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21章 桃花债(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澄邈观。

  早上七点,卓云谦准时醒来,从小到大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时,哪怕卓云谦起床以后根本没有事做,他也一直保持着朝七晚九,按时作息。

  尤其是当卓云谦渐渐长大,行为举止越发不像个正常人以后,父母早就不图他为家做多大贡献,此后的生活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保持呼吸混吃等死。然而卓云谦自个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形成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物钟,仿佛是骨子里自带的,身体到点就自动做出反应似的。

  这也让卓家人愁到一缕一缕地薅头发,他们只希望卓云谦平安喜乐,开开心心地过完这一生,然而谁知道他却“残疾人”要强,混吃等死的日子偏偏被他过成了上班打卡……

  对借住在澄邈观的日子卓家人分得很清——

  生活必备品置办齐全,除此之外就不会多花一分钱买些有的没的。比方说牙膏牙刷等等洗漱用品人手一套,但是像热水器这样的大件电器他们就不考虑了,反正夏天的自来水不冻人,凑合着也能用,身上实在脏得难受,卓家人便趁着去亲戚家串门的时候洗个澡。

  卓云谦在一楼的公用卫生间里简单地洗漱完,就一边做着扩胸运动,一边漫步走到中庭的空地上。

  此时天色将亮不亮,天地间仿佛是一张像素不够的照片,叫人看不透彻。朦朦胧胧中卓云谦依稀能看到中庭的石桌边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道袍,手里拿着一支红玫瑰的男人,卓云谦眯起眼,细细打量着这个像是凭空出现又未曾谋面的陌生人。

  那人一头白发,前短后长,无拘无束地披散着,乍一看还以为是位老者,然而仔细看他的脸,尽管长而细碎的刘海挡住了双眼,却不妨碍别人get到他那属于小鲜肉的漂亮。

  对,是漂亮没错,尤其是左眼下的那颗泪痣,将他本就柔美的脸点缀得越发妩媚。

  卓云谦直勾勾地看着白发青年,大约一分钟后,那慢吞吞的脑回路才反馈出信息,卓云谦恍然地“啊”了一声——

  眼前的白发青年让他想到了东方不败……

  其实白发青年早就听到了动静,然而他忙着其他事,也就这会儿听到声音才抬起头,看了卓云谦一眼便道:“哟!师姐终于找到你了。”

  白发青年不知道卓云谦的情况,等了几秒没收到回答,他便扯了个玩味的笑意,又道:“我师父刚见到你的时候有没有很紧张?呵,他以为他藏得很好,其实……”

  话还没讲完就被卓云谦一词一顿地打断了,“师姐,是谁?”

  “……”白发青年古怪地看着卓云谦,“柳婳啊,她是你徒弟,你是我师叔,我们同宗同门,我应当喊她一声……”

  卓云谦:“你师父,又是谁?”

  白发青年:……这人咋回事?是有延迟吗???

  “云谦哥哥!”

  黄豆豆三步并作两步地蹦了过来,然而当看到白发青年的时候,黄豆豆又敛了笑容,恭恭敬敬地冲着白发青年作了个礼,“大师兄。”

  黄豆豆冲着卓云谦介绍道:“这是我大师兄,胡星泽。”

  “嗯。”胡星泽温柔地把红玫瑰放到石桌上,朝着黄豆豆招了招手,等二人距离足够近时,胡星泽又凑到黄豆豆耳边悄声道:“师叔怎么回事?为什么给我一种转世忘带脑子的感觉?”

  黄豆豆蹙起眉,疑惑道:“谁是师叔?”

  这会儿换胡星泽疑惑了,他睁大了眼,指着卓云谦大声道:“你不知道他是谁?”

  黄豆豆如实回答:“他是云谦哥哥啊,哦对,师父说云谦哥哥的前世偷了他的东西,算是他的仇人。”

  而后黄豆豆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把补魂术的事说了一遍。

  胡星泽:“这么说现在的师叔不但没有前世的记忆,而且还是个傻子?”

