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42章 第 4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乖寇别感到奇怪,这些东西都是些尖锐的武器,可以杀人于无形。这种危险的东西,就是平时他都不会去碰,更何况全部同时出现,让人感觉无比的好奇。

  看了一会儿,发觉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办法给她就是心目中的疑惑,她想着要不要出去找人来问问。

  在他满心疑惑之际,终于在房间中桌子和墙壁的缝隙处看到了像是纸张一样的东西,看到那个东西,寇别本能地认为只是个有用的东西,她急忙走上前去,拿了起来,打开翻看了起来。

  她越看越心惊,在惊讶的同时,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第二种人格。

  只见上面是粗糙的笔记,上面记录着这个月的时间日期,上面有用红色圆珠笔标记出来的日期,还有因为各种原因在日期下面记录的人名。

  通过游轮上的电子设备,寇别知道了今天的日期,是23号,也就是说,在23号之前,日期上面记录的人名下面都被画上了红色的大叉,如果按照打叉就是死亡的意思,那么这趟豪华游轮的时间为期一个月,之前写下的六个人已经死了。

  剩下的从23号开始算,还有4个人名,而其中,今天就有一个,名字叫项修。

  也就是项修今天就会死。

  至于凶手,看着小册子上面记录的时间,有关项修这个人的各种信息,寇别已经再怀疑自己才是杀人凶手的。

  她疑惑地皱眉,深思着其中奇怪之处。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自己杀的,那么自己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从刚刚教训那个男人的行动上,寇别很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实力,但是动机又是什么呢?

  她头都快要大了。

  她本就不是什么喜欢看这种推理东西的人,可如果不是她杀的,这些详细的信息为什么她可以掌握的这么全面?

  寇别越想越觉得脑袋不够用,正疑惑的时间,游轮外面炸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吵闹的很,她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藏了起来,然后才缓慢的打开门,偷着缝隙看了出去。

  见到不少的人都往一个方向冲,寇别满脑子疑惑,随便抓着一个想要过去看热闹的人问道:“前面怎么了?你们都在激动什么?”

  那人见到眼前的女人有点熟悉,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她是谁,尽管不知道寇别的真实身份,那人也没藏着掖着,反而是很激动的给寇别坐着科普。

  “小姑娘,你不知道吧。听说最前面的那个房间里面死了人咯,看着挺惨的,我想过去看看热闹,你要不要一起去?!”

  寇别听到后,后脊背一阵发凉。

  竟然真的死人了。

  23号。

  她浑身的汗毛倒竖,有点害怕,回想着小册子上面写着的内容,她急忙问道:“那……,现在几点了?!”

  男人看了眼左手腕上的手表,因为角度的原因,寇别刚好发现了男人左手腕的外侧一道细长线的伤痕,非常的细,但从那条划痕上来看,非常的细窄,那样子看起来更像是用纸张边角的在快速的摩擦下面弄出来的伤痕。

  那人说道:“六点三十八分。”

  一瞬间,寇别很想要逃离这艘游轮,时间刚好不差半点,在小册子上面勾画出出来23号的死亡者就是在这个时间段被杀死的。

  可那个时间她正在房间中休息,那又是谁动的手?

  难道自己还有同伙?

  寇别整个人越发的魂不守舍了。

  那人见她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问道:“小姑娘,你没事吧?!”

  寇别摇头,“没事,我没事。”

  那人笑着邀请道:“那要不一起过去看看热闹?”

  那人明显眼中充满了兴奋,非要挤过去一饱眼福,只有寇别觉得害怕,又让她感觉到寒凉,尤其是永安岛上面有闫宁他们的死亡,原本她走出来就很难了,现在再次让她见到这样的场景,她只想低声咒骂老天爷,就算是想要玩人也不是这么欺负人的。

  见到她是被吓坏了,那人也不想在这里多耽误时间,急忙说道:“既然你不想过去,那我先过去了,你好好休息。”

  寇别不想和他说话,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中,不管外的吵闹声有多大,她都不想出去。

