾战苍穹的斗志。

  谁知,映入眼帘的一片火红的热搜竟然是——

  恋情曝光!当红小生江佑社疑似与甜美花旦叶悠然交往。

  齐绍一口老血卡在胸口,差点把手机摔出去。为什么几个月不见,小佑子就名花有主了,而且,叶悠然也转行当花旦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