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37章 第一个魄(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才说完,卓云谦眼波流转,他眨眨眼,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之后,又连忙补充道:“的朋友。”

  “噗!”黄豆豆瞪圆了眼,脸上的问号都快实体化了,“师父,云谦哥哥他这是什么路数啊?”

  与黄豆豆不同的是,这两句话让陈新元想通了其中关窍——

  那个带卓云谦来到这里,并且能准确喊出门里少年名字的“人”,的确是陈新元看不到的东西,却又不是来到这方天地里才出现的,而是一直在卓云谦体内的,曾经在这里的异变当中死去的某个魂或者是魄。

  思及此,陈新元又敲了敲门,道:“周诚,开门,我们是你父亲生前请来帮忙的。”

  门里传来少年细微的啜泣声,然而紧闭的房门却始终不曾打开。

  陈新元叹息一声,只能下猛药了,“周诚,你也不想和你父亲一样,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吧?”

  这番话透过门板传入少年的耳朵,在他的心里渐渐发酵。

  不消多时,破旧的木门由内打开一条缝,名叫“周诚”的少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双手牢牢地抵着门板,戒备地打量着门外这三个道士打扮的陌生人。

  周诚舔了舔起皴的嘴唇,声音嘶哑,“你们真是我爹请来的道长?”

  陈新元:“对。”

  周诚:“那你们可知我爹叫什么名字?”

  陈新元偏头看着卓云谦,暗戳戳地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对暗号。

  可是卓云谦却好端端地杵在原地,柔和的瞳眸里只有深入眼底的笑意。

  陈新元无奈地吐了一口气,完蛋,关键时候那魂魄掉链子了。

  “周斋主托人传话只说了你的名字,并没有提及他自己。”

  卓云谦淡定自若的话语让陈新元愣在当场。

  “斋主”是道士对恭请他们做法事的信众的尊称,和佛教的“施主”差不多。卓云谦刚来澄邈观的时候把原住民当成了道士,没少研究道教的文化和规矩,他知道这些并不稀奇。

  然而他这番话最妙的地方在于,他们对周诚的父亲一无所知,卓云谦一句“托人传话”就把这本就口说无凭的事合理化了,并且也省去了不少麻烦,若是换成书信往来,这少年的戒备心如此之强,万一他非要看信呢?别说陈新元他们能不能模仿周诚父亲的字体,他们连那人识不识字都不清楚……

  尽管周云谦瞎编出最合理化的说辞,可周诚依旧是半信半疑,“你们可有凭证?”

  陈新元乐了,他活这么久,被人怀疑的次数还少吗?只见他冲黄豆豆招招手,无所谓地道:“既然这位善信不需要我等搭救,就不必勉强,你给已故的周斋主焚上三炷香,告慰他的在天之灵,就说……”

  “……不让救,等死吧,告辞。”

  黄豆豆强行绷紧了脸才没笑出声,他装模作样地冲着周诚作了个礼,而后还真从袖里乾坤中摸出香和火折子。

  黄豆豆一边点香一边戏精上身地冲着周诚嗲声道:“小哥哥,我们师徒一路过来,没少听闻你们村的事,我们走了以后想必其他道长也不敢来化解此事,你若也不幸身死,到了冥司还请如实转告周斋主,是小哥哥你不让我们搭救的嗷!”

  香已点燃,黄豆豆执着三炷香,似模似样地拜完了四方,就随便地把香插在泥土地里,拍了拍手上的灰就抬脚往来时的路走去。

  眼瞧着三人真的走了,“哗”地一声,周诚赶紧把门打开追了出来,“你们……”

  话还没讲完,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就率先涌了出来,周诚“哇”地一声,撕心裂肺地哭了。

  **

  清贫的农户地板和墙壁的主材料都是黏土,坐在里面满鼻都是泥土的霉味,屋里的摆设极其简单,纯手工制作的木质家具该有的都有,除此之外,就只剩堆放在各个角落的渔具了。

  陈新元翘着腿地坐在木凳上,直到周诚哭声渐小才问:“就你一个人在家?其他人呢?”

  “都死了。”兴许是大哭一场的缘故,周诚的嗓音又哑了不少,“大哥,祖父,娘,还有爹,都是在这一个月内先后死的。”

  陈新元:“你们村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诚:“我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会死人。”

  这少年有点死脑筋啊!陈新元抓了抓头,换了个问法,“你挑着你知道的说,比如那些人都是做了什么才会死的,或者是刚开始死人的时候,村里有什么变化。”

  周诚急切道:“水。”

  “水?”陈新元皱起眉头,“水怎么了?”

