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11章 阴牌(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多月前,泰国榴莲大量上市,卓云舟带着团队伙伴如期来到泰国批发收购榴莲,当各项事宜大致完成的时候,原计划回国的那天早晨,卓云舟接到了大学暗恋对象洪敏的电话。

  才听到洪敏的笑声,卓云舟的魂就已经被勾走了一大半,当洪敏说她也在泰国旅游,想约卓云舟到曼谷吃个饭的时候,卓云舟早就高兴到意识模糊,以至于他都忘了是怎么告别了同伴,又是怎么去的曼谷。

  等他如同踩在棉花上一路飘到约定的地方,就看到洪敏穿着一身浅色连衣裙,笑意盈盈地朝着卓云舟挥舞着一只手,然而另一只手却是和身边的男人十指相扣着。

  往事重现,卓云舟委屈巴巴地说:“我本来打算和他们吃完饭就找借口先走的,没想到洪敏却让我和他们玩几天再一同回国,就连她男朋友张怀哲也劝我留下来……”

  “……那时候洪敏又是撒娇又是哀求的,还说了好多上大学那会儿的趣事,我、我晕晕乎乎的就答应了。但是也是陪他们玩了两天以后,我才发现他们只是想要个免费导游才让我留下来的。”

  卓云舟悄咪咪地瞥了一眼陈新元,只见后者正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块燕通阴牌,似乎对讲故事的人以及故事本身都没什么兴趣。

  不过黄豆豆倒是听得尽兴,“后来呢?”

  卓云舟抿了抿唇,硬着头皮地往下讲:“我记得那是回国的前一天,我们在素可泰……”

  素可泰是泰国昔日繁盛王朝时期的古都,这里不同于曼谷,芭提雅那般的车水马龙,素可泰旧城区安静得略显冷清。

  旧城区里古代遗迹颇多,随处可见古老的寺庙佛塔和斑驳的巨型佛祖石像,游客一不留神就会陷入这浓厚的宗教氛围里。

  就连张怀哲这个号称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在看过那么多让人肃然起敬的佛像后都不禁有所动摇,“你们说这世上真的有神佛吗?”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卓云舟越发不明白洪敏喜欢张怀哲哪一点。张怀哲没他帅,性格没他好,家境更是没法儿比,最要命的是张怀哲还是个杠精,杠天杠地杠万物那种,好几次把卓云舟聊到崩溃,要不是顾及洪敏的面子,卓云舟早就撂挑子走人了。

  这会儿听到张怀哲的声音,卓云舟便没好气道:“你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

  然而这种“你开心就好”的完美回答对杠精来说简直就是一根再好不过的杠杆。

  张怀哲:“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不敢苟同了,怎么能是我觉得?你想,你仔细想,我们从小到大都是无神论者对吧?但又怎么解释全世界存在那么多的宗教组织和信众呢?然后你再反过来想,假如我觉得世上有神佛,可是谁也没见过啊,又如何定义它存在?”

  卓云舟被杠得脑壳疼,“你既然不信又何必琢磨这么多?”

  张怀哲:“害!这世界上的事哪一件不值得琢磨?要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爱动脑子,那社会怎么进步,人类怎么越过越好?”

  眼看着卓云舟就要爆发,洪敏连忙打圆场道:“行了行了,别再说这个了,泰国可是全民信佛的,被人听见了不好。”

  张怀哲不以为意,“嘁!素可泰又不是啥大城市,哪儿来那么多听得懂中文的人?”

  这话就像被开了光似的,才说完便听到一句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从三人的身侧传了过来,“嗨!前面的小哥哥小姐姐……”

  张怀哲大惊,条件反射地咽了口唾沫,不是吧?flag倒得也太快了!

