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国民女王老息影 > 第59章 女王在哪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医生不光死了,他还失忆了。孟婆汤是消除记忆水,而没有记忆的鬼连喝孟婆汤的资格都没有。鬼医生无奈之下顺着黄泉路返回阳间,开启了寻找自我的旅途。

  他先顺着血缘线空飘到一幢别墅内,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吃着烛光晚餐,电视中播放着某诊所一名年轻的心理医生为救自杀患者双双坠楼的新闻。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心理承受能力真是越来越差,动不动就想闹个自杀。”中年男子用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宠溺地摸着儿子的头,“咱可不能学这人,有什么事跟爸说,知道吗。”

  高中男生扒拉着饭不耐烦地说:“我都多大了,别老摸我头!”

  貌美妇女盯着电视怔怔出神,直到男子叫住她:“看什么呢晨儿?”

  “没、没什么。”妻子连忙回神,给儿子夹了个鸡腿,继续吃饭。

  鬼医生从妻子的身上找到了一小部分有关他的记忆。在狭小黑暗却温暖的空间里缩成一团,总能听到外面无止境的谩骂争吵与求救悲鸣,终于见到光亮时,透过眼睛的缝隙,她看到了哭泣的漂亮阿姨,以及阿姨擦干眼泪转身离去时冷漠决绝的眼神。自此之后阿姨、或许应该叫妈妈,再也没有出现过。

  从这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鬼医生折回去找另一根血缘线。

  这次他来到了破烂房,一个男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吓了鬼医生一大跳。

  待他飘近一看才发现男人是睡着了,满地的空啤酒瓶被鬼医生带来的阴风吹得摇晃作响。

  鬼医生又找到了部分的记忆,同样的啤酒瓶,以不同力道扔到医生幼小的身躯上,砸碎过不知多少个,这段记忆以他十岁那年反击时砸晕男人逃离这里而告终。

  剩下的记忆线,不是中途断掉就是时有时无,鬼医生拽住最后的线,飘到了一家精神病院。对了,他活着的时候好像是一名心理医生,遇见过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患者,最近一次那个病人,叫什么来着?

  “也不知道沈唐怎么样。”交换班时,值班护士跟换班护士聊了起来。

  鬼医生躯壳一震,透明质的身体微微打颤。沈唐,这个名字宛如刻在骨子里一样熟悉。

  “伤势不重但头部受到冲击,听说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

  “要不下班之后咱们去探望一下吧。”

  “唉,年纪轻轻怎么遇到了这种事。”两个垂头叹气护士唏嘘不已。

  是啊,年纪轻轻怎么遇到了这种事。通过这么多天的飘荡,虽然没能找回全部记忆,但是鬼医生从现有的信息中,推测出自己就是新闻里那个为了救病人而坠楼的心理医生。

  没成想救活了沈唐却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鬼医生打算跟着护士一块儿去瞧瞧沈唐,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他能找回最关键的记忆,重新投胎做人。

  见到沈唐的一瞬间,鬼医生懵了,电影院的观众也懵了。

  这个沈唐,和奈何桥边半躺着的孟婆,一模一样!

  探望的女护士送上花篮:“你还记得我们吗?”

  沈唐思索许久,痛苦地摇了摇头:“抱歉,我记不得了。”

  “那你记得刘无吗?”护士小心地试探道。

  “刘无”两个字仿佛开启了鬼医生的某个闸门,他整个鬼开始忽闪忽闪亮起警报,似乎在提醒他该回去了。鬼医生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只听见沈唐平淡又疏离的声音:

  “从警察那里听说了,我没能救下他。”

  下一秒鬼医生阳气耗尽被迫遣返奈何桥。

  奈何桥边依旧人流如织,孟婆也依旧顶着沈唐的脸,把满满一碗水递到他面前。

  鬼医生接过碗学着孟婆之前的样子手腕一抖倒进河里。

  孟婆惊讶地挑了挑眉。

  鬼医生耸耸肩笑道:“我没找回记忆。”

  孟婆双目平直聚焦在远方,慢悠悠轻吟:“第1367927个,失~路~人。”

  鬼医生愣了愣:“失路人是什么?”

  孟婆缓慢抬手指着身后的奈何桥,待到迷雾散去,鬼医生第一次看清桥上的光景,无数个服装各异的鬼魂徘徊游荡,而这座桥,好像莫比乌斯环,没有起点亦没有尽头。

  “迷失自我之人不得渡忘川,只得在桥上等待魄散魂飞之日。”

  伴随这句话,场景回到了病房内,鬼医生消失的瞬间,护士笑着宽慰沈唐:“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为救那个疯子差点丢了自己的命,不值得啊。”

  和这句话一同想起来的,还有属于精神病患者刘无和心理医生沈唐的点点滴滴。

  鬼医生找回了记忆,却迷失了自我,他不过是一个假装医生的疯子而已,就算是这样,他也舍不得忘掉有关沈唐的一切。

  “说起来,为什么你的样子和他一模一样?”鬼医生好奇道。

  孟婆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本没有形态,只是根据每个亡魂的执念幻化而出的样子罢了。”

  鬼医生沉默了许久,突然眼睛一亮:“我能在你这里打工吗?无偿的。”

  孟婆纯黑没有一丝光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过了一会儿,便重新躺回桥头不紧不慢地喊起来:“下~一~个。”

  鬼医生执拗地站在原地,却听到孟婆的声音再次响起:“汤~呢?”

