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44章 第 4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全身被包裹在黑色风衣中的男人站起来,想着远处走起,他的行为实在是太过惹人眼,就是不想要注意到他都很难,毕竟这个季节是不会有人把风衣传的这样掩饰的,恨不得整个人都隐藏在黑暗中。

  那看起来更像是下水道中永远无法见光的老鼠。

  同为刑警的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此时这个风衣男成为了他们两个下一个想要认真监视观察的对象。

  当然这些寇别和风衣男是根本无法知道的。

  这两边和气生财,默默地吃这东西。

  在远处自助餐的饮品的位置上,一个男人正在接饮料,在里面放了足够的冰之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饮品全部下肚,他畅快的打了个嗝,然后就那么直咚咚的倒了下去。

  噗通一声,声音大到吓坏了身边的人,就是胆子大的客人都吓得逃开了很远。

  “死人了!死人了!”随着远处的一声声尖叫,整个空间中被恐惧包围着。

  寇别皱眉的看向案发的方向,心里却充满了疑问,为什么忽然又出现了死亡的情况,明明下一个死亡的时间会在后天的凌晨,为什么会提前处罚死亡?

  为什么?

  寇别想到这个死亡的人会是那个她打过交道的男人,瞬间惊惧的站了起来,顺着众人的视线看了过去,那个男人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他说中的一次性的所料杯子还是被握的那么紧,让她更加的害怕。

  女人见到了寇别的异常反应,她急忙打蛇上辊的问道:“寇小姐,你怎么了?”

  那两个男刑警已经在尸体周围控制在场的秩序了。

  寇别被女人这样的提醒,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头,急忙坐了下来,想要端起身边的饮料压压惊。

  可她的杯子刚刚的拿起来,想到那人的惨死的惨状,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饮料,这份饮料她还没有喝,万一这个也有毒,那岂不是,她的小命也要交代在这里。

  她鬼使神差的放下了饮料,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敢动。

  察觉到她的异常,女人安抚道:“寇小姐,你别紧张。凶案我们肯定会认真查的,不管真凶是谁,我们肯定不会让她继续逍遥法外!”

  女人那个她字咬的特别的重,明显是故意说给某人听的,但寇别心中有事,根本没听进去,她满脑子都是为什么一切都那么的巧合,真的不是自己做的吗?!

  她房间中的那个小册子就像是提前写好的剧本一样,每一个人的死亡方法都一模一样,前面的情况不知道如何,但单凭项修的这个她就清楚是一模一样。

  这回有了这个男人的死亡方式,她更加的确认其中和自己肯定有所关联,但到底是什么?

  她是找不到线索。

  今天晚上会增加死亡的人数,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甚至是小册子中都没有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交代。

  寇别团站了起来,她很想知道,今天突然发生的这件事情那个小册子里面有没有提及到,她等不及的快步往回走。

  女人见状,急忙叫住了他:“寇小姐,你要做什么去。”

  寇别根本没有理会她的问题的,只想马上搞清楚自己脑海总想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因为上面的一切,那是不是就说明一切都是自己所为?!

  女人对寇别的反常行为感受到诧异,以为从她见到寇别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是这样容易喜形于色的人,甚至懂得隐忍,也知道隐藏,今天他这个样子反常到让人害怕。

  女人想都没想的就跟了上去。

  毕竟这是这是之前早就说好的,那两个人男人寻找寇别身边的同伴,至于寇别,她的一切都由那个那帮人负责,她可以做到最好。

  寇别的神经紧绷,根本没发现自己的身后突然多出了一条尾巴,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或者说,就算是他这个时候真的知道身后有人监视,她也等不及了。

  她想知道一切。

  她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她不过是被人推下了悬崖而已。

  如果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此的话,那么她更想知道,为什么等待她的不是荣登天堂的解脱,而是要不停的缠绕在这些世俗的纷扰中。如果不能摆脱,那么他宁可和悬崖底下的那些凶猛的各种昆虫一起过活,都要比被卷进这离奇的世界好上万倍。

  寇别飞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进门之前她在门口观察了好一会儿,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发现任何部队的地方,这才关上了门,急忙从场地下翻出来了个小册子。