  卓云舟和洪敏无语地对视一眼,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三人纷纷侧身回头,便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女人从路边的商店里迎面走来——

  黑色吊带背心,牛仔短裤和人字拖的清凉搭配凸显着女人窈窕的好身材,小腿侧面纹着五条经的刺青一览无余,文身的篇幅很大,也非常吸睛。

  纹身女趿拉着人字拖,吧嗒吧嗒地走到三人面前,精明的目光从卓云舟和洪敏脸上略过以后,直勾勾地看着张怀哲,“这位小哥哥,有兴趣了解一下泰国佛牌吗?”

  纹身女别有深意地补充道:“我们店的佛牌都是经过修为高深的阿赞师父加持的,很灵的哦!”

  洪敏一脸惊恐,大气都不敢出,完了完了,这女人肯定是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卓云舟下意识地把洪敏护在身后,礼貌地回绝了纹身女的推销,“不用了,谢谢。”

  “干嘛呢干嘛呢?”张怀哲脸色难看地瞪着卓云舟,一把将洪敏拉到跟前,“我还在这儿站着喘气呢,用得着你保护我女朋友吗?”

  “再说你至于这样吗?人家美女就问这么一句,你不信不买就行了,她还能用刀架你脖子上逼着你买吗?”张怀哲白了卓云舟一眼,转头朝着纹身女寻求认同,“美女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怀哲冲着卓云舟一顿输出,全是“你你你”,卓云舟脸都气歪了,指着张怀哲的鼻子口不择言地怼了回去,“你他妈有个鸡毛的道理!你刚才嘚吧嘚地杠了一路,怎么在外人面前就全变成是我说的了?这锅甩得也太他妈顺手了吧!你听好了,老子不信神也不信鬼,更不会买什么狗屁佛牌,不过这姑娘的佛牌要是真灵的话,老子劝你最好买一块,保佑你这傻逼活得久一点,千万别被人打死!”

  说完,卓云舟愤怒地看了张怀哲一眼便转身就走。

  “唉?”洪敏赶紧追了上去,“卓云舟,别走啊!卓云舟……”

  ……

  想起那天的情景,卓云舟还是气不打一出来,咬着后槽牙地骂道:“张怀哲就是个傻逼!”

  骂完以后卓云舟又继续给故事结了尾,“后来洪敏追上来劝我半天,我想反正第二天就回国了,捏着鼻子再忍一天算了,然后我就和洪敏走回去找张怀哲,闹成这样大家都没心思玩儿了就早早地回了酒店,直到第二天才碰面一起去机场回国,之后就再没有联系过。”

  黄豆豆:“所以你怀疑是张怀哲用这块阴牌搞你?”

  “对,当时我骂得那么难听,他肯定非常生气。”卓云舟顿住,想了想又道:“而且我这人藏不住心思,张怀哲应该看得出来我也喜欢洪敏吧。”

  黄豆豆疑惑道:“可是你们找到张怀哲以后就回酒店了,之后也没有任何交集,那么他是如何把这块阴牌塞你包里的?”

  卓云舟苦笑道:“小道长,我要是知道的话,也就不会被害成这幅鬼样子了。”

  李艳恨恨道:“十有八.九就是张怀哲搞的鬼,太可恶了!”

  保姆点点头,“对,他把云舟害成这样,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卓家人纷纷为卓云舟打抱不平,谁也没有注意到好长时间都没有搭过话的陈新元,此时此刻他却是缩在一旁,专心致志地用红线在燕通阴牌上捆着别人看不懂的结。

  那股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认真劲儿,仿佛捉鬼到此为止,卓云舟的事已经和他再无相关一般。

  “陈道长。”

  “陈道长?”

  “嗯?”思绪被打断,陈新元茫然地抬起头,才看到卓鸣远已经走到了面前,“怎么了?”

  卓鸣远心有戚戚地看了看他手里捆着红线的燕通阴牌,“我想问问云舟这事儿,是不是已经化解了?”

  可是好半天陈新元都没回答,直到他打完最后一个结,才抬起头,模棱两可地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卓鸣远:“……”感觉心脏又有点不舒服了……

  “算了。”陈新元摆摆手,大步走到卓云舟面前,“我问你,你开启这块阴牌的时候有没有念过心咒?”

