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48章 第一个魄(十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新元不再耽搁,运用术法强行拔1出棺材钉,推开棺材盖,弯下腰往棺材里看了一眼便不禁皱了皱鼻子。

  周擎的尸体并没有受到魍魉鬼的干扰,但是在这潮湿又密闭的地下埋了两个月,大部分的皮肉和脏器都已经腐烂,森白的骸骨从千疮百孔的皮肉中露了出来,看起来既可怖又恶心。最要命的是那股比泡面还让人上头的尸臭味,普通人一旦吸入就直冲天灵盖,瞬间整个人就不好了。

  陈新元愁地抓了抓头,在这具高度腐败且趋于白骨化的尸体上,几乎不可能在皮肉上找到生前所受过的外伤。

  然而陈新元还是和之前一样,施法把周擎的尸体打横悬浮在半空中慢慢翻转着,仔细地寻找着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

  根据村民们的消息来看,周擎不论是意外溺亡还是被谋杀,总之是先掉下河,第二天也是在河里的暗礁处发现的尸体,那么无论如何都可以确定周擎是死在听美河里,并且尸体上原本是食道、喉管、肺部和胃的对应位置残留着少量泥沙也证明了的确是溺亡。

  “啧……”陈新元无奈地揉着发酸的双眼,他都不记得把周擎的尸体翻了多少遍,可是除了能证明是溺亡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这就难办了,哪怕陈新元打从心眼儿里认定了周擎是被谋杀的,可是却没有证据支撑啊!如果不是谋杀只是单纯的意外溺死,那么周擎他娘就没理由求来魍魉鬼祸祸整个周家村,四舍五入便是陈新元的解题思路从一开始就跑偏了……

  瞧着逐渐黯淡的天色,此时此刻陈新元才清楚地意识到,留给他们的时间,是真的不多了。

  **

  夜幕降临,陈新元一脸凝重地回到周诚家。卓云谦瞧了一眼他那愁云惨淡的脸色,不禁问:“怎么了?”

  “线索断了。”陈新元寡淡道:“回来路上顺带去了下耆老家,他们说周擎出事当天和他同船的那两个人在异变发生后,第三次下河的时候就死了。”

  什么叫死无对证?这就是啊!不论是被害人还是嫌疑人都死得干干净净。

  卓云谦眨眨眼,“这两个人很重要吗?”

  “不重要吗?”陈新元莫名烦躁,声调也拔高了些许。“这么一来,我们就没办法知道周擎是怎么死的!”

  “他怎么死的重要吗?”卓云谦理所当然地道:“我们又不是来破案的。”

  陈新元张着嘴“你你你我我我”地嚼了半天话,却没能讲出实质性的内容。

  倒不是无法和傻子讲逻辑,而是陈新元还真回答不出来他破这个案的意义究竟大不大。

  卓云谦慢悠悠地分析道:“你想搞清楚周擎的死因,无非就是要证明周擎他老妈为子报仇放出魍魉鬼祸害全村人,但是,哪怕证据确凿又能怎么样?一个不惜让整个村的亲朋好友为儿子陪葬的人,会良心发现老老实实地交代犯罪事实吗?”

  陈新元抿了抿唇,答案显而易见。

  从事发到现在,这里的人宁可相信鬼神之说,也没有人怀疑过是周擎的母亲在搞事。再反过来想,如果放出魍魉鬼的人确实是周擎的母亲,那么面对着乡亲们陆续死亡,她依然淡定自若,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一个能把屠刀对准亲朋好友的人,要比那些报复1社1会的歹徒更加穷凶极恶,被仇恨冲昏头以后,她哪里还有良心哪里还有人性?甚至于她还自以为是地认为她的所作所为皆是正义。

  所以,在周擎母亲的眼里,陈新元三人是来帮助村民了结此事的,这就和她站在了对立面,这样漠视人命一心只想拉着全村人给她儿子陪葬的人,又怎么会良心发现到帮助“敌人”解决问题呢?

  陈新元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气哼哼地道:“照你这么说,待会儿都不用去周擎家了,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一定要去。”卓云谦闪烁的眸光显出不同往常的睿智,“今天我们的所作所为在周家村已经传开了,在那些领了水的村民眼里我们是救星,但唯独只有引发异变的那个人觉得我们是克星……”

  “……有时候要一个人认罪并不需要证据,打开话匣子的钥匙有很多把,依我看,这个时候恐惧是最好的那一把。”

  闻言,陈新元和黄豆豆古怪地对视一眼,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傻大儿吗?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异端是魍魉鬼,相当于已经握住了她最大的把柄,待会儿去诈一诈她,人在恐惧的时候总会惊慌失措露出马脚的。”卓云谦歪着头,默了几秒后道:“你们俩除了知道魍魉鬼会吸血之外,还知道什么?既然要诈,我们肯定要先把故事编圆满了啊。”

  师徒俩又对视了一眼,而后又整齐地摇了摇头。

  古时陆地上的生灵对深海一无所知,魍魉鬼就像补魂术似的,只是修真界传说一样的存在。有关记载里也只点明了魍魉鬼是水的精魄所化,生活在深海的大妖,会吸食其他生物的精气和血液。至于魍魉鬼长什么样,怎么吸血,生活作息有没有规律等等就无从得知了。

  “要是柳婳姑姑在这儿就好了。”黄豆豆撅着嘴地道:“她那样的上古大神知道得肯定比我们多。”

  “嗯?”陈新元灵机一动,摸出纸笔试着给柳婳写信。

  可是焚烧后的黄表纸什么变化都没有,只是单纯地烧了一张纸,显得刚才以为想到了多了不起的主意奋笔疾书的陈新元像个大傻子似的。

  看来水镜投射的这个“曾经”,并不允许场外求助嗷!

  卓云谦抠抠脸,“那待会儿编故事的时候只能靠脑洞了。”

  师徒俩异口同声道:“脑洞?”

  卓云谦:“就是发挥想象力的意思。”

  师徒俩:……还以为他是骂我们脑子有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