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36章 第一个魄(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跨过门槛,经过短暂的黑暗,眼前出现的不再是行人寥寥的鹤鸣路,而是一方全新的天地。

  漫天星光将夜色点亮,这里似乎是一个码头渡口,前方是波涛汹涌的海水,黑压压的,一眼看不到对岸。木质的渡口廊桥踩在上面“吱呀吱呀”地响,夜里的海风呼啸而过,一呼一吸间,满鼻子都是海的腥咸。

  卓云谦眯着眼,打量着停靠在渡口边的小船,“这是哪儿?”

  陈新元没有回答,却是看了看那悬在渡口海面上泛着冷白荧光的月华门,而后又蹙起眉头,和脸色同样阴沉的黄豆豆对视着。

  师徒俩刚刚踩上渡口木板的时候,他俩就像晕船一般,双腿莫名其妙地发软,然而当他俩稳住心神,又觉察出不对劲——

  他们的修为被打了个狠折,似乎连来这之前的一半都不到。

  黄豆豆着急地传音道:【为什么会这样?】

  陈新元摇了摇头,这么一会儿他也想不通其中关窍,【别慌,先把月华门掩上。】

  闻言,黄豆豆翻出一张符纸,振振有词地念完符咒,符纸便无火自燃,烧化之后,原先悬在渡口海面上的月华门渐渐熄灭,木板上的符印最前端的木板上就烙下一枚符印,眨眼间又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黄豆豆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好在术法成功了,天知道他在施法时有多紧张……

  “走吧,”陈新元抬脚往岸边走去,“找个地方睡一觉,明天再说。”

  古时的子夜时分,星辰便是唯一的光源,天地万物只显出一个大概的轮廓,修为大打折扣的陈新元也成了半个瞎子,都是靠着黄豆豆的鼻子闻出来的出路。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前方不远处豁然开朗,出现一个村寨的轮廓,就在卓云谦和黄豆豆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陈新元却停下了脚步。

  卓云谦不解道:“怎么了?”

  “不对劲。”陈新元转过身,浅淡的瞳眸看着来时的路——

  他们刚才走过沙滩,树林和几亩薄田。

  陈新元闭起眼,耐心感受了好一会儿才道:“这里太安静了。”

  卓云谦道:“古时候的半夜应该都是这样吧。”

  尽管不知道这里是哪朝哪代的哪里,但终归是古代,没有现代化的光污染和夜生活,安静一点也是情理之中。

  然而陈新元却摇头道:“没有哪个古代的午夜能安静到连蛇虫鼠蚁都没有动静。”

  是了,他们一路走来,就没有听到一丁点属于生物所发出来的声响。

  黄豆豆也竖着招风耳地听了一阵,随后又像是更相信自个儿的种族天赋一样,抽着鼻翼地四下嗅了嗅,然而结论使他沮丧,“除了前面这个村子里有人的味道,其他……就只有海风味了。”

  “师父。”失去了一半修为再加种族天赋也帮不上多大忙,黄豆豆顿时慌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陈新元:“不知道。”

  当初柳婳倒是有心告诉陈新元那人把魂魄分别扔在人间的哪九个时期,奈何陈新元却没耐心听,反正都得去呗,再说关于那个人的事,问那么清楚干什么?

  然而那人的转世……此时此刻正从背包里翻出一包饼干,撕开包装就拿到黄豆豆面前,“吃吗?巧克力味的。”

  “……”黄豆豆面无表情地伸手拿了一块饼干,干巴巴地道:“云谦哥哥,你还真以为我们是来旅游的啊?”

  嚼完了饼干,咽下之后卓云谦又拧开一瓶水,喝了几口,才回:“当然不是。”

  黄豆豆抽了抽唇角,“那你还有心思吃东西,都不怕的吗?”

  卓云谦耸了耸肩膀,一脸坦然地说出了中华四大宽容的其中之一,“来都来了。”

  闻言,陈新元弯起唇角,无声地笑了。谁能想到他们三人当中最废柴的那个,面对未知的危险时却是最安之若素的那个。

  “今天就不进村了。”陈新元指着刚才路过的树林,道:“去里面找个平坦的地方将就一晚吧。”

  这会儿卓云谦终于开始有点担心了,“我没带睡袋和帐篷,风这么大,在野外睡一晚我会不会被冻死?”

  陈新元噎了噎,寡淡道:“我修的是火法。”

  **

  一夜无话,当卓云谦从陈新元用树枝搭的恒温“炕”上醒来时,黄豆豆已经打探到了消息。

  现下是永和三年,前方的村寨叫周家村,村民以捕鱼和制盐为生,日子还算过得去。然而陈新元他们来时看到的海,确切地说只是一条河,叫听美河。

  陈新元撇撇嘴,看不出喜怒地吐槽:“西晋就把魂丢了,也是够可以的。”

  黄豆豆指着一个遥远的方向,“山的另一边还有个寨子,这些都是那里的人告诉我的。”

  陈新元诧异道:“跑那么远才打听到?”

