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37章 第 3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拦着她腰的男人正是大巫祝,只凭着他带来的压迫感,寇别就能确认他的身份。感受着腰间环着的那双大手,寇别浑身发冷,她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夫人果然是爱我的,不看都知道是我。”戎敬嘴边挂着戏谑的笑容。

  寇别抿着唇,神色戒备,“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来救夫人了。”戎敬松开了寇别的腰,“刚刚那刻多危险,要是没有我的话夫人就要提前下去见神去了,我可舍不得细皮嫩肉的夫人受到半点伤害。”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寇别不安的后退。

  戎敬让她发自内心的厌恶,为了逼迫她就范,让她背负了三条人命。他可视生命如草芥,但她不能,她无法心安理得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她每天都备受折磨,夜不能寐,只要闭上眼睛,她就能看到因她而死的人前来找她索命。

  这些全都拜他所赐。

  “都说是为了救你。再说带你来这里的人是戎沐不是我,为何你总是对我针锋相对呢?!我们才是夫妻呀!”大巫祝肆意的打量两人的反映,好似玩弄人类的弱点会让他感受到无比的快乐。

  小沐苍白了脸,眼神躲闪,根本不敢看寇别。

  寇别呼吸一窒,她终于知道了刚刚她为何有种异样的感觉,为什么不愿意跟他走进密道。

  原来如此。

  她不知道小沐在哪个方向,只是冷冷的盯着地面,“小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听你亲口说!”

  小沐的脸色更苍白了,身体晃了晃,脚下不稳弄的脚腕上的铁链叮当乱响,让寇别很快就确定了他的位置。

  寇别目光射在他脸上,哪怕那双眼中没有焦距,可那双灰蒙的瞳底下噙满失望,小沐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我……”

  小沐我我我了半天,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有趣有趣!”戎敬邪笑的拍手,“既然你不愿意说,我帮你如何?!”

  “不要!”小沐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他的手指深陷掌心,弄伤了皮肉,鲜血的甜腥味在空气中蔓延。

  血腥味让戎敬频繁皱眉,嫌恶道:“把你那恶心的东西收回去,破坏了正事,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我……”小沐虽无颜面对寇别,但身体还是遵从了本能,飞速地处理住伤口,在上面撒了细密的白色粉末后,鲜血止住,伤口融合在一起,掌心的伤看起来像是愈合好的烫伤伤痕。

  “哈哈哈……”戎敬的狂肆的笑声只让寇别浑身冰冷,她清丽的声音从嘴中发出,难是失望,“原来……,连你都是骗我的。”

  想她为了完成对小沐的承诺执意留下,只为能找到让戎敬无法感知小沐方位的方法,却不想,她的执念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她绝望又惨然的笑容刺伤了小沐的眼睛,“你听我解释,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我……”

  “无所谓了。”寇别打断戎沐,“我不想听你解释,就当是我看错人了吧。”

  寇别心累的后退,她隐隐记得身后的方位是她刚刚差点掉下去的地方,她一步步的挪动着,只要再等等,她就不用再受到良心的谴责了,从此便能解脱。

  只要再等等……

  很快的……

  她脚下步子迈的更大了,直到她撞上了一堵温热的肉墙。

  “夫人别总是忽略我对你的关心,现在还不是时候。”戎敬揽着她的腰将人重新带回来,“要是夫人真的气恼小沐,以后我关他一辈子就是了,他再也烦不到你了,好不好?”

  戎敬的语调依旧温柔似水,略带讨好的语气,一如他们初相识的模样。

  记得刚刚见面时,他对寇别就是这样温温柔柔的,让人担忧他别有用心,又忍不住质疑自己的多心,可偏偏看不清包裹在这样温柔之下的心到底藏匿着什么,让人无比纠结。

  小沐杵在一旁,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寇别冷哼一声,推开戎敬,“你们的事与我何干?!”

