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1章 第 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毕业季,寇别挣扎在人才市场的浪潮里,忙的焦头烂额,一通电话将她躁动的心浇了个透心凉。

  “喂,你好。我是兴临港派出所民警张奇,你爷爷贾正阳找到了,请尽快过来一趟吧!”

  贾正阳离奇失踪六七年,杳无音讯,突然有了消息,寇别满心欢喜,匆匆挂掉电话,打车直奔兴临港派出所。

  她忐忑的走进派出所大门,焦急的在人群中搜寻她记忆中熟悉的身影,寻了一圈未果。

  “你就是寇别吧!”身后民警张奇突然走近,叫住了她。

  寇别回头,惴惴不安,“对,是我,我爷爷他……,他怎么样了?”

  “跟我来。”张奇引着寇别到走廊尽头,推开门,脸上闪过复杂的同情之色,“人在里面,进去看看吧。”

  房间中,贾正阳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佝偻着单薄的身子,头深深地埋向胸口,起皮的嘴唇开阖,神神叨叨的蹦出人听不懂怪异音节,断续不成句子,整个人看起来痴痴傻傻的。

  寇别一路噙着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汹涌而出,她冲进去紧紧的抱着贾正阳大哭。

  “爷爷,爷爷,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呜呜……,我好想你啊,爷爷…,我每天都在期盼,期盼你能平安无事的回来。那天放学回来后,你就不见了,这六年多你到底去哪儿了啊?!你可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没日没夜的找你,爷爷……”

  “呃……呃…”贾正阳被寇别激动的反应吓坏了,他嗯嗯啊啊的怪叫,抗拒的向后瑟缩。

  “你怎么了?爷爷,是我啊,小别,你的孙女,寇别啊!你看看我,看看我!”寇别激动的抓着贾正阳的胳膊使劲摇晃,掰正他的头,想让他看清楚,他唯一的亲人此时此刻就在他眼前。

  贾正阳不安的挣扎,抗拒的疏离感扎的寇别心尖都在抽搐,哽咽着:“爷爷,是我,我是小别,小别……,你不能不认识我,不能……”

  张奇扯着寇别的胳膊将人拉起来,“你别这样,会吓坏他的,医生说他不能再受刺激了。”

  “警察同志,我爷爷他到底怎么了?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寇别一把擦掉糊住视线的泪水,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爷爷还需要人照顾。

  张奇迟疑几秒,说道:“具体贾正阳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他是因为卧轨被人举报才被我们带回来的。回来之后,他一直是这个样子,谁靠近都会刺激到他。”

  “卧轨?”寇别摇头,“不可能的,爷爷他很老实,从来不做让别人为难的事。真的,警察同志,您能不能查查我爷爷失踪这段时间到底遇到什么,他变成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求求您,帮帮忙,帮帮忙好不好?”

  “小姑娘你放心,我们会深入调查,有线索第一时间联系你,人你可以先带回去,好好静养。”

  “谢谢,谢谢您!”

  寇别和贾正阳相处了许久,他抗拒感才减缓,只是每每搀扶贾正阳时,他会不自觉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忏悔,愧疚不安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疼。

  带贾正阳回家照顾几天,寇别发现他也有清醒的时候,只是清醒的状态很不稳定,时长时短。清醒的时候贾正阳看着孙女默默流泪,不言不语,不清醒的时候他会像个疯子一样自残,语无伦次。

  寇别一个不留神,贾正阳又弄的满身血淋淋,手中的菜刀在空中胡乱比划,大声嚷嚷:“这是…我要还的……给寇别,我的手…给小别……”

  寇别吓得大惊失色,连声哄着他:“爷爷,你别冲动,小别不要这个,小别只想你好好的,咱们一家人健健康康的,小别就高兴,不要吓小别好不好?真的,爷爷你听我说……”

  “不,不不!我……,我有罪!小别,——都是我的错,是我!啊——!”贾正阳绝望的冲着自己肩膀狠狠地砍下去。

  寇别吓的魂儿都没了,大脑一片空白。

  她本能的冲过去将贾正阳撞倒在床边,菜刀脱手而出砸在纯白的地砖上,染血的蛛网在地砖上迅速蔓延,像是无法逃离的牢笼,死死的叩住她的喉咙,压抑着她的心。

  贾正阳古稀高龄被撞的头晕目眩,浑浊的眼中晦暗一闪而过,吃力的大口大口喘气。寇别急忙站起来,将人扶到床上,贾正阳还不安生,胡乱的挣扎。

  没办法,寇别只能一边哄着一边给贾正阳处理伤口,好在他身上都是轻微割伤,没伤到动脉,并无大碍,她才松口气。

  贾正阳病情时好时坏,身边根本离不开人,寇别只好将找工作的事先放一放,带他去了几趟医院,都查不出病因,医生委婉的建议:目前贾正阳的状况最好找个心理医生,或者送去精神病院。

