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22章 第 2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寇别满脸委屈,“是,不仅如此,它还抓伤了我,着实气人。不如……”

  大巫祝打断她。

  “既然这样,那便让巡逻卫去捉。”

  “万万不可!”寇别急忙出声阻止,生怕他真的下达这样的命令,那五月肯定会被生吞活剥了的。

  “为何?”

  寇别急忙解释:“没捉到那畜生是我的失职,我会接受惩罚,请巫祝大人再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会捉到它的。”

  大巫祝定定的看着寇别许久许久,直到寇别浑身发冷,才收回了视线。

  “也好,算那畜生走运。”

  寇别满心欢喜,总算过了关,却不料大巫祝紧接着说道:“回去休息,明日有事交代你去办!”

  “是,寇别告退。”冲着大巫祝欠了欠身,寇别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神宫待时间久了,她感觉似乎她越来越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大巫祝在回廊中坐了许久,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天边的乌云早已将那轮明亮的圆月遮住,沉闷的压抑感洒向人间,大巫祝像是没有察觉一般,远处莎莎的响动声掩盖着摇摆着的草木,似有鬼影在那里徘徊,大巫祝眼中泛着冷芒看过去,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在那道鬼影的面前。

  大巫祝速度太快,鬼影还没反应过来,刚要大声尖叫,大巫祝一瞪眼,吓得对方马上闭紧了嘴巴,眨眼间,大巫祝和鬼影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大巫祝将人带到了僻静无人处,冷漠的质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那道鬼影正是柳辛玥。

  柳辛玥痴痴的望着大巫祝,迷迷糊糊的说道:“回…,回巫祝大人,我…我本来想走的,忘记了件事情想回来重新禀告,谁知道…,谁知道……”

  “嗯?”大巫祝冷眼扫过,她才反应过来,急忙辩解。

  “我不是有意想要偷听您讲话的,真的是无意听到的,真的!”

  大巫祝:“……”

  “巫祝大人,您一定要相信辛玥呀!”柳辛玥紧张的跪下磕头,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大巫祝依旧沉默。

  柳辛玥眼珠一转,生怕大巫祝会厌烦自己,挑选了个大巫祝可能会满意的话题,坚定地说道:“巫祝大人,辛玥不敢说谎瞒您,辛玥知道那位和您说话的神女去了什么地方!”

  “去了哪儿?”大巫祝眼睛一亮,很感兴趣。

  “我刚刚看到那位神女她……”柳辛玥将刚刚两人相撞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当然隐瞒掉了两人谈论刘小花的事,顺便推测了下寇别是从什么方向走出来的,说的头头是道。

  大巫祝安静的听着,不言不语。

  柳辛玥说完后,还不忘记表明自己的衷心,“巫祝大人,辛玥说的话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辛玥不得好死!”

  这话说重了。

  “嗯。”大巫祝冲着柳辛玥摆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柳辛玥不甘心,不肯离开,执着的说道:“巫祝大人,辛玥愿意为您分忧!”

  “哦?”

  “辛玥可以成为大人的眼睛,替大人看清一切阴谋。”

  “真会说话。”大巫祝笑了。

  那笑容绚烂,诱人沦陷。

  柳辛玥愣住了,沉溺在他的魅力之下,哪怕此刻大巫祝让她去死都无怨无悔。

  “既然你想成为我的眼睛,倒也可以。以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无趣的,重要的,不重要的都可以随时向我汇报。”大巫祝起身离开。

  “是,是!”柳辛玥狂喜。

  她终于可以距离大巫祝更进一步,虽然过程曲折了点,但至少她目的达成了。

  ……

  翌日一早。

  寇别鬼鬼祟祟的出了门,先去看了大巫祝一眼,见大巫祝还未起,她急忙跑出了主殿。

  这段时间神宫中讨厌寇别的有,同样想巴结她的也有不少。

  她在神宫大门口和个年纪不大的巡逻卫兵接头,将一封信件交给了她,反复叮嘱了信一定要交给指定人的手中,其他人都不要给,无论是口信还是回信一定要亲自转交给她,中间要是出了什么纰漏,她是不会付账的。

  对方急忙点头答应。

  反复叮嘱了好几遍,寇别扔给了巡逻卫兵个钱袋子,对方高高兴兴的走了。

  做好了一切,寇别才小心翼翼的折了回去,回去睡了个回笼觉,没一会儿,便有人过来说大巫祝寻她。

  去了主殿,发现今天的大巫祝和往常很不一样,他脱掉了宽松的大斗篷,轻装上阵,看起来彬彬有礼,怎么看怎么舒服。

  感受到寇别的反应,他笑眯眯的道:“如何?”