  那个小册子上还是密密麻麻的写着手稿,她仔细的阅读,越看心底越凉,甚至浑身充满了冷意,她不知道这个小册子为什么突然改变的一切,她非常确定没有人进入自己的这个房间中,可是小册子上面的内容变了。

  之前后天才会发生的事情全部记录在了今天,而上面原版应该记录在明天发生的事件却没有了一点点的痕迹,她反复的查找,探查,她更加的确信,这个小册子上面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笔记。

  她在纸上尝试着写字,看着场面笔记一模一样,她恐惧的没有拿住手上的东西,“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寇别恐惧的捂住头,身体靠在房间的墙壁上,顺势滑了下来,整个人非常的痛苦,她狠狠的抓着头发,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自己感受到自己还是一个正常的人。

  她还不停的呢喃着:“到底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她想要弄清楚眼前的状况,可是就是她越想弄清楚,反而会适得其反,隐隐的她发觉眼前的额一切场景竟然在模糊,再拉扯,在变形。

  她恐惧的喊道:“别过来——,救命!——走开!走开!”

  寇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喊叫,一切都是本能。

  外面一直盯着寇别的女人紧张,她很想尝试一脚踹开房门,但是又担心因为自己莽撞的行为会伤害到里面的情况,又害怕会打草惊蛇,让他踌躇不前了起来,更是不知道要如何决策眼前的情况。

  然后寇别的情况不仅没有变好,甚至开始在房间中疯狂的摔东西,噼里啪啦的,进行着。

  如果此时寇别还能理智的话,她可能会从自己的身体上看到贾正阳的影子,她身体中的第二人格似乎要出现了。

  至于在科研室中的编号10001号样本再次出现了动荡,科研人员害怕的急忙联系了柯老师:“柯老师,不好了,编号10001号样本提前进入的造灵期,状况非常的不稳定,她的时间控制超前了,怎么办?”

  柯老师得到了科研人员的反馈后,急忙放下手中的吃的冲进研究室,走到编号10001身边,轻微点触胶囊上面的所有悬浮按键,在按键上面除了有相对的针剂药物之外,还有不少通电以及各种神秘的磁场圆环,她控着这些东西对寇别的身体进行改造的同时,还会在寇别的身体中添加她认为有趣的东西。

  她专心致志的模样几乎将全世界都忘记了,此时此刻,在她的眼中除了编号10001的活体样本之外,就只有这些让她感兴趣的特殊物质。

  柯老师的住手见到老是这个样子,心里清楚,在柯老师能处理的问题中,他是可有可无的。便安静的退了下来,将空间中的所有全部都教给柯老师进行处理。

  这个实验室存在完全是为了研究第三世界存在的,因为背后有无脸男无限的财力支撑,他们已经研究了长达十多年的时间,经过了深渊之神的游戏进入的所有人都是他们研究的样本。

  通过了多年的筹谋,他们的科学实验颇有成效,在建立的第三世界已经可以容纳每个人的灵魂以及潜意识进去,最最重要的是完成最后的物质置换,在精神意识融入第三世界的同时,引导同为躯壳的容器进入第三世界,那就是实验研究到最后需要达到的目的。

  柯老师肆意的摆弄的实验的活体,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上前去触霉头,当然,更不会有人有比她更专业的知识在她面前摆弄。

  至于在房间中的寇别,像是发现了恐怖的东西一个人发疯了办的在同自己对话,那疯魔的程度就是贾正阳此时再活过来见到都称赞一声,果然不错。

  女人在门口安静的听着,只觉得房间中一男一女在打架,争吵声音越来越大,异常可怕。

  终于在女人纠结是再闹出人命和有可能被人发现她的两个选项中选择的保护人生的安全,她用尽一切的力量去砸门,咚咚咚的砸门声大到引人侧目。

  “寇小姐,你没事吗?寇小姐?是我,快开门,有人欺负你吗?寇小姐?寇小姐……”

  女人砸门的声音热闹了寇别身体中的另外的人格,男人的粗矿的声音冲着外面怒吼:“吵什么吵?妈的,烦死了!在吵吵看我不草死你!”

  门口外面的女人脸色大变,更担忧寇别的安危了,急忙冲着房间内部的寇别嚷嚷:“开门!寇小姐你还安全吗?男人我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你有想伤害人的想法可考虑清楚了,会坐牢!”