  尽管这段时间黄豆豆和卓云谦相处甚欢,但黄豆豆也不否认这个事实,便无奈地点了点头。

  只见胡星泽怔愣了片刻,而后他的唇角便止不住地扬了起来,诡异的笑意看起来又贱又渗人。

  黄豆豆打了个哆嗦,“大师兄,你有话直说,别吓人行吗?”

  “怎么会这样呢?”胡星泽叹息一声,苦恼地道:“都怪我知道的太多了。”

  黄豆豆撇撇嘴,满脸的不屑,卓云谦和补魂术都是黄豆豆告诉他的,他知道啥啊他知道!

  “师父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不成仙?”瞧着黄豆豆茫然的模样,胡星泽满意地笑开了,“那是因为师叔偷了他的鸿蒙紫气证道飞升,师父伤心欲绝,之后的好几百年都没能走出来,他怕飞升后不知道怎么面对师叔,所以干脆就不成仙,永绝后患。”

  黄豆豆:!

  胡星泽抬手指向左侧的朝房,“你记得里面挂的是什么吗?”

  黄豆豆理所当然道:“咱澄邈宗历代祖师爷的画像啊!”

  “每月初一、十五咱们都要叩拜祖师爷,这么多年了,你就没发现从左数第六张画像就是……”胡星泽暗戳戳地指向卓云谦,“他啊!”

  黄豆豆将信将疑地飞速跑进朝房里,待他再回来时,他脸上的汗毛都根根分明地竖了起来。

  真的是他!

  胡星泽“句”地吹了声口哨,“而且还是师父亲自画的。”

  黄豆豆战战兢兢地道:“你、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害!还不是因为师父度我成仙的时候还没走出情殇阴影。”胡星泽摇了摇头,幽怨道:“你是不知道我刚成仙的那段日子有多惨,天天被师父拉去酗酒,一喝就是一宿,道法完全没长进,反而练出了个千杯不醉的酒量……”

  “……师父喝醉了就念叨他和师叔的事,醒了又装没事人,那痴情的模样啊!我拍马都追不上。”

  黄豆豆八卦道:“所以他们俩是道侣?”

  “不是。”胡星泽一脸遗憾地道:“师父单相思罢了。”

  黄豆豆指着卓云谦:“那柳婳姑姑和他……”

  胡星泽:“师徒关系,其实你应该叫她师姐,唔……不过师父一直怀疑师姐也暗恋师叔。”

  黄豆豆恍然:“害!难怪他俩一见面就打架!”

  胡星泽:“可不是么?他们把笑云山打塌了的那次,就是师姐想把师叔的画像拿下来临摹,师父不让就打起来了,还有那次……”

  ……

  等到陈新元一行紧赶慢赶,终于在中午时分抵达澄邈观的时候,单单是从前来迎接的黄豆豆那躲闪的眼神,陈新元就知道,一切都晚了。

  陈新元从后勒住黄豆豆的脖子,恶狠狠地低声道:“胡星泽跟你说了什么?”

  黄豆豆被勒地说不出话,只能一个劲儿地摇头。

  正在这时,卓云谦也和父兄打完就招呼,他径直走到陈新元面前,满眼都是如沐春风的笑意。

  自从卓云谦刚来时给陈新元来了个贴脸杀,之后陈新元就再也没正眼瞧过他,这会儿二人冷不丁地脸对脸,陈新元很不争气地紧张道:“干、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我听说了一些事。”卓云谦柔和的嗓音娓娓道来,此时此刻,陈新元紧抿着唇眼神飘忽的模样,不差分毫地映入卓云谦那双柔情似水的眼里。

  “虽然我对那些事完全没有印象,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说我,可是……”

  “……你不能因为那些我不记得甚至都不是我做的事,就这么躲着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