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41章 第一个魄(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卓云谦恍然,又问:“那魍魉究竟是什么?”

  “一种生活在深海的水鬼。”陈新元眺望着山下的听美河,不禁皱起眉头,“的确不该出现在这里。”

  卓云谦靠了过来,学着陈新元的样子看着川流不息的河水,“深海的生物长得都很丑,魍魉是不是也……”

  陈新元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黄豆豆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可能对于大部分的仙来说,魍魉都是听过没见过的存在。”

  卓云谦疑惑道:“神仙不都是全能全知的吗?”

  黄豆豆叹了好大的一口气才解释道:“神和仙也是两个群体。天地初开之时出现的,是为神,后天证道飞升的,是为仙。神,例如三清、四御、五方五老等等的确是全能全知的,然而大道三千,所有的仙只精于自己的道。”

  换句话说,在证道飞升之前,所有的仙官也只是有所修为的凡物,每个仙官修的只是自己认准的“道”,至于其他和“道”无关的事情,他们也可能一无所知,就好比一个家喻户晓的物理学家,牛逼如他也不一定就会弹钢琴。

  仙官如此,更不用说这俩游戏人间的师徒了。

  陈新元把手搭在黄豆豆的肩头,陈新元挑起唇角,莫名有些激动地道:“我们还真得谢谢那个制造异变的人,要不是他,我这辈子估计都见不着魍魉鬼。”

  黄豆豆愣住,惊讶道:“你是说异变是人为的?”

  阳光洒在听美河上,波光潋滟,此时此刻全然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若不是人为,活在深海里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条河里?”陈新元转身就走,“盖棺埋土,下去看看。”

  **

  山下,陈新元跳进乱葬岗一般的土坑里,弓着腰地翻看着几具死于中毒的尸体。

  之前周诚说不论是从哪里搞来的水,只要来到周家村就会变成让人丧命的剧毒,那正是因为魍魉鬼的存在。

  传说中,昔颛项氏有三子,其一居若水化为魍魉鬼,它不但在深海中吸食其他生物的灵气与血液,同时在属于它的地盘里,它的气息能融入所有的液体形成剧毒。

  其他生物一旦饮用了含有魍魉鬼气息的水,那就相当于是把像吸血虫一样的魍魉鬼喝进肚子里直接在体内吸血,所有脏器在最短的时间里因为缺血而衰竭,比起在水里被魍魉鬼吸干精气和血液更痛苦万分。

  陈新元找了一具看上去死亡时间没超过三天的男尸,只见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青白发灰,面部的七窍还沾着干了的血渍。

  随着时间的推延,男尸的尸僵已经自行缓解,陈新元翻开男尸的眼睛,而后又捏着男尸的双颊,强行使它张开嘴,只见男尸的眼睑以及口腔黏膜颜色异常的苍白。陈新元又拽起男尸的手,看了看十个同样苍白的甲床。

  陈新元抬腿从洼坑里跨上平地,“确实是失血过多导致死亡的特征。”

  如此一来,就再次确定魍魉鬼就是祸害周家村的异端。

  黄豆豆脸色发绿,捏着鼻子瓮声瓮气地催促道:“确定是魍魉鬼了对吧?那我们去河边看看吧!”

  洼地里的尸体和山上坟地里的不同,这里大部分的尸体都是死于魍魉鬼中毒,死后又被草率地扔在这里,除了尸体自身腐败所散发的尸臭以外,还有沾在衣物上没来得及清理的排泄物的臭味。

  再在这儿多待哪怕一分钟,嗅觉异常发达的黄豆豆就要被熏地晕过去了……

  “现在有镇物压制着,去河边也看不出什么。”陈新元从袖里乾坤中拿出一块帕子,边擦手边道:“时间刚刚好,也该回去听故事了。”

  话虽这么说,但陈新元却没有直接回到村里,而是沿着山体走了半天,找到了周诚提到的那股山泉水。

  这可是他们用来换取“故事”的本钱啊!

  陈新元瞧着流水潺潺的山泉,冲卓云谦道:“把水瓶给我。”

  卓云谦直勾勾地看着陈新元那双白皙纤长的手,摇了摇头,“还是我来接吧。”

  陈新元转头,莫名其妙地回望着卓云谦。

  “这是要接给村民喝的水。”卓云谦理所当然道:“你刚才摸尸体了,手,不干净。”

  “……”陈新元气笑了,抱着手让到一边,“来来来,你接。”

  待卓云谦站到山泉边,捏着塑料瓶地接着水时,陈新元才讪讪地道:“你不是号称这是你的法器吗?我倒是要看看没有术法的加持,这瓶水够几个人喝。”

  卓云谦愣住,山泉水灌满瓶子之后漫了出来,冰凉的山泉水流到手上刺激着皮肤上的神经,卓云谦这才缩回手,一边拧紧瓶盖一边道:“还是你来吧。”

  说完,他并没有让开位置,而是把灌满水的水瓶夹在腋下,又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带挤压泵的瓶子,“手伸过来。”

  陈新元疑惑道:“干嘛?”

  瞧着不愿配合并且还把手抱得更紧了的陈新元,卓云谦抿了抿唇,直接挤了两泵瓶子里的液体在他的手上,又掺了点山泉水,之后把陈新元的左手强行拽了过来。

  卓云谦的双手包着陈新元的左手,轻揉慢捻地揉搓着,兑了水的液体渐渐化成泡沫,白白的,滑滑的。

  搓得差不多了卓云谦便拧开瓶盖,把清凉的山泉水倒在陈新元的手上,冲洗干净,又依法炮制地把另一只手也洗得干干净净。

  然而整个洗手的过程,陈新元从始至终都处于大脑放空的懵圈状态,一时间他们俩就像调换了身份似的,陈新元变成玩了一手泥,还得让老父亲帮忙洗干净的傻大儿。

  卓云谦把失神的陈新元拉到山泉的出水口,递去倒空了的水瓶,“快接吧。”

  “……”陈新元机械地咽了口唾沫,机械地冲着水瓶捏诀施法,机械地把瓶口对准水流,最后机械地举着水瓶保持不动。

  卓云谦看着山泉水源源不断地流进瓶子却不会漫出来,不禁笑道:“真像观音菩萨的玉净瓶。”

  黄豆豆撇撇嘴,“麻烦死了,直接告诉周家村的人水没问题了,让他们自己去打水喝呀!”

  卓云谦慢悠悠地道:“村民知道水能喝了以后谁还会来给我们讲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