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20章 阴牌(二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卓家父子大眼瞪小眼,他们想象中的开大招,不过是炫一波技,再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现在这种赶尽杀绝的方式他们可是想都不敢想啊!

  翻译也急地抠脑壳,他可没少接待过慕名前来求神拜佛的游客,翻译多多少少也听闻过泰国宗教文化的分支,像阿赞启这样的黑衣和尚,四舍五入就等同于是修黑法的巫师,什么控灵术,降头术亦或者是下蛊,对黑衣和尚来说简直就是基本操作!

  陈新元一个顺手就把阿赞启控制的阴灵全部给超度了,随后陈新元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可是翻译呢?翻译还要在泰国混的啊,万一阿赞启打击报复,对象也只会是翻译啊!

  瞧着翻译半天没说话,陈新元催促道:“你倒是翻啊!”

  翻译咬紧了牙关:我翻个锤子啊!之前是谁说的,别人宗教的事他不方便插手啊?

  回想起和龙婆宿交流的时候,翻译总是磕磕绊绊的,陈新元嫌弃道:“我说的话很难吗?你干这行几年了?怎么连这点词汇量都没有?”

  翻译:“……”

  陈新元“啧”了一声,“还好佛法是共通的,当初玄奘去印度要是带上你这废才,他八成也取不到真经!”

  说完,陈新元不再指望翻译,自顾自地走到阿赞启面前。

  陈新元随手捏了个诀,手心里顿时蹿出一团火焰,两只手倒着玩了一会儿,而后抬手指着先前他爬过的桂圆树,火焰便响箭一般飞了出去,准确无误地砸在桂圆树上。

  一声巨响后,桂圆树凭空消失,原先树根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大窟窿。

  众人被吓唬地一愣一愣的,陈新元很是满意地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而后便对着阿赞启手脚并用地比划了半天。

  别说,从阿赞启那狰狞又挫败的神情来看,大概是听懂了。

  阿赞启愣了几秒,而后又羞又气地边跺脚边骂骂咧咧的,这副如同小孩子站在玩具店外撒泼打滚的模样出现在一个中年出家人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等阿赞启念叨完,陈新元转头冲着那群等着拿佛牌的人问:“他说的啥?”

  翻译靠不住,但牌商里最不缺的就是在泰国谋生的中华人。

  果然,一个胖乎乎的女人殷勤地小跑过来,开口道:“阿赞启说,佛道两家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你这样的大能也没权利超度我的阴灵,再说这些阴灵生前都是我佛信众,你刚才的行为有违天理,我谴责你,强烈谴责!”

  陈新元想了想,点头赞同:“嗯,说得有道理。”

  继而又无赖地补充道:“度都度了,这样吧,你要是不服,就去你家佛祖面前告我一状,好吧?”

  都不需要陈新元吩咐,胖女人就看热闹不嫌事大地主动给翻译了。

  阿赞启气地跳脚,然而都不需要陈新元炫技,当阿赞启听说阴灵不但被全部抢走,而且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就全被超度的时候,阿赞启就明白,他和陈新元不是一个境界的人,哪怕他使出浑身解数也只是班门弄斧,伤不着陈新元一丝一毫不说,可能还会落个被他顺手度了的下场……

  “我又不会拿你怎么样,干嘛丧着一张脸?”陈新元拍了拍阿赞启的肩膀,“以后做人别那么嚣张就行了。”

  阿赞启:……谁有你嚣张啊????

  陈新元懒得多说,背过身趁旁人看不见的时候,连忙从左手腕处的袖里乾坤中抠出燕通阴牌,“我来找你就想问问这个,你见过吗?”

