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7章 阴牌(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种气氛下有些话不说还好,一说就更容易让人误会了,只见卓云舟不知所措地闭上眼,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缝,既害怕即将要发生什么,但对于未知的事又心存那么点莫名的小期待。

  一秒,两秒,三秒……

  卓云舟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额头,冰冰凉凉的,他睁开眼就瞧见陈新元右手的几个指头落在他的额头上,再来便是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卓云舟甚至都能看清在陈新元左侧眉头上有一颗颜色很淡的痣。

  那的确是张好看的脸,完全不输给那些流量爱豆,然而被这么一个帅得明目张胆的同性贴脸杀,着实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卓云舟尴尬极了,连忙把头偏朝一边。

  “别动!”陈新元捏住卓云舟的下巴,强行把他的头扶正,“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

  冰凉的指尖再一次落在卓云舟额头上,几秒的功夫便调整好手势和位置,只见陈新元的拇指和小指微微翘起,食指和无名指分别搭在卓云舟的两侧眉头,而后陈新元闭上眼,中指用力地点在眉心上。

  与此同时,卓云舟只觉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眉心处侵入,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体里流窜,那股气息太过霸道,不但让卓云舟动弹不得,并且气息所到之处就像点了一把火,要把他的身体烧个干净似的。

  然而此情此景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卓母李艳离得最近,看得也最真切,李艳仔细地瞧着陈新元的手势,越看越觉得眼熟,李艳想了半天才恍然——

  这不就是中医切脉的手法吗?

  李艳犯起了嘀咕,刚才那“萤火虫”看着挺像回事儿的,可是现在这个手势又把她弄糊涂了。

  哪儿有人在脸上切脉的?这年轻人到底靠不靠谱啊!

  大约过了两分钟,陈新元睁开眼,却是一脸凝重地看着卓云舟。

  李艳顿时慌了,“陈、陈道长,我儿子怎么样了?您能治吗?”

  好嘛,还真把自个儿绕进去真当是在看中医了……

  然而陈新元像是有什么问题没想通似的,自顾自地紧抿着双唇发着呆。

  李艳:“你倒是说话啊!”

  陈新元默了几秒才道:“不敢确定,我再试一次。”

  卓云舟抗拒道:“还……”

  “试”字都没来及说完,那股霸道的气息又蹿进了卓云舟的身体,这一次他的感觉更加强烈,似乎那股不可名状的火灼烧的不是身体的每一寸,而是——

  灵魂。

  当陈新元再次睁眼的时候,他只是空泛地看着卓云舟,之前那点“隔世遇故人”的惆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就像是学生看黑板一般,字面意思上的“看着”。

  半晌,陈新元意味不明地冷笑一声,起身在茶几上扯了张纸巾仔细地擦着手,擦得那叫一个认真,仿佛刚才他碰的不是卓云舟的脸而是什么脏东西似的。

  众人面面相觑,几个意思?

  黄豆豆也跟着着急,连忙传音道:【怎么样?探到什么了?】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收到陈新元的回复。

  就在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比一个茫然的时候,陈新元突兀地念了一串年月日,继而追问:“卓云舟,这是你的生日?”

  黄豆豆歪着脑袋,奇怪了,这一天下来,他家师父对“卓云舟”三个字简直讳莫如深,怎么现在反而能念得如此顺畅了?

  虽然卓云舟也很懵,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对啊。”

  陈新元:“出生时间是6点57分,也没错?”

  “医院开的出生证上白纸黑字地写着,怎么会错!”

  这话是李艳抢着说的,随后便站了起来,“我拿来给你看。”

  陈新元伸手把李艳拦了回去,“不必了。”

  卓鸣远若有所思地看了李艳一眼,继而朝陈新元道:“我能问问云舟的出生日期和这事儿有什么关系吗?”

  陈新元想都没想地回:“没有关系。”

  “……”卓鸣远捂着胸口,这个小道士真是处处有惊喜啊!生怕再来一次他就心梗了。

  陈新元补充道:“只是有些信息对不上而已。”

  话音刚落,就听到李艳略显紧张的声音,“对了,陈道长依你看,我儿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豆豆皱着一张小脸,这句母亲关心儿子的话本身没什么问题,但他却觉得李艳似乎是在转移话题。

  “卓云舟的体内只有一个魂魄。”陈新元解释道:“换句话说,并不是鬼上身,也没有第二个魂魄操控着他的行为。”

  “你撒谎!他明明就在我身体里!”卓云舟激动地吼,可是转念一想,刚才那被火烧的观感太过于真实,一时间也分别不出真假,只好愤怒又委屈地瞪着陈新元。

  “急什么?我只是说那东西并不在你体内,又没说你完全没问题。”陈新元语气冷淡地问:“那东西都是什么时候出现?”

  卓云舟:“天色刚刚黑透他就来了!”

  陈新元:“几点?”

