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国民女王老息影 > 第52章 满船清梦压星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昏暗的星灯勉强看到孔辛凝脸上的表情,平静又克制,这也不像告白的样子啊。

  齐绍犹疑地从床上坐起身再次确认道:“你真没喝多?知道我是谁吗?”

  孔辛凝闭上眼睛苦笑:“喝多了,但我不敢醉,齐绍。”

  孔辛凝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叫过她的名字,齐绍心中如羽毛飘过泛起阵阵涟漪,不断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滚床单的时候,强迫头脑冷静下来,开口问道:“为什么?”

  “我怕对你做出什么事情。”

  齐绍隐隐察觉到,孔辛凝口中的“事情”十有八.九跟她中午想的差不多,齐绍娇羞地拍了一下床:“哎呀想做就做嘛,我又不会怪你。”

  然后,就听孔辛凝闷闷的声音传来:“看来还是醉了。很久,没有做过这么天真的美梦了。”

  齐绍好笑地追问:“那你说说,平时梦里的我都是什么样子?”

  孔辛凝身子细微地颤了一下:“137次……”

  “什么?”137次!齐绍瞪大眼睛,孔辛凝某方面的精力也太旺盛了吧,这以后在一起可怎么消受得了啊。

  “在梦里你掐死了我137次。”

  齐绍:……我是魔鬼吗我?

  此刻齐绍非常想两个巴掌扇醒孔辛凝让她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可是床上的人儿抬手遮挡住眼睛嘴角下垂,显得那么弱小可怜又无助。

  齐绍就很憋屈:“我无缘无故掐你做什么?”

  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答案,孔辛凝呼吸平稳不再出声,似乎真的睡着了。

  而齐绍被孔辛凝一句半梦半醒的醉话搞得一夜未眠。别看那句话乍听离奇,却禁不起琢磨。

  如果孔辛凝说的是真的,她们相识不到两年,也就是说孔辛凝平均每5天就会梦见被她掐死……在这种绝望的压迫下没黑化把她反杀都是好的了,又怎么会爱上她?

  难道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晚期?齐绍在辗转反侧的纠结困惑中迎来了第二天的太阳。

  孔辛凝不知多久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觉,睁开眼的一瞬间看到触手可及的齐绍,险些以为自己还在梦中。

  “醒了啊。”齐绍声音柔和得像是天使降临,“头疼吗?”

  “还好。”孔辛凝努力回忆昨晚自己有没有做出格的事情,一无所获,明明已经控制着保持清醒,可最后倒在齐绍身上时,理智终究还是弃她而去。

  “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孔辛凝摇摇头。

  齐绍笑容未减:“不要紧,先去刷个牙洗把脸,我给你沏一杯醒酒茶。”

  齐绍的笑容并没有让孔辛凝安下心来,反倒是觉得好似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

  等孔辛凝出来之后,齐绍把茶递过去:“我也刷个牙。”说完径直走进洗漱间,留给孔辛凝短暂又煎熬的五分钟。

  “好啦!”冰水洗完脸,齐绍精神抖擞容光焕发黑眼圈……依旧。

  孔辛凝坐在沙发上盯着茶杯愣愣出神,看到齐绍走过来,猛地站起身,缓缓垂下头:“抱歉,我昨晚喝得太多了,若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你尽管报复回来就好,能不能,别再离开……”剩下的话被齐绍柔软的双唇封在了喉间。

  眼前这一幕,是孔辛凝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齐绍轻阖的睫毛微颤,调皮的舌头试图敲开她的牙关。

  长久以来压抑的禁忌冲破牢笼,孔辛凝紧紧抱住齐绍疯狂回应着她肖想已久的唇瓣,贪婪地摄取每一寸属于齐绍的气息。

  齐绍被吻得忘了呼吸,脑袋晕晕乎乎,只剩下一句话:幸好刷了牙!

  孔辛凝一醒来齐绍就想抱着她互啃,却担心承载着浓浓烈酒的嘴会不会经过一晚的发酵变成毒.气弹。第一次亲吻带着疼痛,第二次不能再带着口臭。事实证明,关键时刻看细节,沁着同款牙膏的芬芳之吻,甜蜜又清凉。

  忘情的吻不知持续了多久,两个人在喘息中离开彼此。孔辛凝食指覆到自己的嘴唇,大脑持续宕机。

  “怎么样呀,我的女朋友。”齐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今天,她为世界上单身狗的减少做出了一份居功至伟的贡献!

