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15章 第 1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在寇别运气很不错,没寻摸多久,就在一处偏远残破的旧殿中找到一闪而逝的毛茸茸。

  寇别和毛茸茸斗智斗勇的你追我赶,差不多半个多时辰,她喘着粗气,一手提溜着毛茸茸的后脖颈,一边念叨。

  “小可爱,你说你跑什么跑,就找你帮个小忙,你怕什么!”

  毛茸茸被扼制住命运的喉咙,想要逃脱寇别的魔爪都做不到,圆溜溜无辜又委屈的大眼睛恐惧盯着寇别这个庞然大物。

  “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要你小命,你这么可怜巴巴的看什么,没用的!就让你帮个小忙,不会伤害你的。”

  说着,寇别将取得的半截香掏了出来,做势就要点燃。像是感受到了刁民想要陷害它,它委屈巴巴的轻声“喵~”了好几声。

  寇别手上的东西差点掉下来,巡视四周,确定无人在,飞速的冲着毛茸茸比划了好几下。

  “嘘。我的小祖宗,你小点声,被人发现就完犊子了。”

  毛茸茸无比可怜的眼神弄的寇别心生动摇,可最后还是心狠的道:“小可爱,帮我一次,以后我准带好多好多的小鱼干来向你赔罪,吃都吃不完的那种,好不好?喔~。乖…乖啦……”

  她将香点燃,凑近毛茸茸的鼻子,让它闻下好观察它的反应。

  竹立香燃烧起来,气味弥漫在周围,寇别将毛茸茸抱在怀里,可它总是挣扎想要跑走,无奈,寇别只好继续遏制住它的后脖子,才让它安静下来。

  香还未燃尽,就有人过来了。

  听到声音,寇别谨慎的缩起来,碾灭手中的香火,屏住呼吸,看向声音来源。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前面的人紧张飞速的奔逃,后面高大的人影慢悠悠逼近前者,漫不经心。

  寇别能夜视,一下子就认清了跑在前面的男孩。

  “小可……”刚开口想叫住他,瞥见身后追上来的人,她又缩了回去。

  大巫祝紧随其后,一脸没办法的样子,看着还在奋力奔逃的男孩,眼中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同情,但……,也不过一闪而逝。

  “还跑?”大巫祝的声音如同猫戏老鼠。

  男孩跑到无处可跑,停下来转头看向大巫祝,稚嫩的脸上侵染着暴戾之色,“戎敬,这么多年用我练禁术,可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大巫祝一步步靠近,大手指在额头上顶了顶,“只是你这个小东西着实不乖,这……,让哥哥很头疼。”

  “哼,我听话等着让你吞噬掉吗?”小男孩嗤笑。

  “这是什么话!我们可是双生的亲兄弟,我怎么会伤你?”大巫祝像哄闹脾气的孩子一样揉乱了男孩的头发,态度亲昵又自然。

  “戎敬!”男孩一巴掌将他的手拍掉,怒目而视。

  “行行行,你不喜欢就算了!”大巫祝双手太高做投降状,后退了两步,一阵冷风吹过,戎敬的眼睛亮了亮,微微歪头,动了动鼻子。

  “你又耍什么把戏?!”小男孩狐疑的戒备着大巫祝,他这个哥哥一肚子坏水,一个不留神就能被他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他就是最好的例子。

  “没什么。哥哥不是担心你嘛,小沐,乖~,月圆之夜,你该回去了,不然颠狂症发作,你会承受不住的。”戎敬耐着性子劝说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屁的颠狂症。明明是你用禁术向我借命!”

  戎沐恼火他的颠倒黑白,眼圈通红一片,气恼自己这么没用一气就哭,他紧咬牙关,指尖陷进掌心中,似乎以痛治痛才能摆脱他此时的狼狈。

  “小沐可别胡说。我是永安岛的大巫祝,怎么会使用那样的禁术,这可是被人所不耻的!”大巫祝不理会小沐的挣扎,扯过他的脖领子提溜着他,寂静的夜里铁链叮当作响。

  听到声音,大巫祝似乎很高兴,“我说过,小沐永远都离不开我!”

  “放开!!”小沐忍着泪水费力挣扎,因为角度的关系,他和隐藏在暗处的寇别对上了眼,刹那间的失神后,他便停止了挣扎,瞬间安静。

  远处的寇别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大巫祝好奇的嗯了一声:“怎么不闹了?”