  卓云舟:“有时候早有时候晚,大概七八点,有几次是八点半以后才来。”

  黄豆豆接过话头,顺嘴念道:“日夕,戌狗守夜,天地昏黄,万物朦胧,阴气……大盛。”

  听见最后四个字,在场胆小一点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陈新元抬手就给了黄豆豆一个响亮的脑瓜嘣儿,“别学那些废柴啥也不做,就只会在这儿制造恐怖气氛!”

  黄豆豆吃痛地捂着额头:……我好委屈!

  肖逸清:……我更委屈!

  “陈道长。”李艳害怕得脸都白了,“事、事情你也了解清楚了,接下来要怎么做,需要我们配合什么吗?”

  “不急。”陈新元走到窗边,“唰”地一下拉开了半扇窗帘。

  窗外夕阳西斜,红霞漫天,当真是一出夕阳无限好的美景。

  然而除了师徒俩以外,屋里的人都像见了鬼一样,惊恐地看看窗外,又忧心忡忡地回过头看着卓云舟。

  当然,卓云舟也不负所望地发起疯来——

  “落山了,太阳落山了!”

  “快了,快了,他要来了!”

  “我怕是活不成啦哈哈哈哈……”

  “呵,也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

  “唰”地一声,陈新元把窗帘重新拉上,抓了抓头无奈道:“我就是看眼天色算个时间,至于吗?”

  陈新元继续道:“现在还不到六点,另外我还在这儿站着喘气呢,你怕个屁!”

  闻言,在场众人有的掏手机,有的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正如陈新元所说,现在时间为下午5点40分,确实不到6点。

  陈新元无意中又炫了一波技,在场众人有的惊叹,有的疑惑——

  都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有人能看天色推算时间!

  然而只有之前想要气球的小女孩想到了其中关窍,“大哥哥没有手机吗?那墙上也挂着钟的呀,他干嘛不看?”

  **

  为了让卓云舟安静一些,陈新元从环保袋里翻出一张写着净心咒的符箓,瞧着卓云舟捆了满身的绳子,陈新元懒得去翻他的衣兜,干脆像古早港片里降服僵&尸那般,直接把符箓贴在卓云舟的额头上。

  神奇的是符箓刚一贴上,卓云舟就如同打了镇静剂似的,喃喃自语的声音越来越小,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云舟睡着了!太好了,他很久没睡得这么安稳了!”卓鸣远喜道:“陈道长,云舟没事了,对吗?”

  “哪有这么快?”陈新元撇撇嘴,“我还什么都没做的好吧!”

  “好好好,不急,让云舟多睡一会儿。”看见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亲儿子能睡个安稳觉,卓鸣远开心得都要流眼泪了,“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陈新元:“等。”

  众人齐声道:“等?”

  “对,等那东西出现。”陈新元拍拍手,招呼道:“大家在这儿干耗着也没意思,要不先去吃个饭?”

  众人恍然:哦……他想先吃饭再干活。

  **

  等保姆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众人把熟睡的卓云舟连同躺椅一并搬到了一楼餐厅,至于那看不见的东西,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卓家人心情大好,不但卓云舟能睡个安稳觉,他们也终于能吃上一顿安稳饭了。

  保姆惦记着家里还有三个道士,贴心地另起炉灶炒了几道素菜,在和餐厅隔了段距离的一楼客厅里单独摆了一桌斋饭,也算是避了忌讳。

  卓家人忙活了一天,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大伙儿纷纷入席,吃了几口才发现旁边的素斋桌上只有肖逸清一个人。

  保姆连忙去请陈新元师徒,到处找了一圈,最后在前院里找到他俩,然而保姆说了半天,陈新元不吃就是不吃,最后还以“澄邈观规定看事期间不能进餐否则会影响效果”为由把保姆打发走了。

  前院,陈新元趁四下无人,从环保袋里拿出黄表纸,毛笔蘸了朱砂在纸上写下“卓云舟根本不是他的转世”,写完还不甘心地打了个半张纸那么大的感叹号才捏了个诀,用火烧化。

  烧着的黄表纸无风自动,翩翩然地向上飞舞,青蓝色的火焰忽明忽暗,没一会儿就在半空中彻底熄灭,烧得连灰都不剩。

  神识传音是有距离限制的,距离稍微远一点就得用这种传信的方式联系。

  目睹了一切的黄豆豆皱起小脸,不解道:“你探魂到底探到什么了?柳婳姑姑找了这么久,生辰八字都对上了不可能会找错人啊!”

  突然,天边飞来一只火蝴蝶,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飘飘摇摇,最后落到陈新元的手心里,火蝴蝶扇了扇翅膀,化作一张黄表纸,上面写着:不可能!

  “死脑筋!”陈新元骂了一句,气急败坏地在新的黄表纸上写:我亲自探查的还能有假?卓云舟体内根本没有我的东西!

  黄豆豆惊恐地瞪大了眼,“你什么东西在卓云舟身体里???”

  没等陈新元回答,别墅里突然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而后保姆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不好啦!陈道长你快来看看,云舟发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