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35章 第一个魄(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周末,卓云谦和往常一样回家,和家人团聚,或许是想起之前他想揽下省冶炼厂“闹鬼”那事的时候,陈新元说过的那句剧透“后面你要面对的事可比那什么女鬼刺激多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找魂魄的卓云谦担心以后会发生什么意外,还带着家人去了霖江市周边的风景区,一家人痛痛快快地玩了两天。

  反观澄邈观,当两个徒弟得知取消旅行计划之后,澄邈观瞬间就成了失乐园,夏末时节的灼热暑气都烤不化观里那拔凉拔凉的气氛。

  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但提出去旅行的是陈新元,取消旅行的还是他,做徒弟的除了依言行事还能怎样?这不,在约定好的时间以前,怨气冲天的俩徒弟还是帮着柳婳把所需的物品早早地准备妥当。

  周一,子时二刻,所有人齐聚澄邈观中庭。

  观里没有点灯,只在石桌上燃着两根蜡烛,方便卓云谦看个清楚。足足有水缸那么大的香炉端端正正地摆放在中央空地上,里面插着一炷比陈新元还高,也比他的腰还要粗的香。

  “这个……”陈新元瞪大眼睛地瞧着那已经没个香样的香,“过分了啊!”

  柳婳掐着腰,言语之中尽显得意,“上头规定的是一炷香的时间,又没有规定要多粗的香。”

  陈新元白了她一眼,这老太婆,真是什么空子都要钻一钻。

  卓云谦的一双眼也胶着在香上,吃惊地“哇”了一声,等他消化完陈、柳的对话才不禁问:“这香有什么用?”

  “计时。”柳婳解释道:“待会儿我会用水镜送你们回到过去寻找魂魄,仙界规定每次使用水镜的时间为一炷香,也就是说,你们必须在这炷香燃烬以前回来。”

  卓云谦:“要是超时了呢?就永远留在过去?”

  “不。”柳婳认真道:“一炷香后,水镜所呈现的镜像会消失,你们若是没有按时回来,就会和影像一样,化作虚无。”

  换句话说,就是:迟到就死。

  陈新元伸手捏了捏香身,“可以烧多久?”

  柳婳信心十足地道:“三天三夜!”

  陈新元抿起双唇,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三天三夜的时间绝对富裕,可是现在又多了个累赘……

  瞧着他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柳婳更得意了,她“哎呀”一声,一手拍在额头上,装出一副刚想到什么关窍的模样,“瞧我这记性,这香的骨料啊,我用的是酆都的断肠草,晒干研磨成木粉,而且我刚才说的三天三夜是酆都的时间。”

  这拙劣的演技,陈新元一眼就看穿了,然而他不但没赏给柳婳一对白眼,反而还很是佩服地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黄豆豆从未踏入过酆都半步,完全不知道断魂草,便小声问胡星泽,“大师兄,断魂草的木粉做香的骨料会怎么样?”

  胡星泽一边满眼膜拜地看着柳婳,一边耐心地解释:“师姐的厉害之处不是使用断魂草,而是断魂草来自酆都……”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然而人间的一天却是酆都的两天,所以这断肠草木粉所制成的香在酆都能烧三天三夜,但是拿到人间来,就能烧六天六夜。”

  不得不说,柳婳钻空子的水平已经炉火纯青到极致了。

  就在师徒三人膜拜柳婳的时候,卓云谦的大脑也有了反应,“水镜是什么?”

  众人:这反应……他要是不提的话,我们都忘了还有水镜这茬了。

  柳婳好人做到底,抬手在空中挥了一下,不消片刻,半空中便出现一个如同月亮的圆环。

  圆环没有边框,风泽之气和晨浩之精融合结成的镜面如水一般地泛着涟漪,散发着莹莹冷光。

  柳婳:“这就是水镜,可以让人回到过去。”

  玄门哲学的起始是五行,即木、火、土、金、水五种基本要素的运动和变化。五镜,也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玄门大能运用五行所制而成。

  木镜、火镜和土镜在一炷香的时间里,分别可以让使用者窥视仙界、人间以及十方地狱的任何角落。木镜一直由统领三界十方诸神与四生六道芸芸众生的玉皇大帝和四御执掌;火镜则是由六十位值年甲子太岁轮流执掌;土镜则是由化形于十方执掌十方地狱的太乙救苦天尊保管。

  至于金镜,则是可以让使用者在一炷香内穿越到特定的未来,为了防止有心之人窥探未来,金镜一直由全仙界脾气最暴躁的雷祖代为保管。

  尽管陈新元知道柳婳自打决定要回到过去找那个人的二魂七魄起,水镜就一直在柳婳手里,可是陈新元也是第一次见她拿出水镜,不禁用手肘撞了撞柳婳的胳膊,好奇道:“你从哪里搞来的水镜?”