  她小心翼翼的将放回原位的小册子拿了出来,再一次看到了项修的那一页。

  上面详细的记录了他的死亡时间,还有身份信息,项修是个大学生,此次旅行是同女朋友一同出来的,两人打算好好的玩一次,毕竟这样的出行是最容易让两人生出更深厚感情的时候,而在上面记录上写着,项修的女友在七天前死亡,而今天是他的死期。

  寇别看着上面记录的信息后,像是拿到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她害怕的把东西找个隐蔽的地方放好,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

  她不想一个人呆着,没有安全感,总有一种好像下一刻死亡就是自己的错觉,她根本没有办法一个人。

  她走出来后,不少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说不出来是什么,恐惧,愤恨,紧张,害怕,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只是所有人在看到她出现的那一刹那,都小心翼翼的离她很远很远,不敢靠的太近,那个样子就好像她才是杀人真凶一样。

  寇别更加的慌了。

  偏偏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也着实疲惫。

  那间房间被人用小指头粗细的绳子弄出来了个犯罪的凶杀案现场,不让任何人靠近,只有两三个人在现在到处摸摸扣扣的,看上去很是专业。

  寇别很想打听打听情况,但是无论她靠近谁都没人敢接近她两米之内的距离,二米是他们忍受距离的极限,看的寇别好一阵的无语。她真的好想大声的呼喊,告诉所有人,真的和自己没有关系啊!

  不要把她当成杀人凶手啊喂!

  只可惜,她的呐喊没有人能听到。

  或者说没有人想要听到她的呐喊,更多的人只是在说着闲话,说着为什么会离奇死亡,目前为止这趟游轮上面死了七个人了。

  本来都是想要出来好好玩一次的,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说不扫兴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人感兴趣的偏偏很激动,甚至觉得这是一次非常有趣的事情。

  聚在案发现场的不少年轻男女会在一起聊这件事情,从前几天项修女朋友的死亡,在到之前如何调查都没有查到原因的凶案,让在场中的每一个人都战战兢兢的。

  在现场勘查过的三个人做了个视线交流之后,便开始了对身边人的询问,其中的内容大多都是在案发的时间,每个人都在做什么。

  当听到三个人对身边人询问的对话,寇别才发现他们三个竟然是刑警,凶手犯案正好犯到他们的手上,真的是刚刚好。

  她胡思乱想着,很快问话就到了她这里。

  过来问她的是个年纪差不多三十多岁的知性女人,她对着寇别问道:“在刚刚六点三十分钟左右,你在做什么?”

  寇别皱眉。

  女人以为她有所顾忌,她急忙将自己的刑警证明拿了出来,说道:“我们是刑警,这件事情非常严重,大庭广众之下这已经是第七个了,要是不尽快将凶手抓到的话,整艘游轮上的人都非常的危险,所以,请女士配合。”

  寇别点点头,仔细回想了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解释着说道:“我应该是被服务人员引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寇别计算着刚刚看到的时间。

  女人问道:“那有人看到吗?”

  寇别仔细回想,“当时的场景应该很多人都看到了,我是当着他们的面走的。”

  “有人像我们反映,在游轮开船的第二天,你们在餐厅遇到过,还和项修发生过口角,是这样的吗?当时你们为什么争吵?!”

  寇别心中哀嚎,她也很想知道。

  “记不清楚了,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寇别只好含糊的说道。

  女人又问了许多问题之后就离开了,继续询问。

  寇别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只觉得没趣,她就想办法离开,准备回去了。

  只是在她刚要转身的时候,她竟然发现远处竟然有个身穿风衣的男人肿着她各种比划手势,她看了半天都没有看懂,不知道对方的意思,贝思洛直能假装看不懂。

  对方见贝思洛没有反应,眉头不自然的抽动。

  寇别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径直的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好门之后,躺在柔软的床上,反复推敲眼前的情况。

  她躺下没多长时间,很快门外的敲门声当当作响。

  寇别不想动,但外面的敲门声明显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她不敢赌,生怕如果是同伙自己的行为热闹了对方,下一个动手的是自己,那岂不是很冤枉。

  很快,她起身去开房门。

  刚打开房门,她就看到刚刚宠着自己打手势的男人正鬼鬼祟祟的站在门口,“怎么是你?!”

  寇别明显的惊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