  “少啰嗦了。你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动作快点,不过还有五次而已,给我来个痛快。”

  “也好。”大巫祝的余光扫向暗处,扯着戎沐走远了。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寇别才顺了顺狂跳的心脏,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像是被人发现了。

  原来他叫小沐,和大巫祝是兄弟。

  两人的谈话让寇别脑补出了一部大型的狗血电视剧,大巫祝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地位残害至亲,将其圈养起来,不惜利用禁术来达到自己想要长生的目的。

  虽然很雷人,但寇别脑补的几乎八九不离十。

  她将手上的毛茸茸放走,只见毛茸茸稳稳落地,抖了抖身子,冲着寇别喵喵叫了好几声,抬头盯着她,也不走。

  “你干嘛?忙都没帮上,别冲我叫,……大、大不了下次带鱼干来给你,大半夜的,别闹啊!”寇别没什么底气,心虚的想要离开。

  没走几步,察觉到了阻力,一回头,发现身后的毛茸茸咬着她的裙摆,呜呜的低吼着,就是不让寇别离开。

  寇别扯了几下都没让它松口,无奈,“小祖宗,你这是要赖上我了,你到底要干嘛呀?我可能被发现了,不尽快回去,让神仆知道我偷溜出来,又是一堆麻烦事儿,你知道不,…我说……”

  寇别话还没说完,毛茸茸不松口,在她的裙摆上翻了个跟头,眨眨眼,然后向后挪动。

  寇别怕累坏它,只好跟着。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喂,你好好带路行不行……,你再带我趟泥塘,我可走了啊!”

  毛茸茸不管寇别怎么警告都没停下来,直到寇别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才停止了对毛茸茸行为异常的嫌弃。

  她们周围不是富丽堂皇的神宫,更像是野外的热带丛林,泥泞的池塘,高大粗壮的树木,偶尔不知名的兽吼回荡在空气中……

  她蹲下来观察四周的情况,越是辨别,那种在深渊之底的恶寒感越是强烈,严重到她生理厌恶。

  “小东西,我不走了,你自己去玩吧!”寇别表情沉重,果断折回去,那个让人有阴影的体验她再也不想去尝试了。

  毛茸茸追上来,叼着寇别的裙摆不松口,只可惜,它还太小,寇别没停下来,它被拖在地上滚着,一身脏污也未放弃。

  寇别更不会妥协。

  “嘎吱——”

  石头滚动的声音突然在寇别斜后方传来,她条件反射的窜进了身侧的白藤后面躲起来,观察着。

  只见被黑色包裹全身的大巫祝从石壁后走了出来,环视一周,转身在石壁后面鼓捣了好半天,打开的石壁门缓缓的落下,再次恢复如初。

  大巫祝在石壁门前停顿片刻才离开。

  感情这小家伙是带自己来寻人的?

  寇别不解,挑挑眉看向毛茸茸:“行啊,有点东西!”

  似乎感应到了寇别的刮目相看,毛茸茸傲娇的抬着脑袋,姿态妖娆的引着寇别向那道石门走去。

  见它的动作,寇别问道:“你想要进去?”

  毛茸茸像是听懂了她的问话,认真的“喵!”了一声。

  寇别捂住它的嘴巴,小声道:“你给我安静点!万一被大巫祝听到就惨了。”

  再三确定毛茸茸不会乱叫后,她才松开它。

  有毛茸茸这个好似什么都知道的作弊器在,寇别轻松的打开了石壁门。门后有条被打通的隧道,看着里面眼熟的工艺,寇别黯然出神。

  她真的穿越了吗?这……

  完全他妈的是现代工艺啊!!

  毛茸茸见她又不走了,气的抱着她的腿胡乱的抓挠啃咬,直到抓伤了寇别的肌肤,才将她的思绪重新拉回来。

  她妥协的应付着:“好好好,我找,我找。”

  寇别顺着隧道一路走到尽头,那里有扇铁门,门上描绘着繁杂的图腾,寇别看不懂,转而搜寻四周的机关,折腾半天,最后在毛茸茸的帮助下,门终于打开了。

  见到铁门后的场景,寇别脚像是灌了铅一样黏在地上,一步也挪不开。

  她曾经幻想过小沐可能会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却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惨烈。

  在铁门后,数十米高的高台上摆放着晶体制成的鸟笼,里面奄奄一息的小沐脸色惨白,周围充斥着死寂,他的样貌看起来似乎比之前更加稚嫩了些。

  鸟笼底部密密麻麻的钢钉上面乌黑一片,铁红色锈迹让人分不清楚那是血液还是其他什么。

  小沐脖子被铁圈锁着挂在球笼顶端的宝珠上,赤.裸的脚踝在钢钉尖端摆动,一层层的血肉刮磨在上面,露出森森白骨。

  胸口插入小指粗细的玻璃管,源源不断的血液从里面流淌出来,汇集到了囚笼前面的一盏水晶器皿中,双手手腕上也如法炮制的收集着他的鲜血。

  那些交错的玻璃管不仅仅在吞噬小沐的生命,同样也在剥离他的尊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