  “什么叫搞?难听死了。”柳婳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道:“水镜是太阴元君炼化的法器,自然是由她执掌喽!”

  陈新元假客气道:“那么大佬您又是如何跟太阴元君借来水镜的?”

  “呃……”柳婳支支吾吾地道:“元君她、她应该到现在都不知道水镜在我这儿。”

  陈新元:……比起柳婳的行为,“搞”字哪里难听了???

  眼瞧着卓云谦动了动唇,可是他还没说出哪怕一个字,柳婳就连忙道:“时间差不多了就别耽搁了,水镜一次能去三个人。”

  柳婳顿住,看着胡星泽和黄豆豆道:“你们谁去?”

  闻言,胡星泽飞快地给柳婳传音道:【师姐,人家不去……】

  那声音嗲的,柳婳瞬间就打了个哆嗦,“那就豆豆去吧,你鼻子灵,更能帮衬新元道君。”

  完全不知道有传音这事儿的黄豆豆得了夸奖还挺高兴,“好!”

  陈新元不耐烦地道:“别废话了,开始吧。”

  话音刚落,柳婳便不再耽搁,她拿起石桌上的蜡烛,一点一点地引燃那粗壮的香头。

  之所以用这么朴实的方法而不是向陈新元借个火,是因为陈新元的火不是凡火,若是让他来烧的话,这由酆都断肠草做骨料的香,估计才能烧三分钟,还是人间时间……

  待香头全部点燃冒出丝丝缕缕的青烟之后,柳婳才闭上眼,一边捏着手诀一边低声念着启动水镜的咒文。

  大约过了一分钟,水镜的镜面波光粼粼,不一会儿,水镜和月亮之间聚起一道莹莹月光,镜面流光溢彩地闪耀一阵,而后又像是聚光灯一般,在澄邈观的大门上投射出一个圆乎乎的光圈。

  柳婳睁开眼,“去吧。”

  闻言,陈新元迈出腿,走在了前面。

  “等一下!”卓云谦不但没往前走,反而是退了几步,朝着宿舍楼边走边道:“我忘了拿行李。”

  众人:……他以为是去旅游啊?

  柳婳虚弱地阻止,“不用拿……”

  然而卓云谦才不听劝,固执地从一楼的卧室里拿出一个背包,“你们不用吃喝当然不用带行李,可是我不行,我会饿死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好意思,又忘记这茬了……

  卓云谦笑盈盈地从背包里翻出一坨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拿在手里晃了晃,“而且我换了些纯银,去古代也能用。”

  众人抿嘴的抿嘴,皱眉的皱眉:没人告诉过他,白银直到明朝才真正货币化流通于民间吗?而且现在的纯银,含量和以前的也不一样啊!

  不管以前有没有人告诉卓云谦,现在没人想提这事,陈新元看了一眼冒烟的香头,生怕再生变故,便连忙拉住卓云谦的胳膊,“走走走!”

  柳婳提醒道:“记得!一定要在第六天的子时以前回来!”

  卓云谦跟着陈新元一路往前,“我们这一趟去的是哪里?”

  陈新元愣住,而后又寡淡道:“不知道。”

  水镜通往的过去是特定的,这也是卓云谦必须去的原因。所谓的“特定”,正是由他体内的,从另外九个魂魄中分别剥离出的二魂七魄决定的。

  那九个魂魄便是水镜制造过去镜像的引子,由此分别制造出那九个魂魄死亡时期的九个镜像。换言之,如果这九个魂魄没在卓云谦体内,陈新元他们也没办法去到发生异变的时期寻找那个人扔下来的,注有魂魄的法器。

  然而也正因为卓云谦体内九个魂魄同时存在,所以水镜的镜像是随机制造的一个,无法确定这一次会去往何处。

  卓云谦:“会有危险吗?”

  在即将走到观门前的时候,陈新元偏过头,淡色的瞳眸印出卓云谦温和的脸,陈新元喉头一动,认真道:“不会。”

  说完,黄豆豆便打开了澄邈观的门,聚光灯般的光圈包裹住三人的身影,黄豆豆率先跨过门槛,而后,陈新元拉着卓云谦,不回头地跨了过去。

  光圈渐渐黯淡,直至消失不见,胡星泽走到门边,探出脑袋往外看去——

  夜色茫茫,鹤鸣路上不见人影。

  胡星泽把门关上,转身靠在门板上沉沉地吐了一口气,“走了。”

  柳婳喃喃地重复道:“走了。”

  而后……

  柳婳:“干杯!”

  二人拿着手里的白酒瓶,狠狠地碰了一下,胡星泽满脸喜色地道:“为了清净!”

  “六天啊!往后的六天,咱们都听不到傻大儿的声音。”柳婳喝了一口酒,又道:“不够不够,这事儿值得吹一瓶,来,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