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渣了帝君后我成了黑月光 > 第67章 第六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九一路打到禁地时,看到的场景差点让他心神溃散。

  亦浅漂浮在半空中,一男人正掌控着施法。

  那男子白衣黑发,头带金冠,眉宇间是一朵显眼的朱红色莲花,身上散发着藏不住的魔气,应是小鱼口中的蘅梧。

  他在对亦浅施展搜魂术。

  搜魂术对人的神魂损伤极大,稍有不慎就有神魂俱灭的风险。

  白九不敢迟疑,当即祭出六合太虚枪向男人掷去,枪意充满了白九的滔天怒火,雷霆万钧。

  蘅梧被打断,面色不好地向一边闪躲,由于法力的中断,亦浅从空中落下,白九一个飞身抱住了落下的亦浅。

  怀中感受到温热,白九眷恋地蹭了蹭亦浅的额头。

  单手抱紧佳人,反手执枪,带着无边的威压看向蘅梧。

  这边,方才在亦浅脑中搜寻到的信息让蘅梧崩溃,天门关闭,纵使天界也打不开!

  多年的筹谋仿佛是一场空,如斯可笑。

  心神的溃散令他不堪一击,闪躲不及被白九的枪意灼伤了右臂。

  用手捂住伤口,蘅梧抬眼看向来人。再看清白九后,蘅梧猛然一怔,嘴边突然挂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绝世道骨!”

  白九没有和他闲扯的功夫,方才那一幕让他的理智近乎消散,他抱着亦浅,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杀意,就像是一杆煞气冲天的枪。

  在蘅梧的说话间,白九一枪掷出。

  游龙一掷乾坤破,狠绝天下百世兵。诛仙利,戮仙亡,大罗神仙血染裳。

  蘅梧没想硬拼,他当即舍下肉身化作一团黑气呼啸而去。

  傀儡在六合太虚枪下粉碎地完全,黑气也被枪芒灼伤,狼狈奔逃。

  白九没有恋战。

  那团黑气只是蘅梧一抹元神,就算除掉,对蘅梧的元神本元也造不成致命的伤害。

  当下,最重要的是怀中的阿浅。

  低头看了眼昏睡中的亦浅,摸出一粒丹药小心地喂下后,一脚蹬地,瞬时离开了东海。

  *

  沈府,客房。

  白九守在亦浅的床边,握着她垂下的手闭目沉思。

  客房外是宁夏的大呼小叫:

  “大师兄,我也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明明我对那女鲛已然设下了紫电网,哪能想她还能逃走!”

  顿了顿,又喊到:

  “她一定有…”

  一张符咒从客房内飞出,直直贴到了宁夏脑门上。就如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鹅,宁夏的话卡在嗓子眼了一般,没有了声息。

  “噤声!”

  向来温润如暖阳的嗓音此刻似乎裹挟着冰冷寒意。

  宁夏打了个哆嗦,脑门上的符咒随着白九声音的落下径自飘落,在触地的刹那自燃成灰烬。

  宁夏打了个哆嗦,正准备开口说知道了,立马想到什么了般,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要噤声!安静!

  沈瑶适时从院外走了进来,邀请宁夏去隔壁的小院中歇息。

  宁夏不舍地回头看了眼那紧闭的窗扉和房门。

  透过青绿色的窗纱,宁夏隐约能看见他大师兄的身影。

  此时,他正俯身轻轻在床上女子的额上落下珍视的一吻,行动间充满了小心翼翼。

  那怎么会是他修无情道并且眼高于顶清雅傲岸的大师兄!

  宁夏的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中掉落出来。

  耳边似乎传来一声轻咳,他下意识回头,正好看到沈瑶做出请的姿势,也知偷窥不是回事,长叹一声,哀怨地跟在沈瑶身后往客院走去。

  大师兄动情了?

  怎么会!

  毫不理会屋外宁夏的百转千回,白九眼也不错地牢牢盯着亦浅,生怕在眨眼间,床上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不耐其烦地一遍遍帮亦浅用灵力疏通筋骨,时不时又抓着亦浅的手放置脸颊边。仿佛只有感受到娇软下的温度,他才能放心。

  一番折腾下,亦浅如终于受不了了般睁开了眼。

  睫毛颤了颤,亦浅看着眼前鹅黄色的床帷,有种今夕何夕的错位感。

  蘅梧的搜魂术似乎让她看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她的脑中如今就像一罐浆糊,又疼又混乱。

  微微侧头,就见白九眸光发亮地看着她。

  顿了顿,亦浅像是受不了这眸子中的炙意,开口问:“哥哥,做什么这般看我!”

  似是松了口气,白九又用脸蹭了蹭亦浅的手,然后俯下身趴下,将眼睛藏进亦浅的手背中:

  “阿浅,你要吓死我了!”

  声音中带着平日里不显的脆弱。

  亦浅的呼吸一窒,然后心下莫名有些酸楚,她微微侧身,用另一只手安慰地摸了摸白九的头:

  “哥哥,我在。”

  一室温馨。

  良久,白九从亦浅的手背上抬起了头,又不放心地用灵力检查了番亦浅的身体。

  亦浅撑着坐起了身子,然后揉了揉方才被压地有些发麻的右手手腕,又逆时针地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问:

  “海眼呢!”

  一天天尽操心。

  探查好了的白九自然地拉过亦浅的手,用灵力帮她舒展经脉的同时,手下不急不慢地按压着。

  亦浅此时也顾不上什么海眼,弯着腰向后移着身体并拼命地想缩回手。

  疼!

  白九敲了敲她的头让她老实,然后重新拉好她的手继续按压。

  “嘶!”的一声,亦浅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抱怨:“怎地比方才还疼!”

  声音中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撒娇。

  白九微微一笑,没有解释,只是温声说了句:“忍着些!”

  随着一声闷哼,白九松开了亦浅的手。亦浅脱力地躺倒在床上,就像被狐狸精吸走精气的倒霉蛋。

  白九看不惯般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快起来,这般躺着像什么样!”

  亦浅无力的声音响起,断然拒绝了白九的要求:

  “别理我,我死了!”

  顿了顿,抑扬顿挫地又说:

  “凶手就是你!”

  每个字都是重音!

  听她如此说,白九的眉头皱了皱,不由捂住了亦浅的嘴:

  “别胡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