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渣了帝君后我成了黑月光 > 第40章 第三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

  姜氏拉着沈瑶的手不安:

  “今早我的右眼就跳个不停,瑶瑶,听话,咱今就不去了!”

  沈瑶安抚地拍了拍姜氏的手,回头又正好对上她爹担忧的眼,顿了顿,垂下眼没有说话。

  此行的确充满蹊跷,她今日也觉分外不安心,稳妥起见是应当拖病不能出行。

  可小鱼有所倚仗。

  楚如兰,海眼,泉州百姓都可以为质任她宰割。

  沈瑶和沈父沈母慢行至厅堂,几人坐了下来,俱皆沉思。

  “老爷,夫人,小姐,小鱼姑娘在府外求见?”

  沈正道姜氏闻言不由站了起来,相互对视一眼,姜氏定了定神,开口问到:

  “就她一人前来?可有说明来意?”

  沈瑶坐在一边,依旧托着下巴沉思。

  管家点了点头,恭谨回到:

  “就小鱼姑娘一人,无其余人跟随。”

  顿了顿,又迟疑回到:

  “说是来找小姐去海神庙上香。”

  姜氏闻言下意识回到:

  “告诉她,瑶瑶今早突然身体不适,恐不能陪同。”

  管家抬头又看了眼沈正道,待其点头后,方恭顺弯腰离去。

  期间,沈瑶没有制止。

  她想试试小鱼。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管家去而复返,擦了擦额上的汗,回到:

  “小鱼姑娘听闻姑娘身体不适,想来拜访。”

  姜氏皱眉:

  “你没说姑娘不见人?”

  “小人说了,可小鱼姑娘执意要见,不管小人如何劝说都在沈府门口不走。”

  姜氏闻言气得拍了拍桌子,忍了又忍方没有砸手边的杯子,不能迁怒。

  沈正道伸手握住姜氏放在桌上有些抑制不住颤抖的手,沈瑶亦起身站在姜氏身侧拢住了她的肩。

  待姜氏情绪稳定后,沈瑶方开口:

  “带她进来吧。”

  不等管家请示,沈正道亦挥了挥手:

  “听小姐的。”

  管家再次躬身离去。

  待管家离开后,姜氏紧张地抓住沈瑶的手:

  “瑶瑶,你去终南山找你师父吧。”

  沈瑶摇了摇头,面露苦涩:

  “娘,只要鲛人没有伤人,道教就不可能严惩。况且,小鱼如今只要嫁给阿兰,道教纵使觉得不妥也不可能和鲛人撕破脸,毕竟,它们手里有海眼!”

  -

  现实且不可回避。

  “哥哥,若是道教知道小鱼非要嫁给楚如兰会如何,是欣喜两族联姻,还是会憎恶鲛人为所欲为?”

  亦浅抬头透过窗扉中穿透的阳光看自己白嫩的手,然后回头笑着向白九问到。

  亦浅的皮肤本就很白,在穿透进厅堂的阳光照射下更显出一种宣纸般的脆弱,鸦羽般漆黑的发,明媚的眼,此时正定定地看着白九。

  眉目如画。

  白九轻咳一声,不自在地撇开了头。

  又想起她问话,尴尬地垂眼没有说话。

  道教对联姻之事可能乐见其成,同时又会对鲛人族的放肆而气恼。

  在天下苍生面前,沈瑶和楚如兰的爱情终究不值一提。

  见白九没有说话,亦浅了然地笑了笑,拍了拍手:

  “看来是二者有之。”

  白九亦对着这种大义般的妥协很是反感。

  一人如何能解决两族间的矛盾。

  更别说中间穿插着血海深仇。

  两人没有再说话。

  -

  姜氏听沈瑶如此说,心肝颤了颤,沈正道不由也握紧了拳。

  当年的仇恨耻辱历历在目,如今还要重来,欺人太甚。

  气愤间,小鱼袅袅走进厅堂。

  身姿婀娜,脸如明珠,美玉生晕,惹人怜爱。

  行礼后,小鱼担忧地看向沈瑶:

  “姐姐,身子可好?”

