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5章 阴牌(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过多久卓家的轿车就开到了院门外,卓鸣远把疯疯癫癫的肖逸清架了起来,招呼旁人道:“来个人搭把手把肖道长扶上车。”

  然而肖逸清还闹个没完,一边扭动挣扎,一边吼道:“我不走!我一定要把它揪出来!”

  毕竟肖逸清在市里也是有名有姓的道士,卓家人自然不敢动粗,三个男人只能半扶半抱,连哄带骗地支棱着肖逸清往外面走,可是肖逸清完全不领情,执拗地赖着不走,“放开我!如果我不把将这作祟的鬼物降服,就有辱我龙泉观世代清誉!”

  陈新元乐了,伸手在黄豆豆的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嘣,“这话听着怪耳熟的,和你那‘此仇不报有辱黄门威风’简直一模一样。”

  “我呸!”黄豆豆喷了陈新元一袖子的口水,“七真道的徒子徒孙也配和我大黄门相提并论?”

  嘴炮一波爽了以后陈新元便点到为止,不再继续招惹黄豆豆,免得待会儿他又把这些鸡毛蒜皮写到记仇簿上。陈新元抬眼看着前方乱成一团的人们,而后又看向另一边,“他们估计还要闹上一阵,既然你都闻到味儿了就别闲着了。”

  黄豆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敞开的别墅入户门,黄豆豆瞬间心领神会,趁着众人没注意到他们这边,便团身化作黄鼠狼,一溜烟地跑进了门里。

  陈新元也忍不住好奇地踱到入户门边,够着头使劲儿地冲着屋里抽动着鼻翼,然而除了玄关里的一股子鞋味儿就啥也闻不到。

  “……”

  种族天赋果然是种族天赋,不是那个品种的就别惦记了……

  这边,众人使了半天劲儿也没把肖逸清弄上车,索性任由他像癞皮狗一样坐在地上。

  卓鸣远蹲在肖逸清面前,沉沉地叹了口气,“肖道长,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这又是何必呢?”

  肖逸清也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道:“不是我吓唬你们,这鬼物不除,卓云舟的命怕是要保不住了。”

  闻言,卓家人就像是听了个透心凉的冷笑话一般,前一秒还乱哄哄的花园此时此刻却安静得可怕,卓鸣远如同一瞬之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正当众人丧里丧气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那肖道长可还有化解的办法?”

  众人纷纷回头,只见陈新元背着手,老大爷散步似地慢慢走来。

  陈新元从人堆里窜到肖逸清面前,高挑挺拔的身形在后者身上投下一片阴影,居高临下地开门见山道:“肖道长一口咬定那异物是鬼,那么刚才你在房子里做了幽醮,祝祷和超度的经文单单是我听到的就不止两遍,应该也祭过法器了吧?那么……鬼呢?”

  “我见过你。”肖逸清盯着这张俊秀的脸,有点熟悉,可又想不起来他是谁,“你是……”

  陈新元直勾勾地看着肖逸清,神色说不出的寡淡,“别忙着叙旧,回答我,鬼呢?”

  肖逸清:“在、在……”

  陈新元不耐地打断,“你口口声声说那异物是鬼,可是你都使出看家本领了,为什么还不见它现形?”

  肖逸清:“因为……”

  陈新元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时间,三连问张口就来,“你既找不到异物所在又没有其他办法,又何必在这儿危言耸听赖着不走,是不是想多骗点钱?”

  “胡说八道!”肖逸清急了,“我七真道出家茹素,去情除欲,明性见道,怎么会骗香客的钱?”

  “哦,这题算你答对了。”陈新元继续道:“前面还有两题,请肖道长开始作答。”

  肖逸清:“……”

  不仅是肖逸清,在场的卓家人也全都懵了——啥情况啊,现场论道吗?

  说话间,陈新元瞄到黄豆豆已从入户门里溜了出来,化作道体,陈新元便冲着肖逸清甩了句“不急,慢慢想”就背着手地走到一旁,和黄豆豆汇合。

  敢情刚才那咄咄逼人的三连问是为了吸引众人的注意,给黄豆豆争取时间啊!

  陈新元弯下腰,凑到一朵开得正艳的月季花前嗅了嗅,“怎么样?”

  只见黄豆豆小脸皱成一团,半天都没吭声。

  陈新元顿时没了赏花的兴趣,“那东西很强?”

  “倒也不是,与其说它法力高强,不如说是狡猾。”黄豆豆的眉毛都被他拧歪了,“它把气味均匀地分散在房子的每一处,这样一来,哪怕我把整个房子都闻了一遍,也只能知道它的确存在,但是根本不知道它到底藏在哪里。”

  陈新元:“所以你还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味道?”

  闻言,黄豆豆更丧了,噘着嘴地气馁道:“嗯,不知道。”

  这就像你明明知道有什么东西躲在暗处作祟,却不知它躲在哪里,搅得你气急败坏就想把它揪出来揍一顿,可是你连它是什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说不好它就是一台手机,此时此刻你心肝宝贝地把它捧在手心里,它却在笑话你没脑子。

  陈新元摸了摸黄豆豆的丸子头,扬起唇角鼓励道:“别灰心,至少你已经证明了卓家确实存在不干净的东西。”

  这不是连那个七真道徒子徒孙都知道的废话吗?黄豆豆撇撇嘴,干巴巴地问:“然后呢?”

