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47章 第一个魄(十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陈新元没有告诉村民水源已经没问题了,还有更深一层的考虑。那就是现在他和黄豆豆的修为还不到来之前的一半,魍魉鬼又是只听过没见过的存在,然而魍魉鬼毕竟在修真界家喻户晓的大妖,陈新元无法确定,当他们拔1出镇物以后得花多少时间才能彻底解决魍魉鬼的问题。

  当镇物离开阵眼之后,那时的水源又会被失去镇压而卷土重来的魍魉鬼再次污染,与其现在挑明水源无碍,不如等彻底解决异端再说,以免在拔1出镇物以后徒增不必要的人命官司。

  然而看到卓云谦这轻松又坦然的模样,陈新元默了一会儿,终归是没有再多提一个字。

  罢了,说与不说都一样,反正卓云谦都帮不上什么忙,何必让他跟着瞎担心?

  傻子嘛,开心就好。

  二人走出几步,卓云谦就问:“现在去哪儿?”

  “先去周擎家看看他娘是死是活,然后再去挖他的坟。”陈新元补充道:“异端大概率就是周擎的老母亲带来的,我怀疑周擎的死另有蹊跷,才使得他娘出村求来魍魉鬼报复周家村。”

  卓云谦提议道:“那我们晚上再去吧,夜里人更容易丧。”

  陈新元:“丧?”

  这又是个什么稀奇的词汇?

  “就是情绪低落,惆怅,想找人倾诉,那时候去问话就更容易一些。”卓云谦摸了摸平坦到都凹进去的肚子,“待会儿再去挖坟吧,我饿了,先吃饭。”

  陈新元:“吃饱以后再去看尸体,你也不怕吐出来。”

  话虽这么说,但陈新元还是和卓云谦并排朝着周诚家走去。

  **

  由于没有靠谱的信息就换不到水,宗亲耆老还没有把每人每天可以打两桶水的消息散出去,所以之前排在周诚家门口的村民早已散去。

  周诚家,破旧的木桌上放着两碗泡面,纸盖用叉子扣着,热气和味道从缝隙里钻了出来,一屋子都是泡面那丧心病狂的香味。

  黄豆豆趴在木桌上,咽了口唾沫,“还不能吃吗?”

  “还得泡几分钟。”卓云谦微笑道:“饿了?”

  黄豆豆摇了摇头,“饿倒是不饿,就是这东西闻起来怪香的,忍不住想尝一尝。”

  这就是泡面能在二十一世纪畅销几十年的硬霸之处,谁都知道这东西的广告和实物完全货不对版,吃起来也就那么回事,但一段时间不吃或者是在不知道要吃什么的时候,又总会想起它。

  别说小孩心性的黄豆豆被泡面馋得不行,就连又加持了两个塑料瓶接了水回来的陈新元,闻到这股充满魔力的食物香味也愣了几秒,鲜少有口腹之欲的陈新元忍不住问:“在吃什么?”

  这会儿时间刚刚好,卓云谦揭开纸盖,用叉子把泡面拌均匀后抬给陈新元看了一眼,就端到黄豆豆面前,把叉子递了过去,“吃吧。”

  而后又依法炮制地弄好了第二碗,卓云谦一边吃一边冲陈新元道:“听我家人说看事期间你都不能吃喝,我就没准备你的。”

  陈新元:“……”

  那不过是他在卓家别墅的时候,不想被别人打扰才随便扯的慌,这些人还当真了?

  “泡面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多了不健康。”卓云谦抬起头,笑意盈盈地道:“等回去以后我把这些金子卖了换钱,带大家去吃真正的好东西。”

  黄豆豆吃得满嘴油,“这还不是好东西?那云谦哥哥你说的好东西是得有多好呀?”

  卓云谦神秘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耳朵听见的是此起彼伏吸溜泡面的声音,鼻腔闻到的是泡面诱人的香味,陈新元悄悄摸摸地咽了口唾沫,编了个冠冕堂皇的的遁走理由:“时间不早了,你们慢慢吃,我去宗坟里看看周擎的尸体。”

  “哈?”黄豆豆的嘴里刚好塞了一大口泡面,他吧唧吧唧地嚼了半天,咽下后连忙道:“师父等等我啊!”

  陈新元加快了脚步,背对着黄豆豆挥了挥手,“不用了,你吃完去趟周擎家,看看他娘还活着没。”

  还等等你?在这儿多待哪怕一秒都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这时陈新元突然回过味儿来,卓云谦如此贪财,难不成就是为了口好吃的?毕竟在他那个时代,那种啥也不是的道袍就要八千八百八十八,那么世人所说的山珍海味……陈新元砸吧着嘴,想都不敢想。

  **

  黄昏时分,橘色的霞光在天地间镀上一层做旧的滤镜,后山的宗坟墓地看起来更加荒凉又鬼气森森,然而陈新元却浑不在意地来到山的西侧,游走在坟包间,逐一分辨着简陋的木牌上的文字,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他才找到周擎的墓穴。

  五行中,水、木、土、金四种元素都是开天辟地以来自然界本身就存在的,唯独火,是需要通过某些方式才能形成。所以对于修真者来说,火法是集大成者,只有把其他四种术法融会贯通,方可修炼火法。

  把火法炼至炉火纯青,操控自如,古往今来也没几个,这也是当年陈新元年纪轻轻就拿到鸿蒙紫气的原因。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术业有专攻,修炼另外四种术法的佼佼者也不容小觑。

  所以比起黄豆豆的摩西分海,土法只是基础操作的陈新元就简单粗暴多了——

  随着手诀落在坟包上,顿时刮起一阵龙卷风,坟包上的黄土如沙尘暴一般漫天飞舞,不消片刻就在旁边的空地上堆积成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坟包。

  “呸呸呸!”

  陈新元像是从土里挖出来一般,满头满身都是土,尤其是嘴巴里,混了口水的黄土像嚼碎了的面条一样实打实的粘稠,怎么吐都吐不出来。

  陈新元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用净身咒处理着残留在身上,他自个儿的“杰作”。

  与此同时,一只火蝴蝶从山下飞了上来,在陈新元的手心里化作黄表纸,正是黄豆豆传来信息——

  【周擎他娘还活着,现在我和云谦哥哥上山来找你。】

  陈新元连忙翻出纸笔回信,【不用!我很快就弄完下来了,你们回周诚家等我!】

  开什么玩笑?黄豆豆可是修土法的,但凡让他看见这个被挪了窝的坟包,他还不知道他师父用得什么术法?

  万万不能让黄豆豆发现他们在吃面的时候,陈新元却在吃土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