  鬼医生猛地低头瞧见了手中的空碗,高兴地挥了挥碗:“哎这就来!”

  奈何桥头无岁月。鬼医生日复一日舀着河中水,看着数不尽的鬼游过忘川,也见过形形色色的失路人走上奈何桥。

  偶尔也会有鬼问他为什么不去投胎。

  鬼医生便冲着孟婆努努嘴:“这里有他啊。”

  “孟婆?”

  鬼医生摇摇头意味深长地笑起来:“我的执念。”

  这天,来了一位老态龙钟的男鬼身穿白色大褂一瘸一拐地飘着,鬼医生打眼一瞅便摇醒孟婆:“老孟,来客啦。”

  孟婆慵懒地睁开眼问老鬼:“你~是~谁?”

  老鬼呆呆愣愣飘在半空,一会儿看看鬼医生,一会儿看看孟婆。最终茫然地摇头:“我不记得了。”

  鬼医生于心不忍,温和地解释道:“你要先去阳间取回记忆,才能找到投胎之路。”

  “好。”老鬼应下来颤颤巍巍转身离开。

  看着老鬼萧瑟的背影,鬼医生低声感叹:“奈何难渡,谁悲失路之人哟。”

  熟料老鬼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疑惑地问道:“你们两个,为什么长得一样?”

  鬼医生端着碗的手僵在半空,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忽闪忽闪地消散开来。

  从老鬼的视角看去,两个毫无二致的人,一个半躺在桥头,一个端着碗立在一旁。端碗的人似乎更像是影分身,身体轮廓越来越淡,只剩下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露出他看不懂的目光。反观桥头那人,双眼漆黑一片,深邃得不反射任何光亮。

  镜头缓缓上升拉远,容纳进周而复始的奈何桥、静若止水的忘川河、熙来攘往的黄泉路……

  最后,俯瞰整个地府,空中飘荡着一声呢喃细语:“第1400000个,失~路~人。”

  画面转黑,片尾曲响起。路仁贾瘫在座椅上两眼发直大脑混沌,仿佛回到高三做了一套数学题,酣畅淋漓过后心力交瘁。

  电影是好电影,接连反转精彩纷呈,荒诞搞笑又烧脑,可是直到演员表滚动到底部,友情出演一栏里“齐绍”两个大字映入眼帘,路仁贾猛然弹坐起来,满脑子只剩下三个字——

  女王呢?!

  “你看出来我演的是谁了没?”用超能力完美伪装的齐绍大大方方挽着孔辛凝的胳膊向出口走去。

  孔辛凝刚要开口,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喊:“林池、林老妹儿!”

  齐绍听到“林池”下意识回头,见一个男生在不远处一脸热情地打招呼:“是我,山无涯里的路仁贾,还记得我不?”

  齐绍瞪大了双眼,她本以为林池的样貌就已经足够普通,可跟路大哥一比,简直甘拜下风!

  路仁贾是怎么长出这样一张放人堆里绝对不会再认出来的脸?

  “冒昧地问一句……”好奇勺扑棱着大眼睛,“路大哥你、小时候是不是总走丢?”

  路仁贾惊奇道:“哎呦你怎么知道的?”

  这还用知道吗?你妈肯定一撒手就找不着你了啊!

  “我猜的。”齐绍一本正经地回答。

  路仁贾信以为真赞叹不已:“老妹儿你可真神了!先是目光深远在游戏里选了浪子,又料事如神猜到我小时候的事,你是不是有超能力啊哈哈哈。”

  齐绍浑身一震,路仁贾竟然在推导过程全错的前提下得出了正确结论,他才是神了吧!

  “浪子怎么了么?”孔辛凝幽幽出声吓了路仁贾一跳。

  面对全身包裹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子,路仁贾虽然感到奇怪,还是回答道:“哦哦,自从NPC木儿出来之后,浪子就成了炙手可热的角色,一大帮玩家销号重玩只为了选择浪子。”路仁贾目光灼灼地盯着齐绍,“老妹儿你啥时候上号啊,带我浪一把!”

  这个号……已经让齐绍玩废了。虽说在游戏天梯榜刷新前,浪子榜的第一名被孔辛凝及时改成了木儿,可如果林池上线,99级浪子暴露无遗。

  齐绍只好搪塞道:“最近有些忙实在没空玩游戏。”

  “那好吧。”路仁贾痛快地起手抱拳,“青山绿水,江湖再见!”说罢挥一挥衣袖潇洒离去。

  齐绍自言自语道:“怎么听这句话有点耳熟?”

  “你息影的时候说过。”

  齐绍一拍大腿:“嘿,那他没准还是我粉丝呢。”

  孔辛凝面色阴沉从口中蹦出两个字:“孟婆。”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令齐绍猝不及防:“什么?”

  “你演的角色。”

  齐绍愣了半天,追溯到遇见路仁贾之前的话题,终于对接上思路,哭笑不得地用肩膀拱了一下孔辛凝:“辛啊,如果咱们的对话被打断你可以重新提起,而不是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就给续上了,得亏我记性好点。”

  “刚才被打断了吗?”孔辛凝的疑惑是那样理所当然。

  “额,没。”这么堂而皇之地无视掉路仁贾老兄真的好吗?算了,小辛儿说啥就是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