  “草,老子用你一个女人来给我科普法律,滚!!”寇别嘴边醉着掉烟卷的动作,眯着眼,看上去显得寇别整个人非常的粗糙,就是那一身名贵的衣服都无法掩饰此时寇别身体中的人格是个男人的事实。

  门外的女人更加紧张了,再次的威胁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刻把门打开,如果不打开的话,我现在就要撞进去了!”

  女人的威胁掷地有声,下一刻她便已经做出了向前撞击的姿势,随时准备就在房间中的寇别。

  ‘寇别’脸色诡异,笑是冲着自己笑,但又不是,“快点滚出来解决眼前的事情!没用的东西!”

  说着‘寇别’的神色回恢复了正常,但是寇别依旧没有动,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刚刚对身体的控制权无法想握在手中,突然可以控制身体,她该有点不习惯,那种诡异的感觉,似乎自己更像是一个外来者。

  这让寇别刚刚的体验非常不好受,吃吃都没有反应过来,然而站在门口等着的女人,迟迟没有得到寇别的回应,早就迫不及待的将门撞开了。

  当她状态闯入的时候,只见到寇别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边,身上没有半点伤痕,至于房间中其他的人,她是一个都没有看到。

  女人担心寇别是受到了威胁,将男人藏了起来,急忙靠近寇别的身边,紧张的问道:“寇小姐,你有没有事??刚才的男人呢?!有没有受伤?”

  女人很担忧寇别的强势,想要上前去检查她的身体情况。

  寇别却本能的避开了,完全是身体的自然条件反射的结果。

  女人更加疑惑,“寇小姐?!寇小姐??……”

  被人呼唤了许多声,寇别才半梦半醒的看向来人,“啊?!怎么了?!”

  “刚刚了伤害你的男人的?!”

  寇别的双手我进了拳头,“什么男人??”

  “就是刚刚在你房间中的男人。你们两个人刚刚吵架来的,我害怕你受伤,所以急忙把门撞开了,可我走进来只看到你那个男人,他现在藏在哪里?!”女人问完话便在房间中四处查看起来,在这样的空间中,他不信男人可以凭空蒸发,肯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伺机而动。

  趁着外面有一通混乱的时候直接逃跑。

  面对这样的犯罪者,女人是非常有经验的。

  寇别心里对那个凭空多出来的人格也充满了敌视,她明明活了20多年,都没有见过什么第二人格,她不明白为什么不过是突然出现在了游轮上,怎么就拥有了这第2个人格?

  又还是个男人。

  越想她越觉得不可思议。

  却又不想将这件事情让女刑警知道,寇别生怕会因此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那个男人看起来就很凶,应该是年岁比较大的男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凭空多出这样的人格来,但是想想这个人。

  一个不安的想法从心底蔓延,难不成,那个小册子上面所写的全都是她第2个人格所为?!

  因为这些不过是她的猜测,没有证据,更是让寇别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女刑警在房间中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男人藏身的地方,脸色瞬间冷厉了下来,严肃而又郑重的对着寇别说道:

  “寇小姐,你知不知道私自隐藏犯人是不对的!况且还是一个可能会对你有伤害的男人,你这样为了他偏颇他,他未必会对你好。”女刑警已经认定了男人一定还藏在这个房间中。

  寇别摇头:“警官你可能误会了,我房间中没有男人,真的!我是自己出来旅行的,房间中真的只有我,不信你可以随便搜!我绝对不多话。”

  寇别大大方方的让她搜,那个样子坦荡的很。

  女刑警被她的话噎到了,本来是想帮着寇别的,见她资料不领情的样子,她也就懒得在和寇别纠缠了,再次问道:“寇小姐,你真的确定这里没有人对你的生命造成了围着和伤害吗?”

  寇别乖巧的摇头,“并没有,谢谢你,警官。”

  女刑警被她气到吐血,又天发作,对寇别做点什么,她气恼的转身就走!!

  见到女刑警走了,寇别才松了一口气。

  不管人是不是她杀的,但如果真的和自己的第二人格有关,那么第二人格犯罪等同于自己犯罪。

  寇别送来没幻想过法庭会相信人不是她伤害的,二十身体中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格杀的。

  这个说法听起来实在太过好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