  沈瑶还未答话,小鱼便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既然姐姐身子不是,不如让伯母带我去海神庙上香吧。”

  说罢便又向姜氏行了一礼:

  “有劳伯母了!”

  这是威胁。

  沈瑶面色难看,拒绝:

  “我身上并无不好,我母亲年长,恐体力不支,今日还是就由我和鱼姑娘一起上香罢。”

  安抚地看了眼姜氏和沈正道,然后起身搀着小鱼的手,二人向府外走去。

  沈正道和姜氏面色难看地看二人离去,俱皆颓然坐在靠椅上。

  沈正道面色沉重:

  “集结人手,守住海神庙。”

  -

  去海神庙的路上,小鱼叽叽喳喳地向沈瑶讲述着她和楚如兰的相遇相识相知。

  沈瑶暗中翻了个白眼。

  楚如兰对姑娘我寤寐思服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海里的哪个旮旯角捉鱼呢!

  深吸一口气,面露微笑:

  “鱼姑娘所言甚是。世兄是积了八辈子德才遇到姑娘你!”

  前世不修,今世遭罪。

  楚如兰上辈子到底是多不修,这辈子居然碰到一条狗仗海势的鱼。

  一路无事。

  -

  海神庙。

  踏进海神庙的刹那,沈瑶的心颤了颤,下意识摸向装护身符的香囊,指尖只触到一袋纸灰。

  心下一凛,抬眼正好碰到小鱼似笑非笑的眼,身下放松,回以微笑。

  输人不输阵。

  两人进了正殿。

  沈瑶站在小鱼身后看她虔诚地叩拜海神,抬眼看那神座上的神像,人身鱼尾。

  轻蔑地露出一抹笑意,眼中似有着嘲讽,但很快恢复平静。

  小鱼摇签的结果不是很好,下下。

  解得的签语是:

  作配姻缘要自然,强求必定出疯癫。今朝若不分明说,定怨神明不早言。

  小鱼听得签语的刹那面色狰狞,沈瑶下意识以手掐诀,但小鱼很快又笑语嫣然,她回头笑吟吟地看向沈瑶:

  “姐姐,听说海神庙后院的莲池很是优美,我们去看看吧!”

  -

  亦浅摸了摸鼻子,终于忍不住向白九提出疑问,神色尤为不解:

  “听说鲛人以三百为寿,五十方成年,小鱼的鲛相看着不似幼年,她是怎么喊出姐姐的!”

  白九好笑:“你前些时日还不是义正言辞说自个是个孩子?”

  亦浅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就觉得我是个孩子,嗯哼~

  -

  沈瑶听小鱼如此建议,谨慎地后退一步,亦笑着回到:

  “天色不早,恐有暴雨,我们还是归家吧!”

  小鱼闻言如西子般捧心蹙眉,眉间似有说不出的忧愁。

  沈瑶看着一阵腻味,撇开了头。

  楚如兰又不在这,我是个女子,不吃这一套。

  “可楚夫人特意嘱咐我摘一朵荷花给她!”

  小鱼声音婉转动听。

  沈瑶动了动耳朵,义正言辞拒绝:

  “若人人都摘莲池一朵荷花,那莲池里可还有花?”

  小鱼低头作惶恐状:

  “可我担心楚夫人因看不见莲花而怒急攻心,到底有损身子。”

  哪里会愤怒,又是威胁。

  沈瑶眼神一厉,然后抬眼搀住小鱼手臂:

  “如此,我们便走吧,要听闻海神庙莲池一绝,到底没有见到。”

  两人向后殿走去。

  “小鱼。”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沈瑶的心又颤了颤,可惜这次他叫的不是她。

  没有转身,沈瑶垂下了眼。

  不远处,楚如兰长身而立,舒眉朗目,俊极雅极,美如冠玉。

  小鱼面色不好眼神微眯,但很快恢复,然后欢快地扑进楚如兰怀中,搂着楚如兰地脖子,问:

  “阿兰,你来做什么?”

  楚如兰一顿,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背对着他地女子,心动了动,脱口而出:

  “我来接你归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