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20章 第 2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巫祝半边脸带着皮质面具,露出半张几乎和小沐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他这张脸多了份老练和强悍,尽管是半张脸也可以想象出他完整的脸是什么样子。直到这个时候,寇别才愿意相信他和小沐是真的亲兄弟,因为从容貌上她完全看不出来二者有什么区别。

  “怎么又不说话?”大巫祝垂眸,用腻死人的目光让寇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磕巴的道:“没……,没有。”

  “那是被我吓到了?”大巫祝反问道。

  “不、不是。”

  “那你反应这么惊讶,还是……你见过有和我长的相象之人?”大巫祝眯眼一步步危险的逼近。

  “没……”寇别矢口否认,接连后退。

  大巫祝上下审视着她到底有没有说谎,直到寇别浑身难受想要逃跑的时候,大巫祝转移了话题。

  “那你退什么退,我又不吃人,快点过来给我宽衣!”

  “哦…,是是。”

  寇别规规矩矩的伺候大巫祝换衣服,将房间中床铺铺好,距离床远远的低头站稳,想着尽快的敷衍过去,大巫祝就不会揪着她不放了。

  大巫祝坐在床沿边,“你紧张什么?”

  “没紧张,巫祝大人多虑了。”寇别躬身。

  “不用这么拘谨,你靠近点儿。”

  寇别摇头,“不敢。”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话说你来到主殿也不少时日了,我还什么都没教过你,这可不行,我看今日也算得上是良辰美景,不如……你留下来。”

  大巫祝的话似是而非,无论寇别怎么听都无法当做是什么正经话。

  寇别频频拒绝,不敢当面违逆大巫祝,只好委婉的装傻充愣,只可惜这些招式应对那几个难缠的神官还可以,对付大巫祝明显不够用。

  大巫祝手微微上抬,寇别身体不受控制的冲着大巫祝走去。

  她心里慌张,想要尽快的拿回自己身体的主控权,却发现无济于事,她慌张的大呼:“巫祝大人,寇别听话,您可以不用这样的,真的。”

  “是吗?”大巫祝挑眉,而还在靠近的寇别依旧没有停下。

  “真的,真的,寇别不敢说谎。”寇别想要停下来,焦急在房间中四处乱看,想求一线生机。

  “也好!”大巫祝打了个响指,寇别的行动便恢复成了正常。

  寇别心有余悸,不敢胡乱动弹,生怕再惹怒了大巫祝,吹捧着道:“巫祝大人果然仙术不凡,寇别佩服佩服!”

  寇别的奉承让大巫祝的心情愉悦,就连主殿外面隐隐有东西碰倒碎裂的声音都没有细究,他舔了舔嘴角道:“既然你这么看好仙术,不如今晚咱们就先学点简单的,如何?”

  “学什、什么?”寇别咽了咽口水。

  大巫祝伸手将人拉近怀里,胳膊从身后将寇别的脖子圈护住,鼻尖在她脖子上轻嗅,极为陶醉,“你猜呢!”

  “寇别不知。”她脖子一嗦,飞速的用手捂着脖子,一种古怪的感觉萦绕她的心头,让她害怕又恐惧。

  大巫祝给她的感觉好似一只上万年的吸血鬼终于抓到了猎物,会先花费时间来捉弄她,直到他玩腻了,才会将猎物吸干。

  “你的脖子好漂亮……”大巫祝不吝啬的称赞着,手指点在脖颈处那明显交错的动脉上。

  “巫祝大人谬赞了,…其、其他神女姐妹的也漂亮……真的…我也……”寇别感觉自己都语无伦次了。

  大巫祝像是没发觉一般,张开嘴含住寇别的脖子用牙齿在其脆弱的肌肤上厮磨打圈,瞬间涌上来恶寒让寇别根本无法忍受,奋力的挣扎发反抗,只是寇别一身的蛮力在大巫祝面前根本无法施展,反而消耗了自身的体力。

  此时,外面隐隐有猫叫声响起,一声高过一声,吵的房间中两人都很不自在。

  大巫祝见寇别挣扎的厉害,惩罚似的咬破了寇别的脖子,吮吸着温热的血液,他从开始的克制到逐渐的放肆吸取,让寇别阵阵的头晕,恶心等不良症状出现。为了自己的小命,寇别推搡着大巫祝,想要将人推开。

  “停下来,你是想要杀了我吗?”寇别疾呼。

  大巫祝抬头看双眼燃烧着火焰的寇别,擦了擦唇角沾染的红色,冷峻的面庞上闪过满足之色,点了点寇别的额头,”胡乱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坏人。”

  寇别想都没想从大巫祝的床边跳起来,躲的远远的,警惕的看着他。

  见状,大巫祝无奈的用大拇指顶顶额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想伤害你,今天的都是意外。”

  寇别根本不相信,防备的姿态都未曾改变。

  大巫祝起身,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很快掏出个小箱子坐下,对着寇别招招手,“你过来。”

  寇别一动不动,冷声道:“我受到了惊吓,恕难从命,请放我回去!”

