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深渊游戏 > 第47章 第 4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gex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7章

  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寇别的大脑急速运转,就像是发散的马达疯狂的跳跃着怀疑着其中的可能性。

  如果她福大命大像是从悬崖上跳下来一样没死,那是不是就说明后续遇到的这些事情都是有关联的。

  她掉进了石柱下后出现在了永安岛上,经过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后,被冯邵所救,送出了永安岛。而冯邵想要帮助她,也只是因为自己从前帮助过闫宁。

  而帮助闫宁主要是因为自己的瞎好心。

  离开永安岛后,短暂出现过的野外森林就像是给了她歇脚的时间,只不过这段时间太过短暂,她还没有确定好有什么新的线索,她就被迫陷入了黑暗。

  在黑暗中许久许久,然后出现了游轮上。

  在游轮上,她仿佛空降的领导突然插手大项目,所有小组原有的成员都很不喜欢自己,用各种手段排斥自己的融入,顺便架空自己,然后继续原有的一切,而自己更像是一个外来者。

  至于原来的那个寇别,寇小姐,更像是别人的人生,她来负责演绎、

  演绎?

  想到这个词汇的时候,寇别终于察觉到了两次出现在不同地点最大的区别。

  人生。

  在永安岛,她是外来者,突然出现的破坏者。虽然冯邵最后说她是“神明遗落在人间的神魂”,但这种诡异的说法实在难以站住脚,就像是认为故意按在她头上的名头一样,只是为了让她所经历的一切变得合理化。

  尽管一切看上去很完美,但寇别就是本能的无法相信,主要是这种说法真的是太狗血了。

  在永安岛上她更像是一个强行闯入的外来者,至于在这里,她更像是一个本就应该存在的人,注入了她本不应该出现的灵魂,元钱的状况,偏偏她才是那个不应该存在的人。

  越想她的心思越不停的下坠,她,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的疑问没有人会出来为她答疑解惑,当然,也没有人打扰她的休息,一天各种各样的状况下的冲击,早就让她疲态百出,她竟然这样无意识的睡着了。

  第二天,再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她看了眼时间,见外面没有什么过激的动静,这才放心下来,总算是能安生了。

  尽管安生的时间很短暂,因为明天还会陆续有人死亡。

  她简单的的梳洗了下,出了房间,到了餐厅,她随便点了份餐品,想着昨天那位死者突然喝水之后中毒而死,寇别进食的手顿了顿,她不想也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去。

  停顿间,远处一道人影晃过,寇别抬眼看过去的时候,正好见到了那天风衣男的衣角,那道身影实在太过熟悉了,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不自觉的放下了手上的筷子,定定的看着那人。

  风衣男匆匆的离开了餐厅,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去,她想要跟上去看看热闹,却发现,随着风衣男离开后,有几人也跟着站起来,前后脚的跟随在风衣男的身后。

  寇别不确定他们是刑警那边的人,还是和凶手有关,为了自身的安全,她没有动,盯着餐桌前的美食皱眉深思,无论眼前的东西看起来多么的美味,此刻,寇别都没有胃口,能坐在这里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罢了。

  她的行为很反常,女刑警从远处走了过来,看到寇别的时候,正好和她对上眼,寇别想要和她打招呼,说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但,女刑警警告似的宠她摇头,寇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总感觉因为昨天晚上她的行为,热闹了凶手。

  她正疑惑着,女刑警好似听到了什么消息,急匆匆的离开了餐厅。

  寇别安静的吃了会儿东西,实在吃不下了,放下餐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打开门正要走进去,突然,一只手捂住了寇别的嘴,把人推了进去,那人伸手利落的用脚尖把门勾上。

  “别出声。”

  寇别安静的很,不挣扎,任由对方挟持。

  见寇别非常配合,对方也没有太过激进,只是将人抵扣在将墙边,手咝咝的掐着她的脖子,随时都有可能送她上西天的架势。

  “说!你昨天都和警察说什么了?”男人的声音急促,听的出来他非常的紧张,尤其是那说话有力的抑扬顿挫,让人很快就能锁定他的身份。

  “是你!?”

