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13章 阴牌(十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类似上厕所这种正常人类的生理需求,早已辟谷的陈新元完全不需要,更不用说澄邈观里其他的大神小仙了。

  好在当初重建澄邈观的时候,有关部门是按照普通道观建造的,配备了卫生间和厨房,可是任谁都想不到,这些设施时隔一年才派上用场……

  这是第一次有外人入观,陈新元生怕卓家四口又闹出别的幺蛾子,便硬生生地在中庭干坐到后半夜,直到确定四人已经入睡,陈新元又悄咪咪地在房间外布下警哨结界,但凡有人出门就会给他发去通知。

  陈新元这才舒了口气,一股脑地走入后院,想都没想就纵身跳入八角井中。

  井水早已枯竭,从井口到井底大约十多米,这也直接防止了有人乱入。如果真的有人不慎落井,只能恭喜他死的时候挑了个好地方——打捞上来抬到前院,陈新元顺手就送上超度大礼包。

  **

  井下另有一番天地——

  布满石子的井底,四周还有三具小动物的白骨,看起来和普通的废弃枯井没什么区别。然而这三具白骨才不是什么不慎落井直至饿死的小动物,而是刻意摆放的,通往井内空间的机关钥匙。

  井壁上设有三个暗格,陈新元依次拆下并嵌入对应白骨的头骨,第二根肋骨以及尾骨,井壁上的暗门便自动打开了。

  暗门里是一个类似石窟的空间,里面不见天日,黑得就像夜里还戴着眼罩,看不到一丝一缕的光。

  陈新元踏入暗门,穿过狭长的走道便来到石窟的中央空地。石板地上简陋地放着几个蒲团,连张桌子都没有,柳婳和黄豆豆一人坐一个蒲团,看那歪七扭八的坐姿,似乎已经等了好长时间。

  今天所发生的事,黄豆豆早已事无巨细的和柳婳说了一遍,陈新元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告知她卓家孪生兄弟的事。

  听完,柳婳气地狂甩尾巴,“卓家夫妇真是太过分了!连神、仙都敢骗!”

  “你蜕个皮顺带把脑子也蜕没了吗?”陈新元嫌弃地白了她一眼,“我问你,他这一世的生辰八字是谁给你的?”

  柳婳:“司命啊,后来我不放心还托人到酆都查了一下,确实没错。”

  陈新元:“期间有没有谁告诉你,他这一世还有个双胞胎弟弟?”

  柳婳抿唇回想了一阵,而后摇了摇头。

  陈新元冷哼一声,那就对了。

  “你是说司命故意隐瞒了这事儿?”柳婳越想越糊涂,“可是为什么啊?”

  陈新元眯起眼,浅淡的眸色像是蒙了一层纱一样令人捉摸不透,“或许上头的那帮神和仙,根本不想有人找到他。”

  他是个谪仙,更是个特殊的谪仙。他做的那些事实属逆天所为,坏了仙界规矩。他被贬谪为人并不是单纯的受罚,而是从此以后世世代代生而为人,再无证道成仙的可能。

  “我想不明白。”黄豆豆的手肘杵着膝盖,双手捧着脸地疑惑道:“按理来说产妇分娩双胞胎,先生的那个孩子,健全的概率要大于后生的那个,可是为什么卓云谦明明是哥哥,反而是痴痴呆呆的?”

  “这和谁先生谁后生没半毛钱关系。”陈新元冲着柳婳努了努嘴,“问她,都是她干的好事。”

  “嘿!你讲话下巴托托牢好吗?要不是我,他都没机会生出来!”竖瞳阴恻恻地瞥了陈新元一眼,柳婳又神神秘秘地对黄豆豆说:“你听说过补魂术吗?”

  闻言,陈新元掏掏耳朵,这话他耳熟啊!前段时间他出门闲逛的时候,那些保健品推销员可不就是这么说的——

  先生,你听说过X利吗?

  不同于没个正经的陈新元,这话落入黄豆豆的耳里,则是惊地蹦了起来,“这不是传说中的禁术吗?”

  这个传说就相当于是现代人对证道成仙的态度,相信它存在吧,又听过没见过,不相信吧,民间又多得是它的故事。

  然而在上古时期,补魂术的的确确存在,并且很久很久以前就被列为仙家禁术,关于补魂术的记载早已被摧毁,会此术法的古早大神要么陆续陨落,要么乖乖听话不再使用,在此前的千千万万年间,补魂术销声匿迹,后辈的仙家也只是听前辈口口相传罢了。

  要不是遇到柳婳,陈新元都以为补魂术只是骗小孩儿的江湖传言。

  “这也是我被罚下界的原因。”柳婳喃喃道:“他本该身死道消的,是我用补魂术救了他才换来的转世投胎……”

  “……现在想来,看似智力有问题的卓云谦才应该是他转世的样子。”