  孔辛凝机械地重复道:“女朋友……”

  齐绍牵起孔辛凝的手走到落地镜前,右手握拳比作话筒煞有介事地模仿起昨天的颁奖主持人:“恭喜孔辛凝女士和齐绍女士于昨晚正式结为伴侣。”说罢把拳头放在孔辛凝嘴边,狡黠一笑,“请问您有什么感想吗,齐夫人?”

  孔辛凝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对她来说,仅仅一夜所有色彩悉数回归,本以为永远望尘莫及的太阳从天而降径直砸到她头上。

  “看来齐夫人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了,那么本次采访就到这里,谢谢大家。”齐绍尽职尽责演完了独角戏,把孔辛凝身子扳正,直视着她娇嗔道,“你怎么都不说话害我刚才在镜头面前丢脸了吧。”

  孔辛凝要是再不接话,齐绍的尴尬可就要溢出镜子了。

  好在,遭受接二连三的冲击之后孔辛凝凭借强大的心理素质迅和自控能力速找回神志,合情合理推测出她缺失的记忆:“昨晚喝醉之后,我向你告白了是么?”

  “嗯哼。”齐绍重重点头,既然孔辛凝不记得,就由她凭空捏造吧,“是的,我被你那感人肺腑的赤诚之心打动了,所以免为其难同意你当我女朋友啦。”

  孔辛凝并没有因为齐绍的话感到失落,反而松了一口气,只是单纯告白没有做其他的事就好:“谢谢你愿意接受,但是你有喜欢的人吧,能被你喜欢想必十分优秀。所以……”孔辛凝顿了一下扬起笑容,“不用勉强自己和我在一起。”

  “你是在自夸吗?”齐绍撇撇嘴。

  “什么?”

  “知道最幸运的恋爱是什么吗?”齐绍亮晶晶的眼睛笑眯眯望进孔辛凝的眼底,“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

  孔辛凝静静地凝视齐绍,专注而虔诚,莹亮的眼睛水光流转。原来,得偿所愿之后的心情并非激动或狂喜,而是在心间涓涓流淌着一股此生无憾的幸福细流,浸遍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我的辛啊,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多诱人么?”齐绍心痒难耐,猛地咽下唾沫。

  孔辛凝看着齐绍饿狼般的眼神,媚眼轻佻笑得似姹紫嫣红开遍、春风细雨拂面:“不如你来告诉我?”

  一边是登徒子好色贼,一边是坐怀不乱柳下惠,在两难抉择中,齐绍仅用不到一秒就决定遵循先辈优良传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差点获得加州搏击冠军的身体素质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齐绍干净利落地把孔辛凝扛在肩上一溜烟跑进卧室。

  孔辛凝: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春宵一刻值千金,冷艳凝香白日曛。琼浆玉露芳菲沁,从此勺儿有了辛!

  床上尽情讴歌‘爱如潮水’,待到潮水褪去,齐绍只能含泪吟唱‘过火’。

  孔辛凝笑着抬手抚摸齐绍的脸:“你这是什么表情,像是我强迫了你一样。”

  齐绍目光躲闪手足无措:“你还好吗?我、我这也没什么用手经验,会不会很疼啊?”回想起刚才自己宛如一头脱缰的野马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齐绍浑身上下像熟透了的柿子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感觉非常棒。”孔辛凝一本正经地说,“不愧是你。”

  齐绍怀疑地望着自己的双手,真的有孔辛凝说得那么棒吗:“要不下次换我试试?”

  孔辛凝笑容加深:“好啊。”

  两人依偎在床上,齐绍忍不住问起了孔辛凝醉酒后说的话:“昨晚你说你梦见过我掐死了你137次,是真的吗?”

  孔辛凝矢口否认:“怎么可能,一般人醒来之后根本不会记得梦里的事吧,就像我也不记得昨晚说过这种话一样。”

  齐绍本想说‘可你不是一般人’,再三思索后却轻松地笑起来:“我就说嘛,一直做这种噩梦也太可怕了。”

  “嗯。”孔辛凝轻轻抱住齐绍。

  自从《迷梦》最后一幕拍完,齐绍从她的世界突然消失,孔辛凝几乎没有睡过一晚安生觉。不过现在,她最珍视之人就在怀中,孔辛凝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两颗跳动的心紧紧相贴,心中所想是同一件事——那个噩梦以后应该再也不会出现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