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7章 第 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如其来的情况弄的神仆有些怔楞,对上寇别那带有攻击性的眼神,她的心脏瑟缩了下,浑身难受想要挣脱开寇别的桎梏。

  她挣扎半天,竟半点成效不见,诧异不已,“你……你要做什么?我…可,可告诉你,这里是神宫!”

  “我什么都不做。”寇别凑近神仆耳边轻飘飘的说道:“……我这人呢,不喜欢折腾,你的坏心思最好烂在肚子里,咱们都会相安无事,不然你的秘密我也守不住,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你说呢?”

  神仆恐惧的咽了咽口水,寇别前后的变化给她的冲击太大,明明之前的威胁还能让她听话,没想到私底下她竟然这般的大胆。

  见神仆吓傻了,寇别捏着她的下巴用力,“听到没有?”

  “听听…听到了。”神仆嘴上答应,手却摸向腰间的鞭子,熟悉的触感让她心下一喜,只是眨眼间,手腕一痛,鞭子易主。

  “不服气大可不必委屈自己同我演戏。”寇别松开神仆,把玩着夺过来的鞭子,仔细观摩:“这鞭子看着不错,要不……我帮你先收着?”

  神仆眼中的恶毒藏不住,威胁的咬牙,“你就不怕我将你的恶行一五一十的禀报给巫祝大人吗?”

  “主殿你都无法靠近,想怎么禀报?”寇别嘲讽。

  “你!”

  “不用瞪我。”寇别将手中的鞭子扔还给神仆,“只要你安分,我不会找你麻烦。”

  神仆斟酌后,将今天的事忍了下来。寇别胆敢将鞭子还给她,肯定还有后招,那就证明这对她来说算不上威胁,可除此之外,她也没其他办法对付寇别,只好默许她刚刚嚣张的举动。

  两人默契的忽略掉刚才发生的小插曲,神仆领着她七拐八拐的去了紫杉院。

  紫杉院南北通透,是专门用来供神女候选者居住的场所,人全部聚在一起,方便神宫统一管理。

  院里的少女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见到有人走进来,激动的迎上来,发觉只是神仆送新人过来,兴致缺缺四散开。

  神仆本想看寇别的热闹,见她依旧能坦然处之,便收了给她下马威的小心思,将所有候选者召集过来,公事公办的交代。

  “这位是新来的神女候选者,寇别。以后也是你们其中的一份子,好好相处。寇别进了神宫你也别惹事。行了,我先走了。”

  神仆离开后,姑娘们四散,拉帮结伙的聚在一起谈论成为神女的基本功课,将寇别当成透明人,对此寇别无感,越没人关注她越好。

  她在紫杉院中转悠了两圈大致熟悉了环境,寻了处最破旧的房间住下,见她这么上道,其他人也懒得在她的身上多费功夫。

  在紫杉院呆了三四天,寇别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她们被圈养在紫杉院,想出去唯有被大巫祝挑中这一条路。每隔十五天大巫祝会来一趟,从所有候选者中挑选资质上佳的人成为神女。如果连续三年都未被选中,即可离开神宫永获自由。

  有的姑娘不愿意成为神女,在紫杉院中逐渐被边缘化,她们不争不抢,唯一的念想就是熬过三年离开神宫。寇别和这些边缘化的姑娘相处的很好,也从她们的口中知道了紫杉院中没有叫小花的人。

  “有没有可能小花已经成为正式的神女了?”

  “有可能。”

  “我倒有其他看法。”闫宁提点道,她在紫杉院待得时间最久,只剩两个月就满三年了。

  “是什么?”

  “有的姑娘为得大巫祝的垂青,进来后会根据大巫祝的喜好改名字。如果你要找的小花改了名字,想要找到她无疑是大海捞针。”

  “应该不会吧……”

  “我只是给你提供个打听消息的方向。具体如何,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闫宁继续洒扫着院子。

  寇别若有所思,这确实是个新方向。

  “哟,你们俩竟勾搭到一起了。”

  寇别皱眉,闫宁平静如常。

  叶语舒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像个高傲的孔雀,一脚踢开闫宁手里的扫把,“你不是还在等日子吧!”

  闫宁毫无反应,拾起来扫把换个方向,背对着来人继续洒扫。

  “看看!看看!”叶语舒嚷嚷着:“你为我那哥哥守着情分,怕是不知道他其实早就成亲了吧!”

  闫宁的动作一顿,还是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

  “怎么不信啊?在我离家的前几天,我哥娶了张家三姑娘。我看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两个月后出去,我哥也不会再要你了。”叶语舒句句话刺激着闫宁。

  寇别看不惯想要出手帮忙,被身边的人拉住,示意她别管。

  “放心,我不和你抢,有本事就自己想办法出紫杉院。”闫宁半个眼神都没给叶语舒,扔下扫把回了房间。

  “你!我肯定会比你先离开紫杉院,你等着后悔去吧!”叶语舒气得七窍生烟,转身看到寇别,怒吼:“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寇别:“???”

