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49章 第一个魄(十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夜深人静,周家村挨家挨户大门紧闭,屋里不见一丁点火光,一时间仿佛回到了欠费断电时期的澄邈观。

  为了照顾卓云谦,陈新元举着火把照亮蜿蜒的乡间小道,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

  黄豆豆指着房门道:“这里就是周擎家。”

  说完,黄豆豆上前几步,在破旧的木质门板上叩了三下。

  周家村经历了异变之后,村民的戒心普遍很强,三人本以为会像之前敲周诚家门一样困难,来之前就把哄骗周擎母亲开门的说辞都事先想好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没过多久房门就由内打开。

  衣着破旧的妇人站在门里,花白的头发像枯草一样蓬乱,蜡黄的脸上几乎没什么肉,像是在头骨上蒙了一层松垮的皮,妇人的颧骨高耸,深陷的眼眶黑漆漆的,不仔细看的话都分辨不出哪里是眼睛。

  妇人空洞地看了三人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自顾自地往屋里走。

  黄豆豆跟着妇人身后进了门,“周擎是你儿子吗?”

  闻言,妇人肩膀一抖,继而又没了反应。

  “喂!”黄豆豆绕到妇人前面,张开双手,拦住了她的去路,“问你话呢!”

  妇人停了下来,看了看个头才到她腰间的黄豆豆,可是她也没打算硬闯,而是出人意料地就地坐下,还不忘盘起腿。

  黄豆豆被妇人这一系列反常的反应唬地一愣一愣,“你、你起来说话!”

  然而陈新元却是眯起了眼,似乎这块硬骨头比他们想象得还要难啃。

  卓云谦上前几步,在妇人的对面蹲了下来。卓云谦从包里拿出矿泉水瓶,拧开瓶盖递到妇人的眼皮底下,“喝水吗?”

  出于好奇,妇人直勾勾地看着这个她从未见过的装水容器。

  卓云谦耐心地举着矿泉水瓶等了一会儿,可是妇人就只是看着瓶子,没说喝也没说不喝,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谁也别想从她嘴里撬出哪怕一个字。

  “确定不喝?”卓云谦缩回手,悠悠道:“那我喝了。”

  说完,卓云谦还真的喝起了水。瓶口抵在他的唇瓣上,清泉潺潺地流进他的嘴里,喉结规律地滚动,发出“咕嘟咕嘟”的细微声响,这慢条斯理又喝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仿佛瓶子里装的不是水,而是什么值得人们细品的陈年佳酿似的,喝够了卓云谦还特别做作地“啊”了一声。

  但凡是缺水渴了很久的人,都受不了这副喝水喝到餍足的模样,妇人下意识地舔了舔皲裂得如同砂纸一样的嘴唇,怨毒地瞪着卓云谦。

  太过分了嗷!

  更过分的是,卓云谦也不说话,就这么坐在妇女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喝水,实在喝不下了,他便让黄豆豆也坐下来,喝水给妇女看……

  与此同时,陈新元打量着屋子里的情况。这对孤儿寡母的家比周诚家还要穷困潦倒,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或许是值钱的东西都被妇人变卖了去换装着魍魉鬼的异端了吧。

  除了穷以外,陈新元很快又发现了疑点。一个是在周擎家里并没有看到任何渔具,另一个,则是在他家里也没有张贴任何符箓或是挂件等等用来镇宅辟邪的物件。

  陈新元的脸色沉了下来,如果真是这妇人制造的异端,那么她的心该有多狠?狠到连自己都不放过。

  又是一声做作的“啊”,陈新元皱着眉掏掏耳朵,“行了,别喝了。”

  “你应该已经听到了消息,知道其他村民都喝上干净的水了。”陈新元站在妇人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真是抱歉啊,看来你想灭族的愿望,至少在你死前是无法实现了。”

  闻言,妇人仍然是呆滞地看着前方的虚无,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搭理”的样子。

  陈新元蹲了下来,和卓云谦默契地对视一眼,而后陈新元接过矿泉水瓶,瓶口朝地面倾斜,汩汩的清泉源源不断地流到地上。

  看着白白流了一地的水,妇人眉头一跳,很久没有碰过水的她,说不出的心疼。

  “别难过。”陈新元那淡色的眼眸里印着妇人怨恨的模样,“村外就是听美河,村后还有山泉水,这点水浪费了就浪费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新元弯起唇角,顽劣地笑道:“怪我忘了说,你们村的水已经没问题了。”

  话音刚落,妇人终于抬起了头,黑漆漆的眼眶里惊恐万分。

  很好,他们要的就是这个反应。

  “不信?”陈新元把矿泉水瓶递了过去,“你尝尝是不是你们村山泉水的味道。”

  不等妇人接过水瓶,陈新元便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不就是魍魉鬼嘛,还不是被我克得死死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妇人嘴唇一动,干涩沙哑的嗓音如同上一顿吃的是沙子似的,“你是谁?”

  “好说,在下陈新元。”

  瞧着陈新元那副大自然的模样,妇人忍不住剜了他一眼,“为什么要救他们?为什么?”

  闻言,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是她,果然是她。

  “什么周氏门中?什么宗亲氏族?不是大房那一脉的,姓周有什么用?”妇人仰着头,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周氏一脉的心肝早就烂透了!他们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要姓周的通通给我郎君和乖儿陪葬!”

  周擎的父亲的确是病死的,但他的病起初也不会致死,是因为周家村旁支一脉干得比别人多,分到的钱却少的可怜。家里的钱根本不够周擎父亲看病,当时周擎和母亲跑遍了全村也没借来几个子儿,周擎父亲的病就这么一天一天地拖着,直到断气。

  至于周擎……

  妇人:“我儿是被大房的周有为在水里捂死的!头七那天,周有为晌午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摸摸地来给我儿磕头,周有为一五一十地全都招认了,是我儿先发现的金沙,周有为怕我儿抢他的功劳,趁我儿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摁在河里捂死了!哈哈哈哈哈……当时我刚好就在门外,我都听到了,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可是周有为承认了有什么用?他是大房的人,宗族耆老怎会为我旁支血脉开祠堂断是非?呵,他们不会,那就怪不得我替□□道了!”

  卓云谦淡然地看着癫狂的妇女,很是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说完了吗?”

  莫名被打断情绪和思路的妇女惊愕地看着卓云谦——

  这三个人来找她,不就是为了听这个吗?现在这副不耐烦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你承认是你做的就行了。”卓云谦又打了个哈欠,眼眶里噙着一层薄薄的泪水,“不论你的命运有多惨,动机有多高尚,那些死去的村民终归是你害死的,我没兴趣听你的故事,也不会同情你,原谅你。”

  陈新元挑起眉梢,不得不说,这番二十一世纪的言论听起来非常顺耳。

  卓云谦活动着肩膀,“现在,你要么像之前一样装聋作哑,要么就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放出魍魉鬼的。”

  “不用了。”陈新元站了起来,一边拍着道袍边角上沾着的尘土,一边冲卓云谦道:“不想听就不听了,困了就回去睡觉。”

  也不知道是内容过于任性,还是那略带宠溺的口吻,卓云谦傻愣愣地抬起头,仰视着陈新元,“嗯?”

  陈新元冷眼觑着妇人,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自带凉意,“其实我根本没有克制住魍魉鬼,周家村的水依然是喝了能要人命的剧毒。”

  妇人狠厉地瞪着陈新元,“你骗我?!”

  “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你把装着魍魉鬼的异端放在哪儿了。”陈新元冷哼一声,“暗礁,对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