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24章 桃花债(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话间,澄邈观的大门传来一阵敲门声——“叩叩叩”三声,不轻不重,刚刚好的力道透着礼貌和生疏。

  上一次有人敲门还要追溯到卓云谦那次,陈新元一开门就被他来了个贴脸杀,这一次……陈新元瞧着大门的方向皱起眉头,完全不知道这次门外站着的是惊喜还是惊吓,他是真的有点怕有人敲门了。

  然而卓云谦才不知道这些,他随手把菜篮子放到石桌上就走过去,打开了观门。

  门外,穿着灰色工装的中年男人抓了抓他那已经谢顶了的头,腼腆地道:“请问你们这里是道观吧?”

  男人问完就不好意思地瞄着卓云谦,然而对方只是含笑而立,半天没有回答,男人抿了抿唇,又不好意思地把目光挪到写着“澄邈观”三个字的牌匾上。

  搞错啦?

  约摸十多秒后,卓云谦终于做出了反应,“是的,道观。”

  男人愣了愣,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高人风范?

  卓云谦反应迟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为了不让陌生人感到不适,他自然也有应对方法,那就是要么不说话,要么先下手为强。

  这不,趁着男人发愣,卓云谦轻轻地拍了拍观门的门板,递去询问的眼神,“有事?”

  “呃……”男人斟酌了片刻才避重就轻地道:“我是省冶炼厂第七车间的主任,我姓吴,今天冒昧打扰是想问问你们观能接法事吗?”

  其实老吴更想问的是——你们是正经道观吗?

  也不能怪老吴这么想,毕竟大家在一条路上住了这么久,还从来没见澄邈观开门营业过……

  听到老吴自报家门的头几个字,卓云谦就猜到老吴是干嘛来的了,卓云谦干脆地让老吴进到门里等候,接着卓云谦便走到陈新元面前,“找你。”

  陈新元莫名其妙地看着门口的老吴,“谁啊?”

  卓云谦:“八千八百八十八。”

  “……”陈新元一口老血卡在喉咙眼儿,“敢情你是先斩后奏啊?人都到门口了还假惺惺地问我管不管?”

  “我,没有假惺惺。”卓云谦缓缓解释道:“事实是我还没想好怎么去隔壁自荐,他就自己送上门了。”

  说着说着,卓云谦还笑开了,“嘿嘿,好巧。”

  “噗……”好了,现在嗓子又清清爽爽的了。

  **

  老吴四十七岁,是个没求过神也没拜过佛的老实人,走这一趟完全是因为最近厂里的那些糟心事,恰好都发生在他管辖的第七车间。要不是车间里那几个小年轻说得有鼻子有眼儿,吓得其他员工没办法好好工作的话,老吴这辈子都不会跨进道观或者寺庙的门槛。

  可是当老吴跨进澄邈观之后,他总觉得这里和想象中的道观不太一样,非要具体说的话,那就是澄邈观烟火气儿太重了。

  老吴坐在石桌边,目之所及的是坐在他对面穿着一身短打的陈新元、站在他旁边一身名牌的卓云谦,以及石桌上的菜篮子,仔细瞧里面的食材,老吴都能脑补出一桌荤素搭配营养均衡的饭菜。

  这烟火气儿……太呛人了嗷!

  “你们厂的事,我大概听说了。”陈新元翻着手里的破书,瞥了一眼老吴,道:“但是我可以负责地说,你们厂不可能闹鬼的。”

  这也是刚才陈新元懒得搭理卓云谦的原因——普通人不知道澄邈观里住着什么人,但天地间的地仙和妖魔鬼怪可是门儿清啊!哪个想死还是不想活了的才会来澄邈观附近触这几位大佬的霉头?

  老吴争辩道:“可是我们厂好多人都说看到过那女鬼,而且到今天,703宿舍八个人已经有五个出事了。”

  “五个?”卓云谦反应了一会儿,道:“我听到的只有两个。”

  陈新元的目光在卓云谦和老吴身上打转,“什么五个两个?”

  老吴擦了擦汗,娓娓道来——

  省冶炼厂地处郊区,为了方便职工上下班,厂里给职工提供住宿,可是由于省冶炼厂的效益一直不好,职工宿舍也就和学生宿舍一样分男女住宿楼,条件也只能做到八人一间,并且为了节约用电,职工宿舍每天晚上十一点就准时熄灯。

  就在两个星期前,一个没招谁没惹谁的晚上,职工宿舍熄灯以后,几个出去上网的年轻职工打着手电回到宿舍区,就看到男工宿舍的单元楼的铁门上贴着一张圆形的纸。

  以往厂里有什么通知也会贴在铁门上,几个年轻人走进后便多看了一眼,才发现那并不是什么通知,而是一张大红色的“囍”字剪纸。

  那几个年轻人只当是哪个同事家有喜事,贴这儿给大伙儿沾沾喜气也无可厚非,甚至他们还觉得那剪纸样式颇为花哨,不像机器做的通货,更像是手工剪制的,几个年轻人还被那对新婚夫妻的用心喂了一嘴的柠檬味狗粮,之后他们就不当回事地上了楼。

  巧的是那几个年轻人正好住705宿舍,路过703宿舍时,他们发现703的门板上贴着同样的“囍”字剪纸,几个年轻人还没恍然几秒又茫然了——

  新郎是703的人,但平时大家关系都挺好,703里住着谁他们都清楚,从来没听说过谁好事将近啊!

  几个年轻人就这样带着疑问地洗洗睡,然而第二天清早,当他们起床上工,路过703的时候,门板上的“囍”字不见了!

  不但是703宿舍门上的“囍”字不见了,就连男工宿舍单元楼门上的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并且一番询问后,除了那几个年轻人以外就没有任何人见过什么“囍”字,703宿舍里的八个人也没有近期结婚的打算。

  说到这里,老吴叹息一声,“怪只怪发现这事的是一群大大咧咧的小伙子,权当是有人在恶作剧了,如果当时谁多个心眼儿,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或许就没有后面的事了。”

  陈新元把废纸卷成一卷,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石桌,“你们厂的怪事都是发生在囍字出现之后?”

  “对,那张囍字剪纸就像个预告函一样。”老吴顿了顿,继续道:“发现它的第二天晚上,703宿舍的方杰就被那女鬼、呃……被那些东西从七楼窗口推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