  “对。”黄豆豆无奈地道:“早上我把周家村逛了个遍,硬是没有见到一个活人,明明屋里有人,可是任凭我怎么敲门也没人应,我只能去别处试试喽!”

  陈新元:“那个村的人有没有告诉你周家村发生什么事了?”

  黄豆豆:“只说村里死了好多人,早上我在周家村靠山的那头也看见了没来得及下葬的尸体,可是具体什么情况那个村子的人就不知道了,还让我离周家村和听美河远一点。”

  陈新元:“看来还是得进村一趟。”

  说完,陈新元就偏过头,准备招呼卓云谦收拾东西走了。

  然而卓云谦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就着昨晚喝剩下的半瓶水刷牙,而后又掏出一包湿巾,仔仔细细地擦着脸。

  当卓云谦发现陈新元锁在自个儿身上的目光时,他还傻傻地道:“怎么啦?”

  “……”陈新元把卡在嗓子眼的脏话咽了回去,又瞧着卓云谦那身二十一世纪的潮牌休闲装,最后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一身朴素的青色道袍,冲着卓云谦扔了过去,用骂脏话的腔调说着老母亲交代傻儿子的话:“你看你穿的都是些什么?给我把道袍换上!”

  “哦。”卓云谦一边换衣服一边道:“我们要出发了吗?”

  陈新元翻了个白眼,“说吧,你还想干嘛?”

  “给我几分钟把早点吃了。”卓云谦从包里翻出昨天吃剩下的饼干,“你们要吃吗?”

  师徒俩:“……”

  **

  诚如黄豆豆所说,周家村里挨家挨户大门紧闭,蜿蜒的乡村小道上不见人影,好在屋舍中会时不时地传来些许响动,证明这里并不是一个毫无人烟的荒村。

  黄豆豆奇怪道:“按理来说,现在师伯应该已经降下魂魄镇压住异变,为何周家村的人还这般作态?”

  “他们还不知道异变已除。”陈新元哼笑一声,“别说周家村的人了,就连那些蛇虫鼠蚁不也逃得远远的,至今没回来吗?”

  卓云谦体内的二魂七魄,不但是发生异变时死亡的当事人,而且想必都是柳婳精心挑选的。

  柳婳非常清楚水镜的运作原理,这么一来,她必然不会挑在异变中早早死亡的,而是会选择距离那个人降下镇物之前,最后死的那个。

  这样才能给陈新元争取到最有效的六天六夜。

  黄豆豆恍然之余又懊恼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让村民知道我们是来帮忙的?”

  陈新元也没想到来不来就吃了一个村的闭门羹,他抓了抓头,“是啊!怎么办呢?”

  就在师徒俩抓耳挠腮想办法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卓云谦那双波澜不惊的眼里眸光流转,脑海里突兀地冒出一个陌生的声音——

  “往前走,往前。”

  卓云谦歪着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乡间小道,那道声音越发急切——

  “走!往前走!”

  而后,卓云谦便像着了魔似的,越过陈新元和黄豆豆,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喂!”陈新元莫名其妙地冲着卓云谦的背影喊:“你又要干嘛去了?”

  然而瞧着卓云谦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新元“啧”了一声,边追边不耐地道:“你知道我最烦这傻大儿哪一点吗?”

  没等黄豆豆搭话,陈新元便自问自答:“傻到连死都不怕!”

  待师徒俩追上卓云谦的时候,卓云谦已经停了下来,整个人端端正正地立在一户人家的门前。

  先前回荡在他脑海里的那道声音,正如它突然出现,现下又突然消失。

  陈新元脸色难看地责备道:“你抽的什么疯?”

  卓云谦茫然地看着陈新元,随后牵出一丝苦笑,“如果我说是有人带我走到这儿的,你信吗?”

  换做是以前,陈新元肯定会觉得卓云谦是在瞎扯,但是现在,修为大打折扣,陈新元不禁狐疑地看着卓云谦。

  难道是之前抓胡洛博的时候,胡星泽给卓云谦开了眼,所以现在他能看到师徒俩看不见的东西?

  陈新元点点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

  “那人引你来这儿干什么?”

  “不知道。”看着陈新元捏硬了拳头,卓云谦连忙补充道:“你们不是想问当地人吗?我觉得可以问下这户人家,他们家看起来挺和善的。”

  陈新元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从哪里看出来的?是这踩塌半截的门槛还是屋顶那缺了一块的瓦?”

  卓云谦:“试试嘛!”

  说完,卓云谦就在门板上礼貌地叩了三下,自然是等了好半天都没人应门。

  陈新元抱起手,寡淡道:“好和善的人家。”

  卓云谦不死心地又叩了三下,然而门里始终没有动静。

  就在陈新元打算把他拖走的时候,卓云谦眼神一变,而后冲着门里喊了一声——

  “周诚,给老子开门!”

  陈新元:???几个意思?

  门里的人比陈新元还吃惊,只听一少年战战兢兢的声音从门里透了出来——

  “你、你是谁?”

  卓云谦:“我是你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