  “很好。”寇别很诚实的回答道。

  “走吧!”大巫祝走了出去。

  寇别迷糊的跟在大巫祝身后,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面买的什么药,但在寇别的印象中他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像这样袒露自己的容貌出门还是第一次。

  大巫祝领着寇别一路走了出去。

  出了神宫,外面一众人齐齐的跪倒在地,“恭迎巫祝大人,神之庇佑。”

  寇别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排场弄的这么大。

  大巫祝整体的气质变了,雍容华贵,缥缈身姿中隐隐带着莫名的神秘,他的手微微向上抬,道:

  “起身,愿神佑你我!”

  随着他的话说完,众人动作整齐划一的全部都站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狂热和虔诚,宛如见到了真正的天神。

  看的寇别好一阵的无语,其中症状最严重的当选是最有地位的那几位神官了。

  当她们的视线看到大巫祝身边的寇别时,冷冷的眼刀子从四面八方甩了过来,杀机森然。要不是看在大巫祝还在没有发作,怕是她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寇别恶寒的打了个哆嗦。

  大巫祝察觉到冉心几人的小动作,冷发号施令。

  “先去仪式现场,正事要紧。”

  “是。”

  冉心引着大巫祝坐上了精致的露天游车,车前拴着四匹良驹,威风霸道。神女在前方开路,神官八位,左四右四的分布两侧,而寇别突然出现在这里,显得有些多余,根本就没有她的位置。

  寇别虽表面上尴尬,但内心窃喜,如今神官和大巫祝都离开神宫,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机会,一方面她可以去探探禁地,另一方面也可以着手帮助闫宁她们二人离开。

  寇别呆在原地想得美滋滋……

  坐在游车上走远的大巫祝察觉到不对,问道:“寇别呢?!”

  “师父,她……”

  “别吞吞吐吐的,她人呢?”

  冉心不情愿的回头看了一眼,“她还在原地站着。”

  “让她跟上来!”大巫祝冷然道,明显不高兴。

  冉心不敢怠慢,冲着身后的寇别喊道:“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师父叫你快点过来!”

  寇别装傻充愣的指了指自己,不敢置信,“啊?什么!我…我吗?”

  “对,就你!”

  寇别不情不愿的走到进了游车的大队伍,不解地问道:“嗯?神官姐姐有事?”

  “师父想让你跟着。”

  “不用麻烦,我在神宫等着你们回来就行。”寇别推脱着。

  大巫祝却冷咳好几声,沉声训斥:“必须跟着!”

  “可……”寇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道:“可本来就没我的位置啊!”

  “就你事多!”冉心嫌弃的扭头小声嘀咕。

  “神官姐姐,你刚刚说什么?”寇别听到了,故意针对,上两次拜冉心所赐的惩罚的,她可还记着仇呢。

  在大巫祝面前,冉心向来庄重自持,“没什么,你听错了。”

  “少哆嗦,寸步不离的跟着,距离不能超过十步。”大巫祝说完,怕是寇别还不听话,接着威胁道:“做不到可是要惩罚的!”

  神官们听了明显不高兴,这样的特殊待遇明明神官级别以上才可以得到,寇别轻易得到还不珍惜,让所有人嫉妒。

  “是。”寇别没办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顺从的跟着,寇别主动走到右侧,右边最末位的神官很眼力见的后退。

  “不用动,以后寇别算是我的贴身侍候,不代替你们的位置。”

  大巫祝说完这句话,所有人的脸色全变了,不仅是神官,就连神女也神色各异。

  寇别这个位置冉心努力了五年都没有争取到,竟然让寇别给抢走了。

  想到这里,众人小心的看向了冉心,见她神色不变,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的反应惹恼了她,最后成为了被发泄的对象,那太冤枉了。

  “是。”

  短暂的小插曲过去,无人敢再提及,虽都各有其他的心思,却没人愿意让其他人揣摩出来。

  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寇别才明白大巫祝说今天有事情要办是什么意思。

  隆重的祭祀仪式场面恢弘壮丽,瑰丽盛大,永安岛上大部分的百姓全部聚集于此,抬眼望去,人影蹿动密密麻麻。

  从大巫祝游车出现的那一刹那,百姓们齐齐对着他出现的方向朝拜着,寇别看过去除了震撼外,不知道要如何描述此时此刻的心情。

  在对面匍匐的人群中,有一人笔直的站在那里,分外显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