  卓云舟狐獴般地眨巴着眼,“开启?什么心咒?”

  黄豆豆翻了个白眼,得嘞,刚才的故事他家师父算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想到这里,黄豆豆便通过神识传音,挑挑拣拣地把故事大概和陈新元说了一遍。

  “哦……”陈新元恍然,“那就是连心咒都没念就自动开启了。”

  以为事情已经了结的卓云舟,此时此刻又被说糊涂了,“陈道长,你给个痛快话吧,别这样一惊一乍的。”

  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坏到哪去?大不了出家当道士!

  陈新元:“你们真的想听?”

  众人纷纷点头。

  陈新元:“不怕被吓死?”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又都纷纷点头。

  “行吧。”头都点了,陈新元也不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说:“我刚才的话没说完,这块法相为燕通的佛牌,不但是一块阴牌,还是一块邪阴牌。”

  迎着众人茫然的眼神,陈新元解释道:“上座部佛教认为横死者,也就是死于意外、自杀、他杀、难产等等非正常死亡的人不得经轮回转世投胎,这些人死后魂魄滞留人间。在东南亚有修习控灵术的修者,他们会把横死者的魂魄收集起来,然后将魂魄注入到用阴料做成的阴牌里,最后让信众请回家供奉,这么一来,鬼魂就能帮助供奉者达成心愿,供奉者也能替鬼魂积累福报,助它早日投胎,相当于是人和鬼达成某种契约关系。”

  “卓云舟说的都是真的,这块邪阴牌里,的确有另一个……”陈新元斟酌了会儿,才避重就轻地道:“那种东西。”

  “一般的邪阴牌都需要通过心咒来开启,这样供奉者才能和里面的鬼魂达成契约关系,但是你这块是自动开启的……”陈新元叹息一声,道:“我现在还有一些问题没想通,暂时没办法回答你们到底是张怀哲用这块邪阴牌搞事情,还是卓云舟站在人家佛牌店门口骂太狠得罪了店里的鬼魂,而且我也不确定这块佛牌里的那东西还会不会钻出来作祟。”

  “那、那那……”卓云舟害怕得汗毛竖起,那了半天都没那出个下文。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得赶紧回去观里继续研究。”陈新元无所谓道:“当然啦,今天的车马费就不用结了。”

  卓家人都惊呆了,这哪儿是车马费的问题???

  眼瞧着陈新元开始着手收拾东西,李艳急道:“那我们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陈新元莫名其妙,“该吃吃该喝喝,天也不早了,赶紧洗洗睡啊!”

  卓鸣远:“陈道长,万一你走了以后那东西又出来了怎么办?”

  陈新元抓抓头,这是个问题嗷!

  卓云舟眼睛一亮,提议道:“要不我们跟着陈道长去道观里住吧!”

  最好是住到那东西彻底被化解为止。

  “也行。”陈新元扫了一圈跃跃欲试的众人,无奈地补充道:“那东西只针对卓云舟,他们一家三口再加上保姆阿姨跟我走,其他人把我刚才给的符箓贴身佩戴就行了。”

  闻言,众人纷纷拿出符箓,一边端详一边议论——

  “真的假的?”

  “这符能求财吗?”

  “我以前求的平安符人家大师还给叠成三角形,里面还包着块铜钱呢,陈道长这道符就折成三折,还没折整齐,太草率了吧!”

  “别瞎说,你又不是没看见陈道长的本事!叠那么花里胡哨干嘛?管用就行。”

  ……

  待闲杂人等收拾妥当陆续驾车离开卓家别墅的时候,陈新元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啧”了一声。

  黄豆豆:“又干嘛啦?”

  只见陈新元抱着手,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抱怨:“刚来的时候我就说了,直接把卓云舟强行带回观里,你偏不干,看吧,折腾了这么老半天,结果还不是一样!”

  黄豆豆:“……”谁、谁说不是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