  来人正是风衣男。

  “就是我,我上次有没有警告你不要和那些警察有牵扯,你是不是疯了!?没长脑袋!?啊?!”风衣男像是故意要口碑好看一样,手上的尖锐凶器抵在寇别脖颈的动脉上,只要微微一用力,血液就会喷吐出来,送她立刻上西天。

  “我不过将我知道的实情说了出来而已,又没透露你的行踪,和有关于你的一切,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寇别不明所以的反问,看起来分外的无辜,当然她也是真的无辜,完全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的是什么注意。

  更想知道,藏在自己身体中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风衣男听到她的话哈哈大笑:“寇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不过是想要把你自己摘干净而已,但我告诉你,你做不到。”

  “事都是你们做的,和我有什么干系?”寇别不确定其中到底是不是风衣男懂得手,只想要诈他一下,顺便看看身体中那个男人的人格到底做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单纯的和凶手有过接触,没有包庇,或者是同伙,她应该是安全的。

  “哈哈哈哈哈,和你无关?”风衣男像是听到了什么无比可笑的事情一样,情绪激动,说道:“徐克,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寇别听到这两个字后,身体一抖,意识竟然不受控制的在逐渐消失,她想要大声的尖叫,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制她,让她无法动弹,而身体总的那个称之为“徐克”的人,好想就这样“活了”过来。

  “寇别”歪着头掏了掏耳朵,满脸嚣张不可一世,说道:“来根烟!”

  风衣男见到寇别的变化,眼睛都弯了起来,他的笑意就是带着的口罩都无法掩盖下去:“早点出来不就完了,你知不知道这两天,那个女人她都做了什么,她和警察接触过了,甚至可能已经出卖我们了!”

  风衣男像是找到了组织,一边抱怨一边给“寇别”点烟。

  “寇别”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圆溜溜又饱满的眼圈,放松的瞥了一眼身边的风衣男,无所谓的道:“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风衣男一下子被他的态度弄懵了,“徐克,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那又如何?你象过河拆桥?!”

  “那倒不至于!”“寇别”眯着眼,烟熏的眼睛不是很舒服,却依旧在抽的自在,他潜伏了这么多天,其实寇别做了什么他都能想到,不过是不想出来应对,这个时候,有她在外面抵挡,才能让他摆脱嫌疑。

  “那你这话什么意思?”风衣男不满,非要他给出个说法来不可。

  见他质疑纠缠,“寇别”也不吝啬自己的解释,他说道:“很明显的道理,寇小姐说的没错,我和你们都没有关系,是你们故意找上门来,利用我的东西杀人,而我不过是被你们利用的物品而已。”

  “刀不过是杀人的利器,但杀人的凶手有罪,你总不能说刀才是应该被审判的那个吧!”“寇别”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风衣男。

  他的视线中是看穿风衣男的精明和深邃,让风衣男一阵的后怕,他突然感觉,自己主动找上徐克并不是个非常理智的想法,甚至是断送他一切的开始。

  “你……”

  他竟然一句都说不出来。

  “不用这么紧张,赶紧想想怎么和那边脱离关系,否则下一刻死的就是你!”“寇别”继续吞云吐雾,在寇别的身体中憋的太久,好久没出来呼吸新鲜空气,有点不舍的再被送回去。

  风衣男哆嗦的说不出话来,好像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害怕,但这些都和徐克没有关系了。

  见到他终于长了脑袋,“寇别”开始了下逐客令。

  “差不多可以离开了吧!”“寇别”提点风衣男,“你在我这里呆的时间越长,对方就越是担忧你和我一样出卖他们,我知道的不过是一点点的皮毛,至于你……”

  “好自为之吧!”

  风衣男一刻不敢在寇别的房间多逗留,徐克绝对是故意的!!风衣男心中对徐克有万般的不满,却也只能匆匆的离去,在心中暗自咒骂!

  见人走了,“寇别”顺着窗子向外望去,茫茫的一片大海,马上就要靠岸了,时间不多了。

  就是不知道这场人命的游戏,最终胜利者会花落谁家。

  想到扫这里,“寇别”脸上绽放出一抹嗜血的笑容,很快又消失了。

  随即他打开了手机,登录来了一串秘密的网址,进入了界面,在界面上写下了一长串的文字,那些文字中充满了抑郁和压抑,阴暗又恐怖的风格和版面上全部都阴沉的黑色,相得益彰。

  直到写了两三个小时,他才落笔写下了最后的几个字。

  【大结局,完】

  “寇别,别让我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