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31章 第一个魄(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胡洛博在省冶炼厂闹出的事由胡星泽全权善后,当703宿舍众人得知自个儿招惹的不是什么女鬼而是男狐仙,并且又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得知男狐仙有多惨就有多不好惹以后,他们觉得这1888元尽管肉疼但花得还挺值得。

  澄邈观帮助省冶炼厂解决狐仙的消息不胫而走,倒是没给闭门谢客的澄邈观拉来香客信众,只不过从那以后,知道消息的人们在菜市场遇到卓云谦,和旁人小声哔哔时都会称他一声“澄邈观的卓居士”,而不再是“那傻大个”。

  另外胡星泽也搞清楚了胡洛博的婚书为何会出现在霖江市。原来703宿舍众人经常去的那家桌游吧的老板,还是个资深驴友,资深到没少给搜救队添乱的地步。

  两个多月前桌游吧老板和驴友们去某自然保护区徒步旅行,本着“不冒险不驴友”的原则,他们果断选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偏僻路线,结果自然是又迷失在大自然里了。驴友们在一个山洞里等待救援,好巧不巧,那山洞正是胡洛博隐世于此的洞府。

  听到这里,陈新元疑惑道:“别人都闯进洞府里了,你那徒子徒孙一点反应都没有?”

  胡星泽:“像胡萝卜那样的小辈,经常会被门里叫去打杂,那几天刚好有个排名靠前一点的女狐仙过寿辰,胡萝卜就被叫回去了。”

  陈新元:“那婚书呢?桌游吧老板是怎么拿到的?”

  “这个……胡萝卜有个爱好,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练练字。”瞧着陈新元翻白眼翻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胡星泽硬着头皮地继续道:“胡萝卜走得匆忙,平时他在洞府的时候也没有人来过,那些用来练字写废了的婚书就堆在洞里,桌游吧老板看见了觉得挺复古的,就抽了一沓回来给那剧本杀游戏增加点仪式感。”

  陈新元:“胡门的字是个人都看不懂,那老板又怎么知道是婚书的?”

  “他不知道。”胡星泽无奈地舒了口气,“703宿舍那八个人玩的游戏叫‘怨魂’,讲的是秦朝修建陵墓的故事,那老板就把胡萝卜的婚书……当做卖身契让扮演造墓工人的玩家签名。”

  陈新元:……也是会玩。

  胡星泽:“胡萝卜把桌游吧里剩下的婚书都拿回来了,至于方杰和梁家雄就由胡门出面谈补偿,咱们不再追究的话,就让胡萝卜回去吧。”

  陈新元点点头,“让他回吧。”

  黄豆豆听完了来龙去脉,这会儿才“啊”了一声,恍然道:“前段时间我闻到一股狐仙的味道,原来就是他啊!”

  “你闻到过?”陈新元惊讶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黄豆豆撇撇嘴,“这不大师兄回来了嘛,我以为那味道是他的。”

  “呵。”胡星泽没轻没重地揪着黄豆豆的脸蛋,“小崽子,你刚证道的时候臭死了我都没嫌弃过你,现在还编排上我了?这么多年你在我身上闻到过味儿?”

  就在黄豆豆被掐地鬼哭狼嚎的时候,胡星泽突然感觉到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凉凉的。

  再一回头,就见已经闻完了的卓云谦郑重地点头道:“嗯,确实有一股玫瑰花的香味。”

  师徒仨:……垃圾补魂术!

  **

  胡洛博祸祸省冶炼厂的事给普通人带来了什么后果,澄邈观的“原住民”们不得而知,但比起普通人怎么想怎么传更让师徒仨头大的是,自从抓到胡洛博的那天晚上起,卓云谦就成了最新版《十万个为什么》的“作者”。

  以前他是一有空就拉着黄豆豆和胡星泽问澄邈宗的规矩以及玄门历史等等。现在,好家伙,但凡师徒仨的目光和他对视超过一秒,得嘞!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就不愁没事干了。

  然而沟通得多了,师徒仨包括卓云谦自个儿都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卓云谦只有和陈新元交流的时候延迟状况好一点。

  陈新元说话时,哪怕是稍微长一点的句子里有好几个知识点,卓云谦最多延迟个十几秒就能有所反应。可是换成其他人,那就得说一句停一下,等卓云谦有反应了再说下一句,不然沟通容易串句,别人从A聊到B了,他的思维还在A上,或者是一股脑地先说完再等他反应个一分多钟也能听懂。总之是没有和陈新元交流得那么顺畅。

  那几天里,卓云谦就像是个行走的问号一样,问的次数多了,陈新元自然也就失去了耐心,每次都用“你徒弟马上回来了,有问题留着问她”打发卓云谦。

  反正这些天柳婳外出也是为了置办跟卓云谦有关的东西,那个计划开始以前也必须跟他说清楚,那不如干脆等柳婳回来让她自个儿说得了。

  就在陈新元第七次打发走卓云谦的时候,陈新元终于收到了柳婳的传音。

  【我到石室了,半个时辰后带他下来吧。】

  陈新元疑惑地回:【为什么要半个时辰后?】

  比陈新元还没耐心的柳婳暴躁地道:【时隔这么多年再见面,我还不能收拾收拾啦?】

  陈新元:……再怎么收拾也是那鬼样子,难不成还能把蜕下的皮粘回去吗?

  待收到柳婳准备好了的信号时,陈新元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他终于盼到了这一刻,以后的每一天都不用再被这个实体化的问号追着到处跑了。

  然而当二人来到八角井旁时,让陈新元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

  卓云谦够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井里,深不见底的井里黑漆漆的,卓云谦随手捡了块石子扔进井里,过了半天才听见落地的声音。

  卓云谦往后退了几步,“我只是问题多了点,你不乐意答就不答,不至于杀人灭口吧?”

  “……”陈新元差点被噎死,缓了一会儿才道:“我跟你一起跳,你要死了我岂不是也活不了?”

  卓云谦直勾勾地看着他,半晌才启唇,“我个人认为我们……还没熟到殉情的地步,你觉得呢?”

  “……”我觉得个屁啊我觉得!

  陈新元一甩衣袖,铁青着脸地拽着卓云谦一边走一边给柳婳传音:【都听到了?自己滚上来!】

  柳婳愣了一下,而后看了一圈石室中央——新添置的矮桌上铺着素色的桌布,中间摆着插着向日葵的花瓶,一旁的红泥火炉上坐着水壶,滚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矮桌的四周放置着五个蒲团,中间那个新的蒲团上还垫了块柔软的水貂皮。

  这些都是这一个小时里柳婳根据她有限的审美精心布置的,可是现在……

  啥也不是!

  **

  澄邈观中庭。

  卓云谦坐在石凳上,像个小学生一样把手好好地放在膝盖上,他看了一眼立在面前的柳婳,又偏过身子冲着旁边的陈新元小声道:“这条蛇犯了什么错才要把它套在羽绒服里?”

  师徒仨:……

  柳婳:……他以为小点声别人就听不见吗???

  一瞬间,哪里还有什么重逢的喜悦啊!柳婳自个儿都觉得刚才八成是疯了才会布置那么老半天!

  黄豆豆咳嗽一声,解释道:“云谦哥哥,你还记得之前你问我,为什么你总是会梦到一条大蛇吗?她就是那条大蛇。”

  卓云谦消化完比消化前还要迷茫,听起来是普通话没错,可是为什么他一个字都听不懂?“我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众人再也憋不住,异口同声地吐槽道:“你才知道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