  阿赞启接了过来,先是疑惑地点点头,鼓捣了半天燕通阴牌之后又摇了摇头。

  胖女人自动翻译道:“这原先是一块燕通阴牌,据说是我们这一派的传世信物,十二年前由我师父传给了我,但是在半年前却无缘无故地遗失了,想不到它到了你的手里。”

  陈新元:“所以是你师父或者师祖制作的?”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阿赞启摇摇头,指着燕通阴牌地内部,“这块宾灵被人改造过,除了银壳、额骨以及这个玻璃瓶是原来就有的,其他的我都没见过。”

  “更何况……”阿赞启冲着面前的虚空作了个礼,“我们不会做得罪阴灵的事,尤其是和我一样修黑法的,因果循环,残害阴灵必将反噬。”

  陈新元瞧着阿赞启满身的纹身撇了撇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要不是亏心事做多了心虚,也不能把自己纹成这样……

  而后陈新元又把问龙婆宿的问题重复了一遍,然而阿赞启也是一问三不知。

  难道真的是陈新元想多了?这块燕通阴牌只是误打误撞地到了卓云舟的手里?

  陈新元抿了抿唇,“既然是你们的传家宝,那现在还给你,也算物归原主了。”

  闻言,阿赞启手里的燕通阴牌就像是会烫手一般,他想都不想地就塞还给陈新元,连连摆手道:“它已经被人改造过了,我可不敢要!”

  陈新元:“真不要了?”

  阿赞启叹了口气,挫败地道:“我控制不了里面的魂魄,或许这块阴牌在你手里,它才会这么老实。”

  “行吧。”陈新元把燕通阴牌随意地放进裤包里,又不死心地道:“听说你是苗族,你可听过苗族有关于分离魂魄或者锁魂的术法传闻?”

  “没有。”阿赞启顿住,忽而眼前一亮,“我想起来了!我在一本书里看过类似的故事!”

  陈新元难得紧张地问:“什么书?”

  阿赞启兴奋道:“《哈利波特》!”

  陈新元眨巴着眼,“哈利什么?听这名字……是哪国宗教的文献吗?”

  正当阿赞启讲到伏地魔的第二个魂器是一本日记的时候,卓家父子就一人一边,架着听得津津有味的陈新元走了……

  卓鸣远:“天也不早了还没吃饭呢!”

  卓云舟:“谢谢阿赞师父的科普,回头我给陈道长买全套!”

  **

  后面的两天,陈新元又跑了几家大寺庙,和几个有名望的高僧探讨咨询燕通阴牌以及分裂魂魄的事,然而这些问题对于泰国僧侣来说简直超纲,答案显而易见。

  事到如今,陈新元只能作罢,毫无收获的三人预定了回国的机票,草草结束泰国之行。

  然而就在回国的前一天晚上,陈新元正窝在酒店的床上,捧着卓云舟的Ipad看《哈利波特》的电影时,一只火蝴蝶穿过紧闭着的落地窗,飘飘摇摇地落进陈新元的掌心,化作一张写着字的黄表纸——

  【师父,大师兄回来了。】

  陈新元潦草地扫了一眼,又扭头继续看电影,可是还没看到三秒钟,他就像才反应过来似的,“噌”地一下弹了起来,而后便着急忙慌地找来酒店的便签本,就着圆珠笔“唰唰唰”地飞速写字。

  【卓家那傻大儿呢?还在观里吗?】

  不消多时就收到了黄豆豆的回信。

  【傻大儿?云谦哥哥吗?刚才我们还在一起,现在他回房睡觉了。】

  陈新元睁大了眼,倒抽一口凉气,而后便一溜烟地跑出房间,把隔壁卓家父子俩的房门锤地“哐哐”直响。

  前来开门的卓云舟茫然又紧张地道:“出什么事了?”

  陈新元:“收拾东西,马上回国!”

  卓云舟:“哈?我们不是明天一早回吗?”

  陈新元急不可待地吼:“我说的是现在就走!”

  闻言,卓鸣远也冲了出来,“什么事这么着急?可是现在去机场,飞机不飞也没用啊!”

  陈新元:“有没有其他办法?现在就能走的!”

  卓云舟:“有,包车!”

  “那就……”

  卓云舟话锋一转地打断道:“现在确实可以包车走,但是从这里开车回霖江,最快也得开三天啊!”

  “……”陈新元无力地靠在门板上,完了,还是救不活的那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