  不等寇别说话,叶语舒已经走远了。

  “什么鬼?”寇别无辜躺枪。

  “你也别太当真。闫宁和叶语舒从前是闺中密友,也不知道因为什么闹翻了,习惯就好,叶语舒那人每隔段时间都会闹这么一场。她也就嘴上占点便宜,在闫宁面前讨不到便宜的。”

  别人感情上的问题,寇别不愿插手。只是没想到她的安生日子却没了,先是被人孤立,偶尔房间会出现血淋淋的动物死尸,吃食中间歇性的会有可以的土沙,她用的器具上有巨毒……

  总之麻烦不断。

  起初她只当有人故意针对她,小心翼翼的应对着,反正没受什么伤害,她也就没细究,直到后来她才发觉只要她去找闫宁,麻烦就会变本加厉的出现。

  这在不明白她就是傻了,明显这一切都是叶语舒在背后捣鬼。

  这天半夜,寇别忙到很晚才回房。

  没过多久,她气冲冲的冲了出来,单手抓着两条毒蛇的七寸踹开了叶语舒的房门,里面一声惊叫,叶语舒爬起来,咒骂道:“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疯啊!”

  “我发疯?你给我好好看清楚!是你想要我死,还敢说我发疯!嗯?”寇别冲到叶语舒面前扯着她的脖领子,绞缠在手腕上的毒蛇被她怼到叶语舒脸上,吓得她花容失色,胡乱挣扎,玩命的否认。

  “你这个疯子,快拿开,拿开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这真的不是我弄的!疯子!啊!!”

  叶语舒惨烈的尖叫声将整个紫杉院的人全部惊醒,闻声而来。

  “我是疯子?!呵呵……”寇别随意的将蛇仍在叶语舒的床上,火气升腾:“你敢说之前的动物死尸不是你做的!你敢说之前的毒不是你下的!你敢说这些都和你没有关系!你敢吗?!”

  寇别说了什么,叶语舒根本听不见,浑身汗毛倒竖,抗拒的挣扎,眼中满是惊恐,双腿狂蹬。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放开我,你放开,滚!滚啊!!”

  “现在知道怕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么喜欢拿这玩意儿吓唬我,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那么听话!”寇别掰过叶语舒的脸,让她能清楚的看见身侧受激喷气的毒蛇对她虎视眈眈。

  “给我看着!”

  “求、求求你……,我……求你……,让,让它走……让它……走……”叶语舒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不敢呼吸,声音如蚊的求饶。

  “后悔了?你想要我死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给我一丝怜悯?!”寇别声音不受控制的拔高。

  两条毒蛇竖立着喷气,蛇头左右摇摆蓄势待发,只要被它咬上一口,在这没有血清的年代,人怕是能马上归西。

  “我……错了,我错了,让它走,求求你……”叶语舒哑着嗓子求饶,泪水糊了一脸,样子好不可怜。

  寇别冷眼旁观,完全不为所动。

  眼看着毒蛇动了,冲着叶语舒腿上咬去,叶语舒吓得浑身瘫软,紧闭双眸。

  不知过了多久,腿上没有传来任何的痛感。

  她缓缓睁开眼睛,一道倩影挡在她身前,毒蛇已然不见踪影,闫宁胳膊上却多了四个细小的血点。

  闫宁被毒蛇咬了!

  这个念头充斥在叶语舒的心头,宛如晴天霹雳。

  “寇别,松开她吧。毒蛇肯定不是她放的,她从小就怕蛇,不是她。”

  寇别未动,只是盯着闫宁胳膊上的血眼出神。

  “我说真的。如果你还想追究,我一定会将投蛇之人找出来给你个交代,之前她做的事情我也会让她向你道歉,有今天的教训她以后肯定会安生的。”

  “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次我不追究,再有下次,我不会这么心软了。”寇别视线冷漠的从聚在门口的几人身上细细扫过,看来是故意有人想要借刀杀人,只是不知道偷摸动手的人是谁。

  “放心,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叶语舒颤抖着双手扯过闫宁的手臂,闫宁皱眉收回手,她却执意不放,神情恍惚,怔怔的反复念道:“你被咬了,闫宁……你被咬了,你被咬了……”

  闫宁安抚的摸了摸叶语舒的小脑袋,“没事,还死不了。”

  “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叶语舒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很丑。

  “好了,没事,我不怪你,不怪你……”闫宁柔声安慰。

  “都是我的错……”

  “……”

  寇别离去的脚步微顿,回头见两人别扭的关心对方,最后还是心软了,嫌弃的说道:“别叽叽歪歪,毒蛇的毒腺祛了,她死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