  陈新元心情大好,平时看起来略显疏离的眼眸也染了几分笑意,“那就证明他并不是想女人想到内伤,憋出了那种病。”

  说完,陈新元又走回人堆里,留下满头满脸都是问号的黄豆豆——

  什么女人?

  哪种病??

  那东西都狡猾成这样了,他还高兴个啥???

  “天儿也不早了……”陈新元一边走一边抬头看天色,余光正好捕捉到别墅二楼,正对着他的那扇飘窗,窗帘似乎动了一下。

  陈新元连忙看了过去,可是除了还在微微摆动的深色窗帘之外,又什么都没有。

  也是这时陈新元才猛地发现,整栋别墅的所有窗户以及但凡能透光的地方都严丝合缝地拉着厚重的窗帘。

  陈新元狐疑地皱起眉头,心不在焉地补全了先前的话:“卓先生,我们师徒俩也等好久了,既然肖道长一时半刻想不出法子,不如让我先看看?”

  这话说的正是时候,卓鸣远和肖逸清耗了半天正愁怎么脱身呢,卓鸣远连忙站了起来,一边引路一边道:“也好也好,道长请随我来。”

  眼瞧着众人要走,肖逸清立马不干了,“喂!那我怎么办?”

  黄豆豆不屑道:“自然是麻溜地滚回龙泉观,去问问你家祖师爷今天你的所作所为有没有辱没师门。”

  “……”陈新元好笑地摇了摇头,害!这小子果然还是记仇了。

  肖逸清气地吹胡子瞪眼,然而却又不占理,憋了半天才憋出句:“我不走!”

  黄豆豆:“那你就在这儿坐着,千万别走。”

  一行人有半数进了门,看来是没人想管这个烫手山芋了,肖逸清脸上再也挂不住,一股脑地爬了起来,一边追在黄豆豆屁股后头,一边给自个儿挽尊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卓先生是我们观的香客,我得留下来替他把把关。”

  黄豆豆懒得废话,哼了声冷笑给肖逸清慢慢品。

  就在这时,黄豆豆刚好踏进入户门,只见他那张刚才还有点表情的小脸瞬间就木了,目视前方的眼神也有些涣散,那惊恐的神情就好像他忽然看见了那个看不见又找不到的“鬼”一样,就连肖逸清撞在他身后都无知无觉。

  按理说正常小孩儿和成年人撞上,小孩儿早就跌倒了,可是黄豆豆却自岿然不动,反倒是肖逸清被撞了个趔趄。

  肖逸清“哎哟哎哟”地嚎着,稳住脚步后刚要抱怨几句就找不到黄豆豆了,再一转头,就看到他已经在陈新元身边了。

  肖逸清怔住,理智告诉他:这不和常理。

  与此同时,陈新元正在和卓鸣远交谈,突然感到有人在扯他的袖子,一低头就看到惨白着一张脸的黄豆豆。

  陈新元客套地让卓鸣远稍等,走开几步才问:“发生什么了?你怎么这幅鬼样子?”

  黄豆豆直截了当道:“气味没了!”

  陈新元不太懂地眨眨眼。

  黄豆豆:“那东西的味道之前满屋子都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没了!我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再闻到过!”

  陈新元的神情也跟着凝重起来,“你确定?”

  “确定!”黄豆豆现场抽了抽鼻翼,而后摇头道:“一丁点都没有!”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黄豆豆的嗅觉于陈新元来说就跟外&挂一样,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好比陈新元开挂进场,对手竟然不等他读完条就早早地退了。

  陈新元默了片刻,才像是对黄豆豆又像是对他自个儿说:“别慌,再看看。”

  **

  卓鸣远是做水果生意的,人到中年才发迹,卓家往上数三代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农民。大概是节省惯了,即使买了别墅,室内的装潢和家具也相当朴实无华——该有的家具都有,但是除了玄关处有一座关二爷的神龛以外,就再也找不出第二个算得上摆设的物件。

  总之,一进门就给人一种有钱买房没钱装修的感觉。

  别墅一共四层,地下那层是车库,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和保姆房,师徒俩逛了一圈依然没有闻到本该存在的气味,便只能作罢,随着众人往二楼走去。

  才上了几阶楼梯,就听到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从二楼传来——

  “妈,现在几点了?”

  “我、我不知道,手机没电了。”

  “那你拉开窗帘让我看看天是不是快黑了。”

  “应该还早,张姐还没开始做饭呢。”

  “你把窗帘拉开,我就看一眼行吗?”

  “别看了,你再睡一下,待会儿还有个姓陈的道长……”

  “我让你把窗帘拉开!”

  “……”

  “呵,天已经黑了对不对?哈哈哈哈……妈妈你好笨,你骗得了我却骗不了他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