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33章 第一个魄(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也没料到卓云谦会拒绝,可是,既然他不愿意,谁也没勉强他,甚至是师徒三人和柳婳都没有再多说一个字,仿佛刚才的谈话只是一场幻觉,四人如同无事发生一般该干嘛干嘛去,不消片刻,澄邈观的中庭只剩下还没反应过来的卓云谦。

  之后的两天,澄邈观的“原住民”像是凭空消失一般,从早到晚都不见不着人,卓云谦独自买菜做饭过日子,奇怪之余又安之若素。

  直到第三天清晨,卓云谦和往常一样在中庭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消失了两天的黄豆豆蹦蹦跳跳地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喜滋滋地和他搭讪,“哟!云谦哥哥,晨练呢?”

  五十多个小时没和人交流,不知道卓云谦反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那你练着。”黄豆豆走了一截又折回来,“对了,师父说你可以回家啦!”

  这会儿卓云谦是真的反应无能了,“你说什么?”

  黄豆豆刻意放慢了语速,解释道:“害!之前让你留下来就是方便师父帮你找回丢失的魂魄,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再说我们很快就要走了,你留在这儿也没意思。”

  卓云谦:“你们要走?”

  不知道为什么,话才说完,卓云谦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对呀!”黄豆豆点点头,“澄邈观属于柳婳师姐,之前我们借住在这里正是因为师父答应她帮你找魂魄,现在计划取消了,我们就可以跟着师父去游山玩水啦!”

  卓云谦:“那你们前两天……”

  黄豆豆“啪”地击了一掌,喜悦溢于言表,“在计划去哪里玩儿啊!”

  卓云谦牵了牵唇角,然而却像是面瘫一样,拉不出个笑容,“真好。”

  沉浸在喜悦里的黄豆豆根本没注意到卓云谦的表情,“终于自由啦!”

  是啊,自由真好。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能有多少感情?让卓云谦在意以及失落的,正是这份自由。

  以前的卓云谦没有朋友,家人也把他当傻子一样养活,基本没什么事能让他动手亦或者是动脑,尽管他知道家人爱他为他好,可他却觉得在卓家的这些年,越活越像个外人。

  可是,自从卓云谦来了澄邈观以后,这里的“人”不会担心他用火用气会不会不安全,不会担心他独自外出会不会有危险,哪怕这些“人”也会嫌弃他是个傻子,可是不论遇到什么事,他们都没有抛下他,反而还让他参与其中。

  也是这几个活得不太智能的“人”给了卓云谦从小到大都没有过的优越感,他可以教黄豆豆汉语拼音,可以教胡星泽烂大街的土味情话,亦可以教陈新元卷筒纸的正确用法……卓云谦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觉得,他,也是一个有用的人。

  可是现在……卓云谦叹了口气,推开了澄邈观的大门。

  **

  夜幕降临,中庭唯一的绿植大垂柳上挂满了彩灯,一闪一闪的。石桌的前方支着烧烤架,碳火烘烤着铁丝网上的一串一串的食物,“滋啦滋啦”的声音叫人食欲大增。

  卓云谦把烤熟透了的串儿放进黄豆豆举着的托盘里,一边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汗,一边道:“差不多了,叫他们出来吃吧。”

  这便是卓云谦下午出门的理由——

  相聚一场终归是缘分,既然要走,那就体体面面地吃个散伙饭。

  “好咧!”黄豆豆应下,而后便扯着嗓子地使劲儿嚎:“开饭啦!”

  不一会儿,胡星泽和柳婳便款款而来。

  正当他们在石桌边落座,准备开动的时候,宿舍楼二楼传来一阵开门声,陈新元背着手,慢慢悠悠地下了楼。

  自从卓云谦在澄邈观开火以来,这还是陈新元头一次跟他们吃饭。他就像个质检员一样,先是把那些还没烤过的腌渍半成品挨个看了一遍,又拿起一瓶白酒凑到鼻子边闻了闻,最后跑到烤架边,直勾勾地看着一条还没熟透的罗非鱼。

  虽然这条鱼和记忆中的那条长得不一样,但陈新元依旧心头一动。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师兄飞升的那天,留给陈新元的最后一餐是一条烤鱼,并且还没能吃到嘴里。现在,卓云谦安排的散伙饭里,也有一条烤鱼。

  瞧着陈新元出神,卓云谦轻声问:“想吃鱼?”

  也许是觉得以后不再相见,此时此刻陈新元看卓云谦也比以前顺眼多了,“好吃吗?”

  卓云谦坦然道:“不知道,菜场里随便买的。”

  卓云谦把烤鱼夹翻了个面,已经烤透的这一面顿时散发出傣味烤鱼独有的香草味,长驱直入地灌进陈新元的鼻腔里。

  “市区有一家烧烤店,我觉得他家的烤鱼是霖江市最好吃的。”卓云谦抬头看着陈新元,笑盈盈地道:“以后有机会回来的话,我带你去吃。”

  闻言,陈新元脑海里涌出另一个声音——“澄邈宗的鱼怎能和海鱼相比?待会儿烤熟了你先凑合吃,我知道有一处的海鱼甚是鲜甜,小新元若是不着急证道飞升,过几日我便带你下山去尝尝。”

  陈新元哼笑一声,哪怕是经历了四次轮回,甚至是成了傻子,他还是这般,对吃的喝的总有那么多讲究。

  “师父。”黄豆豆把一串牛肉递到陈新元唇边,“尝尝这个,可好吃啦!”