  寇别不忍心,留贾正阳在身边亲自照料。只是她的状况也不好,夜夜失眠不说,她又怕贾正阳什么时候再闹起来,她一个不留神出了什么事,那她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

  寇别是个弃婴,当年贾正阳从垃圾桶里把她捡回来。为了照顾她,贾正阳一辈子都没娶妻生子,将寇别视为己出,对她比亲孙子都好,为她遮风挡雨十几年,这样的情谊寇别无比珍惜,让她将人送到精神病院,她根本无法接受。

  贾正阳今天情绪很稳定,清醒的提出想和寇别喝点酒,说说话,寇别听后特别高兴,在厨房中忙乎着。

  客厅外的贾正阳看着寇别忙碌的身影,眼中闪烁晦黯莫名的光,“小别,随便弄点儿就行。”

  “那可不行,爷爷好久没尝小别的手艺了吧,再等等,马上好。”

  不一会儿满屋飘香,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寇别给贾正阳倒了杯烧刀子,“爷爷,今天小别陪你好好喝一顿。”

  “好。”贾正阳手抖着接过寇别的酒杯,“小别,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说着,贾正阳一饮而下,寇别急忙满上,自己也倒了杯。

  “爷爷,说什么呢。小别能这么幸福的活着,都是爷爷给我的,我很高兴。爷爷,这杯小别敬你,是您养我这么大,您放心,未来小别给您养老。”寇别激动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又急又快的灌下这杯,又倒了一杯。

  情绪到了,她哽咽着:“爷爷,第二杯,还是我敬你,自小你我相依为命,你待我特别的好,您的恩情小别都记得呢,要是有来世,小别还想做你的孙女儿!”

  贾正阳唇角抽搐,眼睛泛红,无尽的愧疚让他梗在喉咙中的话说不出来,干憋下凹的脸庞涨的通红,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他哽着声音,“小别……”

  寇别微微仰头,将眼角噙着的湿润倒流回去,不着痕迹的抹掉,扯出坚强的微笑。

  “爷爷,让我说吧,这七年可憋死我了。爷爷,我一辈子最庆幸的就是遇到你,所以不管未来如何,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以后换我来为你遮风挡雨!”

  寇别酒喝的又快又急,根本没发现此刻贾正阳的面部表情扭曲着,时而满怀愧疚不安,时而阴戾狠绝,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在他的脸上快速变换着。

  在寇别放下酒杯时,贾正阳的神色瞬间归于平静,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过一样,他欣慰的拍了拍寇别的肩膀,“爷爷知道你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来来,先吃。是我太激动了……,呵呵……”寇别讪笑着给贾正阳夹菜,“爷爷先尝尝。”

  贾正阳尝了口菜,和善的笑容让他消瘦的脸上有了生气,“很好吃。”

  “你……”贾正阳顿了顿:“你不想你的父母吗?”

  “不想。”寇别用力的扒着碗里的饭。

  “为什么?”

  “他们自小就遗弃了我,想他们做什么?!”寇别转而说道:“再说,我有爷爷就够了,爷爷对我这么好,我管其他人做什么。”

  “那……,他们要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呢?这也不能让你原谅他们吗?”贾正阳紧张的等待孙女的答案。

  寇别沉默,空气静的两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贾正阳转了转手中的酒杯,盯着上面微微摇动的液体,下定决心,打破沉默。

  “是爷爷错了,不应该提这些的。来,小别,跟爷爷喝一个。”贾正阳给寇别满上,两人重重的碰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边吃边聊,贾正阳默默的听着,反而是寇别说的比较多,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太孤单了,尽管身边的朋友也能给她带来温暖,但亲情上的空缺是朋友无法替代的。

  说着说着,寇别只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倒下,手上的酒杯没拿住,掉在地上,杯子碎裂四散。

  贾正阳和善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眼中闪烁着精光,佝偻的上身笔直立起,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眼神一刻没从寇别身上移开,诡异一笑,“孩子,都是你的命啊~”

  他提着寇别的脖领子站起来,像提东西一样拖着寇别消失在夜色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