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29章 桃花债(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新元被问得一个头两个大,干脆甩给卓云谦一句“等会儿再和你解释”便转过身来,眼不见为净地冲着胡洛博道:“性别问题就不说了,这段时间就是你祸祸得703宿舍不得安生是吧?”

  胡洛博整个人藏在胡星泽身后,露出一双桃花眼,即使自个儿占着理,却也气弱地道:“是他们先招惹我的。”

  陈新元瞪了他一眼,“你好意思吗?胡门的婚书是个人都看不懂,你忽悠着人家签了也就算了,好家伙,一签还签八个,你嫁得过来吗?”

  “道君明鉴!”胡洛博激动道:“我怎会干逼人成亲之事?再说门里还有那么多待娶待嫁的前辈,哪怕借我几个胆儿我也不敢自谋出路嫁在他们前面啊!”

  胡洛博抬起头,朝着胡星泽努了努嘴,“胡门规矩森严,尤其是对婚嫁这一块的规定可以说是相当苛刻了,道君不信可以问我星泽祖祖,喏,这不连星泽祖祖都单着的嘛!”

  莫名躺枪加挨刀的胡星泽尴尬道:“啊……是有这么一回事。”

  胡门做为五大门之首,狐仙的双商又高于另外四门,为了显示胡门的优秀,对狐仙的要求自然是高了些。但关于婚嫁这块儿,却赖不着制定规矩的狐仙前辈,而是因为狐仙自身的性格问题。

  这就和黄门记仇是刻在骨血里的基因一样,胡门也存在着一个无法调和的悖论——那就是女狐仙多情,男狐仙痴情。

  曾经胡门为了保证后代的血统纯正,还规定只能同族之间谈婚论嫁,可是古往今来,有多少讲究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狐仙被风流成性的女狐仙伤透了心,宁可灰飞烟灭也不想再为情所困。

  并且东华帝君对动物仙的考绩仅限于化形,修炼到能化人形有了道体就算是证道了,当然,这对动物来说已经难于上青天,毕竟动物比人类能生,寿命又比人类短很多,所以东华帝君本着万物平等的原则,适当放宽考绩要求也无可厚非。

  如此一来,就给灵气充沛时期的胡门仙家钻了空子,尤其是女狐仙。她们还是动物的时候就极度爱美,这就像打娘胎里就给她们点好了天赋树,只消自个儿勤奋点,学着人类女孩儿把自个儿捯饬得更好看就行了。

  这就产生了两个结果。第一,女狐仙化形以后普遍都是倾国倾城甚至是祸国殃民的绝色。第二,胡门排名前一百位的大多都是女性。

  这就让极度看中辈分大小的男狐仙犯了难,同门的异性不是出五伏的长辈,就是出九代的祖宗,如果还是动物那无所谓,可证道以后有了人伦纲常,这让男狐仙还怎么追求自由恋爱?

  哪怕难得有个稍微专一点的女狐仙愿意嫁,那也不能娶回家管她叫“姑姥姥”而不是“娘子”

  吧?

  由于以上两个原因,直接导致有段时间男狐仙的数量锐减,所以胡门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许狐仙可以寻找异族的道侣,但若不是对方主动来下婚书,那就得按照排名来,让前辈先嫁娶。

  陈新元这辈子最烦的就是条条框框的规矩,他懂了个大概就冲胡洛博道:“这些人可都说了,他们是在玩游戏的时候稀里糊涂的在你的婚书上签的字,那你是怎么把婚书放进桌游吧的?”

  胡洛博眨眨眼,“什么吧?”

  “……”陈新元也是听703宿舍的人讲了几句,能记得这三个字就算不错的了,他哪解释得清哟!

  趁着一个茫然无措,一个不知道怎么解释的空挡,卓云谦也消化完了,而后便慢悠悠地解释了桌游吧、剧本杀以及703宿舍的人是为什么会在婚书上签字。

  然而解释完胡洛博更茫然了,“我没有把婚书混进剧本杀里啊!我当时还纳闷为什么会有千里之外的凡人给我下婚书呐!”

  陈新元:“你之前住哪儿?”

  胡洛博报了个自然保护区的地名,接着道:“自从灵气变得稀薄以后我就在那儿隐居修炼。”

  陈新元抬头往天地回想着他看过的中华地图,好家伙,那地方离霖江市仅仅是直线距离就一千八百公里。

  陈新元抓抓头,完全想不通胡洛博的婚书为什么会出现在霖江市的桌游吧里。

  “既然不是你做的,那就先按下不提。”胡星泽话锋一转,直切主题:“尽管的确是他们八个人签了你的婚书在先,可你也不能害人性命啊!”

  胡洛博的桃花眼里一片黯然,“我没想害他们。”

  “还说没有?”胡星泽板着脸,端出长辈的架子,严肃道:“方杰不是被你推下楼的?”