  黄豆豆眉头紧锁,圆圆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柳婳:“卓云谦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体内只有胎光这一魂是他自己的,其他的二魂七魄都是我从别人身上凑来的。”

  黄豆豆彻底懵了,这种骚操作他还说头一次听说。

  这也是补魂术被列为禁术的根本原因——想要补全一个魂,那就得从其他健全的魂魄中分离出需要补充的魂或魄,并且还不能逮着同一个魂魄薅羊毛,像卓云谦这样缺了二魂七魄的,就得从另外的九个魂魄中分离出所需的魂和魄。

  然而魂魄是禁不起分离的,一旦分离,那缕魂魄的本主轻则失去投胎转世的资格,重则灰飞烟灭。

  如此救一人却要牺牲其他无辜的人的术法,仙家自然不能容忍。

  黄豆豆咋舌,“那被分离魂魄的九个人……”

  柳婳抬手一挥,右侧的石墙自动裂开,露出里面的密室。

  密室里放着一张木质的供桌,供桌的中央放着香炉,燃着三炷清香,香炉两侧分别点着蜡烛,供桌靠后的位置放着一个三层的木架,九个白色的瓷瓶每层三个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柳婳叹息道:“他们是自愿的。”

  陈新元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九个魂魄,他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又在心里默默地念了句“福生无量天尊”以示告慰。

  而后陈新元看向柳婳,问:“除了你之外,你可知道还有谁会补魂术?”

  柳婳:“补魂术在上古时期又不是什么稀奇的术法,会的人可多了,但你我都知道,如今这个时代会补魂术没用,还得有引子。”

  黄豆豆茫然道:“什么引子?”

  陈、柳二人异口同声:“鸿蒙紫气。”

  这便是陈新元在探过卓云舟的魂魄之后就确定卓云舟不是那个人转世的原因——

  补魂术中,用来把三魂七魄捆补到一起,使之成为一个完整魂魄的引子,便是如同缝线的鸿蒙紫气。当初柳婳给那个人补魂,用的正是陈新元被那个人偷走的鸿蒙紫气。

  “啊……”黄豆豆恍然,“怪不得师父说在卓云舟体内没有他的东西。”

  陈新元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道:“你这话说的,咋那么怪呢?”

  黄豆豆撇撇嘴,“我只是复述你的原话而已。”

  陈新元没空斗嘴,冲着柳婳正色道:“那又有几个人会分离魂魄?”

  “补魂术被禁不就是因为分离魂魄太过离经叛道吗?现在上面管这么严,谁闲着没事会去踩雷?要不是我倚老卖老,当初怎么可能只是被罚下界?再说了,分离出来的魂魄不用来补魂,留着过年啊?”柳婳莫名其妙地道:“你问这个干嘛?”

  陈新元话不多说,直截了当地把从卓家搜出来的燕通阴牌丢给柳婳,“探一探就知道了。”

  柳婳稳稳地接住,把玩了片刻才摸索着打开了卡扣,当看到里面的构造时,竖瞳顿时变得凌厉,而后也像陈新元那般,三个指尖分别按在额骨,玻璃瓶以及棺材钉上。

  “这……”柳婳不可思议地倒抽一口凉气,中指一点,再探一次。

  陈新元:“不用探了,结果都一样,如果事情如你所说,那么这块邪阴牌就很不科学了。”

  柳婳歪了歪嘴,“你少从那些闲书上学这些稀奇古怪的现代词汇,科学?我们干的事儿哪件是科学能解释的?”

  “里面有什么啊?”黄豆豆好奇死了,“让我也探探呗!”

  十几秒的功夫,黄豆豆得到了一样的答案——

  这块邪阴牌里,确实有福报不够滞留人间的横死者的魂魄,可是,仅仅只有名为“雀阴”的一魄。

  雀阴,属三魂七魄的第五魄,主管生.殖.系统,也正因为有雀阴的存在,生物才有情.欲。

  黄豆豆:“难怪我闻不出来。”

  他都是现在才知道还有分离魂魄这种骚操作,之前自然也没条件让他闻啊!

  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以后,黄豆豆又口无遮拦地吐槽:“怪不得卓云舟会是那样的症状,两个雀阴魄在一个人身上闹了这么久还没死,卓家早该去烧高香了。”

  然而其余二人就没他这么轻松了,只见陈新元紧抿着唇,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膝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柳婳:“你在想什么?”

  陈新元:“我在想司命星君亦或者是上面的谁,为什么非得给他的转世弄个双胞胎弟弟。”

  “哈?”柳婳莫名其妙地问:“这个问题之前不是说过了吗?你还说是为了不想让人找到他。”

  “所以啊,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想要找到他?”陈新元唇角上扬,笑得像个变态,“又或者说,这世间还有一个人,不但会分离魂魄,还和你一样误把卓云舟认成了他。”

  柳婳:“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害他?”

  “是与不是。”陈新元站了起来,拍了拍身后并不存在的灰尘,“去一趟泰国就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