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渣了帝君后我成了黑月光 > 第28章 第二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泉州,沈府。

  一扎着花苞头配着红绳铃铛小蝴蝶的红衣小姑娘偷偷打开了角门,颇为熟练地打量番四周,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浑身上下红彤彤的,瞧着十分喜庆。

  在小姑娘身后的是个总角小童,紧绷着脸,却紧张地看着红衣小姑娘,仿佛是生怕她要惹什么祸端似的。

  “阿瑶,沈姨说了让你老实在家,莫要乱跑。”

  “楚如兰,就算被发现我娘罚的也是我,你做什么那么紧张。”

  小姑娘停下,颇有些颐指气使:

  “你莫要天天跟个小老头一样,要不不带你玩了!”

  小童小声嘟囔:

  “你哪回被罚抄的书是自个抄的,再说我觉得庄学究的课讲得挺好的,今天正好讲述而。”

  女童气结:

  “是你自个儿要跟来的,我可没威胁你!”

  “是是,是我死乞白赖跟着你。”

  小童无奈。

  “平日里也没见你这般上心。”

  小姑娘叉着腰,一脸娇纵,嘲讽。

  “我爹还指望我给他考状元呢,虽说我觉得他的指望不怎么靠谱。可读些圣贤之言也没什么坏处,明理知世。”

  小童嘟着嘴反驳。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有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小姑娘俏脸一板,义正言辞。

  小童吓了一跳,看了眼四周:

  “你小声些,小心被人听见,沈伯伯又该罚你!”

  小姑娘瞧不起他那紧张样,翻了个白眼:

  “才没人听见,我爹要知道,就是你告的状!”

  小童小老头般叹息:

  “你惯会欺负我。”

  小姑娘绝不承认:

  “我说得哪里不对?”

  “你说得都对,可今朝就是不信奉黄老,专以儒治国。”

  小童摊手。

  小姑娘如同点燃的炮仗:

  “你就是想气死我!”

  小童更是无辜:

  “才没有,我还等着你给我做媳妇呢!”

  炮仗终于爆炸:

  “楚如兰,我跟你拼了!”

  说罢,就跟个小炮仗似的一头撞向小童。

  楚如兰无奈,没有躲避,认命地接住女童,然后就着冲劲,两人摔倒在地上。

  小姑娘愤愤从楚如兰怀里爬起,也不哭闹,只气急败坏地指责:

  “你为什么不能接住我!”

  楚如兰揉了揉自个的小胳膊小腿,听见小姑娘的指责,不由无奈:

  “你平日里要能少吃些,我也不至于接不住你!”

  小姑娘更是气急败坏:“你这是嫌我胖了?”

  “好呀,你这是嫌我胖了,你二姑的弟妹的外公的侄子家的姑娘倒是楚楚可怜弱柳扶风,你可找她去吧!”

  说完便气势汹汹地回了府。

  看着恨不得拍在自个脸上的角门,楚如兰叹息:“可算回去了,怎脾气愈发的大,以后可怎嫁的出去。”

  说完又摇了摇头:

  “幸好沈伯伯有先见之明将你许给了我,不然,唉!”

  小童边摇头边推门进去,后又落锁关门。

  亦浅在旁笑得肚子快疼死了,无力地靠着白九。

  白九无奈地帮她揉着肚子,小声指责:

  “哪里至于让你这般?”

  亦浅缓了缓:

  “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有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顿了顿,调侃:“这小姑娘很有思想嘛,有前途!”

  白九闻此不由轻咳一声,亦浅不满地看向他,正准备问自个哪里说的不对,就想起了那条银灿灿的大尾巴,不自在地也轻咳一声,但还是违心强词夺理:

  “都换了个种族也是一种能耐。”

  说完也知自个话不妥,极为快速地换了个话题:

  “这小姑娘倒是促狭而且极为小心眼,人家只不过说了句她吃得多,她就气急败坏,说的什么来着,二姑的弟妹的什么来着?”

  “二姑的弟妹的外公的侄子家的姑娘。”

  白九顺从地提醒。

  “对对。”

  亦浅点头,又道:

  “也难为她记得这么一长串拗口亲戚关系。”

  白九顿了顿,忍不住开口:

  “阿浅,你小时候可比她小心眼多了!”

  亦浅挑眉,轻呵:

  “胡说八道!”

  四字简促却铿锵有力。

  “单说她跟炮弹似的撞人劲,哼哼。”

  白九哼唧。

  亦浅挑眉看他,白九收回了嘴边的话,笑了笑。

  亦浅从他的笑容中读出了别的意味,懒得再跟他掰扯,换了个话题:

  “那小童不过七八岁,就知道娶媳妇,到底是青梅竹马!”