  “我、我没有推他下楼。”胡洛博低下头,完全不敢看他祖宗的眼睛,“那天我趁方郎收衣服的时候就现了身,我拉着他的手问他什么时候迎我过门,他不但不回答我,还在心里想着什么树精姥姥,我一生气就推开他的手,他、他就掉、掉下去了。”

  胡星泽:“……”

  “你那手劲儿是正常人能承受的吗?”陈新元翻了个白眼,“再说你应该知道我就住在隔壁的澄邈观,都闹出事了你还留下来祸祸其他人,就不怕惊动我?”

  “我跟着婚书的指引来到这里就闻到您的气息了,但这是正儿八经的婚嫁之事,我想着您应当不会毁人姻缘。”胡洛博心虚道:“方郎掉下楼以后我就慌了,可是躲了两天也没见道君来问罪,我就……”

  陈新元被气笑了,“这么说还是我信息闭塞的错了?”

  胡洛博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

  陈新元:“那你们男狐不是痴情吗?你都在方杰面前现身了,干嘛还要祸祸其他人?”

  “以前是我没得选,现在突然有八个人同时给我下婚书,主动权在我手里了我肯定也想挑个最如意的啊!”话到这里,胡洛博突然变了脸,“可是这些凡人没个好东西!”

  在此之前,胡洛博完全不知道703宿舍的八个人是误签的婚书,并非自愿,他还千里迢迢地赶来,满心欢喜地挑选着如意郎君。

  失手导致方杰摔残之后,胡洛博也跟去医院里守了他一夜,鬼神都有“它心通”,可以读到普通人内心所想,然而那一夜里,昏迷不醒的方杰心里想的都是树精姥姥,胡洛博黯然神伤,又怕陈新元前来问责,就如同孤魂野鬼一般在远离澄邈观的地方期期艾艾地飘荡了两天。

  然而等了两天也没等来陈新元,胡洛博转念一想,既然方杰心有所属,但他还有另外七个选择,既然陈新元不管,为何不回去搏一搏?

  这才有了袁阳和赵小伟做噩梦的事。胡洛博是个传统思想根深蒂固的男狐,不论是做动物还是做狐仙,男狐就图个忠贞不二,得知袁阳和赵小伟都已经结婚,胡洛博自然不嫁,可是他怎么着也是个狐仙啊!被凡人欺负成这样总得出口气吧?可既然是没结果的事,胡洛博干脆不现身,就直接跑到他们梦里为自己讨说法去了。

  至于被吓疯了的贺磊,就真的是被同宿舍人的口口相传给吓疯的,胡洛博也很受打击,他头天才贴好“囍”字剪纸,满心期待地等到第二天夜里正准备去相看的时候,贺磊就已经发疯被家人接走了。

  陈新元:“那梁家雄又是怎么回事?”

  “呸!他活该!”胡洛博恨恨道:“梁家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渣男!”

  胡洛博贴好了第五张“囍”字贴纸,隔天晚上趁梁家雄独自在盥洗室洗漱的时候,胡洛博便现身了。

  梁家雄非但不害怕,还怪胡洛博为什么现在才找上他?让他这些天等得好苦。胡洛博当时就懵了,懵完以后又是满心满眼的欢喜——这个男人,有点意思嗷!

  后来,梁家雄果然没让胡洛博失望,得知婚书的事之后,梁家雄一口就应了下来,当天夜里就让胡洛博隐去身形跟他回了寝室,夜夜同床共枕,耳鬓厮磨。

  “当然了,我思想很传统的,那几天夜里我和梁渣男仅限于睡一张床,其他什么都没发生。”胡洛博挺直了腰杆地解释:“而且经历了前面那三个男人,我也有了经验,就经常打探梁渣男有没有家室或者心上人,可是不论是梁渣男的行为还是它心通窥探他内心,都没有任何异常。”

  胡星泽:“那你还骂他是渣男?”

  “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啊!”胡洛博哭丧着脸,“后来我才发现,他和我在一起的那几天,还同时和三个女人纠缠不清,我是被猪油蒙了心,用它心通的时候我只注意到他心里没有装着其他人,忽略了在他心里也完全没有我啊!”

  胡星泽疑惑道:“那你是怎么发现他还有三个女人的?”

  “他有个方形的铁疙瘩。”胡洛博看见卓云谦手里的手机,伸手一指,“和这个差不多,我就是在这个上面看到他和那三个女人说着和我一样的情话!”

  陈新元和胡洛博对视一眼,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气氛突然安静到落针可闻的时候,卓云谦叹了一声,言语中似乎还能听出责备的意思——

  “虽然梁家雄用情不专在先,但是,翻别人手机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