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23章 桃花债(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卓云谦情真意切的话语落进鸟笼里那俩被转地头晕眼花的吃瓜群众耳里,使得他俩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觉得自个儿又可以了。

  黄豆豆:【大、呕……大师兄,云谦哥哥说他愿意!】

  胡星泽:【他愿不愿意是其次,关键是师父那番话,啧啧啧……哪怕是转世了,师父还是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

  黄豆豆:【可不是、哇……对不起啊大师兄。】

  被吐了一脸的胡星泽:【……】

  **

  卓云谦就这么留了下来,然而谁也没想到他收拾妥当在澄邈观彻底住下以后,却是一心一意地把澄邈观当家了——

  每天早晨七点准时起床,洗漱完就打扫庭院,擦拭三间朝房里的所有画像,当卓云谦发现澄邈观里只有画像,不论是神还是仙都没个实体的塑像的时候,他还提议要不要做一个,结果自然是被陈新元怼了回去。

  等打扫完卫生,卓云谦就开始着手买菜做饭,之前除了天然气就啥也没有的厨房,现在被他置办得应有尽有,就连碗筷都有两个全套,更不用说热水器、饮水机、洗衣机等等正常家庭必备的家用电器了。

  最让陈新元不能理解的是,每天下午卓云谦还缠着他那俩徒弟给普及道家学说和澄邈宗的规矩,甚至有一天还拉着胡星泽去做道袍。

  澄邈观越来越有烟火气儿的同时,陈新元也越来越担心卓云谦会不会当道士当上瘾就此赖上他……

  **

  这天中午,卓云谦和往常一样出门买菜,沿路经过澄邈观旁边的省冶炼厂,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正好呼啸着驶入厂区大门。

  卓云谦驻足看着车辆开远,又没当回事儿地继续朝着菜市场的方向走去。

  菜市场里人头攒动,结伴而来的老头老太们一边货比三家地挑着食材,一边叽叽喳喳地聊着最新八卦——

  “听说了吗?今早省冶炼厂出事了。”

  “怎么啦?”

  “好像是有个工人的手被机器绞断了,听说还是从手肘这儿直接齐根截断的。”

  “你们是在说省冶炼厂吗?”

  “对啊,就刚刚的事,我还看见开进去好多警车咧!哎呀!难道是谋杀?”

  “哪是什么谋杀,我侄子就在省冶炼厂上班,听他说前两天还有人跳楼,人倒是救过来了,但是落了个残疾,关键那人被救过来以后说他不是想不开跳楼,而是被一个女鬼从楼上拖下去的。”

  “女鬼???”

  “嗯,省冶炼厂好多人都说见过那女鬼,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肯定错不了!”

  “那这个被绞断胳膊的……”

  “还用问?肯定也是被那女鬼缠上了!”

  卓云谦神色淡淡地听完了八卦,采购完他需要的食材,便像没事人一样提着菜篮子往回走。

  当他再次路过省冶炼厂大门的时候,这里一片平静祥和,没有什么警车救护车,唯一有人的保安室里也一如既往地该干嘛干嘛,仿佛菜市场听到的八卦,只不过是空穴来风的都市异闻罢了。

  澄邈观的大门开了又关,卓云谦一进门就看到陈新元坐在石桌边翻着他淘来的破烂废纸。

  即使卓云谦已经在观里住了一个多星期,陈新元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太喜欢搭理卓云谦。

  卓云谦自然也不是个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人,以往陈新元不理他,他就不去主动招惹,哪怕卓云谦很奇怪陈新元为什么都不用吃饭,之前招呼了两三次,陈新元都不肯和他们一起吃,卓云谦也就不再多问。

  然而此时此刻,卓云谦却径直走到陈新元面前,组织好语言后慢悠悠地说:“听说隔壁省冶炼厂闹鬼了。”

  陈新元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又兴趣缺缺地低下头继续翻看着手里的废纸。

  卓云谦毫不在乎,继续道:“是个女鬼。”

  坦白说,他这慢吞吞又柔声细语的说话方式,总让陈新元莫名恼火,“你想说什么?看在邻居一场的份上让我去帮帮他们?”

  这次卓云谦回答得挺快,“不是。”

  陈新元愣了一会儿,而后把废纸放到石桌上,等待着下文。

  卓云谦:“你化解我哥的那件事之后,我爸给了你多少钱?”

  说起这个陈新元就来气,那钱是卓鸣远硬塞给他的,确切来说是一张某某银行的储蓄卡,观里的“原住民”没一个会用那东西,也没有用的必要。结果卓云谦住下来以后就今天要买这个明天要买那个,把他自个儿的钱败光以后,黄豆豆就把那张卡给了他,然后……

  就没然后了。

  直到现在,陈新元都不知道那张卡里有多少钱。

  陈新元没好气道:“这得问你啊!”

  “哦。”卓云谦憨憨地摸了摸后脑勺,“那没了。”

  陈新元眨巴着眼,“什么没了?”

  “那张卡里的钱,被我用完了。”卓云谦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然而听在陈新元耳里就成了没有什么感情的干笑,“那看在邻居的份上,我给他们报一个友情价,八千八百八十八,怎么样?”

  “啥就八八八八?”陈新元眼睛都直了,“我不是说了别多管闲事吗?”

  卓云谦不答,他就这么笔直着站着,任由脸上的笑意肆意妄为地蔓延开来,晕染进眼底。

  “……”陈新元被他笑地毛骨悚然,不争气地吞了口唾沫,道:“我、我把话放这儿,你要多管闲事就自己去,我可不管!”

  然而卓云谦还是笑。

  陈新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且安安心心地住着,要是觉得日子无聊,那我给你剧透下,后面你要面对的事可比那什么女鬼刺激多了,就别再添……”

  “乱了”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卓云谦打断了,“我需要钱。”

  “哈?”陈新元没反应过来。

  卓云谦慢悠悠地解释道:“我找人给大家订做了新的道袍,过两天去取货的时候就要付尾款了,一共八千八,剩下的,就是你的辛苦费。”

  陈新元噎住,虽然他还不太清楚这个时代的物价和货币规则,但是……

  他一玄门大佬,时至今日可以说是澄邈宗千倾地里唯一的一根独苗,同时还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地间独一份可以成仙他却偏不的大能,那么谁来解释一下,就他这样的人物,为什么看事的出场费才是几件道袍的零头???

  啥道袍啊这么值钱???

  卓云谦:“好不好?”

  陈新元深吸一口气,暗自发誓眼前的这个人啥也不懂,千万不要跟傻子计较——

  “好,个锤子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