  周诚:“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一个多月前……”

  周家村是宗族村落,谁和谁都沾亲带故,村里捕鱼和制盐的营生都由宗族耆老牵线搭桥,村民们听从安排,大伙儿有活一起干,有钱一起赚。

  一个多月前正值夏至,太阳光线最强以及气温最高的时期已经到来,也是周家村村民最忙碌的晒盐时节。

  村民们每天轮流值守海滩边的盐田,从寅时忙碌到戌时,然而捕鱼的营生也不能落下,所以入夜后还得派出五条船的青壮年下到听美河里捕捞水产,再回来时已是隔天清晨。

  “从我记事起每年的夏季村里都是如此安排,不过往年夜里下水只有三条船,今年又多派了两条,村里人刚开始还觉得是好事,可谁也没想到后来会出事。”周诚神色黯然地道:“那天早上轮到我娘和几个婶婶守盐田,我去给她们送吃食的时候,前一夜下水的渔船刚好靠岸,正当大家喜滋滋地准备帮忙卸货的时候才发现,回来的只有三条船。”

  陈新元疑惑道:“为何今年要增加两条船下海?”

  周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陈新元叹息一声,这少年知道的也太少了点。

  黄豆豆坐在板凳上,用手杵着下巴,“另外两条渔船呢?”

  “不见了。”周诚补充道:“至今也没找到。”

  黄豆豆惊讶道:“那船上的人呢?”

  周诚:“死了,几天后才被河水冲到岸边,我没亲眼看见,听村里人说尸体泡得又肿又烂,应该是他们下水的那天就死了。”

  陈新元:“你们村里的耆老怎么处理的尸体?”

  “葬在后山的宗坟里。”周诚抽泣道:“后来死的人太多了根本葬不过来,我爹娘,大哥还有祖父到现在都还被扔在山脚,不能入土为安。”

  “别哭。”陈新元拍了拍周诚的肩,“我现在要问的问题很重要,周诚,你想好了再回答我,最开始出事的两条船上的人,他们的尸体都被河水冲上岸了吗?”

  趁着周诚回想的功夫,黄豆豆传音道:【你怀疑是尸体有问题?】

  陈新元回:【不排除,但也不确定。】

  信息太少的情况下,任何疑点都值得深究。

  然而周诚想了半天,却是失落道:“我年纪小,平时都是帮衬爹娘打下手,村里的事他们都不会与我多言,我只知道每条船三个人,当时下葬的也确实有六口棺材,但是不是那六个人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卓云谦突兀地抓住陈新元的袖子,命令一般地道:“把背包给我。”

  早上出发的时候,陈新元担心卓云谦那二十一世纪的背包过于扎眼,就把它收进袖里乾坤中,此时陈新元虽然听出卓云谦这口吻不对劲,但还是把背包掏出来递了过去。

  卓云谦接过包,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刚准备拉起拉链,想了想又拿了一瓶出来。卓云谦拧开其中一瓶的瓶盖,双手握着瓶身递到周诚面前。

  “渴了吧?先喝点水。”卓云谦热切地看着周诚,隔了一会儿又补充道:“这水是我从外面带来的,放心喝。”

  闻言,周诚愣住,而后便抄起水瓶,“吨吨吨”地一饮而尽。

  卓云谦把另一瓶水又递了过去,柔和的嗓音中满是怜爱,“慢点喝,没人和你抢。”

  周诚点点头,不像刚才那般牛喝水似的豪饮,而是小口小口地慢慢喝,那珍惜又陶醉的模样,仿佛水瓶里的并不是水,而是什么琼浆玉露似的。

  陈新元踢了踢卓云谦的鞋子,好奇道:“那魂魄说他儿子口渴了?”

  “哈?”卓云谦抠抠脸,傻萌傻萌地道:“没谁说他口渴,我就是下意识地想拿水给他喝。”

  陈新元瘪着嘴,得嘞,瞧卓云谦这副模样,那个是周诚亲爹的魂或者魄八成是又遛没影儿了。

  诸如卓云谦体内的二魂七魄,毕竟是分离出来的单个魂魄,不像孤魂野鬼那样有独立的“人”格和思维,这二魂七魄早已脱离了本主,现在听命于那个人的主魂胎光,在对应的位置上各司其职。

  之前出现类似指引卓云谦这样的事,不过是凭借着生前的执念以及故地重游的记忆罢了。

  换句话说,根本不可能指望那缕魂或魄破解周家村的异变。

  周诚又喝下半瓶水才满足地停了下来,一脸喜色地冲卓云谦道:“道长,你的水真好喝,凉嗖嗖的,还有点甜。”

  陈新元翻了个白眼,这矿泉水的广告已经出名到西晋人都知道的地步啦?

  “咦?”周城把玩着手里的塑料瓶,奇道:“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瓶子。”

  良久,卓云谦才高深莫测地道:“你当然没见过,这是我炼化的法器,当今天下只我一人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