  她的一句话让气氛再次变的尴尬了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寇别察觉到了身体上的变化,疼痛突然从眉心蔓延至全身,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着痛。

  她早已经无法忍受,痛苦的蹲在地上,额上冷汗涔涔,疼痛让她话都说不利索,痛苦的闷哼,“呃……,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倒也没什么,不过是想要夫人帮点小忙而已!”戎敬笑眯眯的看着寇别,不敢有半刻的分神,全神贯注的模样让寇别心里一抖,生怕他打的主意是她死都不愿意付出的代价。

  “事到如今,…你…还不愿意…说实话吗?就算是要…我做无…畏的牺牲,…也要让我…做个明白鬼吧!”寇别咬牙忍着身体上越发密集的疼痛,好似身体中有什么的东西断裂开了,噼啪的响声从身体中窜出来。

  戎敬看向站得很远的戎沐,盘算后说道:“夫人说的没错!我亲爱的弟弟,你是不是也应该坦白下自己的想法了?不然夫人只恨我,我是不是有点冤枉啊!”

  小沐身体不受控制的瑟缩了下,心虚不已,偷看了眼全身都在痉挛的寇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他又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戎敬也不恼,他早习以为常了。

  “亲爱的弟弟总是这么会做人,怪让人同情可怜的。就单靠这副皮囊和脸,即使坏事做尽,依旧让人心疼的厉害,不忍责罚!……真是高啊!”

  “我……”戎沐浓密的睫毛轻垂,那样子确实任谁看到都会于心不忍。

  戎敬仿佛没看到戎沐的矫揉造作,走近了寇别,“你也不必防着我。夫人一心求死,我只希望夫人能借此助我永葆青春,与天同寿。反正都是要死的,夫人不会吝啬吧?!”

  戎敬期待的等待寇别的身体反应,只要在寇别全身的经络全部崩断,再把人从这里扔下去,下面的法阵就会自动开启,借着寇别特殊的体质熔炼出来的精华足以让他长生不老。

  这样,他多年期盼的目的便可以达成了。

  听着他的话,寇别终于知道他的目的,难怪非要将自己调到他身边,为了方便控制,最好的灵丹妙药肯定要放在身边才能让人安心。

  他的解释,寇别还能接受。感觉全身要爆掉的寇别,疑惑的搜寻戎沐所在的方向。

  “他是为了……长生不老,那…小沐你…呢?这么对我…又是为了什么?”寇别的声音沙哑难听,她现在只想知道真相。

  小沐眼底的挣扎显露无疑,他嘴巴一张一合,戎敬打断他,“事已至此,你也没必要再掩饰了,小沐!”

  小沐低头看地上的铁链子,迟迟没有动作。

  寇别吃力的抬手抹掉脸颊上滚落的汗珠,她已经痛的麻木了。

  腿上被她硬生生的掐掉了两块肉,即便是这样依旧无法减少经络崩断带来的痛苦,她暴躁的咬牙,“算了,我不想知道了。”

  戎敬看了寇别良久,直到寇别痛的快要昏过去的时候,一声声变态又诡异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听的寇别不受控制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呃呵呵呵呵……”

  诡笑过后,小沐抬头,目光灼灼的问她,“你想问我为什么?!”

  戎敬见到这样的戎沐似乎很高兴,唇角边的微笑更加的肆无忌惮,在一旁怂恿着:“那你倒是说说啊!?”

  戎沐瞪了戎敬一眼,看的出来他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厌恶,但他却听话的回应了他的要求。

  “别恨我,我不过是想要拥有个正常的身体,只要有你的帮助,我就能正常的活下来,而不是像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样的日子我真的是过够了,你那么善良,应该能理解我的吧?!”戎沐的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只是眼中的赤.裸的欲望将他丑陋的想法彰显的淋漓尽致。

  他这样的嘴脸寇别无法见到,她此刻的意识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根本没时间去留意他到底说了什么。

  然而,戎沐的话匣子就像是被打开了一样,情绪激动。

  “你恨他是对的,这一切都是他逼我的做的!”戎沐指着远处笑的开怀的戎敬,“就是他,如果没有他对我使用禁术,我们见面不会成为这样。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我无论如何都不想要伤害你的,真的,都是他的错!你别……”

  戎沐絮絮叨叨的,好像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催眠自己,说服自己,他真的没有错。

  戎敬欣赏着眼前的画面,内心极度舒畅。

  意识越发的浅薄了,感受着莫名的窒息感,寇别知道她的时限已经快要到了,她的嘴唇蠕动,声音微弱到戎沐和戎敬都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只不过这点小事,是不会有人在意的。

  戎敬和戎沐满脸狞笑的走近寇别,一人提着她的肩膀,一人驾着她的胳膊,齐心协力的将人丢入了下面滚烫的鲜红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