  想到那条鱼尾巴,亦浅叹息。

  “青梅竹马,相伴长大,明媒正娶,凤冠霞帔,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白头到老,这般最好,可惜突生变故。”

  白九闻言看了她一眼,眸光微沉,但没有说话。亦浅见他不说话,也歇了话头。

  -

  这边。

  沈瑶回家后倒是老实了一段时间,跟楚如兰两人规规矩矩地去学堂上下课。

  楚如兰对比颇为不习惯,别扭了几天,在一日课后,终忍不住向懒洋洋趴在桌上的沈瑶询问:

  “你吃错药了?”

  沈瑶闻言只是淡淡地暼了他一眼,没有理人。

  楚如兰大惊,快步上前伸手就向沈瑶的额头摸去,沈瑶懒得理他转头向另一边看去。

  楚如兰锲而不舍,又向另一边伸手,这会沈瑶没有挣扎。

  楚如兰摸了摸沈瑶的额头,又摸了摸自个的,发现没什么区别,不放心地又将自个额头凑了过去,沈瑶没有注意,当即被楚如兰的额头撞的头昏眼花。

  楚如兰稳了稳,趁沈瑶迷糊,又重新将脑袋凑了过去,这会吸取了经验,没有了上回的冲劲。

  两人的额头凑到了一块,楚如兰发现沈瑶的脑袋比自个还凉,方放心的直起身,然后蹙眉看着沈瑶。

  沈瑶被看得心惊肉跳,伸手捂着方才被撞此时已有些泛红的额头,亦怒目看向楚如兰。

  楚如兰见此,眉头蹙得愈发深了。

  “有趣,有趣。”

  一旁,亦浅兴致勃勃地拍手。

  “哪里有趣了?”

  白九询问,边问边伸手帮她正了正发簪。

  亦浅睨了他一眼,在白九放下手后不觉得也伸手扶了扶发簪,然后轻咳:

  “咳,哪里都有趣。”

  白九显然不满她的回答:“我怎没觉得?”

  “那是哥哥你傻。”

  亦浅翻了个白眼。

  “再没比我更聪明的人了。”

  白九反驳。

  “哥哥您可使劲吹,就差头牛在天上飞!”

  白九气短,指着亦浅半天没有说话。

  “我又招你了?”白九纳闷。

  “并没有。”亦浅又翻了个白眼。

  我就是突然气不顺看不惯你,这种无理取闹槽点满满的话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当然不会!

  -

  沈瑶看楚如兰快蹙到天上的眉,不禁感叹:

  “楚叔叔多爱笑的人呐,楚姨姨也整天乐呵呵,怎生的你这般老气横秋,你瞅你的眉就要蹙到天上去了,跟个小老头一样。”

  顿了顿,又道:“啧,真丑!”

  楚如兰看她理人不禁舒展了眉头,但又听她如此言论,眉头又拧巴在了一起,心中腹诽:

  我爹每天乐呵呵是因为我娘省心且我娘眼里心里只有一个我爹,你能吗,你不能,你不给我惹事我都烧高香了,但你不惹事,我又操心你是不是吃错药。

  老气横秋,哼。

  心中虽如此腹诽,出口的话却是:

  “再丑你将来也得嫁给我,可惜你这辈子是没个英俊夫君了,下辈子努力!”

  沈瑶闻言冷笑:

  “楚如兰你知不知羞,仁义礼智信你都学到狗肚子里了?”

  楚如兰闻言不慌不忙:

  “全泉州都知道的事,我做什么害羞。再说,前几日,你还信誓旦旦地要我不许理二姑的弟妹的外公的侄子家姑娘,将来更不准纳她为妾。”

  沈瑶气短,又言之凿凿:

  “你二姑的弟妹的外公的侄子家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上回她娘带着她到我家做客,话里话外就是她家姑娘知书达礼柔弱妩媚会照顾人,将来给我做个帮手最合适不过,我呸。楚如兰,我嫁你还要陪衬帮手啦?”

  “你当然不需要帮手,我将来也不会纳妾,安心吧你。”

  楚如兰许诺,想了想皱眉问:

  “他家竟不知礼地上门?”

  沈瑶嗯哼一声,转过头不理人了。

  楚如兰也不在意,只温言承诺:

  “此事绝不会再发生。”

  沈瑶哼唧:

  “最好是这样。”

  楚如兰见她终于露出了笑脸,将她往里推了推两人坐在一处,又问:

  “你最近如此没精神是为何?”

  沈瑶摇了摇头:

  “我不惹事你还不习惯呀!”

  楚如兰不自在,挠了挠头还是坚持问:

  “怎么了?”

  沈瑶认输:

  “我也不知,这几日总是心慌慌的,神魂不定。”

  楚如兰闻言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良久,突然一个丫鬟慌张跑来:

  “小姐,老爷和夫人找您有急事。”

  沈瑶心中疙瘩一声,忙站起身,和楚如兰对视一眼,忙匆匆向主院赶去。

  出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