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起捉妖吗 > 第50章 第一个魄(二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是夜,周诚家简陋的卧室里,卓云谦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睡得不省人事,陈新元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吱呀”,大门开了又关。

  几秒后,黄豆豆撩开卧室的门帘,“师父。”

  “嘘!”陈新元站了起来,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小声道:“出来说,让他好好睡吧。”

  黄豆豆往床上看去,木板床上只铺着一层薄薄的被褥,卓云谦和衣而睡没有盖被子,整个身子蜷成虾米状,脑袋枕着几件衣服叠成的枕头。但就是这种看起来都觉得膈应得慌的床铺,卓云谦的睡颜却很安详。

  “既来之则安之。”黄豆豆笑着摇了摇头,他的云谦哥哥惯来是这样,无论换到什么环境,他都能安之若素,刚到澄邈观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如此。

  客厅里,陈新元端坐在板凳上,压低了声音地道:“说吧。”

  黄豆豆找了个板凳坐了下来,“我们走了以后,周擎他娘就跑去河边了。”

  陈新元:“她喝河水了?”

  黄豆豆:“喝了。”

  陈新元点点头,“我们所说的话里破绽太多,她不相信是应该的。”

  “她发现水真的没毒了以后就跪在岸边又哭又笑地骂了很久,后来她把什么东西扔进河里之后就回家了。”黄豆豆叹了一声,“再后来就在家里上.吊了。”

  陈新元蹙起眉头,“死了?”

  黄豆豆点头道:“死了。”

  周擎的母亲死得很干脆,一根麻绳一个板凳往梁上一吊,没挣扎几下人就断气了,可见是下足了决心。

  陈新元疑惑道:“你干嘛不拦着她?”

  “我去河里捞东西了啊!”黄豆豆委屈地拔高了声音,“等我把东西捞起来再去到她家的时候人早断气了,你让我怎么拦?”

  “小声点!吼什么吼?”陈新元默了一阵,直到确定卧室里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才继续道:“只要周擎他娘发现水没问题,她那拉着全村人陪葬的计划就落空了,那么她肯定不想活了啊,你就不该捞什么东西,踏踏实实地跟着她才对!”

  黄豆豆反驳道:“你也说她不想活了,那就算我一直跟着她也只能打断她的自.杀行为,她依旧不吃不喝也撑不了几天了,我干嘛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必死无疑的人身上……”

  “……师父,你是被云谦哥哥那新中华的什么价值观洗脑了吗?办起事来娘们唧唧的,以往你啥时候在乎过这一条两条无关紧要的人命?”

  “胡说八道!什么洗脑?我这是遵纪守法与时俱进!”陈新元招苍蝇似地摆摆手,“行了行了,人都死了就别掰扯了。”

  黄豆豆翻了个天大的白眼,险些把自个儿翻地厥过去,师父他老人家嘴里都吐出“与时俱进”这四个字了还不承认是被洗脑?再说现在他们身在西晋这种没过过几天太平日子的战乱年代,忙着打仗的朝廷都顾不上遵纪守法,他陈新元遵的哪门子法?难不成还要把周擎他妈带回二十一世纪去审吗?

  俗话说得好,人啊,还是少和傻子玩儿,免得玩着玩着就被同化了。

  “喏……”黄豆豆懒得废话,直接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个四四方方的锦盒拍在桌子上,“这就是我从河里捞起来的东西。”

  木质的锦盒外表和这个年代的普通首饰盒一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陈新元打开盒盖,盒子里只有一块湿哒哒的,叠成方形的麻质素色手帕,看起来像是用来给盒子里原本存在的东西做铺垫的,只见手帕的中央被压出一个小巧的葫芦形的轮廓。

  陈新元把手帕抖开,瞬间便闻到一股香灰的味道,“西晋有什么出名的宫观吗?”

  黄豆豆傻眼,“你问我?”

  陈新元更加疑惑,“不然呢?”

  黄豆豆:“我本体都是宋朝才出生的,你问我西晋的事是诚心为难我吗?”

  “……”陈新元尴尬地摸摸鼻子,活得太久时间慢慢的没了意义,并且师徒俩仿佛连体婴似的天天形影不离,还真容易忘却了这些细节。

  小的在西晋时还没出生,反观老的呢?三国时期下山就天天游手好闲,跟“正经”沾边的事他是一件不干,西晋时期倒是有他,然而……

  陈新元眯起眼,思维跑偏的同时却突然想明白了另一个打从来到这儿就困扰着他们的疑惑,“我好像知道我们的修为为什么会减半了……”

  “……这里是由水镜仿照着曾经的现实制造的镜像,然而在真实的历史时间线上,西晋时期还有一个曾经的我,却没有你。”

  黄豆豆恍然,“也就是说,你现在的修为应该是西晋时期的水平,另外真实的历史上这会儿不应该有我,所以水镜也给我打了个折?”

  陈新元点了点头,“正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黄豆豆福至心灵,一双圆眼也跟着亮了起来,“这个空间里应该还存在着另一个你,我们可以去找那一个你共同对付魍魉鬼!”

  黄豆豆越说越觉得自个儿聪明绝顶,“我们现在只有一半的修为,没把握降服魍魉鬼,但只要找到这个时空里的另一个你,一半加一半,四舍五入就是穿越前的你啊!”

  “……”陈新元的面部肌肉抖了又抖,他还是头一次听说修为和本事还能这么加着算的,怎么?当真以为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然而黄豆豆还自顾自地聊地飞起,“越想越靠谱!咱们还有四天时间,明天一大早我就去找那个你,一来一回快的话也就两天时间,到那会儿你和云谦哥哥也该找到魂魄和异端了,唉?对啊,你还记得这会儿你在哪儿吗?”

  “呃……”陈新元神色古怪地别开头,一会儿看看桌子,一会儿看看板凳,就是不看黄豆豆。

  “师父?”黄豆豆皱着小脸疑惑道:“问你话呢,我上哪儿找你去?”

  “那个……”陈新元清了清嗓,眼神飘忽地道:“我、我哪还记得这千儿八百年前的事,再、再说了,万一镜像并不是咱们猜的那样,哪怕我记得这会儿我在哪儿,你去了却找不到,这不瞎耽误功夫嘛!算了算了,太麻烦,还是你我二人自行解决吧。”

  说完,陈新元连忙把抖开的手帕按照原先的折痕重新叠了起来,而后又仔细端详着手帕上那葫芦形状的压痕。

  然而不论是陈新元的那番话还是此时此刻他的行为举止,在黄豆豆看来都透着四个大字:欲盖弥彰。

  黄豆豆扯了扯唇角,心里笃定地想,陈新元绝不是不记得西晋时期的他在哪儿,而是怕被人找到那时候的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