  陈新元愣住,而后拂开黄豆豆的手,固执地摇头道:“我只想吃鱼。”

  **

  这一晚,大家伙儿撸串喝酒,其乐融融。

  胡星泽明显喝多了,阴柔的脸红扑扑的,本就称得上绝色的面容更显妩媚,胡星泽搂着卓云谦的肩膀,举起白酒瓶,对嘴灌了一口,而后惬意地“啊”了一声,含糊道:“师叔,哦,已经不是了,应该叫你卓云谦。”

  卓云谦笑呵呵地道:“都行。”

  “你当初选的对,做仙有什么好的,条条框框烦都烦死了,依我看啊,还是做人舒坦,该吃吃,该喝喝,凡事别往心里搁。”胡星泽又灌了口酒,继续道:“现在也是一样,找什么魂魄?傻子怎么了?我反而觉得你比好多神啊仙啊活得纯粹,多好啊!”

  黄豆豆打了个酒嗝,赞同地点头,“就是!虽然你不找魂魄,师父也拿不回被你偷走的东西,但是!我们,还有你,都自由了啊!”

  “对!”胡星泽举起酒瓶子,“来,为了自由干一杯!”

  “当。”黄豆豆拿着瓶子和胡星泽的碰了碰,“为了自由!”

  然而这会儿反应延迟的卓云谦,脑子里才接收到“被你偷走的东西”,卓云谦蹙起眉头,看着坐在对角的陈新元。

  只见他举着筷子,忘我地剔着鱼肉,他的吃相极度斯文,小口小口地往嘴里送,让卓云谦一时间竟认为陈新元是不舍得吃完那条味道相当一般的罗非鱼。

  **

  夜深人静,每晚九点就要上床睡觉的卓云谦却一反常态地站在了八角井边。

  卓云谦捡了块石子,想都没想地扔进井里,等听到石子落地的声响时,他才礼貌地道:“你睡了吗?”

  闻言,柳婳抽了抽唇角,敢情刚才那颗石子是被他当做敲门来用的?

  柳婳:“没睡。”

  卓云谦:“有些事我想不明白,可以下来问你吗?”

  柳婳:“行。”

  卓云谦舒了口气,就抬起一条腿跨进井里,整个人骑在井口,之后又半天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正当柳婳莫名其妙的时候,就听到了他的声音,“我这样直接跳下来会不会摔死?”

  会!

  烦躁归烦躁,但柳婳还真忘却了卓云谦只是个普通人,好在他还有点脑子,不然又要下辈子见了……

  “别跳,我接你下来。”说完,柳婳便捏了个决。

  黑漆漆的井里升起一团和八角井直径差不多的水垫,软绵绵的,然而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水垫,看起来极度缺乏安全感。

  柳婳:“坐到上面去。”

  哪怕心里没底,但卓云谦还是小心翼翼地爬到水垫上,还算稳当地坐在中间。水垫就像能自动感应一样,等他坐稳之后,水垫的四周渐渐翘了起来,最后合成一个透明的水球,包裹着卓云谦稳稳下降。

  柳婳自然是没耐心教卓云谦摆弄暗门的钥匙,便等在了门口,见卓云谦落到井底就引着他来到石室中央。

  之前精心布置的石室已经恢复成“出厂”设置,偌大的空间里又只放着几个蒲团。

  卓云谦随意挑了一个落座,双腿盘得如同打坐似的,两只手还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卓云谦想问的太多,思考了一会儿才启唇,“那天你说他……就是我的前世,最后只剩一魂,是你帮他补齐了魂魄才能投胎转世对吧?我能问问是怎么补的吗?”

  不得不说,卓云谦那慢慢悠悠的语速,对于柳婳这火爆的急性子来说简直是折磨,柳婳一边在心里反复念叨着“自己补的魂别人能嫌弃而我不能”,一边难得耐心地把补魂术的细枝末节讲了一遍。

  而后,柳婳一挥手,打开了供奉着九个瓷瓶的密室门,“这九个就是自愿捐献魂魄的人。”

  都说到这份上了,柳婳索性把上一次没和黄豆豆提到的实情一并说了出来:“你……他用自己的魂魄镇压人界的异变,可是他这么做之前就已经有人受害,这九个人不是我随随便便找来的,正是那九个异变事件里死亡的魂魄……”

  “……尽管当时他们已经身死,但他们的亲人还在世,为了感谢身为仙官的他舍己为人,他们九个便舍弃了投胎的机会,自愿献出魂魄救他。”

  良久,卓云谦理清了思路,“他们是自愿的,那陈新元呢?他也是自愿把鸿蒙紫气给你补魂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