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42章 第一个魄(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回去的路上,卓云谦拿着改良过的矿泉水瓶走在前面,后头跟着如同木偶人的师徒俩——

  小徒弟想的是,他怎么说也是黄门有名有姓的大仙,竟然被一个傻子嫌弃了,这要是传出去他在地仙里还怎么混?

  然而师父……他什么都没想,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瞄着自个儿的手,仿佛这双用洗手液洗过的手,比碰过尸体以后还脏了……

  三人就这么一路无话地回到了村里,刚拐进周诚家的巷道,卓云谦下意识地“哇”了一声。

  周诚家门口围满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坐或站,但只需一眼,就能从那些完全不一样的面孔中看出同样的状态——

  麻木,并且是那种将死之人彻底放弃抵抗命运不公的麻木。

  就连看到周诚所说的救星时,这些人也并没有迸发出多少喜悦。

  卓云谦皱了皱眉,“我还以为这些人得知消息以后会扑过来抢水。”

  陈新元叹息一声,“长时间陷在绝望中的人,当希望降临的时候,第一反应绝不是高兴,反而是畏惧。”

  畏惧希望渺茫,不足以让他活下去,那还不如坦然赴死。

  三人穿过如同行尸走肉的人群,没有遭到任何阻挠地走进周诚家。陈新元拉了把椅子坐好之后,对周诚道:“去拿个碗,小一点的。”

  周诚惊讶道:“小碗?不够喝啊!”

  “去拿就行。”陈新元懒得解释,又朝黄豆豆吩咐道:“你让门外的人排成一列,妇孺优先,告诉他们,每人都可以喝一碗水,若有知道异变详情的,提供几条信息就能换几碗水。”

  “等等。”陈新元叫住转身欲走的黄豆豆,又道:“一定要让老人,尤其是老头排在最后,若是有人反对,就让他们都散了,谁也别想喝到哪怕一滴水。”

  “得嘞!”说完,黄豆豆便一溜烟地跑出门外安排。

  片刻过后,一个看起来约摸十二三岁,面色灰败的少女木然地走了进来。

  卓云谦像服务员一样,把水倒进还没有手掌大的土陶碗里,递给少女。

  然而少女却没敢接,她眼神呆滞地看着卓云谦,哑声道:“这水……真的可以喝吗?”

  卓云谦冲她一笑,而后抬起碗,“咕嘟咕嘟”地喝完了碗里的水,又倒扣着碗控了控,证明他是真地喝完了。

  少女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卓云谦,直到他又一次把盛满水的土陶碗递过来,少女木讷地把碗接到手里,却还是没有喝,一副要看他究竟会不会毒发身亡的样子。

  陈新元突兀道:“姑娘,你们家是不是死得只剩你一人了?”

  少女愣住,而后略显艰难地点了点头。

  “不急,让我猜猜啊。”陈新元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地道:“你爹或者是你的某个男性长辈身患重疾,四肢不勤,你家这一脉常年受村里宗亲的帮衬过活,但同时也遭尽村民的白眼,对吗?”

  被人道破家境,少女难堪地低下头,没有辩解哪怕一个字。

  陈新元残忍地揭露了事实真相,“外面的那些人,都是与你血脉相连的宗亲,然而他们让你第一个进来,自然是你对整个周家村来说无足轻重,甚至是你活着还会拖累他们,你,是被派来以身试毒的。”

  闻言,少女绝望地闭上眼,哪怕再伤心,长期缺水的身体,干涩到毫无生气的眼睛再也流不出一滴泪。

  打一巴掌总得给颗糖的,陈新元勾起唇角,没头没尾地说:“姑娘,给你水的大哥哥是不是很好看?”

  尽管少女被问的一脸莫名,但她还是红着脸,诚实地点了点头。

  陈新元“句”地吹了声口哨,“这样吧,我答应你,若你和他喝了水都死了,我就把你们二人葬在一处,今生他陪你赴死,来生你嫁他为妻,如何?”

  不知道是惊恐还是惊喜,少女瞪大了眼,震惊地看了陈新元好一会儿,又偷偷地瞄了一眼卓云谦,然后便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

  陈新元噎住,而后道:“你可知道今年村里为何要加派人手去捕鱼?”

  少女像是在感受着喝完水后身体有无变化,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陈新元:“这一个月以来,你可听说过什么消息?”

  少女点点头,可是她说的那些,却也是周诚知道的。

  卓云谦数着数地给少女又倒了三碗水,喝完就让她走了。

  此时少女早已知道水没问题,她贪婪地看着卓云谦手里的矿泉水瓶,然而乞求了半天再没能讨到一滴水,少女只能悻悻离开。

  当少女快要跨出周诚家的门槛时,她又转过身,羞答答地冲卓云谦道:“我、我叫周芸儿。”

  说完她就跑没影儿了。

  陈新元“啧”了一声,“人啊,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才保住性命就有空思那什么欲了。”

  可是卓云谦却没心情开玩笑,“这种随随便便给我找对象的事,我希望没有下次。”

  陈新元撇撇嘴,“又不是真地要你娶了她。”

  卓云谦难得生气道:“假的也不行。”

  陈新元:“那刚才当着人家姑娘的面你为何不说?”

  卓云谦直勾勾地看着陈新元,眼眸里充斥着无奈,“你说呢?”

  陈新元别过头,就像是做了错事还无理取闹的小屁孩一般,不敢再与卓云谦对视。

  他说啥啊他说,卓云谦那副烦闷又无奈的模样,要比被卓云谦指着头地骂“面子给足你了,可你还是不要脸”更令陈新元无地自容。

  这不是古代人和现代人道德标准的差异,而是一方口无遮拦地开玩笑换取利益,另一方却始终当他是自己人,哪怕再不情愿,在外人面前还不忘为其挽尊。

  与此同时,第二个被派来试毒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和名叫“周芸儿”的少女不同,中年女人接过碗就想都不想地把水喝了个干净,后来又讲了两个没价值的信息换了两碗水,不等陈新元赶人,中年女人就自顾自地走了。

  卓云谦愣了,“她……”

  “应该是给排在队伍后面的家人争取时间。”陈新元冲一旁的周诚道:“你去和村民们说,后面的人提供的信息若是前人已经说过的,就换不到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