  大巫祝见她真的生气了,表情变得柔和,温柔的上前去寇别的手,她条件反射的后退躲开,瞬间的尴尬,大巫祝没放在心上,而是多次尝试最终抓到她的手,不管不顾她的挣扎,将人按在了椅子上坐好。

  “我又不会吃了你。”他指了指她脖子上的伤,“这里再不止血,你就真要死了。”

  寇别警惕之心未安,盯着他,胆敢他有超过包扎伤口之外的行为,她宁可鱼死网破。

  察觉到了寇别的小心思,大巫祝包扎伤口的手加重,疼的寇别表情扭曲,故意逗弄她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想杀你早在你刚入岛的那一刻,你已经死了!”

  寇别心脏狂跳,震惊的看着眼前不知道有多少副面孔的男人,他竟然都知道。

  “永安岛是我的,突然多出来个身份不明的人,为了永安岛的安全,难道我知道不是应该的吗?”寇别的反应取悦了大巫祝。

  却不曾想刚刚的猫叫声再次响起来,横在两人中间,大巫祝微微皱眉,寇别心思却活泛了起来,刚刚她还以为是幻觉,这个声音,妥妥的是毛茸茸啊,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寇别正胡思乱想中,包扎也接近了尾声,大巫祝见到她心不在焉的,恶作剧似的在最后打结时,故意紧了紧,寇别喉咙被卡住,一个呼吸不慎疯狂的咳嗽。

  “活该!”

  大巫祝恼火的莫名其妙的。

  “你……莫…咳咳……名其妙。”寇别边咳边埋怨。

  尽管如此,夹杂在两人之间的猫叫声一刻都没停歇过,从开始的绵长,到现在的急促惨叫,让寇别心里阵阵不安,果然,她看到大巫祝的额头上青筋凸起。

  “烦人!……你们都干什么吃的,那小畜生怎么会到主殿来?”

  “巫祝大人赎罪,是属下疏忽,这就将它赶出去。”

  “不必!”

  “大人……”守卫们战战兢兢,生怕惹恼了大巫祝。

  “将那畜生活捉,剥了它一身皮,扔还给它的主子,让他好好管教自己的东西,不然下场自负!”

  “是。”守卫们急忙领命。

  “等等!”寇别急忙叫住了要离开的守卫。

  那毛茸茸多半是小沐养的,真的送过去再刺激一下小沐,那他对生活也许更没希望了。

  大巫祝挑眉,“你干嘛?”

  守卫不解,不敢乱动,生怕大巫祝的命令会有变。

  “今日多次顶撞巫祝大人心中难安,这件事寇别愿意效劳。”寇别乖巧的讨任务。

  大巫祝脸色变了又变,“你想去抓那畜生?”

  “是!”

  大巫祝沉默了良久,这段时间的猫叫声依旧没有停止,寇别只好再次开口催促。

  “时间不等人啊,大人!”

  “算了,那交给你了。”大巫祝懒得再追究,冲着寇别摆摆手让人退下,“你一人捉不到就在找两个帮手。”

  “寇别明白。”

  寇别冲着他躬身,小步飞快的捣腾了出去,一路小跑了很远很远,她才敢放松的给自己顺气,手不自觉的摸向了脖子已经包扎好的伤口。

  神宫确实很危险……

  见身后没人跟踪,寇别小心翼翼的寻找毛茸茸,也不知是不是它故意的,寇别从主殿出来后,猫咪的惨叫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毛茸茸,你在哪儿啊,快点出来,被别人发现你就惨啦!”她压低声音边找边喊,找了一路,终于见到一旁的草丛沙沙作响,看过去,毛茸茸在里面翻腾,察觉寇别发现了它,它急忙警觉的跑开了。

  寇别急忙追上。

  你追我赶,寇别最后将毛茸茸堵到了墙角.

  “哼哼哼,我看你还跑,要不是今天我大发慈悲,这个时候你都要被生吞活剥了,知不知道!”寇别靠近它,蹂躪着它软绵绵的身体,享受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好久没有享受过撸猫的快乐了,上次匆匆一面来不及,今天算是全部找回来了,撸猫撸的正快乐,毛茸茸扭头一口咬住了她的手,也不知怎么的寇别再想摸它,它就怎么都不乐意了。

  “没良心的小东西。”

  毛茸茸走了两步停在门口,冲着寇别猫猫叫,叫一声回头看看后面的大门,再叫一声再看,反复重复这个动作。

  她看了看后面的门竟然是厨房,明白了它的意思,寇别摇头推门走了进去,“可以啊!小东西你都学会讨价还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